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征文】铁兵军旅 平凡亦歌
2017-05-20 11:04:47 来源: 作者: 【 】 浏览:148次 评论:0
 
导读:2c94【征文】铁兵军旅 平凡亦歌铁兵军旅 平凡亦歌 一九六九年冬天,我成了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 军车拉着新兵离开县城,经过三天的行程又两天的火车奔弛,我们到了新兵集训地四川乐山的苏嵇。 榕树下的军训 苏嵇是个不错的地方,山清水秀,一条清亮小河穿城而过,河..
2c94
【征文】铁兵军旅 平凡亦歌

铁兵军旅 平凡亦歌

一九六九年冬天,我成了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
军车拉着新兵离开县城,经过三天的行程又两天的火车奔弛,我们到了新兵集训地四川乐山的苏嵇。

榕树下的军训

苏嵇是个不错的地方,山清水秀,一条清亮小河穿城而过,河两边有不少的大榕树,我们的营房就在河边的粮站里。
从到苏嵇那天开始,我的人生之书在榕树下翻开了新的一页。
在新兵营教导员的第一次动员报告中我才清楚地知道我们这次的兵种是铁道兵。听到这个消息时,有很多的新兵哭了,也有不少的人情绪低落。那时,我还没满十六岁,什么都不懂,只是在心里奇怪地想:妈的!铁道兵就不是兵啦?哭!有什么好哭的!
一个月的军训,我的军事成绩很糟糕,射击良好,投弹仅仅及格。不过,政治学习,队列训练,枪支的撤散与组合,野外训练,自认还是过得去的。
新兵训练中的深夜,时不时的要搞紧急集合训练,那种训练,很紧张也很搞笑,因为有的人总是匆忙中穿反了衣服或者是鞋子,有的人就干脆就只穿个裤衩,还有的,跑不了多远背包就散了只能用手抱着或着是用腋夹着。
记得那是1970的春节,年三十的凌晨两点,一阵急促的哨音将我们唤醒。忙乱中穿好衣服,以班为单位集合,以排集合,以连集合,然后是以营集合。天空黑黑的,广场黑黑的,营长的讲话很简短:“同志们,我们刚刚接到上级的指示,有一股土匪从峨眉山上下来,正在攻打乐山城,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消灭这股土匪。现在马上出发!”
一上来,部队就是拼命的快跑,那速度很快很快。过了苏稽中学,跑了约半小时,已经跑出了很远的地方。然后是急行军,是慢步走,再然后就是新一天黎明的悄悄到来。
我们到了一个很大的土坝上,按要求各班列队点名后坐下来休息。
各班点名,不见了我左边铺位的老乡涂富友,排长高叫高喊,满坝子寻找也没有他的踪影。排长急了,连长急了,营长也急了,赶忙组织了小分队往来的路上去寻找。
小分队走了以后不久,我们开始往回走。少了一个人,我们班,我们排甚至我们连的每个人都默默的,都没有什么精神。
有消息不短从前面的小分队传来:
没有!
没有!
还是没有!
我们都以为,领导们也以为,他——一定是出事了!
回到训练的地方,全营讲评,各连讲评,各班讲评。讲评中,营长心情很沉痛,他说:“一连四排十二班的一名战士失踪,我们领导有直接的责任,大家下去后要好好总结这次教训……解散吧!”
接下来是连、排、班的讲评。讲评中,首长们的心情都一个样——沉痛;口气都一个样——检讨!
我们这些没有经历过世事的年轻人,心里慌慌的,沉甸甸的!
意想不到的是,当我们怀着难以叙说的心情回到宿舍,竟发现涂富友还在床上睡着,而且睡的很香,班长一连叫了好几声他才醒。
原来,他根本就没有被紧急集合的哨音唤醒,就那样一直舒舒服服地睡到我们回来。

