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与“天路”同行(纪实文学)2
2017-10-21 21:26:59 来源:陶发美的博客 作者:陶发美 【 】 浏览:626次 评论:0
 
导读:3“黄河之水天上来”,他们却扑天而去——朱海燕和同事李良苏等一起,带着新闻的使命,乘列车沿黄河西行。李良苏鼓动他,再写一首诗吧,题目就叫《又见黄河》。他回答,是的,是应该写,但不是写自己,而是写我们的英雄建设者。他若有所悟。过去,他聆听《保卫黄河..


“黄河之水天上来”,他们却扑天而去——

朱海燕和同事李良苏等一起,带着新闻的使命,乘列车沿黄河西行。

李良苏鼓动他,再写一首诗吧,题目就叫《又见黄河》。他回答,是的,是应该写,但不是写自己,而是写我们的英雄建设者。

他若有所悟。过去,他聆听《保卫黄河》,受那奔腾的旋律的感染,他总是沉浸在华夏文明之魂的感召之中。而在此时,他忽然想到,他心中追慕的高原人,那些青藏铁路的建设者,不正是我们的华夏文明之魂么?

什么是华夏文明?华夏文明是一艘大船啊!

他依稀听到了纤夫的号子。——他是纤夫吗?他不是……他应该是……不!他已经走在了众纤夫中间,——只见他,一样地光膊,一样地赤足,一样地让纤绳勒入肩胛,一样地弓身躜劲,一样地喊着血色的号子,一样地与众纤夫一道拚力向前……

他的思绪在黄河的涛声中滚荡。


朱海燕又一次来到了格尔木。他在日记的开头写上:9月17日。格尔木。晴。

他引领我们一同走进了格尔木,一同走进了他的日记。

昨晚,他没睡好,好多梦搅扰着他。格尔木是个生梦的地方,他也是为追梦而来。凌晨5时,他就起床了。他要在7时以前写完一篇稿子。他真的能写,不知哪里来的神奇力量,每到一个地方,他好像都能在极短的时间里,寻访遍山山水水、街街巷巷、边边角角,然后,一瞬间的心灵呼唤,那些文字便追云逐月般来了。写作,新闻写作,是他永远的生活,是他发韧于内心的自我召唤。

他有些饿了。不,是饿得心里直发慌的感觉。他看到了桌子上的几块无糖月饼,那是指挥部的人为他特意准备的,正好吃了充饥。这个早晨,他按时完成了第一次写稿任务。还有中午,还有晚上,还有那些可以挤出来的时间缝隙,他还要给自己加载更多的写作任务,又有很多文字也一定会听从他心灵的呼唤,而追云逐月般奔来。

早饭后,他想着去望柳庄看看。每次上高原,去望柳庄拜谒慕生忠的将军楼,是他的“必修课”。2004年,他看到望柳庄很破烂,便向格尔木市市长提了要求,不要让望柳庄成了“被发展遗忘的角落”,给将军楼一带来一番改造,也是对慕将军的告慰。市长对他说,此事正在协商之中。一年过去了,他眼中的望柳庄果然变化了,变得朗阔了,变得鲜亮了。将军楼四周的树木都含首垂荫,一片肃然。

他来到将军楼的西北角,在一棵硕大的白杨树下停住了脚步,这是慕生忠将军生前栽的一棵白杨树。在他的心中,这棵白杨树就是将军的化身。他用手抱了抱,噢,抱不下了,树围差不多两米了。睹物思人,他驻足良久,过去的岁月,恰如一缕缕闪射着光华的烟霭,聚集眼帘,不肯飘散。

走出将军楼,离开望柳庄,他又来到了格尔木小岛。

格尔木小岛,从历史的流光中飘来的一叶小舟。40多年前,一批支边知青“搁浅”在这儿。“搁浅”在这儿的胡宏亮和张洪建夫妇,已经是朱海燕的“知青”老朋友了。胡宏亮告诉他,在当年西行列车的窗口认识了女知青张洪建,九曲黄河见证了他们的爱情。他们没有返回山东枣庄老家,而是选择了留在格尔木,现在已退休在家,经营着一个小店。胡宏亮,一生只会用高嗓门说话的汉子。他说,不是唱高调,投身格尔木建设,永远无怨无悔,就是百年后死了,也要把骨灰撒在格尔木。

朱海燕听着,心中涌动着暖流。但他又试图把眼前的故事还原成时间深处的一个传说。不过,他没有做到。这不是传说,这是真实的故事,这是正在格尔木的土地上鲜活地生长着的故事。

