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一生戎马为国安
2017-05-20 10:22:15 来源: 作者: 【 】 浏览:178次 评论:0
 
导读:78dc一生戎马为国安一生戎马为国安忠心赤胆真党员(记铁道兵10师50团团长车玉荣同志生平)  济南军区联勤部第四干休所离休干部车玉荣同志,因心脏病突发医治无效,于2009年1月21日9时不幸逝世,享年81岁。 车玉荣同志,山东齐河县人,1928年7月生,1941年12月积极..
78dc
一生戎马为国安

一生戎马为国安
忠心赤胆真党员


(记铁道兵10师50团团长车玉荣同志生平)



  济南军区联勤部第四干休所离休干部车玉荣同志,因心脏病突发医治无效,于2009年1月21日9时不幸逝世,享年81岁。
车玉荣同志,山东齐河县人,1928年7月生,1941年12月积极投身革#,1948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革#后,曾在齐河县独立营一连,冀鲁豫二分区三团特务连,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十七军三十二旅九十七团通讯连、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十七军五十
一五零团通讯连,铁道工程十七团四营十五连、赴朝志愿军铁道工程四营十五连、铁道兵营建处四连,铁道兵建筑处四队,铁道兵建筑处三队,铁道兵建筑给水营、铁道兵四十七团一营,铁道兵发电营,铁道兵四十七团,铁道兵第十五十团、铁道兵后勤部川东6015工厂工作。历任战士、班长、号长、排长、副指导员、指导员,副教导员、教导员、营长、四十七团副团长、五十团副团长、五十团团长、厂长等职,1982年7月离职休养,副职。

抗日烽火点燃爱国热情
年少从军杀向侵略倭寇


  随着抗日战争的进展和需要,形成了冀鲁边区,八路军在齐河一带进行抗日宣传,与日伪军“强化治安铁壁合围”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他们到各村开会,宣传共产党和八路军的抗日主张,揭露日本法西斯侵略亚洲各国的罪恶,动员参加八路军抗日。经过宣传动员老百姓的抗日爱国热情空前高涨,特别是1941年开始齐河连续干旱,几乎颗粒无收,民不聊生,买儿买女,饿死了不少人。车玉荣的母亲王学兰只好靠要饭维持全家的生活,后来要饭也维持不下去了,母亲说:“怎么都是死,当八路或许还有条活路”,就这样1941年13岁的车玉荣毅然参加了革#,在齐河县独立营一连当战士,当时营里年龄大的战士看到车玉荣年幼正吃长饭,都把野菜做的饼子省给他吃。由于齐河是济南北部的门户、黄河北岸、位于冀鲁豫和冀鲁边区的最前沿,日伪军把它作为摧残的重点。当时齐河县二、三公里就有一个日军碉堡,还挖了很多的封锁沟,齐河县处于十分险恶的处境。
  当时独立营在县委的领导下,与日伪军展开了游击战,以阻止日伪军对冀鲁边区的进攻,配合正规部队开辟齐河抗日根据地。随着接二连三的战斗和参军热,齐河县独立营不断壮大,被编入冀鲁豫第二军分区,车玉荣在分区特务连当司号员。后来又任分区特务连班长,1943年是抗日战争最艰难的一年,日本人采用了“铁壁合围”的战术,大举进攻抗日根据地,分区部队冲破突围,进行了著名的“王楼子战斗”,消灭日伪军500余人。随着抗日战争的纵深发展,在冀鲁豫军区的领导下,车玉荣所在的部队在鲁西一带与反攻的日伪军进行了针锋相对的“麻雀战”,主要是炸碉堡拔据点。
  1945年8月他又参加了冀鲁豫二分区部队与地方部队包围齐河县城解放齐河的战斗,经过顽强奋战齐河县自1937年沦陷后第一次得到解放。由于部队接受了新的任务,虽然解放了也没能回家看看母亲。1945 年夏,车玉荣所在的军区参加抗日大反攻作战,从日伪军手中夺取东平、阳谷、金乡等
10 余座县城的战斗。