李山岁月

新兵训练结束后,我被分到铁十师四十九团一营五连四排十十二班。五连是机械连队,而四排又是修理排。机械连有很多技术性的工作。一排是电动空压机;二排是电动搅拌机和卷扬机,皮带输机等等;三排是内燃空压机机;四排的工作就是为了这些“机”而搞修理的。设有电工班,修理班,木工班(后改为专为修理班服务的由车工、钳工和刨工组成的综合班),我当时就在木工班。能分到机械连有不少人的羡慕,当然,能分到修理排,羡慕的人就更多了。当时,听老兵们这样传:活钳工,死车工,吊儿郎当是电工,又脏又臭修理工。说是学会了这些东西就是学到了求生的本领,将来不愁没有饭吃。
那时,我们的部队住在峨眉县的李山。那真的是一座很小的、没有山崖乱石全是土质的圆堡型小山。山顶是球场还安有灯光,可以晚上打球。球场下是连部,连部下是各排各班。一条很宽大的泥路弯曲着在堡的东边绕过各班的营房爬向山顶的球场。每天下午,三五成群的战士就沿了泥路爬上山去,有的打篮球,有的在堡上三面的松林中玩耍。大会堂在堡脚,沿堡脚的沟弯而下,约100米处就是成昆铁路。沿铁路走半小时就是五一五电站,又叫龚嘴电站。那是把大渡河拦了修的电站,工程很大,工程队很多,因此,江边有好几处形成了一个个很热闹的集市。
当时,成昆线已全线通车。我们的任务是做成昆铁路的扫尾工程,但那工程也是接近尾声了。
那时候,人年青,也单纯,只知道好好训练,好好工作。因此,技术培训时我的成绩是好的,到工地干事了,我也很积极。在李山那阵,是我当兵最快乐的日子。
这快乐的日子中有一件令人难以忘记的大事,那就是1970 年6月5日下午,我们正在大礼堂听连长讲《为人民服务》,突然,号兵跑来叫连长,说营部的号兵用号在调我们连,干什么不知道。
连长大怒:“不知道打电话啊!”
原来是五一五工地发生了火灾。我们连受营部通知必须立即赶去救火。
从连队住地到五一五工地,平时行走大约要一小时左右,我们班就在五一五工地铁路支线上的一个隧洞中有架模板的工程,每天要在这段铁路上走个来回。当时,班长还说:“一小时路程,等我们赶到,还抢什么火啊!”但连长却在队列前高声的下达死命令:“为了国家和人民的生命财产,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现场,参加救火战斗!时间要求是十五分钟,超过十五分钟的,我要给他处分,要送他上军事法庭。因此,我们要跑!拼尽全力的跑!不要队形,不分班排,出发!
这次,全连仅用了14分钟。那是什么样的14分钟啊!
跑完泥路上了铁路,这段铁路我们大家都是十分熟悉的,哪里有沟那里是桥都一清二楚。但这次,是去执行紧急任务,是在去挽救国家和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损失,都在玩命的奔跑。可那铁路上有枕木,那枕木的间距,一步踏三根步子大了,踏两根又小了,最后全都是一步踏三根地跑。这么远的距离,我从没有跑过,所以,我是最后跑到火灾地点的人之一 。
没有整齐的列队,没有严肃的军容,全连战士就那样全都张了大嘴喘着粗气围在营长面前听他在安排和指挥。
这是一场特大火灾!
也只有军人才勇敢地面对灾难勇往直前。
我们在临时的竹、木架房上拼命地掀扯油毛毡,那东西易接火,而且燃烧起来火势很猛。营长命令我们连必须不顾一切地搞垮房屋,搬开一切易燃材料,弄出一条隔火带。
我们在摇摇晃晃的房顶上拼命,下面是许多抢运自己家产和围了已经抢出来的家产嘻笑着观看我们玩命的人。
那些人都是五一五工程处四队的工人和家属。
大火在江风的扇动下更加肆虐,那火焰红红的时而伸到半空,时而又坍塌到房面无情地舔灭着易燃的材料。有人从房顶上落了下来,背上,屁股上,脚掌上被铁钉扎破,但又顽强地站起来爬上房顶。