听说朱海燕和他的同事要沿着青藏铁路采访,夫妇俩跑去在自家菜地里拔了一篮青萝卜,再三嘱咐他们,路上一定带着,以便防止途中饥饿,吃青萝卜还可以抵抗高原反应。


窗外的黑,填满了高原的空旷。

他不知什么时候,插在鼻孔里的氧气管脱落了。他明白,这个时候醒来,是因为缺氧憋醒的。他下床去开灯,不料一阵晕眩,一头撞到门上。凭着高原经验,他再也不敢走动,急忙坐下吸氧。他要上厕所了,可厕所在院子外面,又担心与狗熊相遇。一次,司机申玉珠开车去追一只狗熊,待近时,那狗熊居然折转身子,用熊掌拍打车头。申玉珠的故事增加了他的恐惧。

他是昨天带领同事抵达唐古拉的。昨天是9月18日,恰逢2005年中秋节。他要赶到唐古拉夜宿,亲身体验一下“天路峰巅”的建设者们的节日生活,并打算向报社发一则短新闻。

唐古拉像一位傲世老人,它的孤傲和冷酷,源于它并不希求人类什么,却能无终结的自我存在。然而,朱海燕却与这位“傲世老人”打得火热。在青藏铁路建设期间,他是在唐古拉住宿最多的记者。在唐古拉住宿和写作,使他享受到了内心超凡的甜美。

就在这个黎明前的时刻,他的灵感又来了。一个题目从脑海里跳了出来:《青藏精神丰富了唐古拉精神》。他很高兴自己的发现。他总算有了机会,可以借助高原,析出正理,以推及人类精神的大旨。昨晚,他拜访了唐古拉山兵站站长董志全。谈话中,他发现了一个“点”,即“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忍耐”的唐古拉精神,正好能与“挑战极限,勇创一流”的青藏铁路精神“实现一个扭结状态”。这个“点”一下子亮堂了起来。接着,就有了“光线”向四面闪射,这也意味着脑子里出现了文章的“光景”。凡出现了这般“光景”的文章,就一定是好文章。

朱海燕兴奋极了。他不禁回忆起《我们正跨越昆仑》一文的产生过程。该文也产生于唐古拉。那一天,在唐古拉山下,他与冻土科学家张鲁新相遇,话匣自青藏铁路打开。他惊叹不巳。他看到了科学家的不平凡。张鲁新好像一部“故事大全”,竟然有那么多的时光片断,与一座高原,与一条“天路”密切关联……

从张鲁新的身上,他有了关于“路”的全新的定义:一条路,不仅是一条路啊!它是一个历史的集成,一个时空的集成,一个科学的集成,一个文化的集成,它更是一个崇高精神和卓越理念的集成。

于是,又一个“点”粲然亮了,文章的“光景”也随之出现,让万丈豪情给擎举了起来,心里是气壮山河的感觉。——他终于写出了《我们正跨越昆仑》。他在文中写道:“珠峰在呼唤,雅鲁藏布江在呐喊,上马吧——青藏铁路,世界的第三极不应少了嘹亮的汽笛。”文章发出后,引来的反响出于朱海燕所料。铁道部两位副部长孙永福、蔡庆华给报社打来电话,称赞文章非常成功,是一篇力作,让人能一口气读完。中铁总公司的领导也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文章的历史感和时代感很强烈,始终贯以了大气、大势、大韵。2002年12月8日——10日,《羊城晚报》的焦点新闻版拿出整版篇幅,以《跨越昆仑,鲜为人知的故事——来自青藏铁路的报告》为题,震撼推出。

如果把青藏铁路比作一棵大树,那么,为了这棵大树的生长和繁茂,朱海燕和我们的科学家一道则为它培上了丰厚的历史和文化沃土。

唐古拉时间指上了早晨7时,他已完成了《青藏铁路精神丰富了唐古拉精神》的写作。

他给文章写了这样的结尾:董志全站长“室内的那盆倒挂金钟,是唐古拉兵站第一任站长种植的,一代人接一代人养着,长得非常茂盛,叶绿如春,花红似火。那可能是他们精神的一种写照。”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天路 同行 纪实文学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铁道兵出版物——我们战斗过的地.. 下一篇与“天路”同行(纪实文学)3

推荐图文

铁色乌蒙,铁二代心
原铁道兵二十团《相
胡德平:耀邦同志第
老部下守墓半世纪 “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