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杂文 艺无止境
2017-11-09 20:49:34 来源:张俊杰 作者:张俊杰 【 】 浏览:205次 评论:0
 
导读:杂文 艺无止境 张俊杰散文,对于作家来说,实在算不上什么,可对于求学时代的我而言,简直“难以上青天。”也许,是求学时代的缺憾,以致于步入中年一直在文坛天地跋涉,当我遇上作家张金厚与赵钧海,拜读他们散文作品后,依旧认为散文可望不可及。近日读中国《散..

杂文 艺无止境 张俊杰

散文,对于作家来说,实在算不上什么,可对于求学时代的我而言,简直“难以上青天。”也许,是求学时代的缺憾,以致于步入中年一直在文坛天地跋涉,当我遇上作家张金厚与赵钧海,拜读他们散文作品后,依旧认为散文可望不可及。

近日读中国《散文世界》杂志副主编、《中国报告文学》特约作家、《散文选刊》中旬刊特约编辑、北京现代管理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客座教授作家张金厚《酸  枣》这篇散文感触很深很深。“酸枣不是枣,酸枣树也不是树,村里人一直这么认为。”开头都悬念顿生,更绝妙的是语言。“酸枣个头小,羊粪蛋那么大,圆得让人想到一个词:狡猾。吃过它,你才会知道什么叫贼酸。这种东西自然上不得桌面,打不得礼包,体面人一般不吃,即使口淡了,想刺击一下味觉 ,也决不在体面的场合吃。用酸枣招待客人,那是万万不行的,因为这是对客人大大的不敬。”显然,这种文字符合佛家偈语 “老僧只说家常话”。也就是说,高僧是说家常话的,修行中的小和尚才言不离经,手不离卷。看似上述语言,有点大白话,却不是婆婆妈妈,不是东家长西家短,而是深入浅出的讲述一个道理。

“酸枣算不得枣,自然入不得果品的行列,山里的大部分植物除了学名都有当地人给起的另外一个名字,比如,山药又叫土豆,红薯也叫地瓜,这就和母亲生下孩子有学名,也有乳名一样,乳名更显的亲切,更赋予情感。酸枣则不然,翻遍植物大典。酸枣就叫酸枣,就像穷人家生了一大堆孩子,阿猫阿狗随便给个名字,有个叫的就行,没有谁有心思给它亲切地再起一个名子。”可以说,上述叙述宛如唠嗑,通俗易懂中,又富有地域文化特色,越读越有滋味。

“吃酸枣的,也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孩子,大家三五成群,拿几块石头,使劲砸向长在崖畔的酸枣树,红彤彤的酸枣便落了下来。”“还有就是怀了孕的女人,怀孕的女人口馋,爱吃酸,但又不亲自去摘,一是酸枣大都长在崖畔上,挺着个大肚子够不着。二是一个大人去打酸枣怕人笑话,女人吃酸枣大多是偷偷的。她们用糖,瓜籽这些小恩小惠收买个不太懂事的孩子(大多是男孩),让他们去摘,还再三叮咛不要声张,摘回来偷偷给她就行,我小时候,就几次被怀孕的大嫂收买。”这种用最精练、最节省的文字,不加渲染、铺陈,描写出吃酸枣的人群原貌技法,都是散文中白描,缺乏非常高的文学造诣,难以达到上述的修为境界。

“酸枣处境不好,酸枣树就更可怜了。它不像乔木,也不是灌木,弄得连个属性也没有,就像人妖,不男不女,让人看不起。”“村头有一块不大的闲地,种什么都要遭猪鸡侵害,那一年我突发奇想,就栽些酸枣树吧,一来酸枣树满身都是棘刺,猪鸡也奈何它不得,二来谁家的媳妇怀孕了,想吃酸枣了,顺路过去,顺手摘来,既不用去求人,又省的害羞,也应该算是好事一件。”类似这些栩栩如生,抒发爱憎分明的感情比拟技法,也运用的十分娴熟。并且讲述的又是大家熟悉的场景,富有一股子原生态生活气息。

