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晨曦迎春
2018-02-01 21:58:30 来源:张俊杰 作者:张俊杰 【 】 浏览:75次 评论:0
 
导读:杂文 晨曦迎春 张俊杰忙里偷闲,杂文会友中不仅结交新朋友,更遇上工商系统内散文高手高迎春大哥,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去张家界时,沿金鞭溪步行。远远的听到水灵灵的鸟鸣声,近时方知是人在吹一种竹管哨儿。哨儿一端有根细铁丝,吹时拉动,鸟儿鸣叫声便婉..

杂文 晨曦迎春 张俊杰

忙里偷闲,杂文会友中不仅结交新朋友,更遇上工商系统内散文高手高迎春大哥,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去张家界时,沿金鞭溪步行。远远的听到水灵灵的鸟鸣声,近时方知是人在吹一种竹管哨儿。哨儿一端有根细铁丝,吹时拉动,鸟儿鸣叫声便婉转悠扬开来。心想回家可以送孙女,便挑选了一支。行走试吹,不由想起儿时吹的葱哨儿。”可以说,从1997年我学会拼音打字开博客,第一天都《金鼠之年一声吼》一篇杂文引起系统文坛高大哥关注。当时,像我这个莽汉压根都不晓得高大哥在文坛散文界的声望何等高,也是晕晕乎乎切磋技术,畅谈看法。假如不是高大哥等文坛老师们指点迷津,我敢说让我将天捅个洞,我都敢去捅。通过研读高大哥散文,我才意识到文坛需要一种学识外,更需要生活基础,尤其要历经生活磨砺后保持一颗百姓之心。比如:后来,读苏轼元符二年在海南儋州所作《被酒独行,遍至云、威、徽、先觉四黎之舍三首》,其中一首写了儿童吹葱叶:“总角黎家三四童,口吹葱叶迎送翁。莫作天涯万里意,溪边自有舞雩风。”黎家儿童吹着葱叶哨迎送,使苏轼感到如参加求雨祭礼般畅快,忘却了漂泊天涯的郁闷。想象苏轼在儿童们吹葱哨的伴奏里且走且行,不由我会意而笑。别号后村居士的刘克庄,在《锁宿七首》第六首中,也说“幼吹葱叶还堪听,老画葫芦却未工”,可知他小时候,也喜吹葱哨儿。如果让画家把童吹葱哨画下来,我想也必是一幅绝妙的田园行乐图吧?无论是引用童谣,还是古诗词,包括写自己感受,都宛如一首歌曲,让人百听不厌。

再如:我国最古老的蔬菜,除了韭、葵、菘、芥,再就是葱了。《尔雅·释草》云:“葱生山中者名茖”。“ 茖,山葱。”最早对野生葱进行了记载。远古时,先民也食野菜果腹,凡草菜可食者,通名为蔬,许多蔬菜,便由野菜引种渐渐驯化改良而成。《齐民要素》中,对葱的栽培已有了较为详细的记述。越州山阴诗人陆游,有一首以《葱》为题的七绝:“瓦盆麦饭伴邻翁,黄菌青蔬放箸空。一事尚非贫贱分,笔羹皆用大官葱。”言说大葱不分贵贱人们都吃,因为炒菜调羹都须放葱调味。清代史学家,古文字学家王国维,也在一首菩萨蛮里称颂大葱能解腥:“玉盘寸断葱芽嫩,鸾刀细割羊肩进。不敢厌腥臊,缘君亲手调。”南宋教育家朱熹,革职罢官后归隐福建建阳讲学,因女儿嫌招待俭约而写了首《劝女儿》:“葱汤麦饭两相宜,葱补丹田麦补脾。莫道此中滋味少,前村还有未炊时。”通过对比,以理服人,展露出朱熹善解人意的怜悯情怀。著名作家老舍,写过一篇《到了济南》的散文,其中赞美章丘大葱的葱白,象折叠的油酥饼,又似美丽的白绢。有着三千年栽培史的章丘大葱,曾被明世宗御封为“葱中之王”,成为历代宫中贡品。现在,培育出章杂系列大葱新品种的杨日如先生,被称作“中国杂交大葱之父”。章丘大葱身高过人,可比甘蔗。山东素有煎饼卷大葱的传统吃法,我想若卷这么高的大葱,得烙多大的煎饼啊!不用分析,都看得出高大哥不仅博览群书,而且具有生活常识,甚至具备百姓之乐,绝不是只会附庸风雅之士。

