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征文】南昌八一大桥抢险
2017-05-20 11:04:54 来源: 作者: 【 】 浏览:334次 评论:0
 
导读:2de9【征文】南昌八一大桥抢险 南昌八一大桥抢险 南湖烟雨 一九六二年的初夏,江西的赣江、抚河洪水暴发。 瓢泼的大雨还在下,天好像漏了一样,没有一丝要停的迹象。连队驻地村庄已经进水,水深齐腰,我们临时转移到附近一个高地上当地粮管所的一个空粮库里。 一天夜..
2de9
【征文】南昌八一大桥抢险

南昌八一大桥抢险

南湖烟雨

一九六二年的初夏,江西的赣江、抚河洪水暴发。

瓢泼的大雨还在下,天好像漏了一样,没有一丝要停的迹象。连队驻地村庄已经进水,水深齐腰,我们临时转移到附近一个高地上当地粮管所的一个空粮库里。

一天夜里,我们刚睡下,大约在夜里10点钟,排长方永清召集我们排的几位班长,传达了连部的通知:立即紧急集合,不带枪械,不带背包,只带工具,步行到营部所在地配合六连去南昌抢修八一大桥。

把枪支弹药送交连部保管后,各班带上木工工具。当时我们也搞不清什么抢修任务,便匆匆忙忙地做了些准备,每个人背了个小挎包(只带毛巾牙具),穿好雨衣,分头拿上“小木匠们”最常用的斧、锯、刨、锤等工具,记得我们班还带了一件“重武器”——大锯,就立即往营部所在地集合,参加奔赴南昌抗洪抢险。

我们赶到营部,其他连队的人也陆续到了。袁营长简短地做了战前动员:“接到上级的命令,赣江洪水上涨,上游的一个山林储木场几万立方的木材被洪水冲到赣江,现在阻塞在南昌八一大桥,大桥危在旦夕。命令要求我们团抽调一个连,在明天上午八点钟以前,到达八一大桥。我们要发扬铁道兵打不垮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的精神,保卫八一大桥,保卫南昌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现在我命令:六连、四连一排、五连二排组成加强连,成立临时党支部,统一指挥。团里的张参谋长带领一个工作组已经到了,指挥我们战斗。”

公路已经被洪水冲垮了,我们排成一路纵队沿着抚河大堤的泥泞小路冒雨徒步往向塘镇出发。

夜深月黑,道路泥泞,一步一滑,跌跌撞撞。长长的队伍中只有几支手电筒的亮光在晃动。大雨依然下个不停,豆大的雨点打在脸上想睁大眼睛都困难,虽然我们都穿着雨衣,但没过多久我们的衣裤全都湿透了。

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地跟着前面的黑影行走,不敢落后一步。因为小路的左右都是一样的水茫茫,抚河的氺几乎漫上了堤坝,使你分不清哪是河水哪是水淹的农田,万一不小心滚落到抚河里,那就危险了。

队伍在唰唰的雨声中不停步地行走,除了脚上灌满水的解放鞋嘎吱嘎吱作响以外,就是排长、班长不时关照我们要小心的嘱咐声。大家互相鼓励,互相照顾。你摔跤了我来拉你,我扛不动了,你来替我。记不清走了多少路,也不知道走了多少时间,更不知道还要走多久?反正是一个信念,跟上队伍不要掉队。我们终于到了向西车站。

因赣江流域洪水暴发,浙赣铁路江西段已经停运,低洼地段有的路基已经漫水。向塘西站,一辆蒸汽机车头喘着白汽拉着几节货车车厢在等待着我们。火车开动了,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由于劳累,我们一个个和着湿透的衣裤东倒西歪地打起了瞌睡。

火车因路基水患,行驶很慢,到南昌时已经是第二天的黎明,天刚朦朦亮。经过列车上短暂休息,我们的体力有所恢复。正当大家感到饥肠辘辘的时候,南昌的党政领导早有安排,我们还没有出站台,就有人送来了早餐。为了尽快前往抢险现场,大家狼吞虎咽地吃了几个馒头、包子,就匆匆赶往八一大桥。

