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铁道兵重要铁路干线:嫩林铁路(8)
2017-07-21 22:14:31 来源:梅梓祥的博客 作者:梅梓祥 【 】 浏览:279次 评论:0
 
导读:铁道兵重要铁路干线:嫩林铁路(8)“嫩林铁路”今天发公众号“留言精选”,明天发铁道兵文工团创作的舞蹈《向林海进军》视频,后天发“铁道兵开发大兴安岭纪念碑”。留言很多,因内容重复,多不选;个人独特生活的回忆,是对我文章的补充,发布与大家共享。今天,..

铁道兵重要铁路干线:嫩林铁路(8)

“嫩林铁路”今天发公众号“留言精选”,明天发铁道兵文工团创作的舞蹈《向林海进军》视频,后天发“铁道兵开发大兴安岭纪念碑”。

留言很多,因内容重复,多不选;个人独特生活的回忆,是对我文章的补充,发布与大家共享。

今天,还发一篇我早些年存的石敦奇先生写的《战斗在大小兴安岭》。这篇文章一反我们常见的写“艰苦”,记叙的是大兴安岭妙趣横生的风土人情和战士们丰富多彩的业余生活。

我曾去过嫩林铁路,一见钟情,终生难忘那片神秘的土地。参建嫩林铁路的诗人孙建军老师转发这个系列文章时,每每写的“引言”,都情不自禁地赞美林海的星空。他创作的铁道兵题材的电视剧剧本给我看,我建议他以嫩林铁路为“原型。我真的认为大兴安岭是一座等待开发的文学艺术富矿。

有人建议我改每天发为隔天发一次文章,或是每次少发一些文字、图片,让读者有所期盼或者说饥渴感。也许在理,因为浏览量不大。可我还是依然故我,每次唯恐写的少、图片不够,像乡村好客的主妇,贵贱满满当当都端上一桌子菜,“吃吧吃吧!”生怕怠慢了各方宾朋,全然也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了。其心诚,其情亦真也。

今天,还为大家剪辑了纪录片《挥师兴安岭》的图片。纪录片多部分是大型文献纪录片《永远的铁道兵》里的内容,系铁道兵家园网整理、制作。

公众号留言精选——

传吉

过去我们铁道兵没有营房,在北方是棉毡帐篷,在南方是活动板房,一直住到工程峻工,搬到另一个工地,修修补补又搭上了。援越抗美的二师、十三师、五十八团都是用毛竹搭房,自己割草编草帘,自己苫。在北京修地铁,各连仍然是活动板房,好像帐篷、板房成了我们铁道兵人的专利。 

振江

梅主任编发的嫩林铁路连载深受欢迎,特别是三师战友、子女更是青睐。有很多战友视为至宝,永久收藏。其他人也通过连载了解了嫩林铁路,了解了大兴安岭,了解了铁道兵,了解了三、六、九师特别是三师,因为三师是最先进入最后撤出的,在深山老林战斗了二十年。有很多是把两代人的青春奉献给了大兴安岭。他们看了以后心里五味杂谈,悲喜交加,经受历程难以言表。

潘寿军

读了赵富山战友写的《流动的绿色“行宫”》一文,勾起了我对帐篷的回忆。帐篷,对当过铁道兵的人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了。战士们每来到一个施工点,第一件事就是搭帐篷。等工程结束了,这时又要拆帐篷,然后到了新工点,又要把刚拆掉的帐篷再重新搭起来。当年,铁道兵到哪,帐篷就跟着到哪,帐篷与战士们朝夕相处,帐篷成了名副其实的“家”。尽管这个“家”冬冷夏热,但战士们还是爱它,也离不开它,还是要靠它避风挡雨。 帐篷,是战士们感情深厚的战友和终日结伴的朋友!

老曾

在随铺轨架桥队施工期问,我们拉着帐篷,走过成昆、攀枝花专用线,襄渝、南疆,经历了严寒和酷暑。我的军旅生涯,有三分之一是在帐篷中渡过的

吴 军 (铁兵战士 )

记得前几年 ,浙江省铁道兵战友联谊会会长张德宝、秘书长孙以诚专程赴上海看望硬骨头战士张春玉,他们创办的《联谊信息》报经常刊登张春玉的回忆文章,这些说明铁道兵硬骨头战士的精神依然影响着我们。 硬骨头战士张春玉虽然离开了我们,但是,他留下的硬骨头精神永远激励着铁道兵战友!

