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征文】高滩,那个很小的地方
2017-05-20 11:04:59 来源: 作者: 【 】 浏览:431次 评论:0
 
导读:211c【征文】高滩,那个很小的地方高滩,那个很小的地方李世英我是在修理营的营部吃了早饭,土方机械营一连的材料员赵五子(这是他的绰号)就来接我了。赵五子瘦高个子,1971年的济南兵,有二十来岁,岁数比我大,但是他入伍不如我早,按理他应该叫我老兵,可我才十..
211c
【征文】高滩,那个很小的地方

高滩,那个很小的地方

李世英

我是在修理营的营部吃了早饭,土方机械营一连的材料员赵五子(这是他的绰号)就来接我了。赵五子瘦高个子,1971年的济南兵,有二十来岁,岁数比我大,但是他入伍不如我早,按理他应该叫我老兵,可我才十六岁,他依然像一个老兵一样对待我。

那是197212月,老兵们正准备退伍了,我突然接到连部的通知,要调我到土方机械营。当时,土方机械营在什么地方,我还不知道。我坐上了老解放汽车,才知道赵五子要带我上一连。

我问他:一连在什么地方?

他说:在高滩。

翻过了大巴山,就出了四川的地界,来到了陕西。但是,大巴山太大了,汽车跑了一整天,还在大巴山的肚子里。接近黄昏的时候,我们才抵达了目的地。

到了高滩,我才发现,这是一个很小的地方。小到什么程度?只有一户人家,还住在陡峭的半山腰上。一连的连部在山脚下,一则靠着公路,另一则靠着一条江(实际不是江,叫任河,是汉江的一大支流)。河水清澈,奔流不息。连部边上有一个篮球场,战士们担心打篮球时球会掉进了江里,就在篮球场旁边围上了一片用草绳编织的网子。赵五子把我带到了连部,就算交差了。这时天已大黑,赵五子也太不够意思了,忙着去吃饭,把我一个人丢在了连部里。过了一会儿,指导员来了,他早知道我调到他们连。叫我坐下后,就笑笑说:你的情况我都知道了,营长已打电话说了。到我们这个连,你可要好好地干,争取早日入党啊。

指导员说话不会拐弯,单刀直入。其实我也知道,师部军务科把我从修理营调到土方机械营,就是想给我换一个环境,好让我把组织关系解决了。

指导员简单地说了几句话,就打电话把十班班长叫来接我。

十班长是一个湖南兵,个子不高,最多有一米六左右,瘦瘦的,长得挺像威虎山上的座山雕。不过,人挺好。他接过我的背包,扛在身上,一路上没说话,闷着头把我带到了十班。十班住在山上,过去是一个牛棚,经过改造后成了营房。有两间房子,住了两个班,九班住在隔壁。我的好朋友张健在九班。九班是加工班,我们班是修理班。我们班上还有一个老师傅,有五十来岁,是一个上海人。年轻的时候,他给资本家开过车,还把资本家的女儿讨来当老婆。朝鲜战争打响后,他应征为随军职工,参加了抗美援朝。回国后,就留在铁道兵八师土方机械营,成了随军职工。

我们住的地方离连部很远,吃饭要下山,来回得走半个多小时。站在我们的营房前,能看到山下的公路和连部,还有那条江。那条公路叫襄渝公路,据说是国民党时期就开始修建了。公路很狭窄,勉强能会过两辆车。一边是悬崖峭壁,一边是奔腾的河水,日夜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我们连队的任务是修建高滩火车站。车站有四条轨,是一个很小的火车站。车站的两头都是桥梁和隧道,好在这个地方有一小块的平地。

我来一连时,这个车站已经建了一半。每天,我们连队的推土机、铲运机、装载机不停地在工地上工作着。我们班担负着设备的维修任务。机车坏了,我们就要加班加点抢修。

有一个山东兵,原来是炊事员,从炊事班调到推土机班,上车不几天,就把推土机开到了山底下。推土机翻了几个跟头,把这个山东兵从车上甩了下来,竟然没有受伤,只是被吓昏了,送到医院,醒来后,吃了三大碗面条。

高滩这儿还有一户老百姓,住在山半腰。这户人家是一个妇女和三个孩子。丈夫在紫阳工作,半年才回来一次。妇女有四十来岁,家里有一个手动的压面机。她的大女儿和儿子每天都帮她压面条。小儿子有四五岁,长得挺可爱。他和我们混得挺熟,我们也经常给他糖果吃,他家里有什么事,来了什么人,是男的,还是女的,是当兵的,还是部队的老职工,这个孩子都告诉我们。

那年夏天,这户人家的大儿子到江边炸鱼,导火线留得太短,炸*瓶没能扔出去,把一只手炸掉了。那个男孩子后来干什么事情,都只能用另一只手了,我们都觉得那个孩子挺可怜的,在这个贫穷的小山村里,一只手的男孩子,将来能不能讨上老婆呢?

这一年的冬天,还发生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有一个中年男子,把一辆破自行车扔在我们班营房边上,人就走了。结果一走,两个月没有回来。我们当时都以为那辆自行车是那个中年男子偷的,藏在我们这儿。车也没有上锁,战士们上镇上,就有了代步的工具。我当时不会骑自行车,中午大家睡午觉,我就把车牵出来,推到了山下的公路上,一个人学着骑自行车。我摔了不少跟头,把脸也碰破了,后来我摇摇晃晃地也学会骑自行车了。不过,那辆自行车,也快被我摔零散了。两个月之后,那个中年男子竟然从山那边回来了,原来,他是在山那边的一个管理区工件,可是,这辆自行车无法骑过山去,他只能把车放在我们这儿寄存着。中年男子看到车被摔得破破烂烂的,也没说什么,推上车就走了。

我在高滩住的时间不长,大概有一年。1973年夏天,这座火车站就修建好了。我们连队也接到了命令,作为先遣部队,开拨到河北省隆化县河洛营村。这是一条新铁路,叫作沙通铁路,从承德到通化。

我们连队搬家的时候,连队还有一条狗,是黑颜色的,有一条腿有伤,不知道是被那个战士调皮用刺刀捅伤的,四只脚跑起路来,有一条腿一拐一拐的。这条狗和战士们的感情很深厚,战士们站岗的时候,它就陪着;上工地施工,它就跟在后边;战士们吃什么,它吃什么。它是从一条小狗喂大的。还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黑虎。连队往河北搬迁时,司务长想把狗杀掉,但是遭到了全体战士的反对,可是又不能把它带到河北,后来就决定把这条狗扔掉。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我们的火车跑出有一百多公里,在一个小站停下来加水,那条狗竟然又跟来了。后来,那条狗可能是体力不行了,才终于没有跟上我们……

零零碎碎写了这么多,我只因为想写这篇文章,就是为了纪念我曾住过的那个地方——高滩。

(作者原部队:铁道兵八师土方机械营)001

0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征文】我的军旅驿站

推荐图文

战友作品:高高的顺
电视剧《你迟到的许
重返大兴安岭 嫩林铁
《寻找篇》之旬阳县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