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三十年前修“天路”
2017-05-20 09:47:25 来源: 作者: 【 】 浏览:354次 评论:0
 
导读:三十年前修“天路” 冬天的月夜,干燥而寒冷。月光青烟似的照入帐篷,暮色正从散落的藏包上退去,黑暗纷至沓来。高原很静,只听见藏獒一声接一声地吼叫…… 38年来,这幅画面,一直深刻在我脑海中。1978年,我退伍结束了铁道兵的生涯。此后,再没有回过那条铁路线,..
三十年前修“天路”

冬天的月夜,干燥而寒冷。月光青烟似的照入帐篷,暮色正从散落的藏包上退去,黑暗纷至沓来。高原很静,只听见藏獒一声接一声地吼叫……

38年来,这幅画面,一直深刻在我脑海中。1978年,我退伍结束了铁道兵的生涯。此后,再没有回过那条铁路线,但留在那里的四年时光,从此不能抹去。从西宁至格尔木,我带领1200多名靖江籍铁道兵,奉献了一生中最青春年少的奋斗与梦想,直到“战斗”止于冻土无法破解的那一天。

2006年7月,青藏铁路开通运行。此时,我们这些老战士都年过半百,铁道兵也已退出历史舞台,但我们曾经的梦,却从这天起,开始真实地凝固在海拔3800米的生命禁区.之上。

我离家去当兵时,父亲气得几天没跟我说话,母亲急得在一旁直叹气:“你让他怎么办,怎么办!”可我终究还是走了——去了铁道兵团,没能扛枪打仗。那是1961年底,我19岁。

当铁道兵,在当时并不值得骄傲——与战场上的骁勇善战相比,架桥、修铁路、打山洞,近乎做名工人!记得新兵站在卡车上路过长安街时,许多战士都低下头——他们怕家人看见卡车上“铁道兵团”的旗帜。可我,一点不自在的感觉都没有。我自豪地迎着路旁的眼神而去:我来自北京郊区,能进部队锻炼,是我高中毕业后最大的光荣。

当铁道兵没多久,1964年8月,毛主席就发出“成昆线要快修”的号召。

1964年秋天,我们铁道兵十师49团被派往四川,参加成昆铁路修建。绿色铁皮军用火车,拉着满车战士,停停走走两天两夜,才爬过秦岭,进2,~1儿火车空间狭小,战士们只能侧身于卧铺,从面前的小窗观看沿途风景。车厢外,崇山峻岭连成一道墙,山中炊烟袅袅升腾;车厢内,号角般的革#歌曲终日回响。这使得旅途,澎湃而愉悦。

到了终点,美丽的山,却成了最大障碍。峨边县,偏而远,少人烟。我们一个连,共18个班,200多人,平去半山腰的乱坟,扎下帐篷。一条河,从山脚流过,几乎没人走过。我带着班里战士,逆着空寂的河流,开始架桥、打隧道。桥有50多米高,我们没有现代化工具,只能人工完成。每天,用翻斗车推着土,从山头到桥头,一趟走五六百来路。每人要运4方土,班里15个人,任务是60方土。我是要强的人,要求班里每天完成200多方,这只为听连长高喊句“六班完成百分之四百的任务!”——每星期连里放电影前,连长总对优秀班全连表扬。后来,表扬的总是六班,一星期两次。

打隧道,人与泥便混在一起。又闷又热的隧道里,上下淌水,施工时只有脱去衣服,留一条短裤,束一根皮带,提起底气,拼命干。在大山腹地开隧道,得在山体安放12包炸*,炸开通道,再一寸寸掘进。每炸开一块凹口,硝烟还未散尽,就赶紧冲进去扒渣,支起钢架,填混凝土。每当这时,心中总涌起冲锋陷阵的豪情。6年里,这激情支持着我们,从未间断过I作。

没有欢歌笑语,没有荚酒佳肴,累了,只有倒下,惬意地睡去。老远听到雷似的鼾声。鼾声此起彼伏,如同白天的体力活那样沉重。这时才感到,睡个好觉,就是聿福。等着天明,又是充满灰尘与汗水的“战斗”。可我并未料想,这“战斗”还有死亡气息。一天,一位排长在下坡椎车时,因车速太快被卷起来。一声惨叫后,他抬起头。我看见一张抽搐的脸,布满汗珠。他的腰椎断了。我第一次意识到,铁道兵与战场士兵一样,离死亡很近。