潘寿军

早在我上初中一年级时,就在广播里听过张春玉的事迹。  1970年当上铁道兵后,连队指导员对战士进行铁道兵光荣历史的传统教育时,详细地讲述了张春玉舍己救人的英雄事迹。如今再读侯万霞撰写的《铁道兵硬骨头战士张春玉》一文,又勾起了我对14年铁道兵生活的回忆,向铁道兵硬骨头战士张春玉致敬! 

振江

嫩林铁路,两公里就有一名牺牲的战友。我同年入伍的战友孙德海同志,在劲涛753片石场施工中,寒风凛冽,大雪弥漫,身为副班长的他,顶风冒雪,身先士卒,手持钢钎,悬挂山涧,正干得热火朝天,突然一块落石从天而降,未来得及躲闪,径直地砸到头部,翻滚落地,当场牺牲。当年二十三岁,还未来得及探亲,家乡父老乡亲还没看到他戴领章帽徽的样子,就像一颗道钉一样,永远钉在了嫩林铁路线上。孙德海牺牲后,部队领导到他家里做善后工作,他老父亲听说后如五雷轰顶,泪水往肚里咽,并斩钉截铁地说,我儿子是为国家铁路建设而牺牲的,我作为一个共产党员,我能挺得住。但是,你们别告诉他妈,因为她精神不好,怕一时难以承受……听到此话,部队领导落泪了。根据当时抚恤政策规定,只给了二百五十元抚恤金。写到这里,我的眼里也湿润了……

 战斗在大小兴安岭

石敦奇(70岁)

大、小兴安岭是神奇而美丽的地方,广袤的森林、迷人的景色、奇特的气候,令人流连忘返。

依稀记得,我念小学的时候,课本上就有一篇叫做《在小兴安岭的森林里》的课文。说的是在原始森林里打虎的故事。同时,课文中还提到了“伊春林区”。当时,心里就对那儿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朦朦胧胧的向往。

无巧不成书,后来我当兵竟真的到了小兴安岭,进驻伊春。更凑巧的是后来还有幸到了大兴安岭,而且一呆就是四五年。

那是60年代初期,我们部队先进驻了小兴安岭,后又移防大兴安岭。回忆起来那段经历特别有趣,充分感受到了兴安岭的神奇。部队进入小兴安岭是阳历的四月。从云贵高原出发时,已经是春暖花开,到了小兴安岭,那儿却还是白雪皑皑,寒风刮得人脸上如刀割一般。

一到小兴安岭,我们就发现雪地上到处是兔子脚印,于是就找来一些拉二胡的细钢丝,打上一个碗口大的活套,将套子两头拴在兔子经常出没的小道两边的小树上。这样,兔子打那儿路过,一不小心,脑袋就拱进我们安下的套子里。它蹦跶得越凶,脖子上的套子就越勒得紧,无奈只好乖乖当了俘虏,成了我们的下饭菜。

这年夏天,我们逮到两只灰褐色野兔,见它们身上都没有大的创伤,很不忍心宰杀,就在它们的脖子上套上一个铁圈,喂养了起来。其中一只铁圈上箍了一道铁环,表示一号,在另外一只兔子的铁圈上箍了两道铁环,表示二号。没想到,刚养上两三天它们就逃出了我们的“魔掌”。最具戏剧性的是,其中一只兔子躲过了初一没躲过十五。到了这年的冬天,它再一次钻进了我们设下的埋伏。不过,这时候它穿的已经不再是灰褐色外套,而是一件“白大褂”了。只见它脖子上的铁圈和那两道铁环仍完好如初,那玩意分明就是我亲手制作的,即使化成灰我也认得它。直到此时,我们才知道,原来这些兔子还会随着季节而变化自己身上的毛色,以适应周围的环境,使自己不易受天敌伤害。

大小兴安岭的鱼类十分丰富,小沟以及塔头地 (沼泽地)中稍微大一点的水凼里,都有小鱼,而且很多。我们便自制鱼竿去钓鱼。方法是把大头针弄弯,又在弯钩处砍个小口子,使之成为带有倒刺的钩。随便找根细线、甚至扯来一根细藤就是鱼线,再在林子里找根小木棍就是鱼竿,顺手掐一节干透的茅花杆就是浮子,一套渔具就这样制成了。最后钩子穿上蚯蚓,往水里一撂,只见一大群小鱼“嗖”的就冲了上来。一根鱼竿上栓三四个鱼钩,一竿下去往往是几条鱼同时上钩,要不了多大一会儿就可钓上两三斤。

