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征文】第一次佩带列兵军衔和铁道兵兵徽
2017-05-20 11:04:45 来源: 作者: 【 】 浏览:152次 评论:0
 
导读:2649【征文】第一次佩带列兵军衔和铁道兵兵徽我第一次佩带列兵军衔和铁道兵兵徽 铁49团 杜巴金——关于参军入伍授枪授衔和照相留影的回忆1962年八一前夕,经过入伍复审和短暂军训,部队正式为我们这批刚刚穿上军装不久的新兵举行了授衔授枪仪式。 授衔授枪仪式在团部..
2649
【征文】第一次佩带列兵军衔和铁道兵兵徽

1942177339305135271.jpg

我第一次佩带列兵军衔和铁道兵兵徽 铁49团 杜巴金

——关于参军入伍授枪授衔和照相留影的回忆

1962年八一前夕,经过入伍复审和短暂军训,部队正式为我们这批刚刚穿上军装不久的新兵举行了授衔授枪仪式。
授衔授枪仪式在团部礼堂隆重举行。那天礼堂布置得特别庄重喜气:主席台前的通栏横幅上写着“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第十师49团新兵授衔授枪及军人宣誓仪式”;台后幕布挂着国旗和毛主席像;台前左侧挂着《军人誓词》;会场四壁还贴有不少用彩纸写的标语。各营、连进入会场后均列队站立。值日参谋整队完毕向团首长报告后,仪式正式开始。议程第一项就是“出旗”。在庄严的《解放军进行曲》军乐广播声中,在两名胸跨冲锋枪的卫兵的护卫下,戴白手套的旗手迈着正步,双手向前打着军旗,威武地走到台前;我们在台下虔诚地行着注目礼。军旗绕台一周,立于台后毛主席画像右侧。作训参谋再次高喊口令整队,向罗景生团长敬礼,请示他宣读命令。罗团长稳重而威严地走到台前;当“命令”两个字从他口中铿锵有力地冲出时,全场整齐响起几百双脚后跟相碰击的立正动作响声。《命令》说:“今授予×××等×××名同志列兵军衔、步枪一枝”。宣读完毕,全场响起热烈掌声。预先站在台下各连挑选的新兵代表已经事先戴上了帽徽领章并扎起外腰带;在值班参谋的指挥下,他们列队上台,面对毛主席画像,逐一在“接枪!”的口令下,上前一步立正,庄严地用双手从团长手中接过了步枪。然后按口令扛枪向后转,枪放下,向团队行持枪礼,肩枪退台回队。台上的政工干事领呼了“紧握手中枪,誓死保卫祖国!”、“听党指挥,为人民打仗!”等口号。紧接着,进行了军人宣誓。我们举起左手,拳心向前,在台上指挥员的领誓下,誓读了《军人誓词》。
有生以来,这是第一次而且可以说是最震撼心灵的一次庄严宣誓。因为誓词里有“不惜牺牲一切”这样的誓言;从自己口中大声喊出,就象一次考验,也是需要勇气的。和很多战友一样,我当时心中也想起了好多耳熟能详的军人英雄们,象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等等。少年时的英雄模仿和崇拜,现在变成了庄严承诺的誓言,这可决不是喊喊口号,更不是电影戏剧里的表演啊!军人时刻都要准备打仗,特别在当时的国内外环境情况下,时刻都可能上战场,上战场就有可能牺牲自己的生命。这些,虽然我报名参军时已经想到过,毕竟还有一些浪漫、假设的成分。宣誓以后就不同了,就义无返顾了,要在今后的军人生活中做到“言必信、行必果”,一步一个脚印地去履行。部队里有一句很普通的话:“说到做到,不放空炮”,这句话常常叫响在首长、领导和战友们的口中和耳旁,无论军事行动还是别的需要表决心、作承诺的事情,往往都要用这句话来表白。这也是军人誓言在平日生活中的表达和落实。总之,就从走入军队行列、宣誓成为军人的那一刻起,我和战友们就不再有“打泥巴仗”的天真,真正长大成人,成了担负起神圣使命的男子汉!即使脱下军装多年以后,也感觉自己永远还是军人。
我们的授衔授枪仪式,在“提高警惕,保卫祖国!”、“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以及“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等口号声中隆重结束。回到连队,平时训练用的那支枪,枪号就正式记在花名册中我们每个战友的名下。我把自己的五三式步骑枪擦了又擦,把已经旧得有点变形的枪背带的铁挂环用钳子矫正得非常贴实,忽然觉得和枪增加了无限的感情,更深地懂得了“武器是军人的第二生命”、“枪是战士最亲密的战友”、“要象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手中武器”这些话的含义。我真想照一张和枪合影的照片寄回家给父母亲呀!可是限于当时的物质条件和不准把武器带出去照相的规定,只好心欠欠的把这一愿望留在心里,盼望今后能有机会。
