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大山
2017-05-20 09:47:07 来源: 作者: 【 】 浏览:154次 评论:0
 
导读:2394大山大 山 人到中年以后,会时常回忆过去的一些事情,从儿时到青年时代的许许多多往事,常会像电影一样一幕一幕的在脑海里重现。尤其是童年的许多记忆,总是难以忘怀,而给我留下记忆最深的还是上山砍柴。我们小的时候,家里做饭是用的木柴,那会儿没有蜂窝煤,..
2394
大山

大 山

人到中年以后,会时常回忆过去的一些事情,从儿时到青年时代的许许多多往事,常会像电影一样一幕一幕的在脑海里重现。尤其是童年的许多记忆,总是难以忘怀,而给我留下记忆最深的还是上山砍柴。我们小的时候,家里做饭是用的木柴,那会儿没有蜂窝煤,更没有煤气,冬天取暖是用煤球或者是木炭,而烧饭用的木柴要却要从山上砍。
记得我上三年级的时候,父亲从驻扎在江西的34团调到驻扎在广东的31团。为了便于施工,31团的大部队都住在山里面,因为山里没有学校,团里凡是有上学孩子的家庭就住在几十公里以外的乐昌县城里(哥哥当时在佛山的七师子弟学校里就读)。所以,因我上学的缘故,我们家从江西搬来,被安排住在广东的乐昌县江边的浮桥桥边上,在一个部队临时征来的民居里(记得凤凰姐姐家也在附近的另一所民居)。这所民居是个大杂院,团里几户有孩子读书的家庭就住在相互用竹席子隔开的这个院子里,搬进这儿不久,父亲就去世了。
大杂院的生活条件极其简陋,吃水要到江边去挑,烧饭的木柴则要从郊外的山上砍。我们到山上要经过一座用船和木板搭起来的浮桥,再走大约十五里路才能到山下。每次去砍柴我们都带了午饭(那会儿的午饭不过是两个馒头加点咸菜或者是带一茶缸炒米饭),到山下我们把饭藏在草丛里,等到山上砍了柴回到山下,把事先藏好的饭拿出来,就着山涧的溪水,补充了体力才能有力气扛了砍柴回家。记得有一次上山前没有把饭藏好,被人偷吃了,下山后的我扛木柴便没有了力气,可是还有十五里路啊,小小的一捆木柴我越扛越重,为了减轻重量,饿的头昏眼花的我开始扔木柴,先是捡着小的扔,后来是大的也扔,就这么一路走一路扔的,等快到家时就把辛辛苦苦砍来的一小捆木柴全扔光了。我晃晃悠悠的快走到浮桥边时,远远地望见得到小伙伴报信后赶来的哥哥,他拿着两个馒头来接我了。见了亲人,觉得委屈我的眼泪怎么都止不住了,哭的唏哩哗啦,当然还没有忘记就着泪水狼吞虎咽的吞下那两个馒头。我跟在哥的后面,就像打败了仗的士兵一样,垂头丧气,空着两手回了家。怕妈妈伤心,在到家前我没有忘记擦掉眼泪,装的没有人事儿一样。也许就是那个时候,艰难的生活练就了我刚强、坚韧不拔的性格和吃苦耐劳的精神,养成了类似男孩子的性格,哪怕以后遇到再艰苦的事情我也能够承受。
在我上五年级的时候,七师的家属们都集中到了湖南,大院对外番号是广字362部队。按扎在鲤鱼江镇罗围大队附近的山脚下,全师司、政、后和各团的家属区分别在几个山头上,占了大约上千亩山地。院子里有了在当时是比较先进和奢侈的文化娱乐场所,比如有大礼堂、灯光篮球场和游泳池,还有服务社,生活条件有了极大的改善。我们的学校就在部队大院里办公楼旁的侧楼上,老师们和蔼可亲,有着丰富的教学经验,还有一些经过精心挑选出来的部队战士做我们的老师,学校的课程和地方学校课程同步,但是对学校管理绝对按照军队的管理进行。直到现在,我们的班长在班级队伍面前十分严肃地喊口令的样子,我还记忆忧新,就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事。
那时候我家从广东乐昌搬到了湖南鲤鱼江,住在司令部家属区。生活环境好了,也有了自来水,不要再到江边去挑水。生活条件虽然得到了改善,可是生活中的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那样都少不了,开门第一件事就是柴。大院的人们还是要自己解决烧柴的问题,俗话说靠水吃水,靠山吃山,大院后面三面环山,山上树木郁郁葱葱很是茂盛,于是家家烧饭用柴便都到院后面的山上砍。湖南的雨水充沛树木生长的很快,当时就觉着山上的树木怎么总是砍不完。
大院就在山脚下,我们不要再走那么远的路了,半天就能打个来回。每到星期天我们都约了邻居或者同学好友,带着砍刀和绳子到后山上,挑选好劈、好烧的小树砍了捆成一捆,有时候是砍大树,拖了回来用锯子锯断再用刀劈开(当时只是知道松树和杉树是国家不允许砍伐的树种)。不知道是不是那会由于我们的无知,毁坏了很多珍贵的树种?地方的百姓可不是这么做的,他们不砍大树,只是把山林里的小杂树、藤枝、细竹子连同茅草成片砍倒放在山上,等晒干后再挑回家。所以到现在我有时会梦见那里的山怎么变得光秃秃的。