内战风起舍家忘我奔赴国统区
奋勇前进解放受苦受难人民


  同年9月22 日,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和晋冀鲁豫军区的命令,他所在的冀鲁豫军区主力在河北清丰县组成晋冀鲁豫野战军,1945 年9 月初参加上党战役,在山西境内,首先夺取长治外围的各县城,诱歼出援之敌,尔后会攻长治,并择机歼灭可能由太原、平遥出援的国民党军。晋冀鲁豫军区部队连续攻克5城,歼敌7000余人,从而孤立了长治守军。20日晋冀鲁豫军区部队开始围攻长治。这次战役是抗战胜利后解放区部队反击国民党军进攻所进行的第一个较大规模的歼灭战,共歼灭阎锡山部3.5万多人,巩固了晋冀鲁豫解放区的后方,提高了中共中央在重庆谈判中的地位。
  1947 年夏,又奉命在鲁西南地区强渡黄河,在刘伯承、邓小平领导下,车玉荣所在的晋冀鲁豫野战军先在鲁西南地区歼灭敌军,在山东省阳谷以东张秋镇至菏泽以北临濮集150公里的8个地段上突破黄河天险,首先发起鲁西南战役,歼灭刘汝明集团,并在运动中歼灭前来增援之敌一部。7 月2 日至8 月强攻郓城,参加全歼守敌1 个.两个旅,共1.3 万余人的战斗。1947年6月10月配合晋察冀野战部队连续进行了青沧战役、保北战役、大清河北战役、清风店战役,11月参加了石家庄战役。
  1947 年8 月,为壮大野战部队,适应解放战争大反攻形势的需要,他所在的冀鲁豫军区奉命改编为晋冀鲁豫野战军第11 纵队,参加并完成了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配合陈毅、粟裕野战军在鲁西南地区坚持斗争的掩护任务;1947 年1 月至12 月,他先后参加陇海、平汉战役;1948年 2 月中旬,他所在的第11 纵队和第10 纵队共同挺进豫皖苏地区。1948年3月参加察南、绥东、晋中、察绥等地的战斗,先后歼敌17万多人。
  1948 年5 月,晋冀鲁豫野战军第11 纵队改称中原野战军第11 纵队。5 月底至7 月初,又参加了在豫东睢县、杞县地区发起的围歼国民党军区寿年兵团战役,第11 纵队在兄弟部队配合下,主攻涧岗集、陈小楼两地,全歼国民党军新21 旅。随后,第11 纵队又在睢县东北方向逻岗、董店地区阻击国民党军援兵黄百韬兵团,激战两昼夜,保证了华东野战军主力全歼国民党军第75 。1948年9月6日24日济南战役时,车玉荣当时所在的11纵队在济南战役时属于打援部队,是当时六个打援部队之一,主要任务是负责打国民党派过来的增援部队,严密监视中原战场国民党军,确保攻济作战胜利。济南战役前夕,上级下了命令鲁西一带部队全体奔赴济南参加战斗,于是部队从鲁西战区开始向济南前进,途中边前进边层层动员。由于慑于华野打援兵力的强大,虽经蒋介石再三督促,可援军还是不敢冒进,直到济南被克。接着车玉荣所在的11纵参加1948年10月初发起的太原战役和后来1949年4月20日4月24日的太原战役总攻。
  1948 年11 月初,车玉荣所在第11 纵队参加淮海战役,11月中旬,与兄弟部队共同在徐州东南陈桥地区,全歼国民党军第107 军第261 。11 月下旬到12 月中旬,第11 纵队在围歼国民党军第12 兵团战役中,首先攻占敌人核心阵地——双堆集的外围张围子、杨四麻子、杨老五、杨子全等一线阵地,对于保证其它部队围歼双堆集之敌起了重要作用。淮海战役历时六十六天,歼灭了国民党在华东、中原战场的五十六个五十五万人,使敌人的长江防线和统治中心京、沪地区, 直接暴露在我军面前。
  1949 年1 月下旬,第11 纵队奉命开赴河南项城地区整训,准备渡江作战。1949年2月5日,中原野战军遵照中央军委关于统一全军组织和部队番号的命令,改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11 纵队及冀鲁豫部队一部在河南省项城地区合编组成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7 军,17 军隶属第二野战军五兵团),刘伯承任司令员,邓小平任政治委员。1949年4月,第二野战军与第三野战军在第四野战军策应下并肩发起了渡江战役,突破了西起湖口,东至江阴的国民党长江防线,解放了南昌等城市和皖、赣 、浙、闽广大地区。车玉荣所在的第17 军从安徽省安庆以西江咀地区渡过长江,挺进浙赣两省,向浙赣铁路沿线挺进;参加了追歼逃敌,控制浙赣铁路,切断汤恩伯与白崇禧集团的联系,追歼国民党军第55 军、96 军逃兵8000 余人的战役。5月初,第二野战军在皖南游击队的策应下,经屯溪、婺源、乐平等地,相继占领浙赣铁路沿线的贵溪、上饶、衢县、金华等地,在追击作战中歼灭国民党军第68、88、106、73军各一部。然后,第二野战军位于浙赣铁路金华至东乡段休整,一部分部队策应第三野战军夺取上海,准备对付美、英等国可能的武装干涉。车玉荣所在的一部兵力参加西南战役、执行剿匪、建立地方人民政权的工作任务,并向福建北部、江西中部进击,择机进占南昌,解放了江西省南城和福建省建阳、建瓯、南平等地。5 月中旬,他所在的第17 军进至闽北地区,协助地方建立人民政权。
  9 月初,奉命开始向西南进军。11月初,在黔南地区歼灭国民党军第49 .149 大部。 12 月下旬,17 军在前进指挥所的指挥下,挺进滇东,驰援已宣布起义的国民党军云南省政府主席卢汉部,歼灭国民党军第8 军6000 余人。1952 年3 月17 日中央军委指示,第17 军番号撤销。由野战军战斗部队改变为工程兵部队,隶属中央军委和铁道部双重领导。(解放战争时期,第二野战军共歼灭国民党军200余万人,其中投诚、俘虏 160 余万人。在战斗中,第二野战军官兵牺牲3.7万余人,其中团以上干部200人 。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
  1949年8月15日,毛泽东对进军西南进行部署,对白崇禧集团及西南各省之顽敌实施大歼灭,解放西南广大地区和人民。11月1日,参加邓小平等指挥的二野主力和四野一部进军川黔地区的作战。车玉荣所在的二野五兵团向贵州进击,迂回川境待机歼敌,贺龙所部也秘密配合二野等部的战略部署,巧用兵力对秦岭守敌间断地发起“磁性”攻势,将西南国民党军主力胡宗南集团抑留川北。
  11月中旬,参加刘伯承、邓小平、贺龙指挥的二野主力部队作战,在北起湖北巴东、南至贵州天柱间500公里地段实施作战,打乱了蒋介石、胡宗南的“川湘鄂边防线”和西南防御部署,使蒋介石苦心经营的“大西南防线”被拦腰斩断,分割歼灭白崇禧、胡宗南两个集团。12月10日,蒋介石从重庆飞往台湾,白崇禧集团主力基本被歼灭,胡宗南集团被解放军围困在川西北,刘伯承、邓小平、贺龙等指挥的川黔作战胜利结束。(川黔作战,歼敌1个兵团部,10个整、51个的大部,计7.6万余人,解放132座城市)。至此,在刘伯承、邓小平、贺龙的指挥下,二野主力完全截断敌军退路,布成对成都的袋形阵地。车玉荣又参加二野主力在邛崃附近全歼胡宗南第五兵团的作战,接着参加了抢占大邑、新津等地的作战。川黔及成都战役的结束,宣告解放大西南战役取得了根本性的胜利。(1949年11月1日 “西南战役”开始至12月27日解放成都战役胜利结束。全战役历时57天,共歼国民党军90余万人,解放了四川、贵州、云南、西康四省)。