和授枪以后再次擦枪的心情相比,更令人兴奋和激动的喜悦是,亲手将八一帽徽、军衔红领章钉上自己的军帽和军上衣衣领。授衔仪式结束回到连队,帽徽、军衔五星、铁道兵兵种符号和红领章就发到了我们手里,战友们个个都激动得心花怒放。班长们也忙着教大家怎样把帽徽装到军帽帽檐上方的正中央、把领章缝到对齐衣领前端适中的位置。我手捧帽徽领章,仔仔细细地欣赏了又欣赏。特别是铁道兵兵种符号,应该说是全军所有兵种符号中最好看的,既有空军的飞翼,又有海军的铁锚,还有技术兵的量具卡尺和铁锤。周排长风趣的说,我们是海陆空全包括了,所有军兵种都离不开铁道兵。走到大街上,不知道的老百姓以为是什么神奇兵种,那晓得是挖泥巴开路架桥的铁道兵。我们当时的心情,就是感到幸福和幸运;管它挖不挖泥巴,反正我们是在祖国的首都北京。全铁道兵几十个团,只有我们团全部在北京,而且离兵部最近,离天安门也最近,的确十分幸运。所以,戴上帽徽领章以后,战友们想的第一件事仍然是照相,人人都打算在轮到外出的那一天,一定要去天安门留个影,早日把自己在天安门前的戎装照寄回家,有女朋友的还要寄给心上的姑娘。
授枪授衔之后,我们迎来了在部队过的第一个“八一”建军节。“八一”是中国特有、中国军人特别荣耀的节日。作为新兵、新的真资格军人,在军营里过自己的节日,战友们都自豪而骄傲,又愉快又兴奋。7月31日晚,团里举行了电影晚会。8月1日这一天,部队放假休息。按部队惯例,上午9点、下午4点开两顿饭;因为下午要聚餐,各班都派了人去炊事班帮厨,外出的人也都早早赶回。这是我们参军入伍的第一个“八一”节聚餐;我们九连的伙房就在团部礼堂南头,全连的“八一”聚餐就在礼堂进行。部队平时是不许饮酒的,节日特别开禁。聚餐开始,连长和指导员举起酒杯向大家祝酒,除了祝大家成长进步当一名优秀军人外,还祝大家父母安康、家人幸福。面对可口的节日晚餐,我确实有些想家了;想起父母和兄弟姐妹还过着低粮食定量的日子,心里盼望他们早日得到改善。这些内心的活动,很快就被全连的喜庆气氛完全冲去;连首长、班排长以及战友间的互相敬酒和美好祝愿,鼓动得全连兴高采烈。我们聚餐的酒菜,在当时全国经济紧张、物质匮乏的情况下,虽然称不上高级,但也很够丰盛实惠了。炊事班更是尽了最大努力,使出了20来岁小伙子们能够拿得出的看家手艺。连队聚餐,记忆中最让人难以忘怀的“美味”,就是红烧黄羊肉干了。这些干黄羊肉,还是部队在青海修核试验基地铁路时为改善生活,组织打猎队打来黄羊腌制晒干留下的。当年我们师还组织了小分队在青海湖边捕鱼、晒鱼干。40多年后的今天,这样的活动已经被法律所禁止。改革开放以后,老铁道兵重修青藏铁路,特意为藏羚羊(包括黄羊)们留出繁衍生活通道,这吃黄羊肉的情景已晃若隔世。
去天安门留个影的愿望一直萦绕在战友们的心头。轮到我外出时,已经是8月19日。早晨9点开饭以后,我和其他班的几个战友英姿勃发地齐步迈出营房大门。我们喜盈盈地向警卫排站岗的卫兵还了敬礼,就急切地向五棵松车站走去。乘上38路公共汽车,大约半小时我们就到了终点站西单。然后又步行往东走向天安门。路过新华门时,特意注目欣赏了在那里站岗的两名卫兵的英姿。当天安门映入我们眼帘时,我们心里又是一阵激动和兴奋。来到天安门广场,大家更加感慨无比。报名参军时做梦也不会想到会亲身来到首都,来到祖国的心脏。在边疆还不时有枪炮声传来的年月,作为军人,我们是意外的、也是分外的幸运和幸福的。每一个从外地来到天安门广场的人,都要来这里留影纪念。在广场离天安门前两旁华表不远的地方,有好几个用绳子圈出的照相场地,专门供照相馆为来自祖国各地以及没有自带相机的游人们照相留影。记得那些年曾有一首全国传唱、群众评选的优秀歌曲,歌名就叫《天安门前留个影》。来这里留影的人很多,排着长长的队;我们几个一眼就看得出的小新兵和大家一样,付费并填好了邮寄照片的信封,也排进了队列。照相的师傅是“新大北”照相馆的,技术非常熟练;对留影人的站位又相对作了指定,相机的焦距也基本固定,所以照的特别快。照相的师傅还告诉大家,一周之内就可收到照片;虽然每天照相的人很多,胶卷都编了号,绝对不会搞错。当我站在照相机前时,禁不住有些腼腆、紧张,但确充满了幸福的感觉。我就想啊,当照片寄回家,家里人和邻居们一定会羡慕我;照片说明我到了首都,站在了北京天安门广场上,说明我离毛主席很近,是值得光荣和骄傲的啊!几十年以后的今天再看这张我在天安门的第一次留影照片,比刚穿军装那天长胖了,一脸孩子般的稚气,心里真想时光倒流,重新回到那场景里去。

903816150218668046.jpg

903816150218668046.jpg

题头照片:十八岁的铁道兵小列兵
图片2 :铁道兵十师49团宣传股部分战友(1973年)
前排:田维垣、李书生、覃新炎、叶柏森、杠巴金
后排:双道俊、乔中荣、余庆鸿、邱光明、朱卫国、林炳杰、李敏

作者原部队:铁道兵10师49团

0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征文】雄狮挥戈入“襄渝”——.. 下一篇【征文】雪域高原上的腊八粥

推荐图文

战友作品:高高的顺
电视剧《你迟到的许
重返大兴安岭 嫩林铁
《寻找篇》之旬阳县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