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推荐战友梁君、张天国作品
2018-02-01 22:24:20 来源:梅梓祥的博客 作者:梅梓祥 【 】 浏览:121次 评论:0
 
导读:我的公众号订户主要是三类:中国铁建员工,铁道兵战友,志同道合的知识分子和收藏界朋友。 我很想在公众号推介中国铁建员工的作品,作为桥梁和纽带,架接铁道兵战友与中铁建职工(铁道兵传人)及社会的联络。我这样想过,并将实行时,就要对推介的对象做选择。

推荐战友梁君、张天国作品

2018-01-31 梅梓祥

 我的公众号订户主要是三类:中国铁建员工,铁道兵战友,志同道合的知识分子和收藏界朋友。

我很想在公众号推介中国铁建员工的作品,作为桥梁和纽带,架接铁道兵战友与中铁建职工(铁道兵传人)及社会的联络。我这样想过,并将实行时,就要对推介的对象做选择。

无需讳言,铁道兵35年历史,兵改工今年正好35年,前35年的文学艺术成就很大,音乐、小说、美术创作等在全国、全军具有影响的作品举不胜举:歌曲《铁道兵志在四方》、小说《激战无名川》,儿童文学《南瓜生蛋的秘密》等脍炙人口。兵改工以后,中国铁建队伍整体的文化素质,文学创作人员的数量,都优越于铁道兵时期,也有一大批在文学创作上卓有成就的文艺工作者,如刘青、胡俊成、许德清、吴志义、朱海燕、李昌明、梁君、杜晓言、郭瑞民、姬建华、李良苏、张天国、张殿友、卫学昌、孟广顺、曾瀑等,但也多是从铁道兵时期开始创作的。

若将兵改工前后两个时期作比较,无疑后35年的文学艺术成就不及前35年。而相对中国文坛,后35年文学艺术比前35年繁荣兴旺得多。这是什么原因呢?

铁道兵时期,自上而下有比较庞大的专业艺术组织,如创作组、文工团或文艺宣传队,经常举办创作培训班,这对于文学艺术队伍的培养至关重要。另一个原因,主要是文学爱好者缺乏“”板凳要坐十年冷”的精神,热衷于急功近利的“见报率”“刊稿数”,汲汲于出书、获奖,其结果是文学创作的“隐形”队伍众,在社会产生广泛影响的优秀作品少……这与美名远播海内外的大国企形象不能相得益彰。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一支队伍的文学创作的成果,三五年看不出大小,十年、二十年就知道差别。我们的文学爱好者和位高权重的领导思考一下有必要。

权作抛砖引玉之言。


        今天推介战友梁君、张天国的作品。梁君从铁道兵时期开始文学创作,担任集团公司党委书记仍然笔耕不辍,在《写作感言》中表达了对文学的敬畏以及创作的责任与担当。张天国是从战士中成长起来的诗人,早年在项目当统计员,原本能够成为“先富起来”的人,现在成了一名“穷诗人”。我对他们都佩服!





思念滴血穿过的时间

——致战友肖林

张天国

 

昨晚,在时间深处认出你

人群熙攘,再无他人

醉酒,饮茶,踱步,远望

都是你。此刻

提笔是你

搁笔也是你

梦里梦外,还是你

思念出血,穿云破雾

时间穿孔去看你

 

三十四年前,一阵风

把两粒种子撒向铁道兵军营

又一阵风,把两株青苗

从绿色里拔出

栽种在千山万水

我不知道你的诗意阑珊

你不知道我的天涯流浪

足球场上那张搭肩黑白照

染黄了时间的距离

你白皙的脸庞,照亮了

我脸上的青春痘

荷尔蒙过剩的岁月

储藏了彼此撼山的阳刚

 


拥抱,对望

白云留不住的苍狗

时间斑白悬挂两鬓

说什么,怎么说

无语,无语

时间穿底

 

起床号的嘹亮

吹响早操口令里的晨跑

饭前的军歌

你在左边嘹亮

我在右边铿锵

露天电影广场拉歌赛

我们抬高八度争第一

 

我伸出左手

你伸出右手

铁道兵的双臂平行成轨

从东铺向西

汽笛的朗诵,抵达远方

 

方脸映白的高领毛衣

操场上摩托转圈的潇洒

城市兵的洒脱随意

服务部女郎误把你当高干子弟

限购的中华烟唯你可以随喜

军营里亮起多少羡慕妒意

 

营房外,树荫清凉

托尔斯泰和小仲马相继来访

你说安娜卡列尼娜撞火车

我谈玛格丽特坟前祭茶花

普希金决斗倒下的影子

拜伦普罗米修斯的反抗

唐吉珂德挑风车的侠骨

唐诗宋词的韵脚

你说你的薛宝钗

我想我的林黛玉

熄灯号早已睡去

夜影散布了月明星稀

激情点燃了我们的风花雪月

 


历历旧事只能重提

无法回去再拾军绿

年轻的时间挂满胡须

一担米吃去一大半

剩余的必须省下一粒两粒

喂养数十年久别的荒寂

 