南昌车站外,一队军用卡车依次排列,我们把工具器材装上车,车队就直接把我们送到八一大桥。到了大桥,方排长抬腕看看手表,告诉我们,提前了2个多小时到达。大家非常高兴,一夜的疲劳似乎瞬间消失,精神抖擞地迎接新的战斗。

八一大桥是南昌市市区连接昌北工业区的交通要道。赣江很宽,大桥很长,估计有一千多米,有几十座水泥桥墩支撑着桥面。

此时,八一大桥两端的交通已封锁,桥面上没有了行人和车辆。只有江西省、南昌市党政军领导和我们部队的领导一起,正在紧张地察看大桥的险情,全力部署抢险方案,指挥抢险行动。

往桥的上游一侧看去,江面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圆木在浪里翻滚着,飘浮物还在不断顺流而下,脏白色的泡沫夹杂在中间。所有桥孔全被上游冲下来的树、木、毛竹及冲垮了的房子屋架和翻沉的船只堵得严严实实,堆积物如小山一般高及桥面,似有挤垮拱翻大桥之势。

往桥的下游一侧看去,大桥好似一道大坝,把上游之水拦住。水面离桥面约有2左右的空距。塞堵桥孔的木料参差不齐地拥挤着,浊浪翻滚,形成一个个漩涡。眼看十几米长、直径一尺多粗的大树、木头卷入漩涡,顷刻之间不见踪影,直至几百米开外才浮出水面,真的惊心动魄。

上、下游的远方岸边,停泊着一艘艘被阻航的大小船舶,无奈又无助地等待着大桥的通航时刻的到来。八一大桥遭遇如此险恶的汛情灾害,确是危在旦夕。

在团、营领导的指挥下,二百多名铁道兵战士马上下到大桥上游方向的堆积物上,分片开始行动。我们部队在大桥的南段开始作业,每个排分到两孔桥孔作为清除堆积物的区域,我们排被分在第四、第五孔。桥的北段有省军区的部队在作业,他们已经在那边工作了两天了,据说进度不快,漂流物越积越多,省军区决定调派有丰富施工经验的铁道兵部队来增援。

由于没有救生衣,上级要求我们每个人腰上扎条麻绳,绳子的另一头栓到大桥桥面的栏杆上,以防不测。但最后大家还是放弃了这一安全措施,因为身上拖着绳子实在太不方便了。

战士们用双手把交叉重叠的大树、木头、屋架等强拉硬拽拖过桥面丢进下游的水里,拉不动的就用斧砍、用大锯锯断,化整为零让它疏散漂走。“一、二、三”,“一、二、三”的劳动号子响彻大桥上下,呈现一片紧张繁忙的景象。

在疏散堆积物的时候,我们时而被臭气熏得不敢喘气,时而被脏水溅得浑身发臭,让人恶心。原来这些洪水冲下来的堆积物中有不少已经发生腐烂的死猪、死狗、死猫。突然,在我的不远处有人惊叫起来,原来他发现从沉船里冒出一具手脚蜷曲人的尸体,但很快被激流冲向下游。有时候杂物堆里还会钻出几条没淹死的长虫,让人猝不及防着实吓一跳。因为不知道是毒蛇还是无毒蛇,胆小的我唯恐躲之不及,更不敢靠近抓它。终究还是老兵有办法,用竹杆把它挑到水里冲走完事。

可是桥孔里的堆积物实在太多,有很多大型的物品如翻沉的船只、木屋、整排的粗木头,根本无法用人工来拉动。尽管大家甩开膀子拼全力,但进度并不快,大桥的险情依然没有缓解。

大桥上,团参谋长与营领导望着上游的方向在讨论着下一步的抢险方案。后来我们接到命令,由四连一排派四位战士到省军区后勤仓库取钢丝绳,一辆中吉普接走了他们。指挥部调来了两艘轮船参与抢险,准备用钢丝绳栓住大件木排或堆积物,由轮船向上游拖拽分散以后,待这些飘浮物再次接近大桥时,再由人工传递到下游方向抛入水中。

