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心中的那支歌
2017-05-20 09:47:29 来源: 作者: 【 】 浏览:263次 评论:0
 
导读:299f心中的那支歌心中的那支歌天性使然,我喜欢唱歌,也会唱很多的歌。但没有哪一首歌,像那首歌那样叫我难忘。几十年来,它一直深埋在我的心底。每当我唱起它,便情不自禁地联想起那些峥嵘的岁月,豪情与温馨交织的情感就漫上心头。有时,它就像炽热的地火,在我身上..
299f
心中的那支歌

心中的那支歌

天性使然,我喜欢唱歌,也会唱很多的歌。但没有哪一首歌,像那首歌那样叫我难忘。几十年来,它一直深埋在我的心底。每当我唱起它,便情不自禁地联想起那些峥嵘的岁月,豪情与温馨交织的情感就漫上心头。有时,它就像炽热的地火,在我身上燃烧;有时,又宛如一池碧水,在我的胸中荡漾。

它,就是《铁道兵之歌》。而我,曾是铁道兵的一员。

这首歌,铁道兵家园们都会唱。这首歌的旋律很有特点,当许多的人一起合唱时,它就突出表现为一种雄壮和豪迈,听起来叫人热血沸腾、回肠荡气。而当你一个人在一边独自吟咏,它则使人感到舒展和悠扬;听起来呢,又使人觉得委婉优美、意味绵长。(好象这首歌后来还有一个版本,但远不如这前个那么有名,流传那么广。)“梭拉多拉梭米爱米叨拉梭,米爱叨西拉叨梭”那大气而又流畅的曲调,伴随了我整整六年军旅生涯,也伴随了我至今的全部人生。

第一次接触这首歌,是七二年底刚入伍的时候。那天,我们刚换上军装,在公社大院整队集中。我们指导员,一个叫蔡凤歧的河北老兵,给我们教唱了这首歌。学会了,伙计们的感觉也就出来了:那心理、神态、甚至形体动作上,都鼓荡着一种雄赳赳气昂昂的豪气。现在想想,或许是那首歌自身`的音乐语汇所表现的磅礴气势对我们听觉产生了无形的影响;也或许是一种刚当了兵,“一颗红星头上戴,革#的红旗挂两边”的不自觉的骄傲感觉;仰或是二者彼此交织而形成的激动罢了。以后很长时间里,我经常一个人自己哼唱,也就觉得好听,很流畅,引人联想,令人舒畅,其他,也就没什么感觉了。真正感悟这支歌曲深切的内涵,体味她强烈的心灵震撼力量,是在我逐渐融入连队并经历了许多,和退伍重返社会饱经生活沧桑,对人生反刍后的揭晓。

开始,我参与修建的是“襄渝线”。我先去的连队,是十师五十团十四连,扎营在陕南的崇山峻岭中一座叫“威虎山”(老兵都这样叫的)的山上。差不多一年后,我们又挪到了汉江边的一个叫兰滩的地方。这期间,很多的事,很多的情景猛烈地撞击着我的眼帘和心灵:从黑黢黢的隧道里钻出来时只剩下一双双眨巴着眼睛、全身裹满水泥浆的疲惫身躯;、背着枕木汗流如雨的紫黑脊梁;用长绳吊悬在陡峭的岩壁上抡锤开山的空中剪影;被石头咂伤头部后鲜血淋漓的“狰狞”脸庞;由汉江的翻车中抬起来的僵硬尸体……。连队的领导和老兵也经常绘声绘色地给我们侃一些前辈的神奇、光荣和辛酸:鹰厦铁路修的快,那地方的姑娘开放的很,好些个战友艳福不浅,有的退伍时还带了个漂亮的媳妇回家;宝成铁路修的难,一辆卡车从山上翻了,在空中打了十几个跟头才摔到谷底;成昆铁路修的苦,一个隧道在山肚子里面转了好些个弯,打洞子就死了好多人,完工后统计,全线每一公里平均死了一个人……。也有很多的事,很多的情景,令我温暖和动容。一次,我重感冒,烧的迷迷糊糊的,那位云南藉的班长和另外一个战友,两人硬是交换着把我背到离连队好几里地、设在高岗上的团卫生队,等我回来,我的一堆脏衣服已经被洗的干干静静的放在床头;一回看演出,大家都争着要坐前排,都说几个月没见过“皮管子”(指女兵。直到今天我都没有弄清为什么这样叫)了,但最后还是让副班长坐了前排,因为他结过婚,不经熬,他还承诺过后给我们讲新婚晚上的经历,这当然是具有巨大诱惑力啊!后来他对着那些冒着绿光的眼睛还真讲了:“嘿嘿,灯一吹,就那么会事了哦”,急的几个大龄老兵跳起脚大呼“上当!”……。