你在江油诗城翘望

我在巴渝雾都梦语

巴山蜀水里的两个点

从此不再断续

话长纸短

此处省略一万句

 

回家

 

少时离家,初芽拱破门前泥土

母亲脚步健硕,敲响村口

那时,不知是故乡抛弃了我

还是我,抛弃了故乡的母亲

 

从故乡,穿戴一片山水

老家的绿,盛开了柴达木的春天

铁道兵的坚硬,硬过冻土

坚石砌筑的唐古拉山

以高过地理极限的海拔

拒绝云路呼吸,拒绝抵达拉萨

无数嫩绿的雌芽

移栽到坚冰酣睡的昆仑腹地

故乡,在这里复活

 

母亲在故乡守候远方

我在风雪肆虐的邮路上

签收漫长的抵达,正如母亲

接过柴达木寄回的荒凉

回家的路越修越远

见母亲,只能靠梦的施舍

 


隧道,路基,钢轨,冰川

失眠,晕眩,鼻血,生饭

这些挤满高原的元素

要么在行走的风里重复

要么重复在行走的雪里

回家太奢侈

夹生的青春提前透支

拉响汽笛是回家唯一的间隙

 

终于,第一次回家

半闭的门里,不见母亲

几年不见的狗,冲我狂吠

母亲在屋后扔掉锄头

攥一把青菜看我

母亲抬手擦泪,擦不去

我满脸陌生的高原红

母亲雪花满头,惊讶无语

 

从此,离家,回家

都在路上跌宕遥远

母亲历数年关的皱褶

覆盖了我的坎坷

我拉长无限的里程

逼近母亲渐行渐远的期盼

 

时间迁徙,从不回头

当我回头时,母亲

已时间掐断

从此,我无家可回

我在另一条堵塞的道路

看见已完工的大道上

熙熙攘攘

 

转基因

 

祖宗的泥土不再是泥土

泥土不再是泥土的祖宗

银河系逆转,星空逆转,它们

倒悬于转基因的阳具上纷纷自尽

 

人性的玻璃被点钞机碾为齑粉

伸手从大洋伸过来的毒臂

接过美钞裹挟的种子

卡住春天的脖子塞进巨瘤

良田搂住山脉的老腰嚎叫救命

 

每一棵树,每一株苗,每一粒稻

摇晃臃肿的身躯喊疼

它们夜以继日翻滚嚎叫

玉米不再是玉

稻蜕变成盗

畸形的婴儿

在父母切肝摘肺的怀里奄奄一息

他们不再是爷爷奶奶的基因

精子与卵子在暗道里握手罂粟

时间已经变种

这一秒正在掐死下一秒

 

骄傲的版图在膨胀胃里咳嗽不止

而大洋彼岸得意的奸笑正灿烂如霞

 

戴高帽的专家们,抱团

挥舞科学伪旗

把崔永元摁在真相的迷雾里灌水

自己躺在进口绿色食品的床上

翘着二郎腿疲惫地点钞

 

生命之花正在磅礴枯萎

果子硕大,面目全非

疼痛的时间缓缓地死去

天人合一的老子

弯腰成站立不直的孙子

 

张天国,原铁道兵七师三十一团、三十四团和石家庄铁道兵工程学院战士。历任中国铁建某公司党委秘书长、宣传部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24届作家高研班学员。荣获重庆第二届“银河之星”诗歌奖和《重庆晚报》文学特等奖。出版报告文学5部和诗集2部,近300万字。

 

梁君(左2)看望沉疴不起的“铁道兵硬骨头战士张春玉”。

             

写作感言

梁君


我曾是一名铁道兵,早在部队期间,因“黑板报”、“创作学习班”等任务而写了一些“作品”,渐渐地引起了对文学的兴趣。后随部队改工成了国有企业的一名管理者,遑遑几十年文学创造一直伴随着我。经历的社会实践愈久、愈深,愈加感受到文化、精神、意识的重要。我国古代思想家孟子说:“我善养吾浩然之气。”孟子所说的“浩然之气”,就是由正义的内心长期积累而形成的最宏大最刚强的品质。形成了这种品质,就形成了强大的不可屈服不可阻挡的坚持力和进击力。我早年读过《离骚》,读过《史记》,也读过梁启超的《少年中国说》,当然以更多的时间熟读了鲁迅、毛泽东的著作。在饱受滋润和激励的同时,对文学萌发了较深的兴趣,甚至视之为志向和责任,由此而引起我对广泛的社会问题的思考。

我是在履行军人和企业管理者职责的同时,自觉不自觉地走上了文学创作的道路,几十年来,以文学言志,以文学致善,以文学报国,成了另一种责任,形成了另一种习惯。这责任、这习惯日日夜夜催促着我、驱使着我,使我不能平静、难以安宁。我固执地、“不可理喻”地、孤独地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行走着,在高原、在戈壁、在海滩……我深知,不是每个行走者、跋涉者、攀登者都会有收获的,我所拾到的,也许只是几块粗糙的砾石。尽管如此,我还是始终不渝地用心来创作,用生命来创造。我的并不丰厚的作品,只不过是一缕轻烟在空中飘过,不会给人们多少感觉、引起多少注意,但我又自信,也许哪一天,这些诗章会发出一道闪亮!我所工作过的企业,是以艰苦的劳动,为祖国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创造着改变物质世界的产品,一条条高速铁路、高速公路、城市轨道,背负着祖国迅跑。而我身在其中,在忘我工作的同时,又在创造一份让我终生钟情的以文字符号为标志的精神产品。我深深地体会到,创造高水平的精神产品更难,而精神产品的作用更广阔、更持久,是不受时空限制的,其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



