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铁道兵图书:无限风光在险峰(2)
2017-07-01 15:04:43 来源:梅梓祥的博客 作者:梅梓祥 【 】 浏览:992次 评论:0
 
导读:铁道兵图书:无限风光在险峰(2)2017-06-28 梅梓祥昨天,《绝壁运输线·上》浏览量不大。我还是很喜欢这篇小说。作者喻廷生在网上查不到他的资料。他从容不迫的行文风格尽显大气,也许我在以后编辑“铁道兵经典”一书,会将这篇选入。 我昨天将该文发..

铁道兵图书:无限风光在险峰(2)

2017-06-28 梅梓祥

昨天,《绝壁运输线·上》浏览量不大。我还是很喜欢这篇小说。作者喻廷生在网上查不到他的资料。他从容不迫的行文风格尽显大气,也许我在以后编辑“铁道兵经典”一书,会将这篇选入。

 我昨天将该文发微信朋友圈时留言:路,并不是走的人多了就有了路,而是死的人多了才有了路。

写这句话,是有感于铁道兵的牺牲——中尼公路铁道兵有48人成为烈士(明天我公布名单);另外,还尚有别的含义:刚刚获悉,一位勇士罹患绝症,我曾目睹他的演讲,收藏了他的手稿。所有通向光明与幸福的道路,都会有人付出生命。

战友雨佳留言:

格桑花开满山谷,金珠玛米来修路,带来了毛主席的光辉,带来阳光和雨露……”当年我们铁道兵创作的这首流行全国的《金珠玛米亚古都》是对筑路战士们最深情的赞扬,最崇高的褒奖!

 雨佳对铁道兵历史知之甚多。这首歌诞生于中尼公路。我以前写过文章介绍。有趣的是,歌曲的曲作者程化栋老先生的夫人宋静宇阿姨今天来报社送稿件,我同她谈到这首歌,约定明天去看看程老先生,后天向大家介绍这首铁道兵的经典歌曲。

(接昨天)

我下来以后,把磨盘系上保险棍,才背着爬上软梯,开始觉得还没有什么,大约爬了二十多米,就觉得很不是滋味,身子也后倾了。小罗背的是个活物,我背的又反了个过,是个足有八十斤重的石疙瘩,放在背上真是硬对硬,它又打屁股又磨腰,直往下坠,就像有人用力往下拉一样。绳上的水也顺着袖口流进了背心,冰凉刺骨。而在这以前,我的关节炎已经发了,关节又酸又痛,脚直打颤,每上一级都十分困难。我心里在嘱咐自己“一定要坚持,一个共产党员决不能让困难吓倒。”我咬住牙,把一只腿跪在木棒上,再把另一只腿慢慢拉上去……正在这时候,突然有个什么东西顶住了我的屁股,这可真是帮了大忙。心想一定是小罗下来了。战友的帮助,给了我巨大的力量。我头也没回,用了全身力气又爬了二十来分钟,终于到了岩顶。早已等在岩顶上的杜成林一把拉住我的右手,把我猛力拉了上去,又赶紧帮我接下了磨盘。回头见小罗也上来了,一身上下水淋淋的。他一把将帽子抓下来,边往外摔水边幽默地说“我们都进了杂技训练班了。”我见他情绪还这么乐观,也感到很欣慰。

这时,乌云更黑更浓,电光一闪,响起了轰轰隆隆的雷鸣,这好似战鼓在催促我们乘胜前进!雨更大了,地上尽成了泥浆。胶鞋陷进去,有时连腿也拔不起来。就这样走不好远,就得爬一道软梯,或者石梯、独脚梯;还要翻越怪石乱坡,一忽儿上,一忽儿下,这哪里是路,简直是一个个险关在考验和锻炼我们的意志,身子越冷越湿,我的关节炎也显得越严重了,大腿和小腿就像脱了节。遇到下坡时,腿哆哆嗦嗦,我干脆坐下来往下滑。杜成林又争着换背上了我的磨盘,我走在他和小罗的后面。心里想了许多。记得,我十岁时就跟着父亲给盐商背盐,风里来,雨里去,一直背了四年,什么没落下,只落下了一身关节炎。贵州解放后,我一家人才过上了以前想也想不到的幸福生活。……今天,我是为给祖国和人民修路的战友背运物资,我一定要坚持到底,一定不给同志们找麻烦。说也奇怪,这么一想,背上的东西也轻了,两腿也来劲了。走着,走着,猛一抬头,见走在我前面的小罗身子一斜一歪,像是脚上出了什么毛病,我赶紧叫他停下来。可他还是一声不吭地往前走着,不听招呼。我紧走了几步,才拉住他坐下来。一检查,发现他的胶鞋被竹钉扎透了,脚心里一个大口子正往外淌血,我从棉衣里撕下块棉花,又在衬衣上扯下块布给他包扎好,问他“怎么样”他站起来拭了拭,像是安慰我似的说“满好,挺舒服。”说着就又迈开步子头也不回地前进了。

