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四十四岁的重生
2017-05-20 11:02:28 来源: 作者: 【 】 浏览:251次 评论:0
 
导读:魂牵梦萦三线情之十————四十四岁的重生   85年丧夫,91年失业,94年自创业失败,儿子失学,96年打工屡屡受挫,无以为生。我陷入了人生的最低谷,那时眼前一片黑暗,犹如行走在一条没有尽头的隧道中。那时的我不是坚强的活着,而是机械的,麻木的,本能..

魂牵梦萦三线情之十————四十四岁的重生


 

  85年丧夫,91年失业,94年自创业失败,儿子失学,96年打工屡屡受挫,无以为生。我陷入了人生的最低谷,那时眼前一片黑暗,犹如行走在一条没有尽头的隧道中。那时的我不是坚强的活着,而是机械的,麻木的,本能的,无奈的挣扎着。为了父亲不再受老年丧子的苦,为了儿子不再失去最后一个亲人,我就那样权且活着吧。

  97年一月,当我谋生蒸包子卖的第一天,收了35元钱,第二天收了70元钱,我彻夜未眠,似乎看到了一线光明一线希望。四月,重返大道河的动议传到了我这里,我当时的本意是不去,无颜见江东父老。可是在儿子的一再鼓动下,并答应陪我一起回大道河去,感动之余冰封的心开始裂纹,我答应去报名。犹犹豫豫找到了我连的联络人——老包。老包,是我连对她的尊称。她名叫包艳丽,一直是十四连的炊事班长,连里有名的老黄牛,曾在我们三班代理过几个月班长。她是我这一生最敬重的人,从她眼里,你永远看到的是平易近人,是关怀,是平等,是笑容。见到老包,我似乎见到了亲人,说了我的一切,说了我的犹豫。老包微笑着,平静的告诉我,她也刚失去丈夫不久,还有两个正在上学的儿女。。。。。。那一刻我的心为之震撼,我为自己的懦弱而羞愧。。。。。。当时我就为我和儿子报了名,用卖包子两个月赚的钱交了费用,那一刻,我不再犹豫。

  踏上回家的路,心情比当年踏上征程更为兴奋,更为迫切。青山绿水,云雾缭绕,宽阔的国道,舒适的轿车,一切都今非昔比了,再听不见隆隆的开山炮响,急促的避炮哨响;再看不见千军万马朝着一个目标急进,筑路大军为我们抢出便道,让我们的车摇摇摆摆通过;再也不是十六七岁的少男少女,天真烂漫,充满幻想的叽叽喳喳小鸟一般。变了,变了,一切都变了,没变的,是那首唱了几十年,铭刻在心的《铁道兵之歌》;没变的,是溶化在血液里的三线情结,只是更加浓郁,更加厚重。坐在车里,我不忍心睁开眼看着四十大几的学兵面容,只是闭着眼听着依旧雄壮的《铁道兵之歌》,想象着十六七岁稚气,娇嫩的面孔,感受着战友们浓浓的情,浓浓的爱。。。。。。

  到了紫阳,已是深夜。紫阳政府,人民还在等着我们的到来,欢迎会上,热情洋溢,朴实无华,真诚好客的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紫阳人民欢迎你们!大道河人民欢迎你们!!欢迎你们回家!!!那一刻,我明白了人民没有忘记我们,历史没有忘记我们,不管后来的我们是成功还是失败,我们奋斗过,人民记得我们。第二天,天微微亮,我和儿子就匆匆跑到了紫阳大桥,看那接轨合龙的地方,看那一桥横跨南北的地方,看那铁龙呼啸而过的地方,看那魂牵梦萦的地方。晨曦微微,薄雾缭绕,雄伟的紫阳大桥在弥漫的晨曦薄雾中若隐若现,啊,那就是我们为之奋斗,为之献身的地方吗?那就是我们几回回梦醒几回回泪湿衣襟透的地方吗?我们不值得吗?我们不欣慰吗?