硝烟未散尽奔赴新征程
建设大西南担当新使命


  西南解放后,1950年6月,在邓小平的主持下,在“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西南修建了第一条铁路——成渝铁路,成渝铁路是我国自行设计施工,完全采用国产材料修建的第一条铁路。1950年6月15日,在西南军区大操场举行了成渝铁路开工典礼。邓小平在会上以高亢热情的话语,鼓励大家去进行新的战斗。他说:“我们进军西南,一开始就下定决心,要把西南建设好,而建设西南首先要从交通建设抓起。今天开工修筑铁路,是在经济十分困难的条件下进行的。为把事情办好,我们调出一部分军队参加修路,同志们是开路先锋”。因此,为建设好成渝铁路,车玉荣所在的17军,调出了一部分军队组成10万大军参加修建成渝铁路,筑路大军经过两年的日夜紧张奋战,全长505公里的成渝铁路于1952年6月建成,1952年7月1日正式通车,圆了川人半个世纪的铁路梦。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打造钢铁运输线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根据战争形势发展的迫切需要,成渝铁路建成后,没来得及参加通车典礼,甚至连通车纪念章都没来得及领,1952年6月他就志愿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任铁道工程四营十五连指导员。在朝鲜战场上和其它兄弟部队一道执行铁路抢建、抢修、复旧、防空及铁路运输保障任务,作战部队打到那里,铁路运输就延伸到那里,创下了"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有力的支持和保证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战争的胜利。在朝期间,先后参加殷龟铁路的修建,殷龟线修通后,朝鲜金日成首相发贺电说:“新线的修通对保证作战胜利和恢复朝鲜人民经济方面有巨大的贡献”。而后转至德川至八院面铁路球场至德川段执行抢建和球场价川地区的反空降备战任务。
  任务提前完成后,金日成首相为此发贺电,盛赞“德八线新建铁路工程是朝中两国人民保卫和平安全的又一次取得的辉煌胜利”。(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美帝国主义集中大量飞机对北朝鲜铁路进行了狂轰滥炸,妄图切断我前方补给线。从1950年12月初至1953年7月,敌共出动各式飞机58967架次,向铁路线上投掷炸弹190590多枚,重约9.5万吨,美国飞机在朝鲜北部的铁路线上投下了除原*弹外的各种类型炸弹,为阻止志愿军修复铁路桥,还采取了极其狡诈的方法:先扔下定时炸弹,再投重磅炸弹。这样爆炸掀起的泥土,常常把定时炸弹盖住,人们不易发现,对抢修人员的生命构成极大威胁,在通车的铁路线上平均每7米落弹一枚,相当于二战期间德国投在英国本土炸弹的1.5倍。累计破坏桥梁1607座次,线路15564处次,给水165处次,通信线路2952条公里,隧道89座次。
  1951年夏,朝鲜又遇数十年未有的洪水泛滥。敌机的轰炸和洪水灾害给铁路造成了严重损坏)。美军司令范博里特无奈地承认“中国人创造了惊人的奇迹”,美国五角大楼发言人也不得不承认“我认为他们是世界上最坚决的建筑铁路人”。