我们班一位姓陈的老兵由于个子高大身体较重,那些临时简易房的椽子不经他的重压老断,他已经是第三次从房上掉下了。当我从一间已扒完油毛毡的房跳到另一间房背时,他也在后面随之而来。由于跳跃的力量和身体的重量,他和我再一次掉下房面。
意外的是,我们两全掉在了一堆装满粮食的麻袋上。
陈老兵一顿随及说:“我们不去房上了,这些粮食也必须马上搬到安全的地方,我们就在这里搬粮食吧。”说完一只掖下夹一包粮食出去了,
面对每包150斤的麻袋我六神无主,不要说扛,拖也拖不动啊!正犹豫间,他回来了,见我楞在麻袋堆前,又夹了两包粮食后对我说,出来,去看住粮食,外面太乱了,不能让人随便扛了去。到了他放粮食的地方还命令我:“就守在这里,不准谁人乱动!”
心里惶急,热血奔涌,别人在房上房下的拼命,我却站在旁边守粮食,我不是军人吗?我也应该上一线,去流血去拼命!
我想找一个适当的人代替我的临时工作。两眼乱看找寻中发现离我二三十米的街对面那家商店也在忙乱的搬东西,一个20几岁的年青人在搬东西中将一盒东西放在了自己的裤袋里,接着又抱了同样的几个盒子悄悄离去,我对又一次夹出麻包的陈老兵说:“你看,那家伙偷东西,一边说一边跑过去拽住那人,谁知那人给了我狠狠的一脚,在倒下中我抓住了那人的裤脚不放,那人就拖了我跑,身体与地面的摩擦使我痛的非常难受,但我没有松手。陈老兵见状冲过来给了那人重重的一拳,抓住那人的衣服前襟并搜出了身上的东西。
那些东西是商店卖的手表,共50块。
连长也从房上摔了下来,重伤,被人扶到麻袋包前,手臂上的血浸透了军装,右褪的裤缝被撕扯开到了膝盖,小腿上的伤口白白的还没有流出血来。
连长在对扶住他的文书大吼:“呆在这里干什么!我死不了,还不快去干该干的事情?”
文书慌慌的走了,见陈老兵又夹出了两个粮包连长又说:“你看看,那街上的灭火车在干啥?赶快去告诉你们班长,带人控制灭火车,把水用到最关键的地方!”
原来,起火的是街子的上边,还没有危及到下街,但下街的人却要拚命地抢消防车的喷水龙头去浇下街。上街的人哪会同意,就也去抢,争抢中,那水哗哗地喷在了不需要水的街道上。
班长带人来了,见状一声大吼:“都放下!”
那些抢水的人群见是一群衣衫不整,满脸脏污的大兵,根本不理睬。
争抢在继续!
班长急红了眼,转身对全班战士命令:“注意手脚的力量,千万不要出人命,抢龙头,抢水管,不服的给我狠狠地揍!”
一群小老虎蜂拥而上,争抢的人见状丢下水管悻悻而退。我们班的任务由上房揭瓦变成了喷水灭火。
烈火终于臣服,现场一片灰烬满目狼藉!
这次火灾抢险,我们连重伤35人,其余每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轻伤。我的右脚也被绣了的铁钉扎进,接着是感染,红肿,然后就寸步难行。
伤好后我就被派去另一个连队学习,一直到了襄俞铁路时我才回到连队。
退伍后的几十年,我曾经行走过一次成昆铁路,可惜当火车行到峨边至沙弯段时恰好是夜晚,窗外都是模糊一片。就在那模糊中,仍能让我想起那些艰辛而快乐的岁月。

作者原部队:原铁道兵十师四十九团一营五连
( 2010年1月25日收稿 )

0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征文】难忘的“一级战备” 下一篇【征文】雄狮挥戈入“襄渝”——..

推荐图文

战友作品:高高的顺
电视剧《你迟到的许
重返大兴安岭 嫩林铁
《寻找篇》之旬阳县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