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杂文浓浓的乡趣……
2018-04-08 15:00:57 来源:张俊杰 作者:张俊杰 【 】 浏览:185次 评论:0
 
导读:杂文浓浓的乡趣……市委宣传部通知的调研文章,截稿期5月上旬,我也取消下午完稿计划。又研读一会中医书籍部分章节,再杂文会友,切磋点人生。“野地里,青石的光钝了,宝剑上的血痕成了项上的胭脂红,你有太行山的英雄情结,你有抗日铮铮铁骨与不倒的气节。”《你..

杂文浓浓的乡趣……

市委宣传部通知的调研文章,截稿期5月上旬,我也取消下午完稿计划。又研读一会中医书籍部分章节,再杂文会友,切磋点人生。

“野地里,青石的光钝了,宝剑上的血痕成了项上的胭脂红,你有太行山的英雄情结,你有抗日铮铮铁骨与不倒的气节。”《你在祁州, 爱就在祁州》

“我是村西的杨树林,我是村东的射干田,我是枸杞树上红色的眼泪,我是 ,我是埋在土地里亲人的魂魄啊----” 《心摇摇如旌, 而无所终薄》

两段文字,均出自一位才女作家“离默”之手。到底这女作家何许人也?本名俞晔云,浙江省作协会员。作品发表于《诗刊》《诗选刊》《星星》等。诗集《生命是场盛大的荒凉》入选镇海区文丛,诗集《十三月》入选宁波市青年作家文库《心摇摇如旌,而无所终薄》(散文诗二首)。也许是天意,正在我研究中草药 “射干花”“ 三叶青”等时,读到上述女作家散文,给我最大感受都是“浓浓的乡趣……”

祁州、“伏村”等,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而上述文字让我都萌发想去对方游玩的欲望了。与对方不同,我不是“文人墨客”,更没有什么文学上造诣,更谈不上文学上成就。甚至连公文等都没有入门。与对方相同,我始终挚爱着脚下这一片土地,而且百看不厌,无论一草一木,一人一物。都让我陶醉不已。

后天,我要在单位值班,计划明天回老家给祖父、祖母等已故亲人们上坟。既然谈及上述文字,就先谈点与“太行山的英雄情结”“抗日铮铮铁骨与不倒的气节”类似祁州的本土地域文化吧。明天,我要从单位,也就是原李宗仁第五战区司令部附近出发,骑自行车到老区袁冲大张沟土地岭祭奠已故亲人们,类似刊过不少采访抗战老兵,包括李宗仁第五战区司令部方面文章,本文不再细说。而是想谈一谈,地摊子八九十老茶友的见闻,这些口述资料,媒体包括官方书籍上均无。

距离李宗仁第五战区司令部十里左右的三岔路附近茶馆,一帮八九十老茶友多次谈及我市沦陷故事。从李宗仁第五战区司令部到我老家村子,必然要经过三岔路、老县城、徐家滩、孙唐庙等地。其中,三岔路附近茶馆与其他地方茶友不同,这里汇聚老县城原来光化师范退休老师,更汇聚洪山嘴“三线厂矿”老职工,也就是说这里七八十老茶友文化素养高于其他地方茶友。

据这些老茶友回忆说:日军之所以要攻占我市,就是我市拥有飞机场,这里战斗机对华北、华中乃至日本本土构成巨大军事威胁。当时,日军采取两路夹击战术,一路部队从武汉入侵老河口,另一路部队从河南郑州入侵老河口。

武汉与襄阳很快沦陷,李宗仁第五战区司令部被迫迁入老河口,包括武汉、襄阳各地逃荒落户老河口的难民不计其数。比如:现在棉纺厂茶馆附近剃寸头的八十多岁的梅师傅,都是武汉人逃难落户老河口的例子。从武汉这支日军在襄阳地段遭遇抗战英雄张自忠等部队抵抗,无法进入老河口地盘,更谈不上占领飞机场。但是,从河南郑州这支日军却通过邓州,从竹林桥、孟楼、赵岗等一路畅通无助,骑兵势如破竹都杀入我们飞机场附近老县城。

