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木棉花开之三《铁道兵的烈士陵园》(原创)
2017-05-20 10:04:14 来源: 作者: 【 】 浏览:214次 评论:0
 
导读:千禧年的夏天,我终于回到了离别二十多年的四川省万源县。去万源的路并不太远,可是,我们一走就是三十年。离开万源的那些年,我一直梦想着回四川,回万源。走少年时曾经走过的路,爬少年时爬过的山,去寻找我们曾经留下的青春和足迹。对于我来说,过去的万源就像一..

千禧年的夏天,我终于回到了离别二十多年的四川省万源县。

去万源的路并不太远,可是,我们一走就是三十年。离开万源的那些年,我一直梦想着回四川,回万源。走少年时曾经走过的路,爬少年时爬过的山,去寻找我们曾经留下的青春和足迹。对于我来说,过去的万源就像一座人生道路上的里程碑。在这之前,我是一个匍匐前行的蚂蚁,经过历练后的我却如长出了翅膀的天使。

这天天气格外地闷热,刚驶进站的火车俯卧在铁轨上,像一个患了慢阻肺的老人,大口地喘着粗气。当我提着行李站在万源火车站时,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就是山坡上翠柏环绕间的烈士陵园。那是当年铁道兵第八师为了纪念在襄渝铁路建设中牺牲的烈士们而修建的。

1970年襄渝铁路建设全面铺开,铁道兵在襄渝铁路建设中,共投入了8个师的兵力。沿线川,陕,鄂三省,先后动员了民工,学生,配合铁道兵施工,参加施工人员多达83万人。为修这条铁路献出生命的战士、工人和民兵不计其数。铁路每推进一公里,就有一名战士倒下。地震、泥石流、山体滑坡等等自然灾害几乎时时在发生,山火、爆破、翻车事故天天都有。谁能说得清在襄渝铁路沿线究竟掩埋着多少战士的英灵?这样的铁道兵烈士陵园又有多少?

本来,此行的目的只是为了找回学生时代在我记忆里留下的那些快乐。而此时,我本来平静如水的心忽然被雨水淋湿了一般。伤感,山呼海啸地冲我袭击而来,使我窒息,让我喘不过气来。我不知道,铁道兵离开了这么多年,留在这里的那些英雄们怎么样了?他们寂寞吗?他们的亲人能来看他们吗?他们牺牲时是那样的年轻,他们的父母又是怎样承受失去亲人的痛苦?这些年,在荒山僻壤里的陵园是否还有人祭扫?

沿着长长的石阶我走上了山坡,陵园外杂草丛生,一丛丛狗尾草随风摇摆着,与二十年前的唯一变化是当年我们亲手栽下的小树已经参天蔽日。我默默地围绕着墓地走了一圈,墓园幽静安谧,静得有些襂人。

山风静静地吹来,有了一丝凉意,胸前也不像先前那么憋闷了。我站在烈士陵园的门口,看见守灵的老汉正坐在一把老式的藤椅上打着瞌睡,身上套着松松垮垮的背心上依稀还能看见民工××团的字迹,脚边的一个破旧的搪瓷茶缸是绿色的,和我们当兵时用过的一模一样。恍惚间,好像多少年前他就在这里坐着,梦还未醒就到了今天。

我轻轻地推了一下半掩着的铁门,它像一个醉汉似地摇晃了几下,手上还沾了一些从铁门脱落下来的漆皮,仔细打量铁门,已经锈迹斑斑。我悄悄迈动着双腿,径直走上了松柏苍翠环绕着的小路。入得墓园门,一条甬道两侧树木森森,墓碑从山脚向山顶排列有序,岁月给碑石贴上了厚厚的青苔,风雨剥蚀了碑文红漆。

我有些眩晕,忽然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一切都和二十年前一样。二十年前的那个清明节,我们铁八师子弟学校的学生们在老师的带领下举着花圈,带着扫帚和铁锨来这里给烈士扫墓。那时,这个陵园刚刚修建,山坡上还没有种那么多的树木,那个纪念碑十分醒目,在山下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那时我们排着整齐的队伍站在纪念碑前面,校长先发表一番热情洋溢的讲话,优秀少先队员代表表决心,然后,大家把陵园的前前后后打扫了一遍。那时,不懂事的我们以为扫墓就是扫地而已,一边扫地一边嬉戏打闹着,把个陵园扫得尘土飞扬。后来,我们曾几次来墓地栽花、种树、浇水,但那也不过是作为劳动课的一项内容而已。令我们最头痛的是,每一次扫墓回来,老师都要布置一篇限制了多少字数的作文,让同学们叫苦不迭。

而现在,我又站在了烈士纪念碑前面,抬头仰望,顶端的红五星已经斑驳不堪。革#烈士永垂不朽几个大字也被岁月洗刷的褪了颜色。

我站在烈士墓前肃立默哀,四周静得出奇,甚至可以听见自己的呼吸。树荫下面几只山雀在杂草中觅食,给这个陵园带来了一丝生气。对面,几排花岗岩墓碑整齐的排列着,墓碑上面铭记着那些年轻的灵魂,颜体字墓志铭千篇一律地写着XXX烈士之墓,生于XXX年,卒于XXX年,籍贯等等。照片上是清一色碧绿的军装,红色的领章和帽徽,军帽下面的每一张脸都是那么年轻和英俊。这些人似曾相识,就像有说有笑地站在我的面前:

