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打不烂、炸不断”的奇迹是这样创造的
2017-10-24 14:12:10 来源:朱海燕的博客 作者:朱海燕 【 】 浏览:1826次 评论:0
 
导读: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  10月15日杜鲁门与麦克阿瑟会见时断言:“朝鲜战争我们是赢定了。”  但他们并不知道,这时的中国,毛泽东以及中央政治局已经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略决策。  10月19日 夜晚,正当敌人越过平壤、元..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
  10月15日杜鲁门与麦克阿瑟会见时断言:“朝鲜战争我们是赢定了。”
  但他们并不知道,这时的中国,毛泽东以及中央政治局已经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略决策。
  10月19日 夜晚,正当敌人越过平壤、元山一线疯狂冒进的时候,志愿军各部队遵照毛泽东主席的命令,由安东、长甸河口、辑安等处悄悄地渡过鸭绿江,走上了那片被战火染红的土地至11月7日,志愿军赢得初战胜利,歼灭敌人15000余人,把进犯之敌从鸭绿江边一直打退到清川江以南。
  这时,志愿军所携粮弹消耗将尽,如再渡江实施进攻,必陷不利地位。
  为加强后勤运输,改善我军供应,保障战役胜利。中央军委命令铁道兵团 1师入朝,加强铁路抢修。同时各军的工兵营集中抢修了熙川、杏川洞至宁远、德川的公路,加紧了粮弹等物资的运输。
  1951年1月22日至30日,在沈阳召开了志愿军第一届后勤会议。会议由东北军区副政委李富春主持,周恩来、聂荣臻出席会议。
  周恩来认为,在物资主要依靠国家后方供应的情况下,运输工作是后勤工作的基本环节,也是后方战场上敌我双方斗争的焦点,因此,必须改进交通运输工作和建好兵站线。
  周恩来强调:“千条万条,运输第一条。”
  会议决定迅速抢修铁路,赶筑公路,加紧储备作战物资。
  为落实这一会议精神,铁道兵2师、3师、4师入朝,并成立了铁道运输司令部,下设运输总局、军管总局、抢修指挥局、修旧指挥局。司令员为贺晋年,政治委员为张明远,副司令员为刘居英、李寿轩、叶林,副政委为崔田民。
  为掩护我方交通运输线,自1951年1月10日起,由苏联空军出动两个师,掩护辑安至江界、安东至安州两条铁路运输线,以保障运输供应。即便如此,运输仍不能适应战争的需要。
  后方勤务保障的程度,对战役进程和结局具有重大影响。战场上,我军日平均消耗550吨物资及弹药,而我军供应能力仅达到此数的二分之一。部队仅能维持7至10天作战。因此,在战争中,均因缺粮少弹,不得不中止进攻,失去许多战机。
  另外,我军转运伤员条件也差,在这个战区向另一战区转移时,时常有近万伤员来不及护送。
  1951年9月,敌军以大量航空兵对我军发动了“绞杀战”,对我军后方设施和交通运输线进行封锁破坏。
  而此时,敌人各种类型的飞机,已由战争开始时的553架,增加到1100余架,其中用于轰炸破坏我军后方运输线的占50%以上。我军只有3个汽车团,1000余辆汽车。在敌飞机轰炸下,工作效率极低,车辆损失很大。每天损失汽车达20辆以上。
  沈阳后勤工作会议以后,提出了建立“钢铁运输线”的任务。这后勤部队已达到85000余人,其中工程兵六个团又两个营,铁道兵增至四个师一个团,另外还有援朝铁路工程总队,统管1200公里铁路线的抢修和维护。
  1951年7月下旬,朝鲜发生了40年未见的特大洪水,我军后方交通运输线受到严重破坏,铁路桥梁冲毁94座次,线路冲毁116处,中断运输最长者达45天,最短者为13天。这更增加了我军粮弹供应的困难。