疲惫倘未卸 领军搞建设
赤胆为兴国 修建大动脉


  1954年2月从朝鲜回国后,当时任铁道工程十七团四营十五连指导员的车玉荣就立即进入宝成铁路的施工建设。整个工程量与施工难度都相当的大。这条铁路与成渝、成昆两线衔接,全长669公里,是沟通西北与西南地区的第一条山岳铁路,1954年2月—12月在宝鸡段开工建设,线路从宝鸡进入秦岭山区,沿清姜河盘旋迂回,以长隧道通过秦岭垭口,沿嘉陵江南下抵广元,共16次跨越嘉陵江。
  长期的军队生涯铸就了车玉荣军人的刚毅、坚韧、豪爽、倔犟的性格,在他的心里除了部队的工作外装不下别的事。他常说“我们是最可爱的人,最可爱的人要干最可爱的事”,他顾不上儿女情长。从真枪实弹硝烟弥漫的战场转到国防建设修建铁路的新战场,一干就是30多年,从铁道兵组建一直干到解散。1952年2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军事委员会命令,车玉荣所在的野战部队转为铁路工程部队。1954年3月5日铁道兵司令部正式在北京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为打破敌人对我海上封锁,巩固南疆海防,发展沿海经济,中共中央于1954年8月决定抢建黎湛、鹰厦两条铁路。当时车玉荣任连指导员,他所在的部队12月奉命南下转战广西、福建修建国防铁路——黎湛铁路,建成仅用了8个月。
  黎湛铁路通车之时,还没来得及参加庆功典礼,1955年3月又开赴了修建国防铁路——鹰厦铁路。接着修建了南平-福州线、浙江新安江水电站支线,1958年2月至1960年1月当时任营教导员的车玉荣就挺进大西北,作为西部大开发的先遣主力部队的开路先锋来到甘肃酒泉地区,在荒芜人烟、飞沙走石的戈壁大漠里,参加承建“两弹一星”的军事专用铁路,即:青水通往酒泉的青青支线。一开始,部队住的是干打垒茅草房,吃的是压缩饼干、干菜,后来有了菜罐头食品,没有鲜蔬菜和鱼肉,尤其是用水很困难,吃喝用水与牛羊在同一个湾河里。日晒时河里的红虫直翻,没有消毒水,就用肥皂切成片放到水桶里,沉淀后用这样的水刷牙。那里气候尤为恶劣,一会儿万里晴空,一会儿狂风暴雨,三天两头刮风沙,昼夜温差很大。
  在“三年经济困难”时期,修建军事专用铁路的部队和全国人民共渡难关,同样节衣缩食用瓜菜代替主食,一天只吃两餐菜稀饭,走路抬不起脚,个个面黄肌瘦,身体透支到了极限。当时机关在非秘密区,施工在秘密区。“两弹一星”的军事专用铁路青青支线建成后,1960年车玉荣被选派到铁道兵学院指挥系二班学习并大专毕业。
  1959年和1974年两上青藏高原修铁路。由于自然环境的恶劣,加之那个时代没有更多的先进技术和对劳动者的良好保护,当时青藏铁路的每一名官兵都是用生命打折的代价在建设着青藏铁路。1959年一上青藏高原时。车玉荣任47团一营营长,担任泉吉东至格尔木段170公里的施工任务。1974年二上青藏时,修建的是青藏哈尔盖至连湖段铁路,当时车玉荣任
50团团长。车玉荣所在的五十团还在5010米的青藏高原,为配合科研单位在可可西里无人区建成了风火山冻土实验段,为青藏铁路科技难题的攻克作出了巨大贡献。当时谁都知道风火山是无人区,那里的生存条件十分恶劣,在那里工作会对身体造成极大的损伤。他说:“当兵的就是这样,明知山有虎,也得往虎山行,死也要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他所在的五十团克服了难以想象的重重困难,完成了这项艰巨的任务,因此,车玉荣所辖的五十团十三连被铁道兵命名为“风火山尖兵连”并记集体二等功。
