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与“天路”同行(纪实文学)3
2017-10-21 21:25:36 来源:陶发美的博客 作者:陶发美 【 】 浏览:619次 评论:0
 
导读:6他又一次来到了拉萨。他像追日的夸父。但他比夸父幸运。夸父逐日,道渴而死。他也曾“道渴”,甚至,也曾倒下了一刻。但他又站了起来。他没有死去。他胜利了。——他追到了那轮太阳。——那轮太阳正在他的心中冉冉升起。回忆,他无法抵御的回忆。他又一次想起了1..

他又一次来到了拉萨。

他像追日的夸父。但他比夸父幸运。夸父逐日,道渴而死。他也曾“道渴”,甚至,也曾倒下了一刻。但他又站了起来。他没有死去。他胜利了。——他追到了那轮太阳。——那轮太阳正在他的心中冉冉升起。

回忆,他无法抵御的回忆。他又一次想起了1991年的那一次西藏之行,那是长达一个月的“玩命”采访。他又一次仿佛听见了西藏土地对“天路”的焦灼得发烫的呼喊。

他第一次来到拉萨,拉萨就让他看到了历史的深远和未来的辽阔。

罗曼·罗兰说过,“要散布阳光到别人的心里,先得自己心里有阳光。他真像一位阳光使者。他行走戈壁、雪域,却是一刻也没有背离阳光的嘱托。他不只一次的表达过,很多的时候,都想着似乎只有把一颗心掏出来,变成火把,高擎了起来,才能算得上是一名人民的记者,才能对得起青藏线。

他以自己的理解方式,赋予了青藏铁路的意义。他说,青藏铁路,就是青藏铁路。是青海的铁路,是西藏的铁路;青藏铁路的历史使命,就是要把青海和西藏这个190万平方公里的高原,变成190平方公里的经济高地。他又说。青藏的“青”是青春的“青”,青藏的“藏”是宝藏的“藏”;那么,青藏铁路的使命,就是要让青藏高原焕发青春,就是要打开青藏高原的资源宝藏。

2003年8月28日,他和他的同事已完成了此行拉萨的采访任务,他的同事准备乘飞机到成都回北京了。但他还有任务在身,他要由拉萨重返唐古拉,他奉命再次采访冻土科学家张鲁新。早晨,他与同事告别。他说,自己像出征的红军战士一样,心里是一种重走草地雪山的感受。他是个格外重视“机会”的人,是“机会”,就要讲“效益”。他要利用重返唐古拉的机会,重访唐古拉山无人区越岭地带。一个星期前,他到那里时,看到施工道路工程剩余量大,许多桥墩还没有拆模,涵管还没有吊装……他关切着那里的工程如何“越过岭去”。

当车行到日纳阿藏布河时,天气骤变,伴随一阵阵风奔云涌,电闪雷鸣,暴雨泼天而下。不一会功夫,河里洪水猛涨,道路被冲断。他们不得不折返,改行铁路施工便道。

这个时候,有个生死关头等待着他和开车的吴师傅。当然他们开始并不知道。多亏了一位开挖掘机的师傅,他喊着要他们的车一刻也不能耽误,要赶快撤回来。果然,刚撤到差不多10米处时,刚才车行的地方就被洪水冲开了一道大口。那位开挖掘机的师傅也许会忘记了自己的那一声喊,但朱海燕他们却是永远记得他,是他帮助他们逃过了生命的一劫。

一天的风雨兼程,尽管一路寻路,陷车,堵车,但他还是完成了“越岭地带”的重访。

直到晚上10点,他才抵达唐古拉山兵站,这个晚上,他赶写了一篇现场特写文章《唐古拉受困记》。他在日记中写道:“这是上高原最劳累的一天,在平均海拔5000米的生命禁区,挣扎了9个小时,颠簸了9个小时,挨饿、受累了9个小时。好在,把缺氧的事忘了个一干二净。”


自与冻土科学家张鲁新相遇,不经意间,朱海燕的采访和写作进入了“科学频段”。

他7次采访了张鲁新,创造了一个记者采访同一位科学家的记录。科学家用简约的语言向他讲解“冻土”。冻土是一种低于零摄氏度,并含有冰的特殊土体。青藏铁路不同于国外的一些冻土工程,一是它处于高原;二是冻土地带长,达550公里。冻土患有“好动症”,让其“解冻”不是办法,用科学的方法“锚住冻层”才是良方。就是要采取“宁填勿挖”的办法,不能对冻土产生扰动。

大禹治理黄河水患,“宁疏勿堵”,用了“疏导”的方法,而青史留名;张鲁新治理高原冻土,“宁填勿挖”,用了“锚住”的方法,也理当载入史册。一个来到黄河,一个走上高原。两位科学巨人都送出一道光芒,照亮了东方时空。这也是科学史上的一次极有趣的照应。

一个默然坚守高原16年,矢志用“保尔精神”指正人生的科学家,令朱海燕震颤。他欣然走笔,发表了20000多字的长篇通讯《钢铁是这样炼成的》,将张鲁新推到了时代的高点。