  8月中旬,敌人在其地面部队发动夏季攻势的同时,又乘洪水灾害,以其空军对我发动了分割我军前线与后方、切断我军运输线为目的的“绞杀战”,亦称“空中封锁战役”。对方动用了空军力量的80%,其战斗轰炸机和战略轰炸机几乎全部投入使用,并计划以3个月摧毁朝鲜北部的铁路系统,使我之“铁路运输陷于完全停顿的地步”。
  我军反“绞杀战”斗争,共分三个阶段。
  1951年8月中旬至8月底为第一阶段。
  8月中旬以后,敌对我交通线的轰炸破坏全面展开,表现更集中、更有计划,每个战斗轰炸机大队每天均以32机到64机的大编队出动两次。鸭绿江和京义线之西清川江、肃川江、满浦线之百岭川、熙川江、东清川江,平元线之德池川等桥梁均遭连续轰炸。铁路桥梁被破坏165座,线路破坏459处。
  我军采取的主要措施是:以掩护交通线的高射炮兵防护重点目标;以铁道兵采取各种技术手段,集中兵力抢修被破坏的桥梁和线路;以工兵和汽车运输部队在桥梁、线路被破坏地点,组织漕渡或实施分段倒运,使各段线路有机地连接起来,以保持运输不中断。整个8个月,我抢运到前线的作战物资1134车箱,约34000吨,初步改善了前线的粮弹供应。
  9月至12月为第二阶段。
  这一阶段的特点是:我军反“绞杀战”全面展开,敌轰炸封锁的重点转向我铁路枢纽新安州、西浦三角地区,并阻我修建机场。
  三角地区是连接京义、满浦、平元线三条铁路的枢纽,是我铁路的咽喉。这一地区被破坏,我军南北东西的铁路交通运输将同时中断。敌人每日出动100余架飞机对这一地区进行轰炸。在三角地区几段仅长70多公里的线路上,4个月中弹38186枚,平均每两米中弹一枚。这几段铁路的长度,仅占我军使用全部铁路长度的5.4%,其被破坏的次数却占被破坏总次数的45.2%,致使该区4个月中80%的时间不能通车。
  志愿军航空兵和苏联航空兵担负掩护安州机场修建任务。到12月底,我军和苏军出动飞机3526架,击落敌机70架,击伤25架。
  另外,我高射炮兵第62师、63师、64师也陆续到达指定区域,加强了对铁路运输线的掩护,使掩护铁路运输的高射炮兵部队达到在朝高射炮兵部队总兵力的70%,共11个团又11个营,其中三分之二的兵力部署三角地区。仅12月击落敌机38架,击伤68架。
  没有高射炮兵作掩护,铁道兵不可能创造“打不烂、炸不断”的奇迹。
  9月中旬,中央军委给铁道兵配属了5个新兵团,加上铁道兵原有部队和朝鲜铁道工程旅,我铁路线上的抢修力量已达7万余人。
  在抢修方面,我军创造性地开展新的抢修方法,如采取架设活动桥梁,白天移开,晚上移回,以枕木排架法填补大弹坑等方法,既节约了抢修兵力和抢修时间,又迷惑了敌人,减少了桥梁损失,提高了运输效率。至12月底,共修复路基土石方493200多立方米,三角地区全部恢复通车。
  在铁路运输方面,采取了密集的“列车片面续行法”,即在一个或几个区段上,两个以上列车取一定间隔,连续同一方向运行,不对开。另外,在火车受阻地段,用汽车实行长区段的倒运办法。
  由于我航空兵、高炮兵积极同敌机进行斗争,和铁路抢修、抢运组织周密、指挥得当,以及铁道兵的英勇奋斗,至10月中旬,我铁路运输一度好转,仅10月16日至22日7天中,通过东、西清川江大桥的物资达1947车箱,其中21日一个夜晚通过西清川江大桥490车箱,创造了入朝以来的最高纪录。
  为此,铁道兵部队、铁路员工、航空兵、高射炮兵受到了中央军委的通令嘉奖。
  到12月底,我军彻底打破了敌人对三角地区的封锁,铁路抢运物资达15400多车箱。
  1952年1月至6月为第三阶段。
  这时,敌方从日本抽调了一个F-84型战斗轰炸机中队,其飞机共25架,并将一个F-80型战斗截击机大队改装成F-84型战斗截击机,F-84型战机由原来的75架增至150架。