  关角隧道是世界第一高隧道。车玉荣带领他的团队受命担任了这个工程的修建任务。那里属于戈壁滩,天气变幻莫测,风沙说来就来,雨雪说下就下。而且气候特别寒冷,一年四季都要穿棉衣。那里每年的10月中旬到次年的4月中旬都是冰天雪地,最冷的时候达到零下36摄氏度,必须戴皮帽、穿皮大衣、戴毛手套、穿毛皮鞋,从头到脚全副武装,部队称之为“四皮”,而且要烤火,每间营房、每个帐篷里都砌有一道1.2米高、2~3米长的火墙用以御寒。由于寒冷,后勤送饭上工地,都用棉被盖着饭桶保温,分饭菜的时候也顶着棉被挡风沙和防寒冷,吃饭的时候大家则把整个人裹进自己的棉衣里。
修建西南的成昆铁路四川段时,当时车玉荣任铁道兵四十七团副团长。
  成昆铁路1964年8月开工,1970年7月1日建成通车,这是一条有着“地质博物馆”之称的一级战略干线,在成昆铁路的建设中,官兵们以“叫高山低头、叫河水让路”的英雄气概,在苏联“专家”断言“不能修路”的“禁区”,完成了党和人民交给的任务。成昆铁路通车剪彩后,又去修建襄樊到重庆的襄渝铁路,这条铁路是我国中原和西南地区的交通大动脉。这条铁路的难度和艰苦度能和青藏铁路媲美,只不过是海拔没有青藏铁路高.(襄渝铁路东段为鄂西北丘陵低山区,中段为秦岭巴山地区,西段为四川盆地丘陵地区。铁路横穿武当山、白云山,走经华蓥山、中梁山,在仙人渡、旬阳、紫阳3跨汉江,9跨东河,7跨将军河,33次跨后河,在北碚跨嘉陵江。沿线两岸山高谷深,水流湍急,悬岩峭壁,地势险峻,地质复杂。全线桥梁716座,隧道405座,桥高隧长,多线隧道13座,最长的1685米,最高桥墩76米,工程任务十分艰巨。施工条件差,尤其是陕西境内,交通闭塞,人烟稀少,物资缺乏。300公里长的铁路沿线没有公路,没有电力,施工初期,工程和生活物资主要靠肩挑背扛)。
  1976年底1982年7月车玉荣同志从50团调往四川省东部襄渝铁路和成达铁路交汇处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015工厂任厂长,(6015工厂坐落在四川省东部襄渝铁路和成达铁路交汇处,东靠华蓥山,西频渠江水,水陆交通十分方便。工厂始建于1968年,原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669工程筹建处,后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015工厂,隶属原铁道兵,1984年兵改工后并入铁道部,更名为川东水泥厂)。在6015工厂任厂长期间,为我国的铁路建设特别是襄渝铁路加班加点的生产水泥,还为他曾在四十七团任副团长和在五十团任团长期间牺牲和病故的战友的子女安排了工作,曾两次在部分人员涨工资时,把资格让给了技术人员和别的战友。
  无论在部队期间,还是离休以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始终是他的信仰和行动。他虽然在祖国的解放、国防建设、铁路建设、经济建设中多次立功授奖,其中一等功一次,多次参加铁道兵在北京召开的铁道兵积极分子代表大会,为祖国和人民建立了功勋,但他从不居功自傲,始终保持着谦虚谨慎. 做人低调的高尚品德和人格。
  车玉荣是2008年1月21日离开我们的。他在迎接2009年新年的时候和迎接建国60周年国庆的兴奋和自豪中离开我们的。这一天他和往常一样,刷完牙洗完脸,吃完了早饭,坐在椅子上,面带军人的自豪和庄严、没有一丝逝去的感觉,也没有一点遗憾的迹象因心脏病突发而离开他的亲人、他战友的。非常象一个标准的军人去执行一项新的任务、去修一条新的铁路那样出发了。他好象又要回到他第一次拿起枪杆子的老家齐河,回到冀鲁豫军区、第二野战军、17军战斗过的战场,回到了志愿军冒着枪淋弹雨在朝鲜修建的铁路上,回到了成渝铁路、宝成铁路,回到铁道兵部队在最短的时间建成的全长315.6公里的黎湛铁路和鹰厦铁路,回到青藏高原可可西里无人区之称的烽火山试验段、回到“两弹一星”的军事专用铁路,回到青藏铁路、成昆铁路、襄渝铁路、川东大地战斗过的地方去工作去战斗了。