调来的轮船马上开始作业,穿栓钢丝绳的任务由六连挑选出几位既有丰富起重工经验又熟识水性的老战士担任。在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战士我们营的领工员老殷指挥下,轮船拉着钢丝绳开足马力向上游驰去。只见轮船喘着大气,螺旋桨激起阵阵波涛,钢丝绳绷得紧紧的,被拉的堆积物只是在震动,却不能前进。看来是堆积物实在太重了,轮船的马力太小不能胜任。

指挥部请示省军区领导后,从上游调来两艘海军的登陆艇。用登陆艇拖拽,堆积物终于在我们面前屈服了,在隆隆的马达声中,大堆大堆木材被捆绑后拖入江中拉向上游,溅起阵阵的浪花。

领工员老殷,挥舞手中的小红旗,吹着哨子,指挥两艘登陆艇轮流作业。六连的那位经历过抗美援朝的随军职工带领战士用钢丝绳捆绑堆积物。抢险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桥下的堆积物渐渐降低了高度。有了登陆艇的支援,大大加快了进度,大家的工作量也相应减轻了不少。

在这过程中,栓钢绳也充满了危险,有时他们需要下到水里工作,其他人就必须设法拽住他,否则激流很可能把他们冲走,即使穿了救生衣也一样无济于事,因为漩涡太厉害了。

也许是被战士们不怕苦、不怕死的精神所感动,老天爷也开了恩,在南昌抢险的几天时间里,并没有出现大雨滂沱的情况。可是战士们整天与洪水打交道,大家的衣裤从没干燥过,每天都是湿漉漉的。还有可笑的是每天晚饭以后回到招待所(记不清住在哪个招待所),大家把身上的衣裤洗掉了,第二天早上,就穿着还没有干的衣裤去大桥。因为我们全都没带换洗衣裤,夜里只能光着全身睡觉。那时是夏天,南昌是有名的火炉,不盖被子睡觉,以致于招待所的女服务员不敢到各个房间送开水。

到南昌已经五天了,大桥下的堆积物日渐减少,大桥两边的水落差慢慢地减少了。大桥最危险的时期已经过去。由于我们长时间地穿着湿鞋、湿衣裤,双手接触脏水脏物,许多同志感染了霉菌和脚气病,手脚发生溃烂,又红又肿痛痒难忍。

八一大桥保住了,我们的抢险任务完成了。省军区领导对我们铁道兵英勇善战的作风非常赞赏,特意安排我们前往八一起义纪念馆和江西革#烈士纪念馆参观。当时连队已经派人送来了换洗的衣物,我们一改往日军容不整、衣衫破旧的形象,精神抖擞地走在南昌大街上,市民们个个报以钦佩的目光。他们早就从江西日报、南昌日报的连续报道中看到了我们的事迹,知道我们就是保卫了八一大桥、保卫了南昌的铁道兵战士。

离开南昌的前一天晚上,省军区为我们举行了庆功宴。大家围坐在园桌上,一桌桌丰盛的菜肴,大家慢吃慢喝悠闲自得,忽然觉得我们铁道兵享受了座上宾的待遇,有点受宠若惊了。当时是三年自然灾害的困难时期,这样的饭菜在连队里是绝对享受不到的。

宴会后,我们赶往省军区礼堂看电影。礼堂里已经坐满了省军区的兄弟部队,但给我们留着最好的中间位子。

在电影场里拉歌是部队的一道独特的风景线。省军区通讯连大部分是女兵,她们唱完一首歌后,就在领歌员的带领下整齐地喊着:“铁道兵,老大哥,来一个,来一个!”我们铁道兵也不示弱,六连的领歌员小王站起来清清嗓子,挥动双臂指挥我们唱:“我是个铁道兵嗬嗨,移山填海称英雄嗬嗨…….”我们大家忘情地唱着,忘掉了连日来的疲劳,礼堂里回荡着我们铁道兵的歌声。

第二天,我们带着江西省委、省政府、省军区联合授予我们部队的大红锦旗离开了英雄城南昌。

作者原部队:铁道兵八师三十六团五连

0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征文】忆《铁道兵志在四方》曲.. 下一篇【征文】碧血丹心映吕梁

推荐图文

战友作品:高高的顺
电视剧《你迟到的许
重返大兴安岭 嫩林铁
《寻找篇》之旬阳县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