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杂文 书翰流美
2017-11-03 22:11:14 来源:张俊杰 作者:张俊杰 【 】 浏览:128次 评论:0
 
导读:杂文 书翰流美 张俊杰按照职业习惯研读中外新闻书籍部分章节,结束《张自忠传记》研读任务等,再次品读文友书画以及散文佳作,谈点心得。楷书《运福》作者醉笔缘的左瑞杰,男,汉族,斋号醉笔堂主,1975年12月生,中共党员,庆阳市宁县人,特长书法、戏剧、..

杂文 书翰流美 张俊杰

按照职业习惯研读中外新闻书籍部分章节,结束《张自忠传记》研读任务等,再次品读文友书画以及散文佳作,谈点心得。

楷书《运福》作者醉笔缘的左瑞杰,男,汉族,斋号醉笔堂主,1975年12月生,中共党员,庆阳市宁县人,特长书法、戏剧、散文等文学创作和新闻写作。其书法先学颜、褚楷书,奠定基础后,又学王羲之、王铎、董其昌、文征明等行书。其作品骨气神采,正气象显,道法真自然,翰墨传情,堪称一流佳作。尤其是《运福》内涵深刻,与我刚研读的《曾国藩家训》中一些道理相符合。比如:何为“运”,就是宛如云彩一样需要走动。书籍显示,曾国藩多病,由此他善于在古代养生书籍中走动,掌握不少养生之术,活到七十多依旧体格强健。反之孔子几个儿子最大岁数才60岁,多半50左右,最少的45岁都一命呜呼了。我敢说,曾国藩的父亲学识与声望等都无法与孔子相提并论,曾国藩天生的体质自然也无法与孔子几个儿子相比,而后天曾国藩善于或政坛或书海中走动,以致于掌握了长寿的秘笈,“运”自然胜出孔子的几个儿子。

再谈,“福”字,上午研读《史记》陈胜章节,发现陈胜失去“福”气与脱离本体职业有关。按说,一个农民,一张口一亩天,有衣服穿都是“福”,而陈胜硬是要在鱼肚子里装“陈胜王”,造**起义,结果“苟富贵”后又失去道义,自然会惨死在战场上,落个悲剧。

“上世纪八十年代,杭州钱塘江上还只有一座桥的时候,不仅西溪有茂盛的芦苇,钱塘江大桥一带也有丛生的芦苇。农历八九月间,西风吹痒了蟹脚,也照例会吹白两岸芦苇的头。那段辰光是钓蟹的季节,折一根芦苇杆,一端挂条线,系上一团从菜场肉贩那里要来的肥膘肉,人趴在江岸上,便可将在芦苇丛、野蒿间郭索爬行的蟹钓上来。半个下午,便有沉甸甸的半桶。这种蟹个头很小,在我嘉兴的旧家称之为蟛蜞,一般不拿来食用。所以每回钓罢回学校,常常是倾倒尽‘胜利成果’,然后折上一两枝灰白的芦苇花带回聊以自慰。”这是蔡宏伟《奉化江边的芦苇》散文首段文字,非有阔达的胸怀和广阔的想象力,以及过硬的文字功夫是写不出上述言辞的。散文这玩意,需要有着浪漫主义情怀,更需要阅尽人间春色,能够在文中把人的视野进行了拓展,心胸为之开阔,人也变得豁达才行,否则与我们公文没什么区分了。与蔡宏伟不同,我学识很浅,又缺乏文学的语言和思维,以致于市内外文场活动,一概退避三舍,唯恐给熟悉留下一个“文人不文人,粗人不粗人”的怪印象。

令人不解的是像我又是从事文字工作,如何与上述文人墨客们切磋或和谐相处呢?路子之一研读古书、杂书等,像《历代诗词大典》仅剩元曲部分还没研读,而我已经感悟出古代诗词必须“声韵和谐、悦耳动听”才行,否则都不是好的古体诗词作品。至于散文也如此,缺乏语言优美,意境深远也不是好散文作品。有时候,瞧着熟悉与不熟悉的文人们,我都诧异不已,有的写一辈子除了论坛或本地内部刊物外,都发表不了,还要一个劲大谈要创作传世之作,似乎将大家当成傻子对待了。更有的天天写一些都看不懂的文字,似乎这才是文学作品。甚至有的退休后老命都不要了也如此投入文学艺术事业。到底是社会出问题,还是他们自己出了问题,有时候真的搞不清楚。

步入中年,除了每天干好本职业务外,几乎天天都研读古书、杂书等,又是参与大报评报业务,又是杂文书写生活日志,以文会友。不知不觉中,几乎篇篇杂文都能在省级以上媒体刊出。但是,我依旧认为自己文学没入门,迄今还不是一个“文人墨客”,仅仅是一个公文匠人而已。虽然,新闻或评论或杂文均可在省级以上媒体或报刊刊出,而内在学识涵养依旧缺失的我明白距离真正的文人墨客还很远很远。譬如:政治学习这一块,除了研读不少开国元勋书籍外,《毛泽东选集》《邓小平文选》等还没开始研读,包括家里抗战、革命历史书籍等也没系统性研读结束,谈何吃透我党政治理论,去创作抗战或革命题材文学作品?再如:新闻业务这一块,也从事二十多年,甚至研读几十本新闻专业书籍,如今对比美国新闻院校书籍与复旦大学新闻书籍,又吓我一跳,不少理论到实践方面东西依旧没有掌握,像如何盘活社会新闻资源等,都还是一个空白,谈何掌握了新闻写作知识?至于中外戏曲,家里不少这方面书籍也没研读,根本谈不上去创作这类题材作品,压根都是一个“门外汉。”书画也研读几十本理论,中医包括气功也如此,都还没开始付诸实践,谈何成为一个“内行”呢?

当然,也不是一无所是,像无论系统内外安排我报道个新闻,还是写个推介文章,几乎篇篇都可以被省级以上媒体或报刊刊用。最主要我目前嗜好研读古书与杂书,而且百读不厌,计划系统性将藏书研读一道后,重点再反复研究一些哲学、养生、文学等书籍,再试着进行文学创作。包括适当时刻,开始练习书画等,这些都有待于吃透藏书才行。否则意义不大。至于系统内外应景之作,压根都不是我研究重点,完成任务即可。

总之,古书、杂书与上述文友作品一样,“书翰流美”味道无尽。

作者单位:湖北省老河口市工商局张俊杰邮政编码441800 手机15997198592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三日星期五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杂文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杂文 千载笑谈 下一篇杂文 园品幽香

推荐图文

胡德平:耀邦同志第
老部下守墓半世纪 “
现实版“集结号” 寻
尼克松眼中周恩来: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