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旧相册散文之二 三更归梦三更后
2018-04-04 13:24:49 来源:张俊杰 作者:张俊杰 【 】 浏览:79次 评论:0
 
导读:窗外刮大风,气温猛降,我取消城东散步。干脆继续写点旧相册已故父亲与我往事,也算是清明纪念已故亲人一种方式吧。一声梧桐一声秋第一张照片《襄专教育行政干校南漳全体学员合影 1959年》,感觉如同电视剧上人物。上白粗布,下灰色裤子,依旧面带笑容,站在最..


窗外刮大风,气温猛降,我取消城东散步。干脆继续写点旧相册已故父亲与我往事,也算是清明纪念已故亲人一种方式吧。

一声梧桐一声秋

第一张照片《襄专教育行政干校南漳全体学员合影 1959年》,感觉如同电视剧上人物。上白粗布,下灰色裤子,依旧面带笑容,站在最右边,其他学员都是穿着当时最时髦的的确良衣服。

已故的父亲,生前也没讲述过上述照片人物的典故,包括他们在干校学习都是一个永远无法破译的迷。但是,通过父亲与其他叔叔、阿姨表情、服饰等,基本可以判断出,我的父亲很简朴,而且也乐观,富有一种领导素质,否则其他阿姨也不会与他站在一起,其他叔叔们也不会让他领队。

“穷开心,穷开心,越穷越开心”,这是我们这一带方言,而用在父亲身上都有点不合适了。因为就在我再次取出旧相册时刻,又发现已故父亲留给我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1——4套,翻开第一页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四本书父亲几乎翻烂了,说明父亲精通哲学,也就会辩证对待生活。

对比父亲,迄今我都没读一页码,还天天杂文大谈马列主义。对比父亲,汗颜之极,他是活学活用马列主义,而我压根都没研读过上述哲学书籍,也在发表宏论。

按说,又当校长,又是研究哲学书籍,不至于卖不起时髦衣服,为何穿着家里做的粗布衣服呢?熟悉我们家状况的都会佩服已故的父亲包括健在的母亲,七个子女,包括两位老人,一个在山区支教,另一个在老家挣工分。可以想象,计划经济时代,祖父七十多,又是一个书生,而小脚奶奶又在照看小姑孩子。老家都靠目不识丁的母亲,与村里其他壮汉一样比着去挑土等挣工分养家糊口,难度有多大?

印象中,母亲几乎日夜都不睡觉,白天跟着队里其他劳动力干苦活,晚上点个煤油灯纺线织布,给我们做衣服、布鞋等,迄今我都买不到合适皮鞋。因为小时候,母亲喜欢给我们做“和尚鞋”(前头宽大,后跟窄小),如今的皮鞋等都是前头窄小,后跟宽大。

也就是我前脚掌太宽,无法买合适皮鞋穿了。也就为我脚板大的事,妻子数落我次数,我都数不清楚。“整个一个地摊货,买的超市300多元皮鞋不穿,天天穿地摊几十元,甚至十元的粗布鞋,都新时代还打扮的像个‘乞丐’!”祸根子,都在小时候穿这“和尚鞋”上,如今地摊子便宜鞋子符合“前宽后窄”我穿鞋的规格。包括穿衣服,妻子也是不理解说:“咋回事,再好的衣服穿在你身上,都会走样?”也是小时候穿大的衣服,导致的恶果,不合身总是吊着膀子,如今这习惯改不过来了。比如:我小学毕业照,头发水抿一下,也怪时髦,而衣服属于穿哥哥们旧衣服,内衣领子咋也搞不整齐,也就照的乱七八糟的。

本来,小时候,我才开始也爱美,后来穿姊妹们旧衣服,也给兴趣穿没了。一直到我与妻子结婚,才穿上新衣服。因此,已故父亲生前,不置办新衣服,也穿着家里做的粗布衣服,都不足为奇了。

已故父亲与我不同,无论对外人,还是家人包括亲朋,他都乐于助人,又没有任何私心,而且又很廉政。收入有限,里外开支又大,确确实实很不容易。那个年代,领导干部几乎都像焦裕禄,大公无私,一个劲带头耕地。也是成家后,已故父亲有意锻炼我,赶我出门租房子,我才体会出过日子很难。比如:当时,我们夫妻两个一个月收入才460左右元,而保姆都需要150元,还不谈租房屋费用,生活费用,孩子生病等,包括系统内外红白喜事费用,钱从何而来?也借不到。

“东方不亮西方亮,南方还会出红太阳。”那时候,我天天都琢磨如何发挥写作特长,捞外快?像又是私下帮市委办、政府办等写公文,混个地摊子,搞点菜回家;像打听其他单位对外宣传奖励,当“抢手”搞点外快,甚至跑到医院代写论文,挣点外快等。往事不堪回首,这也是为何1998年,市委组织部借用我一年原因,这种“抢手”职业也搞出名堂了。不过,名声搞坏了,迄今领导们还误认为我眼里只会盯着几个“钱”,否则不会为革命写文章。

不少系统内外人士,无法理解我的苦衷,双方老人都资助不了一分钱,还要给他们钱。与我不同,已故父亲一辈子,也不写文章。又是一个校长,不应酬也不行,子女又多,工作与生活难度可想而知了。

至于已故父亲是否思念家人,这个话题,也没必要质疑。因为我2009年去内蒙古呆过二个多月,我体会的出来,又是想念孩子,又是担心老人。

唐人有诗云:“一叶落知天下秋。”见建国初期都支教,远离家人,不思念故乡是假的。但是,为了山区教育事业,已故父亲还是舍去小家顾全学校这个大家庭,一直不要求调回故乡。

