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被天葬的小兵 代申诉书
2017-11-08 21:38:08 来源:战友 作者:林建军 【 】 浏览:1091次 评论:0
 
导读:被天葬的小兵 代申诉书  公元1971年11月28日。川南的晚秋阴雨连绵。  入夜,揪心的霪雨一阵紧似一阵。铁道兵修建襄渝铁路的第七师34团卫生 队太平间门前,胡麻油灯忽明忽暗。一队穿着雨衣和水靴的汽车连战士等在湿滑 的山坡上,他们奉命去掩埋一个..

被天葬的小兵 代申诉书


  公元1971年11月28日。川南的晚秋阴雨连绵。
  入夜,揪心的霪雨一阵紧似一阵。铁道兵修建襄渝铁路的第七师34团卫生 队太平间门前,胡麻油灯忽明忽暗。一队穿着雨衣和水靴的汽车连战士等在湿滑 的山坡上,他们奉命去掩埋一个从31米高桥墩上坠亡的17岁小兵一一周应卿。
  黄昏,不知从哪里传到卫生队的命令:周应卿被定为叛徒。他被摘去了领章 和帽徽。当他被从太平间里抬出来时,谁也没敢掀开裹着遗体的被子看一眼。他 被抬着走下一步三滑的山坡,径直抬上了汽车连的解放车。
  铁七师34团卫生队在四川省宣汉县大成公社,离团部不远。解放车向达县 (今达州市)方向开出约2公里后停下,战士们冒雨爬上公路右侧的山坡,开始 用铁锨和镐头挖坑,一个深约60公分的坑很快就挖好了。战士们抬着小兵,嘴 里喊着“一、二、三”,把他抛入了土坑。不料,土坑不够大,他的脚还在坑外, 用铁锨也铲不进去,只好把小兵抬出来重新挖坑。一会儿功夫,又是“一、二、 三”抛了进去第二天,当地老乡到团部报告:在庄稼地里发现了被杀害的解放军……还是 夜里,团部派人进行了第二次掩埋。几十年后,战友们想把小兵迁回原籍安葬, 却再也找不到他了。就这样,为当兵瞒报一岁年龄,父母和乡亲们敲锣打鼓送到 部队的17岁小兵,到部队当兵11个月后被天葬在大山里。



  在日期为1971年12月1日,定性周应卿是叛徒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 兵第三十四团政治处(决定)开除周应卿团籍”的文件中写道:周应卿于1971 年11月28日下午1时30分左右,利用出公差的机会,途径襄渝铁路茅望段通 过楼房沟大桥时,突然从从31米高的4号桥墩面上跳桥自杀身亡。经调查证实, 周自杀的原因是:其原在勤务连担任公务员期间,曾多次利用工作之便,借同首 长领东西为名,到有关单位私领衣物及办公纸张、信笺等为己有。经领导发觉, 通过批评教育和调施工连队工作后,不能正确对待自己的错误,走上了背叛革命、 背叛人民的可耻道路。