公而忘私 抛家受命
一片丹心 光彩照人


  说起车玉荣与铁道兵的缘分就不能不说他的妻子。车玉荣与妻子刘彩云于1954年结婚,当时刘彩云只有19岁,她1936年4月出生,1952年入团,1970年入党。在她9岁那年父母相隔6天去世,留下三个孩子,她是老二。抗战时期,死里逃生,由伯父带大。她结婚后1955年1月就随军,在铁道兵营建处当卫生员,1955年11月份,根据上级指示,选拔培养一批部队的卫生工作人员,为部队服务。当时,根据她的家庭状况和爱人的工作被选拔上,开始在铁道兵营建处当卫生员,1956年定为21级护士,而后跟着车玉荣从甘肃的清水镇到福建的鹰潭、厦门、宝鸡………“南征北战,东奔西跑”的工作,妻子从来不计较个人得失,没给部队的任何一级领导找额外的麻烦,能自己做的事,决不会麻烦别人。
  由于铁道兵的特点,妻子很少能在一个地方工作一年,常常是从一个地方调到另一个地方,还没等安好家,就又要调动了。由于常年转战南北东西和生活的艰苦,妻子集劳成疾,于1974年在她刚迈入39岁时去世了;为车玉荣生养了五个儿女,活下来了四个。1955年车玉荣的第一个男孩子,因为车玉荣正在争分夺秒的修建解放后我国宝成铁路和黎湛铁路,没能及时回来将妻子送到医院,胎死腹中。直到1957年4月才有了第一个女儿,此时车玉荣正在修建鹰厦铁路,没能回家照顾。因为该铁路1957年底通车。妻子生下女儿,第二天就要自己起来做饭洗尿布。
  1959年9月车玉荣的第二个女儿出生了,这时大女儿两岁要吃要喝,二女儿要吃奶,非常需要人照顾的时候,车玉荣去西北执行任务,到甘肃酒泉卫星发射基地修军事专用保密铁路,可想而之当时有多难。由于照顾不过来,两个孩子先后出麻疹,当时医疗条件很差,加之治疗不及时,后来两个孩子都并发肺炎。现在二女儿留下了终生的气喘后遗症。1962年车玉荣的第三个孩子出生了,是个儿子。
  儿子出生在北京永定门车站,是车站的工作人员在她本人的指导下帮助接生的,她在部队当过护士,在紧急时刻忍着疼痛,让车站的工作人员找来剪子,她让他们用开水煮沸10分钟后,脐带是妻子自己拿着剪子剪断的,后来才送到医院,当时车玉荣正在北京铁道兵兵部大院建设营房,等他赶到医院时,儿子正在医院里甜甜的睡着。孩子们的相继出生,给这个家庭增添了不少的欢乐。可是妻子却落下了一身的毛病。很多病特别不好治。医生建议再生一个孩子,在坐月子的时候进行调养,能使病得到治疗。可等第四个孩子出生时还是没能回来照顾妻子。这时车玉荣正在成昆线的建设中。每个孩子的出生都与铁路有缘,这绝对不是巧合。前方的丈夫在非常恶劣艰苦的环境中为祖国的国防建设修建铁路,后方的亲人们也在为修建铁路默默的作着奉献。
  1965年妻子随部队到了四川乐山,为贯彻毛主席的指示,成立了“五七”连队,妻子在后方的家属连先后任副连长.连长.支部书记。虽然是家属连,但也是半军事化管理;主要工作是:为前方的部队洗被服、做被服,后来种茶采茶,酿酒,为地方加工一些产品,同时也为家属们增加一些生活补贴。在乐山沙湾时,成昆铁路沿线为了赶工程进度,家属连也冒着烈日砸铺路轨的石子,石子的大小有严格的规定,那时砸一个立方只给23元钱。最难忘的是为成昆铁路沿线的部队洗补棉衣棉裤。当时每户都有任务,要洗三四百套,每套给0.50元钱。棉衣棉裤都是用军车运到家属连的,由部队的人员与家属连交接,登记后再分到各户,各户洗干净后再按登记收集起来。必须在冬季到来前完成洗补任务,运到成昆铁路沿线的部队手中。要洗的棉衣棉裤特别脏,有的还带着血迹,那些棉衣棉裤几乎与煤球一样黑,油光光的。
  当时是按洗补棉衣棉裤的数量发给碱面和肥皂的,十分难洗,洗前要用快开的热碱水在木盆里浸泡一天,然后将棉衣裤在木板或石板上铺开,用棕制的刷子在铺开的棉衣裤上用力的刷,只有这样才能洗干净。任务领到手各户都互相帮忙,大人孩子齐上阵。就是这样,一天也只能洗三四套。妻子在家属连工作时赶上分甘蔗、板栗、橘子、广柑等物品时,从来不让孩子先拿,总是分到最后剩下的是她的,有一次分东西;一位战士不忍心看她每次领的都是最差的,就领着她的大孩子拿了一份好点的回家,她知道后,回家就很厉害的训斥孩子一顿,并说:“以后分东西剩下最后的是咱家的,剩不下就算了”。孩子心里很委曲,但也只好服从了。后来妻子就转到乐山地区计量管理处工作。