一点芭蕉一点愁

大致我五岁左右,母亲最终积劳成疾,患上重病,在仁旺沟卫生院被诊断绝症,顶多活三个月。

“二嫂子:老幺,我放心不下,万一我不在了,他给你们当娃子算了。”那时候,母亲拉着我从仁旺沟卫生院往附近外婆家赶,还求助生活条件好一点的二舅母。

“不要担心,病会好起来的。不论任何时候,老幺都可以过继给我们,反正我们都一个儿子,多一个是一个伴。”已故能干的二舅母安慰我的母亲。

事后,远在山区的父亲又带着母亲到襄阳医院确诊,也就出现第二副照片,已故父亲坐在太师椅子上,左右是他两个学生,也是医学院高材生。他们治好我的母亲,让父亲悬挂之心终于可以落地。

不久,我年迈的祖父,又重病,实在没办法,双方教育局领导们才批准我父亲调回故乡工作。也就是1977年他打算调回故乡前,带着我第一次去李庙中学,也就是上述第三张照片。我才晓得父亲中学学生比我们老家当时的土地岭中学人数还多,近师生千人。

遗憾父亲生前,讲述他的学生典故不多,零星几个而已。但是,通过我那次去南漳,我感受得出父亲教书育人艰辛程度。因为已故父亲管理的中学,背后都是武当山一样的高山,晚上都有野兽乱叫唤,吓得我都不敢出门解手。白天,也是山路弯弯曲曲,不好走。像已故的郝刚支教的大叔叔在附近一所学校,听说我去了,要领我去他们学校玩。岂料,“看山跑死马”,外表就隔着三座山,结果从早上一直走到晚上,还没走到他们学校。中途我走不不动,是大叔叔背着我,等到达他们学校,我都睡着了。类似已故父亲也是如此接送山区孩子们读书上学的,而且坚持近三十多年。

从1952年到1978年,唯一留下这一张全校毕业证合影,也是他要调离付出青春热血之地,才不得不留个纪念,否则父亲也不会与大家合影。

三更归梦三更后

第四张照片是已故父亲骑着高头大马在西安大雁塔留影,感觉幸福之极,充满明媚阳光之气。

至于已故父亲为何而去,又是给他摄影的,都是已故父亲去世后,其他前辈零散地讲述给我听的。大致是因小脚奶奶九十多,猛然思念因战乱失散的亲弟弟,让父亲去西安三元县找与父亲岁数差不多名叫韩林的舅爷。

据说,“文革”期间,二舅爷找到了我们老家,双方也来往几次,甚至我还没出生前,也来几次。遗憾我小脚奶奶在照看小姑家孩子。而我母亲说话向来直截了当,缺乏我父亲的处事艺术。舅爷提出可否给他们后代说媳妇,母亲也当场回绝,因为我大舅儿子(也就是前天我给外婆上坟谈的大表哥)都娶不上媳妇。加上那个时代,讲究成分,大姑是地主都连累大哥在部队上一次又一次提拔不了。而二舅爷成分也不好,也就为这些事情,双方都不走了。

西安,这座“九朝古都”迄今我都没去过,也很神往。不过,通过父亲照片,我感受得出这座历史文化名城深厚的地域文化。一直以孝顺著称的已故父亲也是历经磨难,找到了舅爷,舅爷带着他观看西安风景,还给他摄影上述图片。至于为何一直不愿再来我们家,也不得而知。

不过,通过阅读西安不少作家包括书画家赠我的书籍、字画等,我感悟得出舅爷是丢不下面子。西安,这里文人墨客包括百姓与我们这里人不同,面子观重,宁可丢脑袋,也不愿理弄丢面子。像我们这里人,包括我都宛如戏曲里,“花脸”人物,“大丈夫能屈能伸”,丢人不丢命,都乐意去干。

步入中年,我也意识到人这一辈子,都是一场戏曲。比如:昨晚,我给89岁母亲汇报给外婆上坟之事,她也劝我:“多让着媳妇!”因为我没成家前,母亲怀着“男人不能干家务观点,让我好好读书,结婚媳妇都会自觉干家务。”结果,吃尽不会干家务的苦头。媳妇确实什么都能干,问题她不干,安排你去干咋办?婚前,也是没思考过这类问题。婚后,只有适应学者干家务。

换成西安舅爷,他们这些黄土地爷们,都无法过生活。因为他们没见过汉江山路十八弯,弯弯都是风景,也不懂曲径通幽的道理。否则,也会放下面子,跟着我父亲与我小脚奶奶相会,也不至于姊妹两个至死也没相见。

“男人悲伤,吹笛子;女人悲伤,哭鼻子”,这些陕西老秦腔也是我听生前,小脚奶奶讲述的。毕竟,骨肉姊妹,我想舅爷也会像小脚奶奶一样思念亲人。无非,表达情感方式不同而已。

      作者单位:湖北省老河口市工商局在地图中查看张俊杰邮政编码441800手机1599719859可能是电话号码,是否拨号?二〇一八年四月三日星期二晚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相册 散文 之二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杂文上帝和魔鬼——读李彬《活着.. 下一篇杂文一泓清泉

推荐图文

铁道兵战斗足迹一一
铁道兵战斗足迹一一
铁道兵战斗足迹一一
铁道兵战斗足迹一一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