交织着艰苦、快乐的时光汨汨在军营流过。七四年,我们终于把一条彩虹铺在了地上,襄渝线完工通车了。我们又开始打点行装预备新的征程建设青藏线。离开兰滩的那些日子,我们经常三三两两的相约去铁道上走,过去,过来,再过来,再过去……;望着那静静卧躺在陕南绿色山峦中,无限延伸的巨龙,欣赏自己的杰作。弥漫在心头的,是兴奋、欢乐、还有一点点怅然。那几天,部队经常集中开会,一开会就唱这首歌,唱得大家热血沸腾、群情激昂。那天,我们终于了蹬上西去的列车,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挤在罐车门口,望着已成一片废墟的连队营地,以及营地那边的山、水、……。路基下,甘肃籍的副连长撤着破嗓子喊到:“个龟儿子的,唱个歌撒。我来发;背上了那个行装杠起那个枪预备,起!”“背上了那个行装杠起那个枪,雄壮的地那个队伍浩浩荡荡……”在威武雄壮、响揭行云的歌声中,我感到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感像潮水般猛然冲上我的心头,我也分明看到,一些战友的眼眶里,已经闪烁着隐隐的泪花。

我们是唱着这首歌进高原的。车到哈尔盖(青海湖边,当时青藏线的起始点)我们换乘卡车。在空旷苍凉的戈壁草原上,在高原依然料崤的寒风里,我们又在汽车上放声唱起了它:“……同志呀,你要完我到哪里去?我们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歌声里已是一种新的自豪、欣喜、期待和激动。

高原岁月是另一种艰辛的磨练和快乐的体验。连队在海西乌兰县域内一座小山脚下扎营,前面是一块宽阔的草原,前后上百里渺无人烟。我们刚把军用帐篷的空心钢管支起并盖上油布,突然刮来一阵铺天盖地的狂风,裹卷着将它们抛到几米高的空中,又狠狠地摔下,钢管弯了,油布裂了,我们也傻了。高原缺氧,早上出操,百十号人在操场上只小跑了两圈,一个个就满脸涨的通红,蹲在地下直揣粗气。因为气压低,水到八十度就开了,饭蒸不熟,馒头也蒸不熟,我们吃了整整两个月的夹生米饭和馒头。又因为线长路远,运输困难,给水定量,也没有新鲜蔬菜。我们天天定量一缸水,又嗽口又洗脸,当然不能洗澡啦,结果弄得每个人身上都有股霉馊味。一顿又一顿的压缩菜,吃的人人一脸菜色,看见它就反胃,以致以后好长时间里,我都不愿沾它。恶劣的气候环境和复杂的地质条件,也使施工充满了艰苦和危险。高原的冬季很长、很冷,在零下三十多度的低温下,侵人肌骨的寒风,使许多战友的手长了冻疮,肿的像大馒头一样,裂开一条条大口子,血渍斑斑的。记得一个广东英德的战友,为了坚持施工,把手用白纱布横一道、直一道,鼓鼓的,缠的如同两只白色的拳击手套,还在我们面前比划“怎么样?怎么样?”可等到吃饭时,他甚至连碗都端不稳了。长达四千多米的我国海拔最高的关角隧道的会战,友邻部队四十七团有55名战友献出了他们鲜活的生命。今天,在辽阔的天峻草原,在高原猎猎的罡风中,他们简陋的坟茔依然静静伫立在隧道外的小山上,默默地守望着……。写到这里,我突发奇想,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们会不会从坟茔里走出来,激情地回忆往事,沿着这条他们当年挥洒过青春的天路,得意地佯徜呢……?

高原也是美的,生命的年轻和活跃,也总会在苦难中寻觅到属于他们自己的欢乐。八月的草原,温暖和煦,天蓝如洗,绿浪起伏,草香沁人,风景迷人。几个战友不知从那里弄了一锅湟鱼内杂炖着,在其他战友的羡慕眼光中津津有味地豪嚼。可不一会就开始肚子痛,紧急赶来的营医助一查,喝!中毒了,住院!一次胖连长带人去砍柴,随便打了一只不晓得是什么的动物,回来全连开了一次荤。晚上大家身上跟火烧似的睡不着,不约而同地爬起来,像一只只发情的狼,在操场上窜来窜去的。胖连一看急了,要值日排长吹哨紧急集合,将全连的爷们狠狠地训斥一番:“个娘的#,吃几块卵臭肉,就发骚情咧,回去,睡觉!哪个再跑出来,个娘的,处分!”后来才知道,原来我们吃的是鹿肉,燥热啊。还有一回,两个湖南的战友,得意洋洋地从外面抬进两支有几十斤的大老鼠,说是狸子,大家又会了一餐。结果好家伙,全连关了禁闭!据说那是可能传染鼠疫的旱獭。可那是多么欢乐的一周啊!营地里人来人往、笑语欢声的,面临的危险似乎与这些年轻的生命毫无关系。一天,我和同班的战友,相邀爬上连队后的那座高高的山峰,在山顶上放声大喊,让青春的呼号在山间长长地回响。我们还惬意地在一截削光的木棍上刻下中国人的一句旅游名言:“到此一游”。晚上,我躺在草地上,嗅着阵阵的芬芳,望着皎洁的高原明月,吹起了我心爱的笛子……。

