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学生连的故事
2017-05-20 11:02:18 来源: 作者: 【 】 浏览:217次 评论:0
 
导读: 学生连的故事我所在的学生女子十四连,是一个特殊的连队。所谓特殊,是指与男生连所不同的生理条件,连队纪律诸方面。要论艰险程度,劳动强度,饥饿折磨,男生连所经历的比我们女生连要苦的多得多,他们所创造的业绩,也比女生连辉煌的多得多。但是女生连在纪律上..

 

学生连的故事

我所在的学生女子十四连,是一个特殊的连队。所谓特殊,是指与男生连所不同的生理条件,连队纪律诸方面。要论艰险程度,劳动强度,饥饿折磨,男生连所经历的比我们女生连要苦的多得多,他们所创造的业绩,也比女生连辉煌的多得多。但是女生连在纪律上在政治氛围上要比男生连要严格得多得多。意义何在,已无从考究。
  70年八月刚到三线,遇上连阴雨,经过短暂的学习,进入营建阶段,随之而来的就是想家,饥饿也像一片拨不开的阴影笼罩着整个连队,那是所有学兵思想动荡不安的阶段。从大城市而来,从父母身边而来,像小鸟一般扑进生活的怀抱,怀着建设社会主义,让毛主席睡好觉的热诚而来,怀着当兵的绿色希望而来。在所有学兵的脑海里,都充满了鲜花和歌声,充满了走上社会的满腔热忱。无忧无虑的童年和少年,使我们对艰苦的生活毫无准备,更别说是饥饿,即就是三年自然灾害,父母也是竭尽全力让我们这些孩子吃饱,至少不会饿肚子。可是到了三线,一切都不是自己所想象的,初到的热情迅速消散,接踵而至的便是各种各样的情绪,简洁而直观的说,一切情绪都化作两个字想家。这两个字看似简单,但是所包含的情绪却是一言难尽,深之又深。群哭,仅仅是情到极限的一种发泄,一种悲哀,苦痛的渲染。紧接着便是无数的家信,无数的包裹,无数的食品,翻山越岭车运船载由西安源源不断的来到陕南。给本来就极端困难的运输增加了更大的负担。
  十四连连长是测绘局的,副连长是热工研究所的,指导员是部队派来的,部队三连的副指导员,还有军代表,欧运昌。对于学生连大批的包裹寄到连队,他们是怎么看的,怎么研究决定的,我当然不得而知。只知道很快就在全连推行了不准让家里寄包裹的决定。那时候十四连有一个特殊的制度,就是每天晚上铁打不动的红哨兵会。(其他连有没有我不清楚)红哨兵由全班十二个人轮流担任,每人一天,负责打饭,整理内务,晚上总结一天的工作学习情况,表扬好人好事,批评坏人坏事,当然,这一切都是在班长的口径下由红哨兵出面执行的。而且红哨兵会,人人都得发言,不得沉默。那一阶段所有的包裹,都由连里的通讯员从团部取回,在连部,大概就被连里捏过,摸过,只要是食品,就是到了本人手里,也是好吃难消化,当天的红哨兵会你就过不了关,那真是千夫所指啊!今天我寄来,大家批我,明天她寄来,我也毫不留情的批她,似乎根本不记得昨天刚刚被大家批过。还好在三线的两年零八个月里,家里没给我寄过一点吃的,在这一点上,我没被批过。就是在进山砍树的间隙,摘下的救命粮也得悄悄藏起来,半夜里饿得睡不着时,在蚊帐里偷偷的吃一点充饥,绝对不敢公开吃。否则,红哨兵会你就得吃不了兜着走。由于制止的措施强硬,十四连的食品包裹迅速下降,不到一个月就见不到这样的包裹了。现在想起来,说不清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只是觉得心酸:十六七岁的女孩子,爸妈的掌上明珠,竟然在那样的氛围里,忍受着饥饿,忍受着初来乍到的令人无法想象的考验,真的无法回首。
  那时候的纪律,更是严的可怕。营地在半山坡上,连里规定,不许独自出营区。即就是到山下的河沟里洗衣服,也必须三人同行,少一个人都不行。施工时基本上以班为单位,休息时,也不许离开集体。记得刚去时,在沙滩上备砂石料。那时候想家,想同学,休息时,就想躲在大石头后面,面对着汉江叫一声:妈!喊一声:爸!,痛哭一声,唱一句:衷心祝愿朋友你健康,永远都别把我忘。可是没有那个可能,绝对不允许单独行动。刚到时,还到大道河镇去了几次,除了买书,就是买雨靴,买涤良。一个月后,大道河镇也被列为禁区,不准再去,直到退出襄渝线,再没到大道河镇上去过。
