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与“天路”同行(纪实文学)
2017-09-21 21:37:04 来源:陶发美的博客 作者:陶发美 【 】 浏览:741次 评论:0
 
导读:他对高原有一种无法截止的领悟和依恋。一条“天路”是他生命里的永恒脉动。他的100多万字的作品是“天路”的一道悠长而奇伟的投影。

  与“天路”同行(纪实文学)

  ■陶 发 美


  他对高原有一种无法截止的领悟和依恋。一条“天路”是他生命里的永恒脉动。他的100多万字的作品是“天路”的一道悠长而奇伟的投影。
  他是战士。他是记者。他是一个有着战士情怀的记者。他总是怀抱信念,而不断地让自己置身于崇高使命的鼓动之下。
  ——题记

  1
  这是一个细雨浸润的夜晚。在京西郊外,朱海燕独自徘徊。
  他是带着厚重的思绪走进这个夜晚的。
  之前,一个震惊了华夏民族和世界的重大新闻事件“袭扰”了他,——2001年6月29日,青藏铁路在格尔木和拉萨同时开工。青藏铁路,这可是他在心底里呼喊和向往了多少年的一条“天路”啊!然而,在这个夜晚,他首先想到的是,自己作为报社的总编辑,还能不能重上高原采访,自己已人到中年,心脏一直不好,又患有严重的糖尿病,这样的身体还能去闯那“人间绝地”吗?一时刻的踟躇,他的心里蓄满了遗憾和绝望。
  不过,他的思绪并没有被阻断。
  他走进了高原的记忆——
  高原,那是一个除了风声还是风声,除了黄色还是黄色,除了荒漠还是荒漠的地方;高原,那是一个企图拒绝飞翔,拒绝足迹,拒绝一切生灵,甚至企图拒绝时间和年轮的地方。
  他想到了自己曾经的8年高原铁道兵生活。他想到了格尔木烈士陵园里那些为高原道路建设而牺牲的战友。他想到了格尔木大街上的一排排绿树,其间,也有自己当兵时植上的,那是自己留给高原的青春见证。
  他想起了慕生忠将军。慕生忠,立于高原的一尊雕像.早在20世纪50年代初,为了护送班禅进藏,慕将军曾组织了两次进藏驼运行动.两次驼运,是人类史上最为惨烈的长征,也是中国历史上,自文成公主进藏1310年后,最为悲壮的进藏行动。戈壁茫茫,雪域莽莽。一路上,人死着,骡马死着,骆驼死着……哪里来的路啊?简直就是累累尸骨的延伸。有人计算过,西藏每接受三袋面粉,就预示着途中会死去一峰骆驼。
  面对“绝地”的死亡,慕将军挥泪疾呼:“我们要的是永远的西藏!有路就有西藏;没有路,就没有西藏……我要修路!我要修路!”
  后来,慕将军真的开始修路了,他要修一条青藏公路。他拿来了一把铁镐,在铁镐把上烙刻了“慕生忠之墓”的字样,并发出誓言,自己死了,就将这铁镐把当作墓碑立于墓前。