我们来到一个十几米宽的流水槽旁边,大家东张西望地看了好久,还没找到路在那里。我又仔细瞅了瞅,才见一条毛路隐现于杂草丛中,它沿着水槽呈蛇形下山。沿着蛇形路下走,还比较好走,只是趟涉水槽时,觉得雪水像针扎一样刺骨,很不好受。走下蛇形路,又要往上攀,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座约五十米高的石梯。每级石梯宽不过一掌,高不过十五厘米。要上去就得抓住两边的青竹往上攀。由于行人多,青竹都被磨得光滑了。登上石佛,往右拐,隔四五米才有一条路。可就在这地方却有一块圆滚滚的大孤石,横在面前,大家都称它为“老虎屁投”。“屁股”的一半撅在悬岩外面,而那石梯便是下垂的虎尾。岩下是黑煞煞的深渊,行人称为“黑龙潭”。以前也不知这一龙一虎,曾经吞噬了多少行人的生命哩!自从筑路部队来了之后,为了保障行人安全,曾经放了几炮,把个“老虎屁股”炸掉了大半。并拉上了根保险绳,这虽说比以前好多了,但还是有很大危险性,容不得半点疏忽。杜成林第一个踏上那圆滚滚的“老虎屁股”,我们屏住呼吸,见他蹲下身子慢慢移了过去,心里才像一块石头落了地。小罗紧了紧背篓也要过去,我止住他说“让我背吧,你的脚……”他却有力地回答说“脚痛就爬不过悬岩了?!说着就果断地跨了上去。我心里不由说了声“好样的!”我为自己的好战友感到骄傲!

我们过了这道险关,走了四十多分钟,前面又碰到一架独木桥。这桥有七米长,是一根直径只有四十厘米的圆木桥下是不见底的深谷,那咆哮的河水,我们只闻其声而不见其形。

“我先过。”小罗向桥头走去。

“把东西放下!”我见这一关更险,就说“得采取点有效措施,不能大意。”

我们把东西放下来,开始想安全过桥的主意

“今天的路怎么这么难走呀!”小罗有点急躁地说。

“首长不是常讲吗,总有一天,这里也要天堑变通途。”杜成林说。

“要是这些小路都变成大路,我背上这么两口猪也不会感到吃力。”小罗说。

“是啊!我们走这些难走的路,甚至从没有路的地方走过去,正是为了修好社会主义的阳关大道,让大家都走得舒舒服服的。”我说。

“指导员在我刚来的时候说,以前这条路上每年不知有多少人摔死在绝壁下面。那时候,有人出门,家里的父母妻儿就为他祷告菩萨保佑。从我们来了以后,群众见这山区的面貌在一天天的改变,就不再祷告菩萨,积极帮我们修起路来了。我们可不能辜负他们的期望啊!”杜成林说。

“你们说得对,为了早些修通这条路,咱们再吃些苦也心甘情愿。”小罗说。

我也想好了主意解开我们背来的保险绳把两头拴在桥两边的两裸树上,架起一条绳栏杆。我们走过独木桥,又爬上一个山顶,夜幕已经降临了。这时候,风雨又突然大了,雨点哗哗地打在树叶上。突然,我们听到在山后面传来一片人声喧闹那声浪越来越大,竟压倒了暴风雨的呼啸!我们站在山顶,极目眺望,在暮色苍茫中,见黑压压一队人马,就像出海蛟龙,蜿蜓在悬岩峭璧的栈道上……我们顿时明白了,是一个兄弟连队为提前完成筑路任务,在顶风冒雨连夜赶运着自己急需的物资,一股热流冲进了我们的胸膛。

......

“同志,下车了。”司机的招呼声,打断了我的沉思,我刚跳出车门,只见几十辆“解放碑”一字儿排在路旁。一群战士抬着、扛着各种物资,熙熙攘攘地正忙着上车。不用问,部队又将转战新的工地了。

“副排长!”有人大声喊叫。我回头一看,见罗士金兴冲冲地朝我跑来。边跑边滔滔不绝地说“你要晚来一天我们就走了,刚才大家还提到你呢……怎么样,收获很大吧!到北京参加了四好五好代表大会,中央首长有什么新指示?”然后,他摸了摸旅行袋,挺焦急地问我“托你代买的毛主席著作在这里面吧?”见他这么性急,我高兴地在他肩上打了一拳,说“别忙,回到排里,准有你的,够你学一辈于。(完)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铁道兵 图书 无限 风光 险峰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铁道兵图书:无限风光在险峰(3) 下一篇铁道兵图书:无限风光在险峰(1)

推荐图文

胡德平:耀邦同志第
老部下守墓半世纪 “
现实版“集结号” 寻
尼克松眼中周恩来: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