  天亮了,儿子高举着重返大道河的旗帜,身着戎装走在队伍最前列,我们这一群已不年轻的三线学兵列队紧跟旗帜准备乘船向大道河进发。走近河边,船上一幅火红的大横幅映入眼帘,大道河人民欢迎你们。那一刻,泪水湿润了双眼。。。。。。船儿一路穿行在青山绿水之间,沿江而下,所有的人所有的眼睛不约而同的朝着一个方向,那就是襄渝铁路穿行的地方,一座座桥,一个个隧道口,一列列飞驰的列车,伴随着一声声感慨,一阵阵欢呼。记得在船上,10连的高文厚说了一句话,否定过去就是否定自己。这句话十几年来不曾忘怀,时时回味着这句话,时时提醒着自己鼓励着自己。船到大道河,当脚踏上大道河的土地,耳听到欢迎锣鼓的一霎那,再也忍不住那滚滚的热泪,再也忍不住胸腔的呜咽。回来了,回来了,我们回来了,想你,梦你,梦你,想你,几十年,发生的所有事,都可以淡忘,都可以不屑,唯有你,不可以淡忘,不可以不屑。因为,你是我人生的第一步,你是我真正的青春,你是我实实在在的奋斗,你使我长大成人。你是谁,你是大道河?你是襄渝路?你是十四连?你是那两年零八个月?似乎是,又似乎不是。往前走,欢迎的锣鼓震耳欲聋,欢迎的人群欢呼雀跃。多年来心中的坚冰,在儿子的鼓励下,在老包的平易近人中裂缝,在一路的感受中,一路的回首中碎裂,在战友的激情中,在人民的真诚中消融。在烈士陵园中,我痛哭着,痛悔着,我有什么理由消极生存?有什么理由抱怨命运的不公?想想这些长眠的英灵,想想定格在十七八岁的青春面容,我们难道还不算幸运,不算幸福吗?

  回到了胶腊坡隧道口,看着庄严的隧道,摸着锃亮的铁轨,我们哭着,笑着,嚷着,跳着。迎着呼啸而过的列车,我们欢呼着,那一刻,我们不是四十四岁,我们还是十七岁,永远的十七岁,青春的十七岁。

  从那时起,我思考着自己,反省着自己,我该那样封闭自己吗?我该那样消遁自己吗?我该守着那亡灵再过一个十二年吗?我该让儿子永远生活在残破,封闭的氛围中吗?我该让儿子永远感受我的消极,无奈和不幸吗?我错了,我没能给儿子一个快乐的童年,积极向上的少年,也没能给儿子一个既有父严,又有母爱的心理成长期,更没能给儿子一个良好的教育期。尽管儿子知道自强,自立,我心中的痛悔也是终生难消。痛定思痛,我不能忘记三线,不能忘记战友,不能忘记艰苦,不能忘记奋斗,更不能忘记牺牲。唯有好好的活着,用一颗积极的心,平淡的心,感恩的心活着,不给别人添麻烦,不给社会添负担,自己努力奋斗,给自己创造一个平淡的生活,就足以了。

  因此,97年重返大道河,是我生命历程中一个重大的转折。是三线给了我绝望之中,崩溃边缘的重生,使我重新扬起了生命的帆,开始了新生。尽管我很平凡,很渺小,既没有伟业,也没有成功,但是我凭自己的努力活着。因此,我感谢三线,感谢儿子,感谢老包,感谢战友,更感谢97年的重返大道河之行。这一切,使我觉醒,使我重生,使我重新有了自己所爱的人,所爱的家,使我能够尽我所能弥补对儿子的亏欠,尽我所能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使我基本顺利地走到现在。你说,我能不感谢三线吗???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一个三线学兵的记忆 下一篇襄渝铁路和陕西三线学兵

推荐图文

百度百科---中国人民
我爸是当年牺牲的铁
军队改革历史:消失
好人好书之四:《清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