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推斗车
2017-05-20 09:46:21 来源: 作者: 【 】 浏览:62次 评论:0
 
导读:2d64推斗车当了五年铁道兵,有许许多多值得回味的事情,然而最使我难以忘却的就是推斗车,别看推斗车是那么简单,可我却因推斗车经历了一次生死考验,那可怕的一幕至今想起还仍使我心惊胆颤!我于1965年底由浙江歌舞团特招入伍当上了铁道兵,经过新训来到了四师十九..
2d64
推斗车

当了五年铁道兵,有许许多多值得回味的事情,然而最使我难以忘却的就是推斗车,别看推斗车是那么简单,可我却因推斗车经历了一次生死考验,那可怕的一幕至今想起还仍使我心惊胆颤!

我于1965年底由浙江歌舞团特招入伍当上了铁道兵,经过新训来到了四师十九团一营二连八班当战士,因为有文艺特长,一到连队我就开始在连队、营部组织战士演唱组,活跃连队文化生活,没多久就被招到团部负责组建团宣传队,过了一阵子又回到连队深入生活,就这样时而集中时而分散,而二连八班就是我的根据地,就是我的家。

我的班长刘宝才是河南人,一米八的大高个,身材魁梧,一脸慈祥的笑容却不善言语,可他干起活来却似猛虎下山,在他的影响与带动下,我班12个小伙子个个都是好样的,在全连被称为“尖刀班”,我在这个班却被大家“另眼相看”,虽说这里是我的家,是我的窝,可班长对我却是照顾有加,我也是好强之人,为了表现我的进步,处处想抢重活脏活干,可时时都被班上的战友抢先了,就连上施工现场,班长也是不让我进隧道扛枕木、打风枪,总是叫我在洞外干些较为轻松的活,比如推斗车。这种活就是在隧道口等着电瓶车把一列列装满石渣的斗车拖出来时,再将这些斗车卸下来一节节地推到铁轨尽头向外倾倒石渣。

我当兵的前四年是在北京房山县张坊村度过的,这里位于北京与山西的交界处,是北京的边缘地带,四周全是山,抬头望天只有锅底大,我们191营驻防在这里担负着修建京原线的任务。这条铁路上连北京市内的地铁,下达山西原平,是一条当时最具战备性质的国防要线,毛主席为京原线特地提词:“精心设计,精心施工。”上级首长常常以此作为战备动员的口号,要求我们为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而战。因此在施工现场每天都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战斗景象。

张坊村虽说是在山上,但村前有一条河溪,平日里是干涸的河床,一到下雨就山洪暴发,我们营的任务是在高山上打隧道,在河床上建桥梁,我们连队担负的是打隧道的任务。记得是在1967年的6月间,我从团宣传队回到连队深入生活,每每当我回到连队时,班上的战友们对我格外的亲热,象是多日不见的亲兄弟,我也象是回到了自已的家。为了体验生活,我积极要求上战场,天天向刘宝才班长磨嘴皮子,要求进山洞打风枪。可他总以“你是咱团的人才”而对我重点保护,每天叫我在家里干些整理内务的轻便生活。终于有一天,班长笑咪咪地告诉我:“今天我带你上山推斗车。”这下子我可高兴了!三下五除二地换上了工作服,跟着班长飞快地到了施工现场。隧道口位于半山腰,从洞里伸展出来的斗车轨道一直延伸到50米以外的山腰处,下面就是100多米深空旷的山谷,从隧道里拉出来的石渣就往这里倾倒。班长带着我一车车地推着斗车上坡、下坡、刹车、倒渣,我一直干得好欢,一边推着斗车,一边想象着在舞台上如何表现推斗车的形象,有时还情不自禁地哼出了音乐旋律,那种感觉真是好极了!我与班长配合的很好,两个人推着两节车斗,一会儿上坡一会儿下坡,当下坡时,我们顺着惯性,人站在车尾上往前滑动,快到尽头时,脚踩刹车将车停下,两人一块掀起斗车,只听哗啦啦地声响,石块就滚向幽深的山谷。就这样我们推了一车又一车,班长不断地夸奖我干的好,乐得我心里美滋滋地。

一列满载石渣的电瓶车又从隧道里开出来,我与班长照例先卸下两节斗车,一齐用力将车推着上坡,下坡时,班长要我站在两节车的中间,他站在车尾,我知道班长的用心是为了更好地照看我。开始我们顺着惯性缓缓地向下坡滑动,谁知这两节车的石渣装的特别多特别重,斗车滑行的速度越来越快,班长叫我赶快刹车,我使劲地用脚踩着刹车片,可是已经刹不住了,斗车飞快地向下滑动,我的心已经开始发慌了,要知道前面就是深深的山谷呀!10米、8米、6米、4……,距终点只有两米了!眼看着一场不敢想象的事故就要发生,

忽然我听到在我的身后一声大喊:“快跳车!”只听得身后“咚”的一声,班长一下子跳到了身后的工地上,我呢?还站的两车的中间,我的右边是空旷的山谷,左边是倒弃的石渣山坡,在石渣中我忽然看到了一根枕木竖立在石渣之中,露出了一截木头,这时容不得我多想了,往右跳等于去死,往左跳或许有生还的希望,但必须准确地抱着那截露出的木头上,不然也会滚下山坡的。幸而此时我的头脑还算清醒,于是突然我在班长与战友们的呼喊声中,一下子跳到了左边的枕木上,死死地抱住了那截木头,两节斗车“刷”地一声,从我的头顶飞驶而过,接着只听得“咕咚咚、咕咚咚”地斗车与大石块滚下深谷……

班长与战友们奔到我的身边,把我从石渣中的枕木上抱了上来,班长看到我没有一丝损伤,他笑着称赞我说:“好小子,你灵活得象个猴子,不然可要去见马克思了!”可我早已被这突发事件吓得脸发白,心不停地跳着,望着班长此时我才明白过来,是班长的那一声呐喊救了我的性命!没有班长那一声“快跳车!”的提醒,我就与斗车和碎石一起滚下去变成肉酱了,真是越想越怕!我激动地扑向班长,拥在他的怀里:“班长……。”

弹指一挥38年了,每当我回首往事,忆及当铁道兵的这段历史时,这推斗车的生死一幕久久地定格在我的脑海里。也许再过若干年,许多事情可以忘却,可是这一幕我想将会伴我终身。想起推斗车,就不会忘记我曾经是个英勇的铁道兵,为了祖国奉献了我的青春;想起推斗车,我不会忘记战友的深情厚意,战友间的感情真是比兄弟还要亲!至今我仍在深深地怀念我的老班长刘宝才,行文止此,我忍不住地热泪盈眶想起了您:班长呀,你如今在哪里?曾经被您救过一命的我,在杭州呼唤您!

杭州:孙以诚

2002624

0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感天动地铁道兵 下一篇父亲和铁道兵

推荐图文

百度百科---中国人民
我爸是当年牺牲的铁
军队改革历史:消失
好人好书之四:《清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