  1月至3月,敌机放弃了对三角地区的轰炸,而是采取了机动的重点突击与轰炸我铁路线的两头,封锁我作战物资的来路和去路。
  他们采用的是“饱和轰炸”战术,即24小时昼夜不停地对铁路线实施攻击。在此阶段,铁路被破坏较第一、第二阶段总和增加了42.6%,桥梁破坏了136座,线路、车站被破坏2202处。
  我军及时地采取相应对策:
  在对空方面,我歼击航空兵继续采取轮换作战的方法,经常保持3个师的兵力同敌进行空中作战。高炮部队则以“重点保卫,高度机动”的作战方针,以师为单位划分了三个作战区,以中高炮保卫桥梁车站等重点目标,以小高炮执行机动作战任务。
  在铁路抢修方面,我采取了“以集中对集中,以机动对机动”的方针。即在确保三角地区通车的原则下,对明显的敌之轰炸重点区适当配备较多兵力,对其地区,则视破坏程度临时机动兵力进行抢修。为了对付敌机的轰炸,还修了大迂回线和便线、便桥,以保证顺畅通车。
  在铁路运输方面,我针对敌机实施夜间轰炸,多在月明期和每夜22时至24时的现象,采取了利用月亏期集中抢运,“抢22点”和“空、重车循环输送”等斗争方法。
  由于我方采取以上有力措施,使本阶段铁路各线通车夜达到了68.9%至96%,保障了前线作战的需要。
  在朝鲜战场,铁道兵及后勤部队付出了沉重代价,据不完全统计,仅高射炮兵和铁路抢运、抢修部队即伤亡2300余人,另损失飞机80余架,高射炮30门,被炸坏火车机车502台,车辆4550节。而我高射炮兵击落敌机198架,击伤779架。我航空兵出动2588架次,击落、击伤敌机48架,给了敌人以沉重打击。
  1952年5月31日,美军将军范佛里特在汉城记者招待会上供认:“虽然联军的空军、海军尽了一切力量企图阻断共产党的供应,然而共产党仍然以难以令人置信的顽强毅力,把物资送到前线,创造了惊人奇迹。
  战后,美国空军官方发表的《朝鲜战争中的美国空军》一书中承认:“对铁路线进行的历时十个月的全面空中封锁,并没有将共军挫伤到足以迫使其接受联合国军方面的停战条件的地步。”这就是说,敌人在军事上、政治上都遭到了失败。我军则在十个月的反“绞杀战”斗争中,建成了“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基本上解决了作战物资的补给运输问题,取得了战略上的重大胜利。
  朝战开始时,战争双方的经济力量和军事技术装备优劣异常悬殊。美国其经济力量居世界首位,1950的年工农业生产总值达1507亿美元,钢产量达8770万吨,有强大的陆军、海军和空军,投入战场的作战飞机达2400架,舰艇300余艘。
  而我们呢?1950工农业总产值人民币仅574亿元,国家财政收入仅100多亿元,钢产量仅61万吨。参战初期,既无海军、又无空军。我们之所以能筑起“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得益于毛泽东正确的战略思想,得益于中、朝、苏三国的精诚团结,得益于各兵种的地下空中的密切配合。
  当我们面对历史,侃侃而论朝战的丰功伟绩时,千万不要忘了炮兵的支援,千万不要忘了航空兵的支援,是他们为铁道兵撑起了“安全的巨伞”,让我们修筑起“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
  2011年9月8日晚于京西桐乡小庐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不断 奇迹 这样 创造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铁道兵与其他工程部队(上) 下一篇朱德委员长关怀铁道兵(下)

推荐图文

电视剧《你迟到的许
重返大兴安岭 嫩林铁
《寻找篇》之旬阳县
跟黄晓明抢女人?章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