  1973年初,由于以往的艰苦生活和劳累,老胃病已转为12支肠溃疡了。军医建议尽快动手术治疗、防止恶化。妻子怕耽误丈夫的工作,加上孩子也小,想等丈夫休假回来一同到北京301医院动手术,可是一等就是将近一年,一年后妻子又去成都军区总医院检查,医院就没让回来,让立即住院,医生没给本人说实情,只说12支肠溃疡,单独给同去的军医说了,军医只给有关领导汇报了具体病情,这时车玉荣正在襄渝铁路的建设中,正在检查隧道。通讯员说:“团长,长来电话让你马上去成都军区总医院,你家属病的很重”。他还是没当回事,他觉得妻子是老胃病不要紧的,等襄渝铁路工程告一段落后再回家照顾家属。没办法长又让他夫人亲自打电话给车玉荣,说“老车呀,你老婆都快死了你还不会来”这时,他才同意回来。以往每次休假回来总要带很多的铁路沿线的土特产给家人,可这次回来什么也没带,军装都没来得及更换,军装上还有襄渝铁路建设的灰尘,帽子后面油忽忽的就坐上了部队派去成都军区总医院的汽车。当时妻子是带着小女儿一同住在医院里的,直到丈夫回来,妻子也不知道已经转为胃癌晚期。可是医生把实情告诉了车玉荣,此时他才知道了妻子的病是非常严重了。他强忍着悲痛,在表情上没有漏出一丝的破绽。可是,一天小女儿无意中说漏了嘴,当着爸.妈的面说:“妈妈医生说9床得的是癌症”,当时,车玉荣就打了小女儿一巴掌。妻子当时看了丈夫一眼,非常冷静地说:“癌症就是癌症,打孩子干什么”。捂是捂不住的,这时就安排住进了一个人的特护病房,从住院开始,西南指挥部的首长非常关心,每周都派人去医院看望,并给成都军区总医院领导说:“要想尽办法把车玉荣的家属救过来”,派人到处寻医找药、找偏方,药方里的西洋参、人参、鲍鱼、血浆等贵重药品非常难找,西南指挥部的首长派人到处找,才使他妻子生命得以维系,可没过多长时间,病情还是恶化了。
  1974年2月5日去世。当天下午开追悼会时,参加追悼会的有:西南指挥部的领导、五十团派来的首长、乐山地区计量管理处的领导和同事,还有很多很多的四十七团和五十团的家属,送了很多的花圈,就连追悼会的悼词也是西南指挥部首长安排人员写成的。妻子去世前对车玉荣说:“老车呀,我命儿八尺难求一丈,我跟着你跑了一辈子,没享一点福,我也不怪你,你也是身不由己,现在我想跑也不可能了,再苦也要替我把孩子们带大,让孩子们带着我的骨灰跑吧”。
  因此妻子的骨灰一直跟随着他的家人35年。在车玉荣去世前的十年间,他就给儿女经常说:“把你妈妈的骨灰先放到陵园去,以后我也就过去了”。直到车玉荣去世之时,由儿女将二老覆盖着党旗的骨灰一同安葬在济南市英雄山革#烈士陵园,完成了车玉荣生前的遗愿。这是他一生中最安静最幸福的地方,因为有妻子的陪伴。记得车玉荣去世前三年,也就是78岁那年,因心脏病,在济南军区总医院心内科安装心脏起波器和支架时,心内科主任说“首长的心脏只有一处对心脏起波器起作用,其他心肌没有反应信息,不能对起波器起作用。我还没有见过这样的心脏”。起波器和支架安装后在济南军区总医院住院期间,他笑着说“我这是第一次动刀,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朝鲜战争及大大小小的战斗和战役我都没有中一个枪子,大概老天爷就是留着我,让我去建设更多的铁路吧!我能活到现在已经够本了,我的战友好多都牺牲了”。
  接着他讲了1959年和1974年两上青藏线的故事。1959年第一次上去,只进行了部分施工,不到一年就奉命停建了。1974年第二次上去是修“哈尔盖”至“连湖”段铁路。在青藏高原,我们五十团十三连上了风火山。于是就讲起了5010米风火山冻土施工实验的故事:“青藏铁路二期工程有永久性冻土地段600多公里,当时建设铁路的技术达不到,暂时无法施工,要先实验后施工。为配合西北冰川冻土研究所和上海人体研究所等多家科研单位进行的冻土施工实验,铁十领导就把这项冻土施工实验任务交给我所在的五十团承担。风火山冻土施工实验段分为路基实验工程、桥涵基础冻胀实验和房屋建设、给排水实验工程。这项实验要按保持冻结法和允许融化法两种方法设计和施工,由于青藏高原天气季节变化和科学实验的性质,一年5个月风季,最大风力十级,4个月雨季、夏季温差是50℃,冰雹与雷阵雨不分季节,是人类生活的禁区。
  由于施工进度和对时间的要求特别严。所以施工难度非常大,你们是难以想象的,那是拿着命在进行的实验啊!由于严重缺氧使心电轴骗移,那个地方的氧气含量仅为内地的50%。好多战士都牺牲在了风火山。人不吃饭就没体力,更谈不上铁路实验施工,为了解决吃饭的问题,想方设法调节伙食,五十团领导进行了强有利的思想工作,还进行吃馒头比赛,吃两个及格、三个良好、五个优秀,并将成绩入档。十三连当时的连长胃大出血,指导员唯一的儿子死亡,老婆病了,都不下风火山,干部战士用生命的代价表现了对党的赤诚。当时团里考虑干部战士健康状况,准备安排几个连队轮换进行风火山冻土施工实验,可十三连的干部战士硬是不同意轮换,找了许多理由,非要坚持在风火山上。
  车玉荣作为这个团的最高首长三次上山,每次在山上达半年以上,就是这样才完成了风火山冻土施工实验”。儿女们听后才明白,原来老人家心脏中没有起波反应的心肌无疑就是青藏高原留下的印记啊!后代的幸福生活是老辈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