  1981年,他采访过慕将军,也就是那一次采访,使他与我们的将军一道,与我们的民族一道,开始了“路要上天”的庄严思考。
  他想到了1991年。那年4月,他作为一名《人民铁道报》的记者,奉命参加西藏和平解放40周年庆祝活动。他去了拉萨,却病倒了,一天呕吐14次,吐得血水都出来了,医生初诊为肺水肿,要他立即返回内地治疗。他没有走,在拉萨住了几日医院,随后,坚持了一个月的“玩命”采访。他去日喀则,去江孜,去亚东,去羊八井……去西藏社会科学院,去西藏大学……他来到了西藏博物馆,看见了一只“羊皮筏”。“羊皮筏”的使用历史可追溯到文成公主进藏时期。史料有载,为保证文成公主顺利到达西藏,唐太宗曾命沿途官府修路架桥,造船制筏……一只“羊皮筏”,好似一个自天外飞来的神秘天体,激起他思接千载……回京后,他写了15000字的长篇通讯《在没有铁路的地方》,在《人民铁道报》头版刊出后,引起高层领导的特别关注。在中央召开的第三次西藏工作会议上,此文成为当时铁道部部长韩杼滨向大会发言的重要参考文本。西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丹增专程来京,赶到报社感谢他,丹增说,这是青藏铁路1978年下马后,第一篇呼吁铁路上马西进的文章。
  他又想到了,一份中国铁道建筑报送到拉萨的情景。2001年2月8日,新华社播发了青藏铁路即将上马的消息。他不可或缓,随之采写了题为《铁道挺进拉萨》的18000字的通讯。他派了两名记者,携带着刊有那篇通讯的报纸赶到西藏,他们到达拉萨,正好碰上西藏自治区召开人大政协会议,那份刊有《铁路挺进拉萨》的中国铁道建筑报一送到会场,顷刻间“一抢而光”。
  突然,有三个时间概念几乎在同一时刻跳跃到他的思绪里:“1981—1991—2001。”它们像一把尺子上的三个黄金刻度,闪耀着光芒。
  1981年,他采访了慕生忠将军,第一次有了“天路”的梦想。1991年,他去拉萨,第一个发出了“路要上天”的呼吁。2001年,他率先向西藏大地传去了喜讯,“天路”真的要飞了起来。这三个数字,莫非是一个民族在思考和行进过程中,着意打出的“时间印记”。一个10年,又一个10年……虽然也意味着一个人的生命流逝,但其间缀满了他坚实的脚印。路,是一刻也没有停止在他的思想里延伸。当然,他还是宁愿把这三个时间概念视为一个巧合,三个时间概念,正表明了他的一颗风云赤子之心与一个民族的思考和行进过程的感应和默契。——这或许也是历史送给他的一份格外青睐。
  他想啊,他想到了巴尔扎克的名言:“这是生命的中午,活跃的精力达到了平衡的境界,发出了灿烂的光华。”
  蓦然,他加快了脚步。
  他已看好了目标。
  他要尽快而坚定地走出这个夜晚……