后来,他又不断地追踪“天路”上的科学脚步。

他先后采访了中国科学院院士程国栋,著名冻土学家吴紫汪、周幼吾、刘永智,还有中国冻土科学奠基人、资深院士施雅风、青藏铁路工程首席科学家马巍等。

他从冻土科学的前沿,又走向了设计领域的高地。他从第一代青藏铁路设计总工程师庄心丹,一直采访到现在的设计总工程师李金城,一个不落地采访过来。

仅采访冻土科学家,他就发表了超出10万字的文章。他为了采访到设计总工程师李金城,一直“追踪”了两年,才如愿以偿。

——那真是一片瑰玮、壮丽的山川啊!每个科学家都是一座峰岳。他们的天空都飘飞着祥和的云彩。他们都相互热切地招呼着,用真性而智慧的目光相互鼓励着……

朱海燕走在他们中间,感受到了一股清华气息。那清华气息弥漫着,进而凝聚着,凝聚成一股巨大的力,那力发出引动的声音。突然,一条彩虹似的“天路”被牵引了起来,被舞举了起来,像龙一般腾跃的景象。一会儿,便向广漠的天际飞去……

又在唐古拉。又是高密度的采访。朱海燕的头一阵阵晕眩,继而,是要炸裂似的疼痛。他用手按揉着太阳穴,又吃下去痛片,仍不见缓解。一个白天,一个夜晚,再加上一个白天,他一分钟也没有合眼。他不是不想睡,而是怎么也睡不着。他上床下床,再上床,又再下床,不知折腾了多少来回。他真的想向唐古拉山神烧三炷高香,磕九个响头,只要能睡,一分钟也行啊!

2004年8月16日,上午他采访了邵尧霞,本想午间休息三个小时,但因读到邵尧霞的日记后,想到一些细节还不清楚,心里一着急,下午,又登到海拔5040米的高地,再访邵尧霞。

话题得拉回到2004年4月7日。那天,朱海燕收到一则短讯:“今年过年回老家,把你写的《唐古拉山上的雪莲花》拿回家,家里人看了都流泪了。你写了一个真实的我,我很感激你!”

发短讯的就是邵尧霞。短讯字短,其意思一点也不短。过年带回一份报纸,可见这份报纸在主人翁心中的重量。家里人都流泪了,是担忧,还是牵挂?或是事迹感人,还是文章动人?——这泪水滴落得山般沉重!最后一句,点击在“真实”二字。“真实”,是对朱海燕的信任和认可。但话中有话,是抱怨的话,她没有直接说出对其他个别媒体的抱怨。

2003年,朱海燕第一个报道了邵尧霞,发表了《唐古拉山上的雪莲花》一文。从而,引来了其他媒体热烈的目光。其间,也有一些报道偏离了“真实”。这也使朱海燕困惑。真实,是新闻的生命。他不知是不是该检讨自己,是不是自己的忽略,损害了“雪莲花”。宁可折扣自己的生命,也不能折扣了新闻的“真实”。——为了邵尧霞,为了新闻的生命,——他再次登上了唐古拉。

对于很多读者,仅了解到青藏线上的邵尧霞,而不了解那高原上的雪莲花,可能很难将二者合成到一起。而当你把二者都了解到了,再去读朱海燕的文章,你会倍感亲切,你真的会看到妙笔生花的景致。

且看他在文章中的记述:“当钻孔灌注桩灌注时,当墩身浇注时,当预应力梁张拉时,她都要在现场值班。白天还好,当夜幕降临时,她感到特别寒冷,穿着大衣,戴着棉帽,还是冷得直打哆嗦。她冻破了手脚,冻破了耳朵。她对我如是说:‘当夜深人静时,除了工地现场灯火通明,四周一片漆黑。我跺着脚,缩着肩,在工地上值班,觉得自己很可怜又很伟大……’”

一首歌里唱道:“青藏高原上,洁白月光下,有一朵永远的雪莲花……”读了朱海燕的文章,你会发现,那一朵永远的雪莲花,就是邵尧霞。

朱海燕的头疼还是没有丝毫缓解。他还是一分钟也没有睡着。但不要以为他停止了写作。不睡觉,就拼着命写。除了吃饭时间,除了上下床折腾的时间,他的笔一刻也没有停止。他写了《尧霞,是永远美丽的》,算是《唐古拉山上的雪莲花》的姊妹篇。他又写了《5072高地上的风云赤子》,还写了什么,都记不清了。又接着写起了《青藏日记》。这位“铁”字牌记者,工作起来,使人想到了“永动机”。

到了17日下午3点。他终于支撑不住了,虚脱得浑身冒汗,他想站起来,但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他赶紧喊来同事王沂光,嘱咐他尽快向报社发出他的稿子。话音未落,只觉眼前天地旋转,一仰身子,倒在了床上。医生闻讯来了,给他紧急输液。情况总算有了好转。王沂光动情地说:“朱总,我给你计算了一下,你今天写了9800字,你再写一首诗,但不要你动手,只管念出来,我帮你记,凑上200字,就是10000字了。”他说:“我都20多年不再写诗了,真的写不出来了!”

晚饭后,他又伏案写了《5072高地人物剪影》一文。这回,王沂光开起了玩笑说:“你在前面写了9800字,加上这篇文章的2200字,在唐古拉山一天成稿12000字,肯定是创了高原一天写稿子的世界记录了。”

副指挥徐东说:“按我们指挥部的规定,每天夜间12点停电。我们知道你是夜猫子,睡觉无常,不知什么时候爬起来就写稿,所以你来这几天整夜发电。”

闻此,他把感激埋在心里。

他想着,在唐古拉还要待上几日。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天路 同行 纪实文学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与“天路”同行(纪实文学)2 下一篇与“天路”同行(纪实文学)4

推荐图文

铁色乌蒙,铁二代心
原铁道兵二十团《相
胡德平:耀邦同志第
老部下守墓半世纪 “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