1970年,铁道兵十师转“战”襄渝线,I地在侠西旬阳县。那一年,我28岁,年轻气盛,时任49团3营12连政治指导员。第一天,·L级就要求全副武装,背着枪支、锅、碗等,三天行军210里。上级要求每天行军o里。到了第二天,我算算剩下的130里路,突然想,能不能一天走完全部路程!这个想法让我激动不已。立正、集合,动员会,党员全部同意。第二天,我硬是带着队伍,从凌晨4点行军至晚6点,走完130里路。在终点,团首长亲自迎接了我们。没多久,中央军委总后勤部给予我们通令嘉奖,赞赏我们连队“有一种革#英雄主义”。

这是我从军生涯的自豪之笔。如今想来,当时的决定有些武断。那一路,我们一点也不感觉累。只有在极端训练中,集体中那股团结的闯劲,才能替代身体极限的劳累。爬过1000多米高山时,我感到铁道兵的英勇,与野战部队并无两样。战士们互相搀扶,互相鼓励,终于达到本不可想象的目标。

四年后,在青海湖边,寥无人烟的平原上,铁道兵的这种精神,再次震撼了我,我没有想到,那竟是我铁道兵生涯的最后一站。

进入青藏线时,我还打着石膏——之前,腰椎间盘突出的病,并未痊愈。然而,青藏线西宁至格尔木一段的“战斗”,却吸引着我前往。这是自1958年启动的青藏线一期工程,铁路沿线海拔大多3000米以上,是中国第一条高原铁路。我去担任13连副指导员,时间是1974年。

部队驻扎在刚察县境内,青海湖边。第一次踏上海拔3800米的土地,我感到高原是那样苍茫和深不可测。这里是青藏高原最荒凉的地方,寒冷而令人疲惫的冬季,占据了一年的大部分时间。连长告诉我,步行几十里地,都不会有人烟。放眼望去,看不见树,只有矮小的草丛。风,从春刮到冬。当地藏民有“一年一场风”的说法。S级以上的大风,每年要刮70天。风沙总是轰然而至,甚至能把几百只羊一股脑儿刮进青海湖。一阵风过后,只剩苍凉的大地,令人有种从头来过的感觉。

最初几天,我感到胸闷,头晕,乏力。组织连队跑操,身体好的顶住了,可也有人跑一段感到头晕、昏迷。所以,跑操也不敢进行了。但青藏线的施工,却不曾因此止步。

自己搭建起帐篷,自己和泥打土砖砌伙房,有时煤供不上,就捡牛、羊粪烧水做饭。空气稀薄的土地上,水烧到60多度就开了;用高压锅做饭,总是半生不熟的;蒸馒头也发不起面,用手一捏,就成了死面团。但一进工地,种种不适,就被抛在脑后。冬天施工,七入级的大风刮得令人窒息。我带着战士们,穿上厚重的皮衣皮裤皮帽子,再戴上三层手套,才敢开工。一次,一名来自靖江长安公社的战士,只戴了两层手套,乎刚碰钢轨,立即被冻住。大家慌乱地把他的手从钢轨上拉下。一层皮生生被扯掉,那只手随即鲜血淋淋。

那时,每名战士干三年,才有252元的津贴。我们互相开玩笑,戏称自己是“;百五”。可就凭这“;百五”精神、凭着对党对国家对军队的忠诚,我们铁道兵铺石子、修路基、建起刚察车站,架起两座铁路桥,铺设出一条20公里长的铁路。每到夜晚10点,营房熄灯后,高原上伸手不见五指,那是一天中最难受的时候。躺在床上,一边想念江南的温暖湿润,一边听着远处藏獒一声声沉闷的叫声。这样的生活,枯燥得让人坐立难安。一个月看一场“老三篇”电影,大家聚起来包顿饺子,成为当时最大的乐趣。

1978年8月,铁路即将建成,部队为我记了三等功,而此时的我,将彻底作别铁道兵。临行前,我为战士们上了最后一课,夜晚,又查了岗。那晚,空旷的高原显得那样深沉。我对这一向恼人的黑夜竟生出许多依恋。师长说,你选一件礼物带走吧。我从一堆工具里,挑走了一把铁锹和一把镐。

1984年,铁道兵被取消。同年,青藏铁路一期全段建成通车。多年后,我留在了南方,遇见许多曾驻扎青藏线的铁道兵。每次相见,我们紧紧相拥,无须多语,已是满脸泪水。妻子总不能理解我的感动。我对她说,我终生怀念那段激情澎湃的岁月。至今,我仍保留着那把铁锹和镐。我时常回想起,茫茫高原上点点亮起的营房灯火。那是一个季节,一个时代,曾绽放出的光芒。(口述:肖春连 整理:仲一晴 赵静 管如莉)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为别人而哭 下一篇依稀往事忆当年

推荐图文

电视剧《你迟到的许
《寻找篇》之旬阳县
跟黄晓明抢女人?章
《你迟到的许多年》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