戎马一生 老骥伏犁
本色依旧 难舍军旅


  1983年离休后,住进了干休所,刚开始他一直穿着那身离休前的军装,帽徽和领章也一直带着。他特别珍爱和喜欢这身军装,因为从参加革#那一天起就陪伴着他,这身军装见证了战场上与日伪军、国民党反动派、土匪、美国鬼子的生死拼杀。全国解放后也见证了他所修建的铁路的酸甜苦辣,他一生的苦与乐,除了他心里知道,就是这身贴身陪伴的军装了,所以,他对这身军装的爱超过了他对生命的爱。后来部队换成新的服装后,还是穿着那身离休前的军装,只是把领章和帽徽取了下来,老人家穿着这身没有领章和帽徽的军装一点也没有逊色的感觉,他的眉里眼间始终带着刚毅自豪的气质,直到去世时,他穿过的军装,还挂在衣服架上。
  离休后的这些年他始终关心铁道兵兵改工后的铁路建设情况,和过去战斗过的战友也常通电话问候,参加干休所的各项工作和活动,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他对党忠诚,立场坚定,始终坚信党的领导,保持了一个老党员、老干部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和高尚的革#情操。
  他一生为人正直,襟怀豁达,严以律己,平易近人,工作认真,兢兢业业,生活朴素,廉洁奉公。直到去世时,床头的对面始终挂着毛主席的像,桌子上放着《中国共产党党章》、《常用党纪手册》、《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文件汇编》、《十七大报告学习辅导读本》、《十七大报告辅导百问》、《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凝聚在党旗下有效履行我军历史使命》、《将军风采录》、《烽火岁月——济南军区抗战老战士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六十周年征文选编》等书籍。
  有一段时间电视里演“铁色高原”的电视剧,他看电视剧时,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感受,因为他经历了哪个年代,有着同样的经历。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地震的那天,他非常担心那里的安危,因为他在那里战斗工作过,他非常知道那里的地理环境状况,心情非常的沉重。于是,他积极为震区捐款,还告诉儿女们别忘了捐款,在他的带领下,全家人都捐钱捐物,在济南一中上学的孙女也把自已节省下的100多元钱捐给了灾区人民,儿子和女婿把一个月的工资都捐给了汶川地震的灾区。因为儿女们知道,只有这样,老人才能得到心里的安慰。
  铁道兵转战南北、东奔西跑,能留下的东西不多了,可是,去世后家人在他的书橱中找到了他战斗过的地方的一些照片,有四十七团的合影、有五十团的合影,其中有两张五十团团长车玉荣、五十团政委李柏春的单人照片中的背景,竟然和他去世前房间里物品的摆设朝向一模一样,这绝对不是巧合,这是一个军人、一个老铁道兵人对那段艰苦生活的怀念和留恋。家人也明白了他为什么不肯丢弃这些古老的“家当”换成现代的家具了。
  他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军人,有情、有义、有爱。去世后还在他的橱柜里发现了装在红包里准备过年给外孙和外孙女的压岁钱,这些钱他们不舍得化,成了永久的纪念。他早就想给葬在齐河刘桥乡的父母亲立一块石碑,因为父母在世时,没能也没有时间孝敬他,只是寄些钱和物品回家。父亲去世时是战争年代,不可能回家送老人最后一程,母亲去世时又赶上铁路建设大会战,他接到了几封电报。可他放不下承担的建设铁路的任务,没有回家为73岁的老母亲送行。2008年的12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一个月, 八十岁的车玉荣带着唯一的儿子回老家齐河县刘桥乡,为他的父母亲立下了一块很大很大的石碑。这块石碑不仅蕴涵着他对父母亲的孝心,而且是一个军人、一个老铁道兵人为所有修建铁路不能回家为去世的父母亲送行尽孝的最好的礼物。

光辉人生 人民缅怀
长眠故土 永垂史册


  去世后,找到了他参加革#的部分奖章和纪念章,其中有解放奖章一枚,证书号码为铁08417,发证时间为1956年4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颁发解放西南胜利纪念章一枚19491111227。中南军政委员会颁发解放华中南纪念章一枚1950。华北解放纪念1950一枚。二枚抗美援朝纪念章:第一枚:抗美援朝纪念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赠1951。第二枚:抗美援朝纪念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赠1953.10.25。还有铁道兵集体转业前军装上的红五星和胸前戴的毛主席像和长方形的为人民服务的徽章,徽章很新。
  2009年1月23日,这是为车玉荣最后送行的一天,因为快过春节了,儿女们觉得尽量别惊动他的战友了,因为他们也都是80岁上下的老人了,身体也都不好。所以,在济南军区联勤部第四干休所领导的安排下、由干休所的领导和战士、儿女单位的领导和同事及齐河刘桥乡老家的亲人一块送了老首长最后一程。车玉荣身穿军装,身上覆盖着中国共产党党旗,在鲜花的环绕下非常庄重、非常安详地与前来悼念的人们作最后的告别,此一别天上人间两茫茫,只能在梦里相见了,他的儿女、他的战友、老家的亲人会永远怀念和想念他的。去世后,按着老家的习俗,在三期、五期、清明、百日那天,儿女们和老家的亲人带着鲜花、水果、他爱吃的煎饼、酒和烟来到济南英雄山革#烈士陵园缅怀(车老的老伴也安葬在此)两位老人的音容笑貌,苍天一定会让风、让雨、让山、让水、让太阳、让星星、让月亮把儿女晚辈和老家的亲人对他们的爱和怀念告诉两位老人的,相信他们在茫茫的太空和宇宙中一定会得到极大的满足和欣慰。

撰稿:车丽娜 整理:李习楷

2009年5月16日


0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我所知道的张春玉(一) 下一篇怀 念 我 的 父 亲

推荐图文

电视剧《你迟到的许
重返大兴安岭 嫩林铁
《寻找篇》之旬阳县
跟黄晓明抢女人?章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