也许,高大哥不晓得,步入中年我们弟兄再次重逢竟然得益于我研究的中药“葱白”,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大哥研究这寻常百姓家食用材质,竟然比专业中医院专家都要深入,足见大哥生活以及文学功底之深。与其他文坛高手不同,当年大哥看我杂文,第一句都说改为时评,一定是一个好手,结果我练手后,成为“十大媒体时事评论员”。其他高手,都认为我会成为一个很麻烦的人物,为何大哥能够独具慧眼呢?民谚说:“感冒病、治不难,大葱大姜和大蒜。”从高大哥引用的民谚中,我晓得大哥与我一样苦出生,了解乡里娃子的善良本性,这个是写好时评的基础。也就是说高大哥具有“透过现象看本质”马列主义哲学家的本事,而不是官场一些权术。大哥退休前级别相当高,如今退休依旧跋涉在文学园地,而且散文写的富有生活气息,无论是社会效益,还是经济效益都很高,作为小兄弟很为之高兴。

“就要离开威尼斯了,瑞雅尔多桥下的一条船上,有个老人在唱歌,高音,面容像极了列奥纳多·达·芬奇的自画像,一曲才歇,桥上和两岸掌声雷动,总有几千人吧,小船却独自沿运河向南漂去了。”这是“”登山小鲁的阿城《威尼斯日记》最后一段,无疑是戏剧写作高手。相对戏剧来说,我更欣赏其摄影作品《晨曦》,这幅摄影作品反映出一种古朴的民俗文化。与之相似我也嗜好摄影本市古树,而且还嗜好琢磨古树。比如:昨天,我在摄影火车站古松树后,琢磨“树根多深,树木多高”这个谚语,又在树下练习少林气功。收功顿悟武当道教炼丹原来就是在古树下练习道教气功。因为可以不死的丹药是不存在的,无非通过气功上中下丹田,来调节全身血脉罢了。

2018年,重新捡起气功后,我一直在研读专业古书气功书籍,上午与分局韩局长合作信息被地区局刊用,对方告诉我发现我正在研读道教气功书籍。对方感叹:“俊杰,真是静得下心读书,不简单!”确实,天天上班又是报送系统业务信息,又是研读古书杂书,还杂文会友,离开一颗安定之心是无法进行的。比如:“那时候我还只有十来岁,有时候赶着羊去前家洼,总能经过那一打片的柴胡花田,它们在盛夏的蓝天下开出遍地金黄,吸引着我久久地站在田边一动也不动。”这是“蓝的幻想”4597的《遍地柴胡香》,假如死读中医书,我也无法知晓柴胡什么模样,更谈不上遇上浪漫的文友“蓝的幻想”。

再如:2016年7月18日清晨,我们来到了陕西太白县鹦鸽镇柴胡山村。一下汽车,这个山村美丽的景色把我们深深地吸引住了。群山环抱之中,有一个山村广场。广场西面是连绵起伏的群山,山山云遮雾绕,朦朦胧胧。由西向东抬头一望,一个巨大的米黄色门牌坊迎头而立,上面对联映入人们的眼帘。对联上联镌刻的是:“称雄华中睨观万里玉龙高卧傲苍穹”,下联镌刻的是:“巍峙三秦鹤立千秋奇石遍布凝紫气”,中间镌刻的是三个醒目的大字“太白山”。此联雄浑大气,气势磅礴,字词相对,对仗严谨考究,字迹遒劲有力。此对联是太白县副县长李喜平所拟,表达了对太白山赞美之情,此对联也是给游人一个别开生面的见面礼。这是冯殿礼柴《胡山村之恋》中一段话,假如不是研读中医书,我也不知陕西太白县鹦鸽镇柴胡山村竟然有上述别具一格的对联以及中医药材地域文化。

或许,各位会说,都步入中年,还有写作必要吗?我无言以对。不妨列举《人民政协报》刊出的文友姚秦川《冯友兰80岁仍创作》一文,“过完80岁生日那天,冯友兰突然向家人和身边的朋友宣布,鉴于目前自己的身体还算硬朗,头脑还灵活,为了不白白浪费宝贵的时间,他打算从当天起,继续研究哲学问题。有可能的话,再写出一部关于哲学方面的书籍。”“就这样,已是耄耋之龄的冯友兰开始每天坚持研究创作,就算哪天因事耽搁了,第二天他也一定要想方设法将其补上。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坚持,竟然前前后后坚持了长达15年的时间,冯友兰也终于完成了中国哲学史上的鸿篇巨制———《中国哲学史新编》。”与冯友兰相比,我这个年纪连儿童都算不上,读点书,杂文会友又有何不可呢?

退一步说,既然从事文字工作,就该坚持下去,如此才会晨曦迎春,否则也会陷入一种混日子队伍。

  作者单位:湖北省老河口市工商局张俊杰邮政编码441800手机15997198592二〇一八年二月一日星期四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晨曦 迎春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中铁十八局沙特南北铁路项目经理.. 下一篇走笔云深处

推荐图文

百度百科---中国人民
我爸是当年牺牲的铁
军队改革历史:消失
好人好书之四:《清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