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文字江湖
2018-01-07 20:41:19 来源:张俊杰 作者:张俊杰 【 】 浏览:168次 评论:0
 
导读:杂文  文字江湖 张俊杰午休起床,发现挚友“隐士朋”群内推介的北京大诗人,竟然是我们相互列入黑名单的 老师。下面,不妨结合其他文友。浅谈一二感悟,供文友们分享。“人在江湖走,岂能不挨刀。”“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时候,江湖上自己误伤他人;有时..

杂文  文字江湖 张俊杰

午休起床,发现挚友“隐士朋”群内推介的北京大诗人,竟然是我们相互列入黑名单的 老师。下面,不妨结合其他文友。浅谈一二感悟,供文友们分享。

“人在江湖走,岂能不挨刀。”“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时候,江湖上自己误伤他人;有时候,江湖上他人误伤自己;更有时候干脆被心术不正者暗算。如此等等,都是常有之事,不足挂齿。文坛上,即便你是泰斗,被我们这类小虾米误伤也属于常态。毕竟,“初生之牛不怕虎。”况且,我们湖北省老河口正宗地方人士,拥有狂飙突进的性格,误伤他人也是在情理之中。与其他地方人士不同,我这个荆楚园地杂文写手,向来知错即改,也属于“善莫大焉”之士。故既然我忘年交“隐士朋”的朋友,也应该是我的“贵人。”已经出手将对方列入黑名单,握手言和时刻又发现被对方也列入黑名单。爽快之极,说明对方写诗词也具有杂文写手的脾气,真正“不打不相交。”既然要“化敌为友”,就需要坦诚学习对方长处。

古训说得好:“  精神到处文章老,学问深时意气平。”步入中年,一切心平气和后,研读张贤亮(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联主席团委员、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原宁夏文联主席、作家协会主席)《诗人的工作——给鹏鸣的祝贺信》,顿时意识到自己的肤浅,可以说我们老张家这位前辈,一直是我“文学启蒙”老师,张贤亮作品,我读电大一直百读不厌。被我这位本家前辈都视为宝贝的诗人,却被我先列入黑名单,足见我属于“井底之蛙”“有眼不识泰山。”庆幸的是“隐士朋”前辈给我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否则这辈子还不知道出手将“诗坛大腕”都给误伤了。到底被我视为“文学偶像”的张贤亮与鹏鸣先生什么关系呢?
  “一棵树,一棵树/彼此孤立地兀立着/ 风与空气/告诉着他们的距离/但是在泥土的覆盖下/它们的根伸长着/ 在看不见的深处/ 它们把根须纠缠在一起”,这是本家张贤亮引用艾青的一首诗来形容的他们之间关系,而艾青更是我“偶像”,读电大中文系期间,我天天都在背艾青《大堰河,我的保姆》诗歌,可以老前辈也是我“文学启蒙老师。”意外的是被我们这些“文学启蒙”老师都视为好友的大诗人,被我网上切磋技艺中“看走眼”了。到底又是什么原因呢?

“  湖静  月明/微风轻拂柔软的草柽/突然浪声涛涛/卷起倾盆巨流” 这是鹏 鸣先生《焦河湖的龙》诗词首段文字,读后都给人一种格调高雅,风格怪异的味道,似乎这位诗人不是红尘中的凡夫,而是从地球之外降落到人间之士。可以说通过其《焦河湖的龙》图片,与我们附近武当山太极湖风景差不多,问题是“无风三尺浪”文字冒出一条怪物,确实出手不凡。

“烟雾潦绕  水气蒙蒙/遮挡了雕塑般的岛容/情人岛——/眼睛似的闪着金光和深幽”此段又是构思奇妙,上面点出柽〔柽柳〕,下面又露出“情人岛”,到底是怪物聚会,还是神仙谈情说爱,这段文字也是看不出谜底,而“闪着金光和深幽”,让人不寒而栗。如此风格,各位说被我误会是不是遇上地球之外人物列入黑名单的,错误原因是不是可以理解呢?因为这种写诗词风格,不同我“文学启蒙”老师艾青《大堰河,我的保姆》诗歌手法,更不同于本家张贤亮的小说手法,似乎与我杂文味道相似,既然都是“怪人”,相互动手打对方一个青眼窝子也是常态。与鹏 鸣先生不同,我市最一线工商老文秘,属于小百姓一员,经常遇上“人心不古”的怪事。比如:前天,单位公益劳动户外铲雪后,都发现地摊子新买的皮鞋底子掉了。昨天,中午刚来做排骨,岂料一刀砍下去,肉飞入眼睛不说,刀子也断了。故文坛遇上风格有点怪异的或不安常态出牌者,一律列入黑名单,压根都没意识到这中间不凡文泰大腕人物。
     “飞月的浪涛呵/ 从宇宙瓢泼星球/仿佛直泻的云头/吞没了星星  天空”“ 银色的蛟龙呵/全身甲盔  光屏刺眼  瞬间壁立水中/抬头欲驾月浪/升腾苍穹  宇宙”接下来,又是两段,宛如唐代“诗仙”李白风格,确实不是我们凡夫们想得出的境界。各位说说看,如今都进入新时代社会主义阶段,猛然冒出唐代大诗人风格人物,是不是让我误会是“邪乎人物”呢?其实,我与鹏 鸣先生也是“一路人”,在其他人包括先生眼里,我是不是也是一个“荒诞之人”呢?假如对方按常规诗词写法来写,我也按常规思维来写,会不会相互“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呢?类似这种诗词文字,白天读多了,夜里做噩梦,又是怪物,又是其他坏事,所以我也没寻思都将对方列入黑名单了。当然,对方也是文坛了不起的人物,进入我的阵地,我想也是培养我来的。岂料,还没说话,都被我一个“勾拳”给伤着了,如此接人待物,对方也没面子,干脆将我列入黑名单算了。

