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征文】难忘新兵连
2017-05-20 11:04:39 来源: 作者: 【 】 浏览:142次 评论:0
 
导读:【征文】难忘新兵连“我最难忘的铁军生涯征文”难.忘.新.兵.连——谨以此文献给曾与我同餐共宿的新兵连战友们  毛主席逝世的那年年初,我在县人武部换上簇新而又肥大的军装,带着乡中父老的殷切期望,走进了光荣而艰苦的铁道兵队伍。到如今,转业到地方工作已整整..
【征文】难忘新兵连

“我最难忘的铁军生涯征文”

难.忘.新.兵.连
——谨以此文献给曾与我同餐共宿的新兵连战友们

  毛主席逝世的那年年初,我在县人武部换上簇新而又肥大的军装,带着乡中父老的殷切期望,走进了光荣而艰苦的铁道兵队伍。到如今,转业到地方工作已整整二十年,回想起这整整八年的军旅生涯,仿佛就在昨天。这其中让我最最难忘的莫过于三个月新兵连生活。………………

  满载着新兵的闷罐车像一条黑色的长龙,经过近三十个小时的爬行,蜿蜒驶进了鄂西北武当山麓的一个五等小站上。新兵们背着背包,左臂上扎着白色的毛巾,在老兵们的引导下,排着稀松的队伍来到新兵连驻地——尚未启用的车站站房。
新战友们是清一色的湘乡人。班以上的“首长”都是从各个老连队抽调来的,排长们有大部分还不是干部。看上去他们似乎既严肃又野蛮(好像和蔼可亲的极少),我那时想:军人是不是都应该这样子?

  新训科目(除政治教育科目外)看似简单,做起来却并不容易。如果哪个班里有接受能力差些的,其他人就得跟着倒霉,每每谁动作不过关,全班人都得陪练,直至你合格为止。新兵连里没有谁作谁当一说。

  最初的停止间训练(练习“立正”、“稍息”),一天下来十个手指肿得老大,按战友们的说法,其劳累程度“比在家搞‘双抢’厉害得多”。但喊苦喊累、要掉眼泪的只能去茅房,因为谁也不甘落后。到了后来的操枪训练,一些不得要领的战友更是吃尽了苦头。劈枪不响靠砸胯骨,多少人把胯骨砸得肿得老高、皮肤黑紫。有“聪明人”用一分、两分硬币塞进枪托里,以求劈枪时晃动作响,可被班长发现又不得不老老实实取出。后期的瞄靶训练倒是让战友们可以喘喘气了,在瞄靶过程中,大胆的可以用枪瞄准过路的异性,口里不时发出“十环、九环”的尖叫,以此来满足某种欲望。那会儿还真让班长们纳闷过呢!

  正是在这个时期,发生了一件让我至今也忘不了的事。一天上午,兄弟班一战友(我的高中校友)被班长检查出瞄靶时“击发下跳”,要求纠正。这位战友当即纠正班长的话:“班长,物体运动往上是跳、往下是掉”。此间班长无言以对。午饭后,各班组织出小操,班长让这位战友出列,单独练习刺杀分解动作。班长让他把枪刺出后不再下达收回的命令,这位战友弓箭步刺枪一直坚持着。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班长还是不让收回。在操场另一端训练的我们只听得“拉起来”、“拉起来”的吼叫声。约半小时后,这位战友浑身发抖、眼泪汪汪,班长方才让其收回枪刺……后来我找机会对他说,你管他是“跳”还是“掉”呢,去受这份洋罪。他说:我看他就不舒服,没有文化还充里手。这位战友下老连队后混得不错,曾在团报道组从事新闻报道工作,后来退伍回了原籍,听说还当了乡官。

  在新兵连,新兵们最怕的是夜间紧急集合,班长、排长、连长“治人”的杀手锏也莫过于夜间紧急集合。新兵们不听招呼或违反纪律一般都会有紧急集合“伺候”。我们班有一位公社书记的公子,平时有些“不信邪”。记得一天夜里班长要求熄灯后不准说话,他说“我偏讲”,战友们劝他不要惹事,他却我行我素。时值半夜,一阵刺耳的紧急集合哨声把战友们从睡梦中惊醒。大家在黑暗中翻身而起,摸着黑穿衣服、打背包、找子弹带、挎枪、往挎包里装《毛选》和碗筷……约三分钟后,全班人马一窝蜂涌出宿舍。经简单的整队之后,班长赤手空拳(班级紧急集合班长不带任何行装)带领全班开始了跑步急行军。大约一个半小时后我们回到驻地车站的广场上,惨淡灯光下的新兵们一个个面色通红、有的甚至发紫或者发白,嘴里喘着粗气、说不出话来,身上的绒衣透湿了棉袄,绒帽里的汗水顺着头发直往下掉。班长厉声问大家:“累不累?!”大家上气不接下气的答道:“不….累!”班长生气地说“回答不洪亮,全班再绕操场跑三十圈!”当大家跑到第十五圈时,那位“不信邪”的老兄蹲下不跑了。只见他双手捂着腹部,嘴里直嚷嚷“班长,我……我…不行了,再跑我就要吐血了!”此时,班长命令:“全班休息,×××再跑五圈!”军令难违,这位老兄连爬带走,好不容易把五圈“混”完了。当夜,大家和着一身透湿的衣衫,在被窝里哭泣、埋怨……却没人再敢发出一丝声响。