在小兴安岭伊春翠峦时,咱们连还专门派了四川兵小王用柳条编成笼子去小沟里捕鱼,他一天弄回的鱼不下一二十斤,晚饭后就分下班去剖洗干净,这样连队经常都有鱼吃,大大改善了官兵的伙食。

冬天,江河里都冻起了起几尺、乃至几公尺厚的冰层,江河里都变成了“柏油马路”。汽车、拖拉机都可在江面上横冲直撞。在冰面上打个洞,江里的鱼“叭”的一声弾到冰面,叭嗒叭嗒活蹦乱跳起来。恐怕它们是憋的慌了,想到冰面上来透透空气吧,那个场面就更是有趣了。

兴安岭冬天的气温很低,通常在摄氏零下二三十度,清晨偶尔最低能达零下四五十度,真可谓滴水成冰,呵气成霜。虽不像民间吓唬人那么厉害,解小便都得带棍子,但却是不可赤手触摸金属物件的。你要是不戴手套去拉门扣,放手时就会有“咝啦啦”的声音,你的手指上就会被拽下许多小皮点来。要是你直接去抓钢钎,说不定手就被钢钎“咬”住。

一次,我们团班长集训队实弹射击,总指挥员下达了口令:“卧姿-装子弹!”下面就该值星排长吹口哨,警告前方报靶坑里的人必须老老实实呆在报靶坑里绝对不能站起来。值星排长从包里掏出口哨一吹,再将口哨从口中拔出,没想到舌头即被拉下了一块肉,血流不止,当时把大家都吓坏了。还有一次,几个贵州老乡和一位四川战友碰见了,当时那儿正好有一堆洋芋疙瘩,大家故意戏弄四川战友:“谅你赤手就不敢去摸那洋芋。”“笑话,有什么不敢的!”四川那位战友逞能,说罢脱掉手套伸手就去抓了一个洋芋起来。殊不知,他这一抓不要紧,那洋芋疙瘩紧紧“咬”住他的手,就再也不能放开了。大家赶快打来温水解围。

我们乘坐军车,每开出个把小时又得停下车来,让大伙下车跳一跳,否则,脚冻在大头鞋里就拔不出来了。

为了不挨冻,我们一年到头都在备柴。兴安岭的原始森林里干柴很多,举目皆是,红松、落叶松和白桦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原因是那儿地表的下层一年四季都是冰冻的,树木的根子钻不下去,只好长在腐烂的落叶下,所以大风一吹,那些站不稳脚跟的树木就倒了。我们带着大锯进山,要多长就锯多长,树枝根本就不稀罕。木柴扛回后,再锯成两尺来长的木段,用斧子劈成柴块,堆成堆垛。进入秋季就开始昼夜烧炕,一直要烧到第二年的四五月。

吃水果、鸡蛋也很有讲究。冬天的柿子、梨子、 等水果和鸡蛋都是冻成冰球似的,足以砸死人。当初咱们不知道咋个吃法,就将水果放于温水中浸泡。殊不知待冰凌泡化时,水果不但变了色,而且也变了味,就跟霉烂变质的一样。后来不知从哪儿学到一个经验:将水果放入凉水中浸泡,待水果表皮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冰壳后再取出,“咔、咔”将冰壳敲开,水果则如刚从树上摘下来似的新鲜爽口。鸡蛋假如不用凉水浸泡,那也是没法吃的,温水浸泡虽然可以食用,但其色味就逊色多了。

那儿与咱家乡贵州的昼夜长短差别也特别大,早晚各相差三个小时左右,冬季白天特别短,夏季白天特别长。夏天早晨才两点来钟天就麻麻亮了,晚上要10点来钟才黑透;冬天早晨要点来钟才天明,下午点多钟就黑透了。所以,夏天我们早上太阳出来老高了还在睡大觉,晚上天还显得还老早咱们又该入寝了;而冬天,我们一天两头都得点灯吃饭。

如今,离开东北已经有四十多个年头,当年的懵懂青年,已成爷爷辈的古稀老人了。美丽的兴安岭,给我留下了太多美好的记忆,那里永远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希望有生之年还能故地重游。

 《挥师兴安岭》视频截图——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铁道兵 重要 铁路 干线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铁道兵重要铁路干线:嫩林铁路(.. 下一篇铁道兵重要铁路干线:嫩林铁路(..

推荐图文

米奇宝宝的童年. (
天伦之乐篇 侯睿宸
寻找篇之《达州烈士
永远的铁道兵(9)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联络: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