  在这份盖着“铁道兵第三十四团政治处”大红色印章的文件中还写道:周应 卿虽然出身于贫苦家庭,当了革命战士,入了团,但因其平时不能很好地活学活 用毛泽东思想,加强世界观的改造,因此不能抵制资产阶级思想的恶劣影响,以 至于陷入了资产阶级个人主义的泥坑不能自拔,自绝于革命,自绝于人民。周的 行为是对革命的背叛,对共青团组织的背叛。遵照毛主席“吐故纳新”的指示, 为纯洁共青团组织,经研究决定开除周应卿的团籍。(注:开除决定己全文抄录) 在小兵坠桥死亡后,小兵的爸爸与民兵营长(原籍)来到部队,想看看儿子 埋在哪里。团领导说: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不用看了。爸爸抹着眼泪返回 原籍,50多岁就去世了;妈妈倍受打击变得疯疯癫癫,卧床多年后去世;家中 多名亲属因此仕途受阻……在部队,战友告诉小兵的爸爸:雨天施工水靴湿滑, 小兵是在桥上抬水泥时坠桥的,作证他跳桥的是一名民工。
  由于工作性质,我见多了死亡。当兵时,记得部队年年进行“安全教育”, 却年年都有自杀和他杀事件,有的非常惨烈。我不相信17岁小兵是自杀的,那 可是31米高的桥墩啊!生命诚可贵,是什么逼迫他非要终身一跃?!
  在周应卿亲属托战友找到我后,我做了大量的调查,找到了很多知情者,基 本还原了当年的事实:一个17岁的小兵,尚未成年,历史清清楚楚;在部队积 极要求进步,入伍6个月就加入了共青团组织,受过两次连嘉奖。即便犯了错误, 罪不至死!在当今法制意识空前加强的大环境下一一漠视生命、践踏生命是一种 犯罪己经形成社会共识。我愤怒了!我愿意为小兵战友的申诉而鞠躬尽痒。当年 涉事的各级领导都还健在,完全可以弄清小兵被打成“叛徒”的真相!
  2017年10月26日上午,我带着盖有大红公章的官方文件,来到中铁建大 院找信访办。在院子里站了一些时间后,见到了信访办牛凤忠处长。我向他出示 了微信上的有关文件,说明来意。牛处长问我是哪个单位的?多大岁数?我说我 是1951年出生的,原是铁道兵十一师医院的,现己退休11年。牛处长让我去玉 泉路复印文件,然后离开。我急火火地跑到远处的复印社,打印出7页文件。待 我衬衣汗湿,急火火地赶回大院时,北京时间11点15分,牛处长下班了。
  下午2点半(据说领导2点上班),我又来到中铁建大院。在院子里站了 40多分钟后,看见牛处长带着一个年轻人走出大楼。牛处长接过文件,翻了一 下告诉我:信访办解决不了这个事情,铁道兵撤编后全部档案移交给了军委,叫 我去找军委解决。当我赶到军委大楼时,已是下午4点半,站岗的给我一个“路 条”,叫我到北京爱民街39号的军委信访局。晚上,我拨通了牛处长的手机, 告诉他:我是受周应卿亲属全权委托办这件事的。他还是让我去找军委,说“去 吧去吧去吧! ”说实话我是不愿意走这一步的:中国共产党的十九大刚刚结束, 各地都在维稳,安保工作空前紧张,我也知道不能往“枪口上”撞!
  第二天,2017年10月27日上午,我找到了军委信访局。工作人员告诉我: 铁道兵已经撤编,不归军委管,有事去找中铁建。我告诉工作人员:是中铁建信 访办叫我来找军委的。工作人员说:“谁说的叫他开介绍信给我们! ”我马上拨 打牛凤忠处长的手机,连拨4次却没人接。紧接着我发了2条手机短信,也无回 应。下午1点半,我从军委信访局坐车到达中铁建大院,等待牛处长给开介绍信。 在下午1点半到2点40分的时间段内,每隔10分钟,前台的工作人员就拨打一 次电话,信访办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我9次拨打牛处长的手机,他都没接。 无奈之下,我向中铁建纪委举报牛凤忠渎职、不作为……我认为信访是做人的工 作的,对人没有感情的就不适合做这项工作。我说将给纪委递交书面材料。
  去中铁建《铁道兵纪念馆》参观后,下午3点30分,我再次回到中铁建大 院等候牛处长。肃立在大院的秋风中,我完全没有“回娘家”的感觉,甚至倍感 屈辱和凄凉。我在院子一隅来回踱步,以转移下肢关节的痛觉。我曾经无数次写 文章讴歌传承了铁道兵精神的“后铁道兵人”。我知道:是中铁建继承了铁道兵 官兵35年浴血牺牲创造的所有财富,而把“活人”(伤病残官兵)和“死人” (烈士)的事情移交给了地方民政部门,由于种种原因,发生过太多的悲剧。我 仰望着“摩天”的中铁建大厦,望着那一排排闪光耀眼的窗户,眼前突然幻化出 层层叠叠铁道兵烈士墓……下午4点40分,无望的我只能选择离开,在迈出大 院门的一瞬,我本能地回头望去,心中陡生一丝恨意……我交给中铁建信访办的文件如下:


  1.周应卿的入伍通知书



  2.周应卿的入团登记表



  3.周应卿的“奖励登记表”,受过连嘉奖两次。



 
  4.开除周应卿团籍决定书



  
  17岁兵周应卿在铁道兵部队之死,当年是家庭的灭顶之灾, 他的家庭为此付出了惨痛代价!试问:时过40多年后,这个无妄之 灾还要让他的家族背负多少年呢?!
  在此,我代表周应卿的亲属们:翘首期盼中铁建有关领导能在百 忙之中看看这份申诉书,以矫枉"强加于小兵头上的一切不实之词”, 给亲属们一份回应。
  军礼!
  原铁道兵十一师医院战士林建军(手机号:135214799。6) 2017年10月29日深夜


      本申诉书抄送:中铁建党委、纪委、信访办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天葬 小兵 申诉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部队烈士纪念..

推荐图文

铁色乌蒙,铁二代心
原铁道兵二十团《相
胡德平:耀邦同志第
老部下守墓半世纪 “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