  张万元 男 25岁 四川合川人 死于70年7月 铁八师39团16连 班长

  陈富荣 男 24岁 四川营山人 死于70年7月 铁八师40团12连 班长

  李云超 男 20岁 贵州盘山人 死于70年7月 铁八师37团18连 战士

  孙汉柱 男 21岁 湖南新化人 死于70年8月 铁八师39团7连 战士

  黄振强 男 22岁 广东东莞人 死于70年12月 铁八师39团19连 副班长

  曹新民 男 20岁 江苏铜山人 死于70年12月 铁八师39团19连 战士

  黄德华 男 25岁 四川合川人 死于70年12月 铁八师39团19连 副排长

  郭实义 男 21岁 广东海丰人 死于70年12月 铁八师39团19连 战士

  马金华 男 21岁 江苏铜山人 死于70年12月 铁八师40团17连 副班长

  茹学高 男 23岁 江苏涟水人 死于71年2月 铁八师38团17连 战士

  孙正国 男 22岁 甘肃通渭人 死于71年4月 铁八师40团14连 战士

  刘顺成 男 31岁 湖北天门人 死于71年9月 铁八师39团3连 连长

  栾明雄 男 18岁 甘肃靖远人 死于71年10月 铁八师38团16连 副班长

  李学兵 男 16岁 

面前的这块墓碑一下子吸引了我的目光。我看到墓志铭上逝者的年龄,才刚刚十六岁,也就是说他比我当时大不了几岁。我们在万源读书的时候,他却已经参加铁路建设了。而这个年龄的他本应该和我们一样坐在教室里读书,不知道他为何这么小就当兵了呢。墓碑上,那个白皙幼稚的大男孩用清澈的目光注视着我,我的心不禁揪了起来,这是谁家的儿子啊,怎么忍心把儿子孤伶伶地抛在异地他乡,

我默默的站着,纷乱的思绪随着汽笛声飘得很远很远

我看着眼前一排排整齐的墓碑,墓碑后那一张张年轻的面孔,本该是鲜活的生命,本该有着和我们一样幸福的生活。而这些烈士们,牺牲的时候最大的31岁,最小的16岁,职务最高的的连长,其他的都是战士,他们来自于五湖四海,为了祖国的建设献出了年轻的生命。牺牲的时候他们是那么的年轻,或许他们还没有看见过火车是什么样子的,没有吃过巧克力,没有看过电视,没有谈过女朋友,很多的事情他们都没有经历过,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烈士们为了祖国的建设,为了人民的幸福,无私地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却难得有人为他们除去墓穴上的杂草;他们远离繁华喧闹的城市,远离家乡和亲人,就这么静静地躺在这崇山峻岭之间。只有长眠的战友陪伴在他们身旁,只有林间的鸟儿轻轻地为他们歌唱,只有火车的汽笛向他们深情致意。他们一如钢铁卫士,默默地守卫着用生命筑起的铁路线,守卫着大巴山,守卫着襄渝线的今天和明天。

而那些坐在往来列车里的人们,他们在车厢里说笑着,吵闹着,听着MP3,吹着口哨的时候,他们会往这山坡上看一眼吗?如果他们知道襄渝线的路基下面每一公里就埋的一副烈士的白骨,他们还能那么肆无忌惮地大笑吗。这些在和平年代为了一条铁路而献身的战士们到底值还是不值呢,是真正地重于泰山,还是轻如鸿毛呢?

走出陵园已经黄昏,站在山顶,万源县城的风光尽收眼底,远处一排排错落有致的楼房整齐地排列着,脚下的万源车站尽收眼底,红绿色信号灯交相辉映,一派繁忙景象。一列满载煤炭的货车拖着白烟,一声长啸钻进大地深处,远方的汽笛在空旷的天空里回响,桥下,那水泥桥墩就象列队的铁道兵战士,用坚实的臂膀支撑起了巴山的钢铁大道。

几天后,我又坐上了回程的火车,卧铺车厢里鼾声一片,可我早早就坐在了车窗前,火车停靠在万源车站时已经是深夜两点,但我还是情不自禁地打开车窗,向夜幕中的万源车站张望。黄土坎上灯火点点,已经很难找到过去的影子,可在我的心里,一切仿佛还是从前的样子。我凝望着,一直到列车开动。随着奔驰的列车的轰鸣声,带着对往事的追忆,我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本文引自网易《寂寞百合的博客》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 2小朋友瞻仰广通镇甸尾铁道兵烈.. 下一篇重返一平浪烈士陵园

推荐图文

战友作品:高高的顺
电视剧《你迟到的许
重返大兴安岭 嫩林铁
《寻找篇》之旬阳县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