  2
  人类常常会沉醉在自身信念和精神的创造过程之中,而往往过分地自信,即以为,一切信念和精神都可以从人类自身得到馈赠。然而,若设定这种馈赠的真实可信,至少,我们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忽视,那就是,尊贵的自然力可以补偿人类信念和精神的贫乏。大自然的造化一定会帮助人类不断地完善自己。
  ——可不是吗?朱海燕与高原一道为我们证明了这个断定。
  1976年,朱海燕登上了高原。一个心脏有二级杂音的人本不可以登上高原。但他登上去了,且是踩着战士的步履节奏登上去的。当初,他并不想当兵,更没想过上高原。尽管他已向接兵的指导员坦言自己的心脏不好,身体不合格,但指导员看中了他的写作才华。那位指导员真的很有眼力,他为高原带去了一个有文化,会写作的铁道兵。
  朱海燕不但登上了高原,而且还认准了自己的使命。他似乎注定了要为人类,要为自己民族的一个伟大目标服务。他将自己最美好的青春镌刻在高原上。他实现了一个人的生命与高原精神的完美调和。
  登上高原的朱海燕,最初,并不能懂得,要为着后来的回忆,而着意去创造生命的童话。他一时还看不清自己将会释放出新的力量,还看不清这新的力量将会造就自己的伟大和光荣。相反,无边的迷惘、恐怖和痛苦时刻拖住了他。
  他曾目睹和体验了高原对人类生命的无情拗折和摧残。他清楚记得,青藏铁路一期工程建成后,他所在的七师,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出现了心脏移位;很多人的指甲都凹下去了,凹到能从水盆里盛起水来;许多同志因吃了不干净的水而患了癌症。有多少日夜,他心念着病死在探家途中的战友吴其友,他心念着为送复员老兵而病倒在列车上,从此再也不能回到高原的老师长朱章明……他心念着,自己所在的七师仆倒在高原上的一个个战友的名字,那是108个名字。“108”,怎么就不是一个吉祥的数字?
  他遭遇过地震,赤身露体,几乎冻僵在零下20多度的操场上。他遭遇过车祸,差点送命于锡铁山下。他遭遇过煤气中毒,多亏一位炊事班长将他拖出,在医院抢救了3天3夜。……8年的铁道兵生活,使他一个20岁的小伙子,竟然有了一副40岁人的脸庞,一颗60岁人的心脏。
  在离开高原的时候,他甚至下了决心,要和高原永远告别,决不再去做高原的“流囚。”
  可是,当他真的离开了高原,他突然感到,自己的生命里少了什么,甚至已感到,自己的生命基因都被高原更换了。他说,高原已经化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永远让自己放不下,丢不开,抹不去,扯不断。他还说,青藏线“珍藏”了自己的青春,给了自己一个永远的“青春的精神”。他常常与“天路”同行(纪实文学)