“儿时的玩劣,儿时的好奇,都被从外面世界涌入山村的许多新鲜遮得严严实实,没有什么能勾起我对过去的回忆。就是这没有变的山崖,没有变的酸枣,没有变的尖尖的酸,让我重新咀嚼到了童年的味道,我仿佛觉得这红红的,薄薄的酸枣皮里打包的都是从前的时光。”“也许狸鼠在想,这人为什么要走,为什么会轻轻地把这份留恋丢下,人为什么告别一件事就那么的轻而易举,难道在人的生命中就有一种某时非走不可的规定,它一定觉得这种规定不可思议,便以它自己的方式守候着这份留恋。”类似这些吸引人、启发人、感动人的话以及往事,都让我意识到“散文就是一种真情实感的流动文字。”既要“景物为实,情感为虚;形象为实,抽象为虚;有限为实,无限为虚”,更要拥有生活阅历与对生活的情感,否则也写不出感动读者的散文。也正是这种面对社会变化不断思考,以及对生活的热爱,对故土的热爱,驱使本家张金厚的创作的传记文学《岐黄人生》今日中国社会出版社出版发行,而且其他多部书籍出版发行,他用文字勾画出的时代画卷,也是用文字记录下的乡土中国,具有很重要的传承价值。无疑,这种散文写法,我确实望尘莫及,不过汲取前辈经验,不断磨砺自己,或许我也会写点具有文学价值的作品。

“这是一个难以自我标榜的选题。我真的有最得意的作品吗?似乎从来没想过,我觉得我的作品都得意,都喜爱,就像自己的孩子,有哪个你不得意吗?但在编辑铁定的标题下,我故作深沉地思索,还是首先想到了散文《陪母亲逛街》。老实说,当初写这篇文章时,有一种冲动,一种向上的力量,让我急不可耐。它让我在出差开会的乌鲁木齐宾馆里,用早晨两个小时一口气写完。”这是《为我带来荣誉的母亲》开场白,作者简介:赵钧海,在《中国作家》《上海文学》《散文》《美文》《人民日报》等多种报刊发表散文、小说200余万字。出版有散文集《准噶尔之书》《发现翼龙》《在路上,低语》《永久的错觉》《隐现的疤痕》,小说集《赵钧海小说选》等,获第六届冰心散文奖、第三届中华铁人文学奖、首届西部文学奖等。

“拉拉杂杂炫耀这么多,其实就是为了文中的主人公——母亲。我的母亲依旧居住在华北平原的小城里,依旧孤寂着,依旧踽踽独行。父亲去世后,母亲的生活费不再有来源,只能领取每月四百多元的生活补助,其他就靠我们兄弟三个提供赡养费。母亲过得不易,也过得艰难。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孤身一人独自生活,那种不便,那种凄凉,难以想象。我作为长子,在距离她三千多公里外的新疆,爱莫能助,鞭长莫及。”不用分析,这是一个识大体,懂道理,支持儿子事业的母亲。

业内人士说:“小说是虚构的作品,散文是虚假的作品”,但是当我读到“母亲年轻时跟随父亲在新疆野战军部队随军,曾经有过工作,而且当过多年随军家属队队长,带领一帮家属大妈开荒、种地,风风火火,被誉为‘铁娘子’。我一个叫双全的同学,多年后还记得我母亲大声呼喊的腔调:劳——动——走——唻!那时,在全师积极分子表彰大会上,只有她一人是女人,也只有她一人是不穿军装的老百姓。那张合影照片,母亲一直保留至今,有据可查。”我敢说,这篇散文绝对不说虚话,不说没实质内容的话,不说言而无物的话,不说没用的话。

“哦,这就是我历经磨难又不忘初心的母亲,这就是为我带来诸多荣誉的母亲。她满头银发,皱纹密布,腰弯了,背驼了,瘦骨嶙峋,一步一蹒跚,却牢牢记着当年入党时的誓言。她就这样独自生活在雾霾弥漫的华北平原,不愿给工作着的孩子们增加负担,也不愿给组织增加负担。”类似这些言语,即表达了作者对母亲的敬重之情,更呈现了母亲一个党员的风采,符合时代风貌。

从上述两位作家散文这个角度讲,真实的生活是文学创作的源泉与基础,更写法技法包括文字功夫又是创作文学的阶梯与工具,缺一不可,而不通过多读书、勤练笔,符合艰辛的代价,忍受一些磨难,想写出一些好散文也是痴心妄想。

结束文字时刻,我想说通过学习上述文友作家作品,让我意识到“艺无止境”,途径之一“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再次,感谢上述作家好友佳作,给我带来的艺术享受。

作者单位:湖北省老河口市工商局在地图中查看张俊杰邮政编码441800 手机15997198592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九日星期四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杂文 无止境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杂文 家乡之美 下一篇杂文 春之旋律

推荐图文

铁色乌蒙,铁二代心
原铁道兵二十团《相
胡德平:耀邦同志第
老部下守墓半世纪 “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