后来,我离开了连队,到了乌兰县城,在机关搞文艺演出。有机会看了很多的书籍资料。知道了我们部队的前身是解放战争期间我军四野的铁道兵团,为建立和巩固东北根据地,为建国初期急待发展的铁路交通作出了极其重要的贡献;知道了朝鲜战争中为打败美国侵略者,建立一条打不垮、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保证朝鲜战场的胜利,立下了赫赫战功;知道了毛泽东、朱德、陈云等一大批领导人为我们铁道兵的题词;知道了杨根弟、李云龙、张春玉、滕代远、王震、吕正操、陈在道等等一长列在我党我军历史上闪闪发光的名字。这阶段,我也跑了很多地方,各营各连的驻地;城市、乡镇、山村、牧区。领略了战友们不同的艰辛和他们的崇高,屡屡为他们的牺牲和坚守而感动。一位年仅21岁的四川战友,去风火山里拉煤,心急迷路,又中途汽车熄火,天寒地冻,他只好在驾驶室里等待。四天以后,当人们找到他时,生命已经远离了他倦曲的身躯。一位山东曹县的副排长,因老父身故妻子突逝,刚探家归来,也被查出白血病。弥留时的愿望,就是希望将他埋在高原、埋在盐湖边,长久与即将修成的铁路相伴。我也领略了当时乡亲们生存环境的恶劣和生活的困苦,为他们的日子而辛酸;也听到了他们希望凭借铁路改变现状追求幸福的期盼,为他们的希望和信任而激动……。
六年转眼逝去,离开部队的日子终于来了。以往每到这个时候,营房总是弥漫着一股沉郁的气氛。许多战友会潸然落泪。依依惜别的情绪,让所有的人心神不宁。那年也是这样,少有的沉默在驻地幽灵似的飘荡。摘下领章帽徽那会,心里空落落的,像丢了什么珍贵的东西找不回来了一样惶恐;又像受到什么委屈后不能伸张一样酸涩。我是在团部上的车。爬上卡车的时候,高音喇叭里又放起了那首熟悉的歌:“……同志们啦,迈开大步,朝前走啊,铁道兵战士志在四方……”一瞬间,我突然感到那歌是那样低回凄婉、如泣如诉。车开动了,在渐行渐远的歌声里,在朦胧的视野中,那些熟悉的房子、那些欢送我们的熟悉的人影,渐渐远去变小了。我在心里轻轻地呼唤:再见了,部队;再见了,战友……。

回归社会后,我又经历了许多。工厂、大学、农村、机关……。我体味了工作的兴奋,读书的愉悦,爱情的甜美,天伦的欢欣,离散的苦闷;也感觉了辉煌时的快感,挫折时的悲伤,迷茫时的困惑,困难时的沮丧……。但无论什么时候,我从没有忘记我曾经是个兵。我经常会回忆起那些难忘的部队岁月,经常唱起那首歌。在回忆和歌唱中沉思,在沉思中对比、寻找——在浑杂中寻找纯粹;在虚假中寻找真诚;在摇摆中寻找坚定;在痛苦中寻找欢乐。冥冥之中,它总带给我激动,带给我自信、带给我力量。
风雨苍黄,一晃,三十年过去了。今天,当我迈进人生的盛年,当我开始走向黄昏的时候,有人问起我,你干嘛老唱这首歌呢?突然之间,我明白了:这首歌,浓缩了太多的时代内容,融进了太多的复杂情感,固化了太多的人生精彩。它,凝结着我们一代又一代铁道兵人的对这个国家的爱和忠诚;它,辉映着由无数汗水、热血和生命交织而成的不散的军魂;它,定格着我们以苦与乐、血与泪演绎的青春岁月;它,沉淀着战友们之间生离死别、悲欢与共、永不磨灭的纯洁深情;它,激荡着我们一段永不褪色的骄傲和自豪……。
哦!我喜爱这首歌。它并没有随时间的推移在我心里变弱,反而随着生活的继续而渐强。我会永远地把它唱下去,直唱到我两鬓苍苍,直唱到我生命的尽头……。

2007.10.30完成于深夜家中

0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五个鸡蛋

推荐图文

电视剧《你迟到的许
《寻找篇》之旬阳县
跟黄晓明抢女人?章
《你迟到的许多年》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