  ■陶 发 美


  他对高原有一种无法截止的领悟和依恋。一条“天路”是他生命里的永恒脉动。他的100多万字的作品是“天路”的一道悠长而奇伟的投影。
  他是战士。他是记者。他是一个有着战士情怀的记者。他总是怀抱信念,而不断地让自己置身于崇高使命的鼓动之下。
  ——题记

  1
  这是一个细雨浸润的夜晚。在京西郊外,朱海燕独自徘徊。
  他是带着厚重的思绪走进这个夜晚的。
  之前,一个震惊了华夏民族和世界的重大新闻事件“袭扰”了他,——2001年6月29日,青藏铁路在格尔木和拉萨同时开工。青藏铁路,这可是他在心底里呼喊和向往了多少年的一条“天路”啊!然而,在这个夜晚,他首先想到的是,自己作为报社的总编辑,还能不能重上高原采访,自己已人到中年,心脏一直不好,又患有严重的糖尿病,这样的身体还能去闯那“人间绝地”吗?一时刻的踟躇,他的心里蓄满了遗憾和绝望。
  不过,他的思绪并没有被阻断。
  他走进了高原的记忆——
  高原,那是一个除了风声还是风声,除了黄色还是黄色,除了荒漠还是荒漠的地方;高原,那是一个企图拒绝飞翔,拒绝足迹,拒绝一切生灵,甚至企图拒绝时间和年轮的地方。
  他想到了自己曾经的8年高原铁道兵生活。他想到了格尔木烈士陵园里那些为高原道路建设而牺牲的战友。他想到了格尔木大街上的一排排绿树,其间,也有自己当兵时植上的,那是自己留给高原的青春见证。
  他想起了慕生忠将军。慕生忠,立于高原的一尊雕像.早在20世纪50年代初,为了护送班禅进藏,慕将军曾组织了两次进藏驼运行动.两次驼运,是人类史上最为惨烈的长征,也是中国历史上,自文成公主进藏1310年后,最为悲壮的进藏行动。戈壁茫茫,雪域莽莽。一路上,人死着,骡马死着,骆驼死着……哪里来的路啊?简直就是累累尸骨的延伸。有人计算过,西藏每接受三袋面粉,就预示着途中会死去一峰骆驼。
  面对“绝地”的死亡,慕将军挥泪疾呼:“我们要的是永远的西藏!有路就有西藏;没有路,就没有西藏……我要修路!我要修路!”
  后来,慕将军真的开始修路了,他要修一条青藏公路。他拿来了一把铁镐,在铁镐把上烙刻了“慕生忠之墓”的字样,并发出誓言,自己死了,就将这铁镐把当作墓碑立于墓前。
  1981年,他采访过慕将军,也就是那一次采访,使他与我们的将军一道,与我们的民族一道,开始了“路要上天”的庄严思考。
  他想到了1991年。那年4月,他作为一名《人民铁道报》的记者,奉命参加西藏和平解放40周年庆祝活动。他去了拉萨,却病倒了,一天呕吐14次,吐得血水都出来了,医生初诊为肺水肿,要他立即返回内地治疗。他没有走,在拉萨住了几日医院,随后,坚持了一个月的“玩命”采访。他去日喀则,去江孜,去亚东,去羊八井……去西藏社会科学院,去西藏大学……他来到了西藏博物馆,看见了一只“羊皮筏”。“羊皮筏”的使用历史可追溯到文成公主进藏时期。史料有载,为保证文成公主顺利到达西藏,唐太宗曾命沿途官府修路架桥,造船制筏……一只“羊皮筏”,好似一个自天外飞来的神秘天体,激起他思接千载……回京后,他写了15000字的长篇通讯《在没有铁路的地方》,在《人民铁道报》头版刊出后,引起高层领导的特别关注。在中央召开的第三次西藏工作会议上,此文成为当时铁道部部长韩杼滨向大会发言的重要参考文本。西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丹增专程来京,赶到报社感谢他,丹增说,这是青藏铁路1978年下马后,第一篇呼吁铁路上马西进的文章。
  他又想到了,一份中国铁道建筑报送到拉萨的情景。2001年2月8日,新华社播发了青藏铁路即将上马的消息。他不可或缓,随之采写了题为《铁道挺进拉萨》的18000字的通讯。他派了两名记者,携带着刊有那篇通讯的报纸赶到西藏,他们到达拉萨,正好碰上西藏自治区召开人大政协会议,那份刊有《铁路挺进拉萨》的中国铁道建筑报一送到会场,顷刻间“一抢而光”。
  突然,有三个时间概念几乎在同一时刻跳跃到他的思绪里:“1981—1991—2001。”它们像一把尺子上的三个黄金刻度,闪耀着光芒。
  1981年,他采访了慕生忠将军,第一次有了“天路”的梦想。1991年,他去拉萨,第一个发出了“路要上天”的呼吁。2001年,他率先向西藏大地传去了喜讯,“天路”真的要飞了起来。这三个数字,莫非是一个民族在思考和行进过程中,着意打出的“时间印记”。一个10年,又一个10年……虽然也意味着一个人的生命流逝,但其间缀满了他坚实的脚印。路,是一刻也没有停止在他的思想里延伸。当然,他还是宁愿把这三个时间概念视为一个巧合,三个时间概念,正表明了他的一颗风云赤子之心与一个民族的思考和行进过程的感应和默契。——这或许也是历史送给他的一份格外青睐。
  他想啊,他想到了巴尔扎克的名言:“这是生命的中午,活跃的精力达到了平衡的境界,发出了灿烂的光华。”
  蓦然,他加快了脚步。
  他已看好了目标。
  他要尽快而坚定地走出这个夜晚……

