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与“天路”同行(纪实文学)5
2017-10-21 21:20:35 来源:陶发美的博客 作者:陶发美 【 】 浏览:609次 评论:0
 
导读:11    他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张传真通知,上面闪耀着一抹夕阳的晖光。    传真通知是刚刚从铁道部发来的,通知他以青藏铁路首趟列车特邀嘉宾地名义,参加2006年7月1日的全线通车仪式。要他务必于6月30日赶赴拉萨。    他说,收到传真通知的那一..

11

    他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张传真通知,上面闪耀着一抹夕阳的晖光。

    传真通知是刚刚从铁道部发来的,通知他以青藏铁路首趟列车特邀嘉宾地名义,参加2006年7月1日的全线通车仪式。要他务必于6月30日赶赴拉萨。

    他说,收到传真通知的那一刻,受到了万里夕阳垂地景象的感染,他的心情没有激动起来,反而陡升起一丝悲凉。他还以“万里夕阳垂地”为题写了一篇文章。他打了个比方说,好比一场盛大演出,青藏铁路开工,序幕拉开,如朝日东升,接着一幕高过一幕,波澜壮阔,激动人心。他作为亲历者,记录者,感受至深,不能忘怀。

    青藏铁路的5年建设期间,他6上高原,12次翻越唐古拉山,写下100多万字的作品。他也享受到了成功的喜悦。2004年,他走上了中国记者的最高领奖台,——他获得了第六届范长江新闻奖。他很看重这个奖项,但不是为了虚荣,而是为了不断地创造新的起点,不断地开拓明天的路。

    “记者的路,每一步都是攀登。”——他记住了新华社老社长穆青的话。 2003年10月12日,他来到秦岭下的五丈原游览,这里因诸葛亮病逝于此而闻名。可谁知,他来到五丈原却得到了穆老去世的消息。他再也无法继续游兴了。他赶回北京,哭着为穆老献了花篮。

    可他却似乎总是忘了父母亲的一再叮咛。在安徽皖北一个小句点一样的村庄里,两位八十多岁的老人看到央视新闻里播出他得奖的照片时,一遍遍地说:“让他少写一点吧,孩儿心脏不好,不能再受累了!”

在母亲病重失语之际,他迅疾来到了母亲的病床边,但仅仅呆了四个小时,又旋即走上了天涯之路。离开母亲时,他想起了宋代词人晏殊的名句:“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他一字一字的琢磨。然后,他直言无隐,竟然写出了一则超出了王国维的“境界论”之外的断语:“以天地为心,造化为师,以真为骨,美为神,以宇宙万物为友,人间哀乐为怀,树立宏远的未来为理想,总比争名夺利,蝇营狗苟要好……”

    而如今,青藏铁路工程建设这场盛大演出的帷幕已经落下。像一个打了一辈子仗的战士,他突然无所适从了。他的下一个战场在哪里,还有下一次仗打吗?这就是他的心情之悲凉时刻的来由。其实,他是既希望铁路早日通到拉萨,又希望像青藏铁路这样的战斗还会如火如荼的进行下去。那样,千万建设者和新闻工作者就会获得激励,永远处在“日悬中天”的人生搏击之中。那该是多么雄壮、多么豪迈、多么光荣的生命岁月啊!

    他觉得这样的想法不属于他一个人,一定会有很多人都在和他一样地想着。一个伟大时代的感召力,催动的是百万人、千万人、直至亿万人的奋起。

    当他再望一眼那传真通知时,那些建设者的形象如剪影一样浮现眼前。有那么多的普通建设者,他都采访过,有很多都是自己第一眼光发现的,如设立“第一采访专利”,他会拥有很多这样的专利。

突然,朱海燕想起来一个人。他是最平凡的一个人,他是他采访过的众多普通建设者中的一个,他叫刘吉兴。朱海燕拿起了电话,他要问问刘吉兴的近况。

    在上青藏线的日子里,一天,刘吉兴的6岁女儿从家里阳台上摔下来死了。在差不多20天的时间里,夫妻俩哭成了泪人。后来,刘吉兴又上高原了,妻子又一把眼泪为他送行。不久,妻子写来信说:“你走了之后,我非常想念你,也非常想念孩子,我每天给孩子烧纸,烧完后把灰喝到肚里去,也算保佑我们的女儿在另一个世界里平安。”读这封信时,屋子里的人都哭了……

    朱海燕打通了电话。刘吉兴告诉他,离开了青藏铁路工地后,又到了温州的一个工地。他还向朱海燕报告了一个喜讯,他们又有了一个女儿,取名丹阳。他还说,名字是妻子取的。他妻子说,你们铁路建设者不是要给西藏拉去一轮太阳吗,铁路不就是西藏的太阳吗,你不就是牵引太阳的人吗?为了牵引这轮太阳,我们自己的孩子都没有照顾好。所以给第二个女儿取名丹阳。

    最平凡的人,却偏偏有最不平凡的故事。也可以说,青藏铁路是他们的精神一寸一寸地托举起来的。他们是真正的枕木,是真正的铺路石。他们是匍匐着的高原。

    作为记者,朱海燕一次次地走向他们,一次次地了解他们,不仅仅是为了写出几篇文章。他坚信,在最平凡的世界里,一定可以寻找到一个民族的伟大精神之根本,之源泉。

    ——那里,有一条真正的“天路”!

 

写于2007年国庆节期间

 

    朱海燕,中国铁道建筑报总编辑、高级记者,第六届范长江新闻奖获得者。此前,曾获第三届范长江新闻奖提名奖,2003年获中宣部和中国记协授予的“全国新闻界抗击非典新闻宣传优秀记者”称号。发表作品700多万字,出版个人专著15部。作品曾7次获中国新闻奖。长篇报告文学《北方有战火》曾获“五个一工程”奖,《情恋大京九》获中国报告文学奖。70多篇新闻作品获中国产业报协会和省、部级新闻一二等奖。是中央确定的“中央直接掌握和联系的高级专家”,是中宣部确定的“四个一批”专门人才。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天路 同行 纪实文学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与“天路”同行(纪实文学)4 下一篇铁道兵出版物——我们战斗过的地..

推荐图文

铁色乌蒙,铁二代心
原铁道兵二十团《相
胡德平:耀邦同志第
老部下守墓半世纪 “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