家搬到鲤鱼江后,因为哥哥留在远离家的广东乐昌中学住校,妹妹年幼,所以家里砍柴的任务理所当然的落在了我的肩上。一年四季除了夏天不能上山,因为夏天山上会有蛇和各种小虫子常常出没,会袭击惊动了它们的人。还有漆树到夏天会开花,很多人碰上了都会过敏起水泡。为了安全,我们都是在其余的三个季节里上山砍柴。我成了家里的砍柴的主力,我常常是把家里的木柴堆积得很高,看到家里堆满了的劈柴垛子,我会有一种成就感。那时我12岁,渐渐长大开始懂得生活的艰难,知道尽我的所有能力去为妈妈分担生活的重担,不再让妈妈紧锁眉头长叹气。
还记得,大院后面的山上,到春天便会山花烂漫,最多的还是玫红色和紫红色的映山红一簇簇的,缀在树丛中一派红火。细心观察,每天你都会感觉到山上的颜色各有不同,常常是这边红了,那边又粉了,要么是白色的一团团、一簇簇,要么是黄灿灿的一片片。春天就像七彩调色板不断的使大山在经常变换着它的彩色衣装,把山装扮的分外妖娆美丽。春雨后,竹林里的竹笋更是像得了号令一样,纷纷的在一夜之间会忽然冒了出来,互相比着长,你要是屏息静心地在其中,真的会听到竹节劈劈啪啪的拔高声。
到夏天我们就不上山了,夏季雨水多,而雨后大山,山景格外美丽,孱孱连绵雾气环绕在半山腰,起起伏伏,云雾飘渺,远远看去好象美丽神话传说中的仙境。雨后的大山里,被雨水洗涤过的树木显得更加青翠,树叶上,挂着许多个小雨珠,虽没有阳光的照射,但也显出晶莹剔透的美姿,轻轻地摇一摇树木,晶莹的小雨珠便向你的脸上、身上扑去,直接融入到你的汗水之中,待雨过天晴,云蒸霞蔚,大山煞是美丽。而在山脚下我们常常能见到悠闲咀嚼的老水牛,还能看见打猪草的村民,他们头戴斗笠,身披蓑衣,仿佛这里是世外桃源一般。
夏天的大山会把春天带来的五颜六色渐渐退去,树叶由嫩绿色而逐渐到深绿色。随着季节的深入,山上各种野生的果子也在热辣辣的阳光照射之下渐渐成熟,只要你记准了原来开满各种鲜花的地方,就一准儿能找到鲜灵灵的野生果子。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大院后面的大山由原来的深绿色转为浅浅的黄,在瑟瑟的秋风中又会变成了褐黄色。山上有许多的枫树,到深秋枫叶会越来越红,夹杂在大山褐黄色的衣装之中,红、黄色一片耀眼。而经历夏季阳光孕育后的果实也挂满了枝头,记得有野柿子(我们叫它冻冰)、猕猴桃(我们叫藤梨)、酸枣、野生的小苹果、毛栗子。我们这时除了砍柴以外,会带上剪刀和一个大口袋,到山上去摘采大山慷慨赠与我们的果实,尤其是毛栗子,采摘回来晒上几天,它们会一个一个崩裂出来,炒了香喷喷的。有些男孩子如果碰上结满果子的大树,没有带口袋,他们便会脱下一件衣服,用了藤条扎住衣服的管口,把采来的果子装在里面扛回来。我们上中学以后,学校为了补充办公经费不足,到了秋季就会布置学生每人交二十斤茶籽的任务,因为茶籽树是农民种植的,我们只能在农民收获之后,在他们不留意的角落找落下的茶籽,或者是找到野生在偏僻地方的茶籽树,往往要爬过许多山头,才能完成任务。在金秋季节,采摘果实给我们带来的那种兴奋和欢乐,伴着我们度过了美好的少年时代。
收获之后的大山在冬天渐渐的寂静无语,鸟儿不再歌唱,各种小动物和小虫子忽然都消失了。仿佛大山沉睡了,它默默地静候着大雪为其换上银色的装束。在后勤部后面的那座山上长满了毛竹,我自己习惯地叫它竹山。大雪会把竹子压成了弯弯的身子,想起来《智取威虎山》《袭击白虎团》里的哨兵就是这身装束,远远的望去,那被压弯了腰的竹子真像戴了风雪帽的士兵在默默地执勤,时而感觉又像是红楼梦里的十二金钗和丫鬟们带了斗篷在观赏雪景。这是一道十分美丽的风景,记得那会儿鲤鱼江的冬天,每年雪都会下的很大,有时候甚至会没到膝盖......
大山的天是蔚蓝的,水是清澈的,大山的魅力在于它给与人们的永远是豁达、是恬静、是坚强。我们的父辈是铁道兵,子承父业,我们也成为铁道兵中的一员,两代人执行任务常年都在大山里面。我们的少年、青年时代和大山有着难以割舍的情缘,说是大山养育了我们一点不过分,因为山不仅把大地的沉稳、山的气宇传给了我们,也把树的苍劲、竹的风骨传给了我们,同时大山给了我的坚韧不拔的毅力和对生活的启迪。我怀念南方的大山,我深深思念着的大山啊,什么时候我才能来到你的身边,再次一睹你的伟岸英姿,再一次感受你那的博大胸怀......
0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记多年前的一次打靶 下一篇难忘的阿拉沟,永远的天山情

推荐图文

战友作品:高高的顺
电视剧《你迟到的许
重返大兴安岭 嫩林铁
《寻找篇》之旬阳县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