  大批的部队,民工,学兵涌入陕南,奔赴襄渝线,物资的匮乏成了当务之急。由于,陕南的交通本来就相当落后,运输极为艰难。当时广为流传的一个笑话,就可见一斑。铁道兵的汽车开到蒿坪小镇,老百姓出来看热闹,由于没见过汽车,看到汽车载那么多物资,急忙从家里背出草来,要喂汽车吃草,还说,拉这么多东西,累坏了吧,快吃点草吧。司机说,它不吃草,要喝油,老百姓大惊失色,那么了得!那的喝多少油啊!那时的供应,部队稍好一些,学兵连和民工的供应相对要差一些。对于十四连来说,其他方面的困难还好说,到处买不到卫生纸成了女生连的最大困难。一百七十四名十七岁的女孩子,对于这一点谁都不会忘记。团部军人服务社,花蛇沟口代销点,对面大道河镇上的供销社,都无处可觅那不值钱的卫生纸。那时候的人,政治可以谈,思想可以谈,进步可以谈,理想可以谈,豪言壮语也可以谈,但是个人的事,生活的事,困难的事,家里的事,那是绝对没人谈的,谁也不会告诉别人自己的心事,自己的私事,所以别人是怎么克服这一困难的,我不得而知。只记得自己,给家里写信,除了让爸妈寄书,寄日记本,寄信纸信封,寄必须的内衣之外,就是寄卫生纸,有时候不便开口,就让爸寄书时,千叮咛,万嘱咐多包几层麻纸,别磨坏了书。其实寄来的麻纸都应了急。记得七一年五月,胶腊坡隧道大会战,十四连经过多次请战,终于争取到参加隧道施工的任务。因为女子连一般不安排进洞的任务,听说可以进洞了,全连群情振奋,摩拳擦掌,准备与铁道兵并肩战斗。因为只有一个月,谁都唯恐不能去隧道施工。我也一样,决心在隧道大会战中,拼一把,争取尽快入团。记得那天,我们班上的是后夜班,正遇上自己一月中不方便的那几天,没有卫生纸,但是为了不耽误进隧道,胡乱找了点报纸,就匆忙上了工地。不一会就不行了,怎么办呢?也只好心一横,任它去吧!反正脚上穿的高腰大雨靴,留也流在雨靴里,再说是后半夜,也没人发现。那时候也不娇气,也不在乎,当然也没人矫你,也没人在乎你。还好,也没落下什么病。结结实实的回来了。
  那时候,八团团部就在月池沟,因此在月池沟的大沙滩上用大石头堆砌了一个大舞台,用于全团性的集会,文艺汇演,甚至追悼会等等活动。每逢集会,全团部队,民工,学生,几十个连队,一一列队,跑步入场,每逢此时,十四连就成了众目睽睽的目标。你想在那荒山野洼里,清一色的男性世界里,突然有一个城市女学生的连队入场,想来是够引人注目的。不过在当时,这种注视,在女生心里并不是荣耀,而是极大的恐慌和羞耻。现在的女孩子,打扮得花枝招展,以争取走在街上的回头率,把自己的身体能暴露的不能暴露的尽可能多的暴露于人,这是时尚,无可厚非。那时的我们,就是最大限度的包裹自己,深藏自己。跑步入场时,尽管大家基本上都穿的是肥大的军装,但还是掩饰不住正在发育的乳房的跳动,这在全连成了一个共同的羞耻,于是也不知谁带的头,大道河镇上唯一的商店里,一种肉色的廉价的涤良被十四连抢购一空,全被拿回来缝成小内衣,现在的文胸是为了托起发育的乳房,使之更加高耸,我们那时所做的小内衣,那纯粹是为了把发育的乳房勒紧,勒平,不让人看出来,不让它跳动。而且,没人穿从家里带去的花衣服,短袖,更没人穿裙子,即就是部队战士退下来的旧军装,也被我们视为至宝,视为荣耀。这一切,如果没有亲身经历,想来是无法想象的。
  愿我们的后代,能够理解我们!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十六七岁 上三线的孩子 下一篇修建襄渝铁路的铁道兵部队来自何..

推荐图文

百度百科---中国人民
我爸是当年牺牲的铁
军队改革历史:消失
好人好书之四:《清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