1926年初冬的一天,鲁迅先生在一篇文章中写道:“还记得三四年前,有一个学生来买我的书,从衣袋里掏出钱来放在我手里,那钱上还带着体温。这体温便烙印了我的心,至今要写文字时,还常使我怕毒害了这类的青年,迟疑不敢下笔。”先生严肃的写作态度,高度的社会责任感,不能不令人敬重,不能不受到鞭策。纵观文学史上一篇篇闪烁光芒的文章,许多是公文、书信,皆出自实际,发自真情。诸葛亮的《出师表(前出师表)》,是率师出征前写给蜀汉后主刘禅的报告,却成了千古传诵的范文。诸葛亮那准确生动的文字,充满着对形势和人事的洞察,充满着诚挚的情感,无论谁人读之都无不为之所动。比诸葛亮稍晚一点的蜀国官员李密,给晋武帝司马炎写了一篇《陈情表》(又是一“表”),句句情、字字情,成为中国文学史上抒情文的代表作。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的林觉民,牺牲前写给妻子陈意映的《与妻书》,流淌着对国家、民族、亲人血与泪的感情,未加修饰的文字,愈显其生动!历史上一些作家多不是为作品而作品的,他们的文章出自实际,言之有物,毫无做作,充满了真情实感,因而成了千古文章。随着社会的发展,更多的专职作家、半专职作家因时代而产生,文学作品百倍、千倍地涌出,虽不乏精品,但实在是少得可怜。不少作者极力追求数量,写作的速度十分惊人,即便是一部十几万字、数十万字的长篇,也就是几个月成稿、几十天成稿。在十分同情他们辛苦劳作的同时,也十分遗憾他们由此带来的一系列的浪费,特别是宝贵的时间!没有生活的深度体验,没有情感的深度感受,没有对事物的深度思考,怎么能够写出传世的好作品?身残后的史铁生,积多年对社会、人生的观察、体验和思考,才写出了那篇触动人心的、充满哲思的长篇散文《我与地坛》。在商品大潮的鼓荡下,一些读者猎奇、猎艳,一些作者逐名、逐利,一些庸俗的、媚俗的作品和文艺现象应运而生了,主导着这个“奖”、那个“坛”,将会把文化引导到什么地方去?风气一旦形成了,就会占据一定的历史时空!如果把文化只当成了消闲品、消遣品,或者背离了文学的道路,文化必然要改变味道了,不用太长的时间,人们的精神就会变轻、变散,人世间将飘满扭曲的灵魂!



如今的我已经面迎夕阳,但是文学所承载的这份致善报国的责任,我会持续担负下去。由此我想到美国作家梭罗早在1854年出版的《瓦尔登湖》一书中富有哲思的一段话:“驻足于过去和未来之间,这两段流向无限、垂之永恒的光阴交汇点恰好是此刻,我就以此为起点生活。”是啊,一切都从此刻开始!200572日我从格尔木乘汽车去西藏当雄县建设中的青藏铁路工地,路经海拔5231米的唐古拉山口时举目四眺,地远天高,雨雪茫茫,缺氧的窒息阵阵袭来,我顿生人生高度的思考,顿感生命的短促和紧迫。我告诫自己:从每一刻开始,不断抬升生命的制高点,让生命的轨迹指向前方。




梁君,原中国铁建大桥局党委书记。吉林省松原市人,19551月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在铁道兵期间历任铁道兵第314团汽车连战士、班长、排长、指导员,长沙铁道兵学院学员,14团宣传股股长。从当铁道兵开始即从事业余文学创作,40多年笔耕不辍。多年来在《吉林日报》《人民日报》《诗刊》等报刊发表各类诗歌300余首,散文60余篇。1996年由华艺出版社出版《梁君诗选》。2002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诗歌、散文集《历史的情感》。2006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诗歌、散文集《崇尚崇高》。201211月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散文集《思行录》。20131月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诗歌集《苏世长歌》。20152月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中、英双语诗歌、散文集《海思录》。1995年《咏莲(诗)》获《诗探索》1993年精短文学作品二等奖。2009年《放声歌唱(长诗)》获吉林省作家协会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征文大赛一等奖。诗歌《唱给祖国》入选人民日报、中国作家协会选编的《放歌60年》;散文《净月潭》入选《只取千灯一盏灯(人民日报2011年散文精选)》。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推荐 战友 天国 作品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芳华 | “铁道兵”3个字,承载了.. 下一篇战友作品:高高的顺山岭(齐石)

推荐图文

百度百科---中国人民
我爸是当年牺牲的铁
军队改革历史:消失
好人好书之四:《清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