“  谁能晓得  谁能猜测/ 只瞧见——/拍心的惊涛/七条顽强剽悍的生命”“  天生和鸟不同/ 却能飞空/赫显荣耀  挺身波涛/ 双眼神光晶莹”又是两段,似乎写出了《焦河湖的龙》地域文化不同其他地方独特之处。因为按照常规,“龙生九子”,九子各不相同是对的,而这段言辞反映出来的“七条龙”,另外“两条龙”并未提及,或许这正是焦河湖的龙独特的地方。

“ 你没看见过这座金岛/ 就象被撞的吊球/也许你已耳闻到/深谷的幽鸣……”“这是母亲智慧的结晶/意志和力量的集中/信念的不朽/在深深的漩涡里象征”“ 我打心跟里感激/赋予我腾空荣耀的园丁的慈悲/‘台湾岛’迟来的春巢里/孕卵着雕刻般憾人心魄的神龙”全文结束,诗歌味道也出来了。遗憾之前也没如此细品,以至于与对方友谊擦肩而过。

不过,实事求是地讲,我与鹏鸣先生属于误会,双方确实没对方想象的问题严重,都是一念之差。尤其我们杂文写手,嗜好“刀尖上跳舞”,有时候走溜也是无法规避的。

“以奇用兵以正治国,大方无隅大象无形”古训,也是对方上述诗词与我杂文风格相通之处,都嗜好构思奇妙,行文波澜起伏,似乎无规可循,又符合国家法律与社会道德要求,而且文章结束又归入正题。个人描述鹏鸣(英文名:彼特 peter )1958年生,陕西白水人。新疆大学、延安大学、西安外国语大学、西安外事学院等海内外十余所高等学府客座教授。已出版有选集、文集及文艺理论、诗歌、散文、小说、文学评论、报告文学等文学专著八十多部,总计八千余万字。无疑,先生属于“学富五车”之士,更不该计较我们这类百姓。而且当初不是年幼,或许我也成为陕西白水的“女婿”,因为大学恋人就是对方故乡之人,故对对方城市文化有所了解。迄今剪贴本上还存有“一脚跨三省”记载大学恋人家乡地域文化的散文。

“长剑一杯酒, 高楼万里心。”步入中年,尤其2018年我再也没列任何博友黑名单,而且潜心杂文会友。比如:《“陈宝”是鸟图腾的圣物李世义  李凌霄》山西吕梁李世义的博文读后,也是受益多多。比如:我认为,“陈宝”就是鸟图腾之圣物,“陈宝祠”就是鸟图腾之圣地,对“陈宝祠”的祭祠,就是鸟图腾之仪式,“若石”就是鸟图腾之神话。这是这篇论文的观点,也让我意识到研究地域文化离不开古书,尤其要考证相关历史书籍。其实,我也嗜好研究古书,像昨天与皈依的初中同学切磋佛教与道教如何发扬光大话题,都是结合宋代以来我市地域文化,也是我研读本市古书的成果。“传家有道惟存厚,处世无奇但率真”这是我座右铭,也就说我素质嗜好存厚,率真。譬如:昨天,宗教话题没说清楚,古书记载百花山上的“白云寺”方丈白云长老曾经点化过被贬到我市当县令的欧阳修,以至于他成为“唐宋八大家之一”,后来仕途一路顺风,官至宰相。而“泰山庙”属于道教遗址,之前春秋战国没有道教,而是民间祭祀点,曾经挽救过落难的吴国宰相伍子胥。

假如换一种思路来盘活宗教资源,给我们城市经济发展提供一个新引擎的话。我认为,需要打破常规格局来重新定位,“白云寺”与“泰山庙”宛如两个棋子,假如按照复古搞法,“梨花湖”与“武当太极湖”资料就可以对接起来了,沿着“泰山庙”道观搞太极养生项目,不是来倡导群众信教,而是打造汉江太极养生文化品牌。同时,带动林果等产业外销,更可以给本市提供一个文化舞台。假如复原“白云寺”(如今废弃的百花山砖厂),则可以盘活全国佛教徒落户老河口资源,因为这里即可研究佛学文化,又可以生养死葬。如今交通发达不说,而且老河口这座城市适合定居养老。譬如:百花山公墓可腾出一块,采取佛塔形式安葬全国佛教徒,可以说他们后代可以在我们城市购置房产,甚至可以做生意定居。死后,佛教徒一概落户佛塔。同样,道教徒也可落户“泰山庙”附近公墓,也腾出一片采取道观安葬方式,接纳全国道教徒。可以说,这两个棋子盘活,我市经济必然实现一个质的飞跃。

当然,一味地打造宗教文化也不行,配套修建《欧阳修书院》以及戏曲文化剧院等,彻底盘活唐宋散文、戏曲等文化资源。“风云龙虎真奇遇,民物乾坤本大同。”地域文化资源一旦盘活,其他也就容易顺风顺水了。如此见地,是不是有点类似鹏鸣先生上述诗词味道呢?

作者单位:湖北省老河口市工商局张俊杰  邮政编码441800手机15997198592 二〇一八年一月七日星期日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文字 江湖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一致三论”加旭红——评业务报.. 下一篇再议“伟大四方”

推荐图文

电视剧《你迟到的许
重返大兴安岭 嫩林铁
《寻找篇》之旬阳县
跟黄晓明抢女人?章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