谈及日军战斗力之强,老人们手都直抖动。比如:一个骑兵连直接控制徐家滩一带,将战马拴在大树边,拿着军刀见人都砍,无人敢抵挡。日军修碉堡很特殊,将军事站岗位置设置在徐家滩最高的古树顶部,架起机关枪与小钢炮。白天,他们四处杀人,晚上点燃油灯,在大树顶部日夜巡逻,一旦遇上偷袭部队,立刻全连出动投入战斗。像处于洪山嘴牛头山附近国名党炮兵部队,也是一周左右时间,都被日军打的撤入现在洪山嘴苏家河桃园附近汉江对岸谷城山区。鉴于,日军主要战略目的是占领飞机场,这也是为何日军不过汉江攻占谷城等城市的缘故所在。

至于课本上或媒体上刊登的与这些老人讲述的有出入。据这些老人们回忆:我们部队战斗力无法与日军相比,无论单兵作战,还是集体作战,都不是对方对手。这也是老县城沦陷,老河口沦陷的主要原因。控制飞机场后,才出现日军飞机三次轰炸老河口的悲剧。否则,制空权在我们手上,日军飞机也无法轰炸我市。地面城市沦陷,火疱失去威力,空中制空权被日军控制,这种背景下,抗战涌现出“太行山的英雄情结”“抗日铮铮铁骨与不倒的气节”的典故都不足为奇了。

至于局部出现击毙几个日本人,或消灭一支日军小分队,也属于常态,总体上,老河口沦陷了。否则,第五战区司令部也不会撤到现在丹江口的老营一带。因此,一旦发现历史真相,更加感到脚下先辈们是何等的悲壮。

“在伏村,我放下了所有欲求”“童年的梨花雪一样埋在我的颅顶,夜半时,我因此痛得难以喘息。”如同作家离默本名俞晔云,描写的这种景致一样。无论是从老县城,还是徐家滩、孙唐庙包括田家岗等,这一带我都很熟悉,因为小时候我一直生活在这一带。比如:孙唐庙往张庄村方位走,上大坡这个坡下。七十年代初期,住着一户从我们大张沟迁入该地的人家。这户人家过生日,与其他村子人家最大不同之处,都是房子后面种植竹林。除了与其他人家一样,挣工分外,就是他们编箩筐出售,甚至用箩筐在孙唐庙小桥下捞鱼出售,日子过得都比其他人家宽裕一些。

再如:田家岗与张庄附近一带,这里拥有其他地方没有一个林场,七十年代这一带刺槐多,槐树花也是一种农家菜。“妈妈,一碗槐花苦垒已经让我如此满足,我怎么舍得”,这种滋味,小时候我们也是经常享受。

至于张庄到汪沟这一带,也是趣味无尽。比如:现在消费者青睐的田玉米,这一带山坡上七十年代满山坡都是。

至于我们村子前后两个韩沟,更是土特产不少。像西瓜、红薯、芝麻叶等,也是让远方客人乐不思蜀。

“幽兰不可佩,朱草为谁荣。修竹隐山阴,射干临增城。”魏晋时代的名士阮籍在他《咏怀诗》中这段诗词,我们村子,包括附近毛沟坡地上,似乎也存在这些中草药。包括最新媒体报道的可以提取有效抑制肿瘤细胞增殖成分的“药王”三叶青,当时我们村后林场也有这种中药材。如今,三叶青的价格也一路飙升1斤卖一千元。

当然,上述谈及的我们这一带地域文化,都是童年记忆,如今也随风而逝,但是,我们依旧与离默本名俞晔云一样,希望故乡昔日的地域文化风土人情,也“归去来兮, 归去来兮!”

作者:湖北省老河口市工商局张俊杰 邮政编码441800手机15997198592 二〇一八年四月四日星期三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杂文 浓浓的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旧相册散文之三  岁月呵,岁月 下一篇杂文上帝和魔鬼——读李彬《活着..

推荐图文

不了襄渝情
《铁道兵纪念园》最
《铁道兵纪念园》揭
曾在铁道兵军旗下的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