  事后,这位老兄暗地里骂道:“娘的×,这个兵当得太苦了,还不如在家做木匠!”

  一次,连里搞紧急集合,在急行军返回讲评时,连长让背包打得极差的新兵出列亮相。一位赵姓战友不仅背包打的出众——拖了一个人长,背包绳像麻花一样,而且穿戴也十分显眼:他下身只穿了灯笼式衬裤(慌乱中绒裤和罩裤掉在床下)、左脚的棉鞋也穿到了右脚。战友们一个个忍不住发出“嗤嗤”的笑声。只见他抓耳挠腮、浑身不自在,难堪极了。第二天,他用家乡话自豪地对战友们说“我受批评怎么啦?你们蠢得要死,穿掴多衣衫还打个浇湿。我凉快了一下好的!”

  在新兵连,生活清苦是如今的部队所不能比的。破冰洗脸、十个人睡六米长的通铺……这些自不必说。三个月的水煮萝卜可真把战友们给吃“伤”了。每逢周末,连里给大家加餐,用可怜的几点肥肉丁与东北大豆炖成一锅,每个班分一小盆。班长舀了班副舀,大家你推我让,心底里却都怕别人把那几块小小的肉丁给先舀走了。但是,最终还是会吃不完。不是不想吃,而是我们牢记住了指导员的教导:“要讲风格”。平日里,我们通过向伙委会提意见的方法,用辣椒解决下饭问题。不到两个月,全连吃掉三麻袋干红辣椒,管后勤的四川籍冯副连长一个劲地摇头:“这帮湘乡兵吃辣椒太厉害了!太厉害了!”

  新兵连对新兵进行节约粮食的教育方法既严肃又直接,让你不敢有浪费粮食的胆量。大凡当过兵的人们都知道,新兵连吃饭第一是要快,第二是要注意第一碗饭少舀,否则不但吃不饱还要挨批评。为了应付饭后的小操,战友们打饭争先恐后,吃饭狼吞虎咽,所有食物难得有经过咀嚼送进胃里的。有经验的会把第一碗打成半碗,加速吃完马上把第二碗压得紧紧的。这样即便是饭不够吃自己也不会饿着肚子出操,更不会因等饭吃赶不上小操挨班长批评。正因为这样,偶尔掉几粒米饭、往猪食桶丢个把馒头在所难免。为了煞住这股“歪风”,连首长常常会把丢进猪食桶的馒头、掉在地下的米饭一一捞出、拾起,用水洗净分成若干等分,集合全连,让新兵们人人“分享”。尽管分到个人的分量不多,但一想到猪食桶的肮脏、地面的泥泞就怎么也吃不下,但连长、指导员、班长、排长们都带头吃,你敢不吃?打那以后,掉饭、丢馒头的现象的确罕见了。

  进入四、五月,天气渐热,战友们还穿着在县人武部发放的布底棉鞋,鞋垫也只有一双,训练中棉鞋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双脚捂得发胀、发臭,但人们仍在忍受着。本来战友们可以用仅有的六块钱津贴买鞋换洗,但是,部队要求发啥穿啥,决不允许非军用品亮相,谁也不敢越雷池一步。况且,不少的战友家中还急等着接济呢!那时六块钱能管许多用处。……

  经过三个月的集训,我真正懂得了什么叫“苦”、什么叫服从、什么叫从老百姓到军人的距离,从而也懂得了许多从书本、从父辈的教诲中所得不到的东西。

  新兵连真苦,苦得让人永世也不会忘怀!但是,我以为这份苦吃得值!它会让如今工作、生活在各条战线的昔日战友们记住:我们是毛主席时代的军人,有了当兵这段不平凡的历史,自己的人生历程会增添许多的光彩!


       二○○四年一月 于古襄阳 王双
       原部队:一师三团三营
       现工作单位:武汉市武昌区中铁十一局集团有限公司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那个夜黑雨大的夜晚46个年轻鲜活.. 下一篇【征文】军旅岁月铁军情

推荐图文

战友作品:高高的顺
电视剧《你迟到的许
重返大兴安岭 嫩林铁
《寻找篇》之旬阳县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