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五个鸡蛋
2017-05-20 09:47:28 来源: 作者: 【 】 浏览:271次 评论:0
 
导读:五个鸡蛋 安宁河日夜奔腾,激流就在离我们营房二十几米远的山下。河对面的山更是陡峭如削,因此,河水湍急拍石的哗哗声通过两山的共振,使营房驻地日夜笼罩在喧嚣不已的氛围里,我们仿佛住在所有织布机都开动了的纺织车间里。 这地方具体叫什么,我们当战士的不清楚..
五个鸡蛋

安宁河日夜奔腾,激流就在离我们营房二十几米远的山下。河对面的山更是陡峭如削,因此,河水湍急拍石的哗哗声通过两山的共振,使营房驻地日夜笼罩在喧嚣不已的氛围里,我们仿佛住在所有织布机都开动了的纺织车间里。

这地方具体叫什么,我们当战士的不清楚。附近看不到村庄,但不时地有彝族同胞穿着厚厚的衣服从铁路边走过,此地不远处肯定有寨子。而我们是到这里来进行成昆线扫尾工程的,每天以排为单位上工收工,收工后就在营区活动,附近有没有寨子与我们无关。

当时,我是五班班长。当班长的有一个特权,就是收工时让副班长把队伍带回连队,然后各班班长与排长一道,把工地检查一遍,顺便商量着划分明天的施工任务。这天,我们四个班长加一个排长把工作任务商量完毕正想回营房,我的肚子突然不舒服,就对他们说:你们先走,我办完事就去……

而等我办完事往营房方向刚走了不到一百米的时候,夕阳余晖下,一位彝族老妈妈也疲惫地向我走来。相距约莫五步远的地方,她站住了,然后很有礼貌地称呼我:“解放军……”她对我的这一称呼,是当时当地百姓对我们的一种极为普通的称呼。她叫我时,不像电影中群众呼唤子弟兵时那样满脸洋溢兴奋和热情,但脸上却充满着恳切与企盼;而我也没有“大娘长大婶短”地回应她,而是站在那里几秒钟后慢步上前问:“您有事吗?”

这样简洁的问答之后,老妈妈便用左手从衣服口袋里变戏法似的掏出两个鸡蛋,然后小心地放到右手上;紧接着用左手又掏出一个,再排放在右手上;第三次用左手再掏出两个,然后右手、左手合并在一块,双手托着五个鸡蛋送到我面前。

我不知这是为什么,但直觉告诉我,这绝不是上演当时十分著名的《南瓜生蛋的故事》。果然,大妈在我的思想还没来得及多想时,便说话了:“解放军,请买下这五个蛋吧——一角钱一个,我家实在没有钱……”一脸的无奈甚至恳求。老妈妈边说边把鸡蛋向我身边靠,令我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我对老妈妈说,我们是不准买这些东西的,这是纪律。老大妈似乎听不懂我说的这些;要么听懂了也不理会,一直对我说:你买下吧,你买吧……这种哀求让我感到,我若不买下她这5个鸡蛋,她肯定会痛苦无边;她肯定急切地需要钱用而又没有钱,她明知一个战士在部队规定不允许买这种物什而又不得不对我寄托希望,肯定有难言的苦衷。

面对老妈妈,我立刻想起同样生活在遥远家乡,居住在穷乡僻壤的母亲,便对她说:“好吧,我买……”当时我每月生活费七元,又临近月底,我很清楚地记得当时我的口袋只剩下一元三角钱,于是就给了老妈妈一元钱。此前,记得当时炊事班的副班长付东方曾对我说过,鸡蛋一角五分一个。而此时老妈妈自报一角钱一个,更说明她急需用钱而痛下决心一角钱一个地贱卖。

贵也好贱也罢,问题是我一接过那五个鸡蛋,心情就像接过了五枚炸弹——因为战士是绝对不允许私人去买鸡蛋的,而且是生鸡蛋。若是熟鸡蛋,当场吃掉也就拉倒,这生鸡蛋怎么办啦?我把鸡蛋放在裤子口袋,生怕碰破,便小心翼翼地走着并且把双手插在裤袋里,目的是用手护着那鸡蛋。快到营房时,要注意军容风纪,战士不准双手插在裤袋里走路,于是我把双手从裤袋抽出,任鸡蛋在口袋发出相互摩擦的声音。我立刻走进宿舍,然后偷偷地把蛋从裤中取出放进挎包里。

当时我们住的是通铺,所谓宿舍,就是一个排四十几号人住在一间大大的“干打垒”的屋里,床铺是一溜儿竹片钉的,每个人在竹片上分得一块单人草席大的地盘,相互挤挨着睡。这种睡法,冬天还好办,一到夏天,40多双解放鞋散发的胶臭味混合尼龙袜的汗味,使整间房酸臭得要命。但那时由于施工累,再艰苦,我们一回宿舍也便倒头即香地酣睡着,根本体味不到“此中味”。

睡在我左边的是广东兵小何,他是连队的“干部苗子”,跟我关系极好,我不久就把五个鸡蛋转交给他,目的就是想请他那个当炊事班长的同乡帮着煮一下。“这怎么能煮?炊事班长还不说我偷蛋?”小何说。 那怎么办?“没关系,我来想办法!”小何又说。于是我便把那五个鸡蛋转移到他的挎包里。

小何把鸡蛋转移之后,我也就不再理会这事。第二天,我们照样施工。但不巧得很,小何在工地上急性阑尾炎发作,当即用卡车送往挺远的一家地方卫生院。大概十来天后,据说小何出院又被派去团部学习哲学著作去了。当时,毛主席说过,让哲学从哲学家的书本和课堂中解放出来,部队掀起了学哲学的热潮,干部苗子自然先走一步。

这样大约折腾了二十多天,我们日夜上班下班地施工,直至一天的后半夜,我睡梦中仿佛听到有小鸡的“喳喳”叫声,没在意;又过了一些时间,睡在我右边的熊汗青把我推醒,悄声对我说:“哪里有小鸡的声音?我立即警觉,再一听,就听出一丝小鸡怕冷后紧缩在母鸡羽翼下的颤抖声,再仔细听,那叫声似在小何的挎包里。我马上从迷蒙中清醒过来:莫非鸡蛋一焐一热……我悄悄地爬起来用耳朵贴着小何的挎包。我一触碰,挎包里的小鸡叫得更欢了。这时,排长也听到小鸡的声音,用手电筒对着鸡叫的方向射来,正好射见我光着身子在翻小何的挎包。排长低声愠怒道:“你干什么?”我用手势示意排长过来。排长蹑手蹑脚地过来了,用手电筒一照——老天爷,原来我把五个鸡蛋给了小何后,小何未做任何处理,他二十多天没来连队,放在挎包里的五个鸡蛋竟变成了五只小鸡。

后来处理这五只小鸡,还费了很多周折,小何的“干部苗子”还差点被撤了,幸好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受到连队严厉批评……我本想变相稍许救济老人,好心却未得好报,心上的委屈随着时间的流逝,早已淡忘了,但30年来,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那个彝族老妈妈恳求我买下她那五个鸡蛋的神情,我时常想起她。如果她尚健在,该80来岁了,成昆铁路也通车30年了,那地方的条件一定好些了吧!(万千)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心中的那支歌 下一篇为别人而哭

推荐图文

电视剧《你迟到的许
《寻找篇》之旬阳县
跟黄晓明抢女人?章
《你迟到的许多年》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