  2
  人类常常会沉醉在自身信念和精神的创造过程之中,而往往过分地自信,即以为,一切信念和精神都可以从人类自身得到馈赠。然而,若设定这种馈赠的真实可信,至少,我们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忽视,那就是,尊贵的自然力可以补偿人类信念和精神的贫乏。大自然的造化一定会帮助人类不断地完善自己。
  ——可不是吗?朱海燕与高原一道为我们证明了这个断定。
  1976年,朱海燕登上了高原。一个心脏有二级杂音的人本不可以登上高原。但他登上去了,且是踩着战士的步履节奏登上去的。当初,他并不想当兵,更没想过上高原。尽管他已向接兵的指导员坦言自己的心脏不好,身体不合格,但指导员看中了他的写作才华。那位指导员真的很有眼力,他为高原带去了一个有文化,会写作的铁道兵。
  朱海燕不但登上了高原,而且还认准了自己的使命。他似乎注定了要为人类,要为自己民族的一个伟大目标服务。他将自己最美好的青春镌刻在高原上。他实现了一个人的生命与高原精神的完美调和。
  登上高原的朱海燕,最初,并不能懂得,要为着后来的回忆,而着意去创造生命的童话。他一时还看不清自己将会释放出新的力量,还看不清这新的力量将会造就自己的伟大和光荣。相反,无边的迷惘、恐怖和痛苦时刻拖住了他。
  他曾目睹和体验了高原对人类生命的无情拗折和摧残。他清楚记得,青藏铁路一期工程建成后,他所在的七师,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出现了心脏移位;很多人的指甲都凹下去了,凹到能从水盆里盛起水来;许多同志因吃了不干净的水而患了癌症。有多少日夜,他心念着病死在探家途中的战友吴其友,他心念着为送复员老兵而病倒在列车上,从此再也不能回到高原的老师长朱章明……他心念着,自己所在的七师仆倒在高原上的一个个战友的名字,那是108个名字。“108”,怎么就不是一个吉祥的数字?
  他遭遇过地震,赤身露体,几乎冻僵在零下20多度的操场上。他遭遇过车祸,差点送命于锡铁山下。他遭遇过煤气中毒,多亏一位炊事班长将他拖出,在医院抢救了3天3夜。……8年的铁道兵生活,使他一个20岁的小伙子,竟然有了一副40岁人的脸庞,一颗60岁人的心脏。
  在离开高原的时候,他甚至下了决心,要和高原永远告别,决不再去做高原的“流囚。”
  可是,当他真的离开了高原,他突然感到,自己的生命里少了什么,甚至已感到,自己的生命基因都被高原更换了。他说,高原已经化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永远让自己放不下,丢不开,抹不去,扯不断。他还说,青藏线“珍藏”了自己的青春,给了自己一个永远的“青春的精神”。他常常梦回高原,常常梦见那一株株骆驼草。骆驼草,一任万里风沙吹打,依然秉志生发,持身蓬茸。他说,纵然化作一株骆驼草,也要为高原增添一丝一缕春色。
  他还发现,诗歌艺术悄悄地帮助了他。他的青春时节,也摇曳过诗歌的风景。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心中耸立起了一座诗化了的高原。一座诗化了的高原帮助他抛却了忧烦、猥琐和怯懦。一座诗化了的高原,帮助他见识了人类生命的真正高度。那时,他常常背诵着一位诗人的诗句:“坐着穆天子的神骏,我曾把昆仑山游遍;乘着唐公主的车辇,我曾在日月山留连……”。
  他心中的那个诗化了的高原,带给了我们这样的启迪:如果一个人能在一个高尚艺术的境界上,获准了机会,与高原对视、相拥,而互为鼓舞,那么,他就会感受到信念和精神飞临心灵的幸福,就会感受到一种顽强的、高贵的、又不露声色的胜利。这情致里,就是有了一种由高原馈赠的信念和精神的存在。其意味可谓流转无穷。
  高原像使了魔法,透射出一道伟丽之光,照耀着他的灵魂。——这样的感觉持续着,衍生着,扩展着。梦回高原,常常梦见那一株株骆驼草。骆驼草,一任万里风沙吹打,依然秉志生发,持身蓬茸。他说,纵然化作一株骆驼草,也要为高原增添一丝一缕春色。
  他还发现,诗歌艺术悄悄地帮助了他。他的青春时节,也摇曳过诗歌的风景。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心中耸立起了一座诗化了的高原。一座诗化了的高原帮助他抛却了忧烦、猥琐和怯懦。一座诗化了的高原,帮助他见识了人类生命的真正高度。那时,他常常背诵着一位诗人的诗句:“坐着穆天子的神骏,我曾把昆仑山游遍;乘着唐公主的车辇,我曾在日月山留连……”。
  他心中的那个诗化了的高原,带给了我们这样的启迪:如果一个人能在一个高尚艺术的境界上,获准了机会,与高原对视、相拥,而互为鼓舞,那么,他就会感受到信念和精神飞临心灵的幸福,就会感受到一种顽强的、高贵的、又不露声色的胜利。这情致里,就是有了一种由高原馈赠的信念和精神的存在。其意味可谓流转无穷。
  高原像使了魔法,透射出一道伟丽之光,照耀着他的灵魂。——这样的感觉持续着,衍生着,扩展着。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天路 同行 纪实文学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铁道兵出版物——我们战斗过的地.. 下一篇铁道兵--志在四方,艰苦奋斗!

推荐图文

铁色乌蒙,铁二代心
原铁道兵二十团《相
胡德平:耀邦同志第
老部下守墓半世纪 “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