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旧相册散文之三  岁月呵,岁月
2018-04-08 15:01:31 来源:张俊杰 作者:张俊杰 【 】 浏览:74次 评论:0
 
导读:窗外,又在刮风,明天清明节,气候反常让我也失去城东散步的欲望。计划写点旧相册回忆文章,也算是纪念已故包括曾经误伤的友人吧。最初的忧伤是别离多少年来,我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失败者,无论对待家人,还是挚友们,包括其他人群,都不合格。已故的父亲,始终关爱着..


窗外,又在刮风,明天清明节,气候反常让我也失去城东散步的欲望。计划写点旧相册回忆文章,也算是纪念已故包括曾经误伤的友人吧。

最初的忧伤是别离

多少年来,我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失败者,无论对待家人,还是挚友们,包括其他人群,都不合格。

已故的父亲,始终关爱着我,甚至去世多年,我还会想起他教导我的一些经典语言。

曾经被我误会的挚友们,也都是才华横溢的人士,包括我婚前交往的女性,几乎个个都是才女。最让我动心,又伤害最深的女友,也是给予我不少帮助,否则我也不会走上文字道路。

我的妻子,更是一个伟大的女性,嫁给我也确确实实委屈了。我的闺女,更是我的人生老师,作为父亲,我也没尽到任何义务,而懂事的闺女从没责怪我,一直默默地关爱着我。类似其他与我相处的人群,感人的典故,更是无法去述说。

对比一二张我读小学、初中毕业证书相片,我都要感谢我的四哥。因为初中毕业证书显示的新衣服,是四哥参加工作给我特意买的。

可以说,仅仅大我两岁,性格、脾气,包括天赋都截然相反。假如不是祖父晚年中风,这场大病,我敢说四哥最少是武汉大学毕业,如今至少是高校专家学者。因为四哥几乎汇聚了祖父、父亲、母亲等已故亲人们身上最优秀的品质,而且天赋很高,成绩一直很好,并且善于处理人际关系。

印象中,已故父亲调回本市担任光化教育组负责人,忙着抓光化公社中小学教育工作。也没时间业余辅导我们功课,与其他姊妹不同,我从老家村子转入老县城小学,语文老师也就是以后师范尚校长夫人李老师,对我确实很好。问题是郊区孩子们歧视村里娃子,我都采取老家铁拳一一制服他们中。一个姓黄的同学,都喊他高年级大哥打我,四哥看见立刻与对方格斗,虽然占据上风。但是,对方家长不明事理,硬是闹腾不休。可以说,除了这次帮我打架外,四哥从没动手打过任何人,都认为他属于“德智体美”最优秀的学生。

同样,都在老家生活过,除了童年四哥顽皮被水淹,被敌敌畏毒害,从高楼上摔下来外,其他方面都秉承我们这个书香门第之风。像五六岁都学会祖父一手好书法技术,小学年年是“三好学生”,钢笔书法全国获奖;初中更是优秀之极,作文始终都是范文。初中毕业,分数很高,考虑祖父重病,家里负担太重,主动放弃读高中。报考二汽技工中专学校,而不少分数比他低的通过读高中都考入五大等高校。技校毕业,与我住在一个房间,每次车间返回家中,浑身都是铁粉,技术很高,又会设计图纸,亲手通过车床制作不少工艺美术作品。与我不爱读书不同,四哥始终没放弃读书学习,练习书法,也正是才干出众,由车间工人,提拔到一个三千多国企的党办宣传干事,团委书记。不到25岁,都取得很高的文学艺术成就,在二汽这个文字行当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四哥很懂人情世故,酒量大,诗词歌赋,舞蹈书法,几乎洋洋精通,人又格外帅气。从四哥上班到我们兄弟分手,几乎提请的媒人都要踏破门槛。

至于四哥为何给我买新衣服,与初稿毕业考入二中有关。当时,我分数线与一中仅差二分,央求已故父亲“找个人”读一中。一辈子都反感 “走后门”的父亲没答应。对我说:“老幺,是个好苗子,在哪里都可以成才。”当时,已故的东林喊我去看二中附近如今亿万富翁的荣娃子,一看学校破烂不堪,教师们也爱贪玩。考入省部中专的东林,与正要计划去武汉汉正街摆地摊的荣娃子(当时,初中毕业也没考入高中)都觉得读二中,没希望上大学。

返回家中,初中班主任通知照毕业证,已故的东林动员我干脆不要毕业证,也跟荣娃子去汉正街摆地摊当老板算了。为这事,已故的父亲作我的思想工作。懂事的四哥,又是给我买新衣,又是讲述读书的好处,帮着劝我读高中,不要辍学。二中毕业,读电大,又是跟四哥住在一个房间。他又是写稿件,又是吹口琴,甚至打篮球等,浑身正能量感染的我不向上都不行。

本来,电大毕业,分配到一线工商所管个集贸市场,菜饭看见很客气。像吃个西瓜,喝个小酒,也不掏钱。小日子过的也怪舒坦,也不求上进,压根都没想要读书写作。

“小弟:要更新观念,一辈子只会吃喝,都是行尸走兽……”日夜宣传如何上进才生活有意义,硬是不知不觉中,感染我读书写点小报道。一大家子,坐在一起吃饭,父亲有意又是问四哥,去云南机电日报特邀记者培训情况,又是问四哥参加全国书法大赛获奖情况等等,让我都吃饭都没滋味。

最让我受不了的是父亲不知说,有时候旁敲侧击,让我感到像是暗示我电大中文系都白读了,还不如一个技校毕业生。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往读书写作路子引导,我始终都是不“上套”,因为与四哥不同,我基本功不行,也没写作天赋,甚至写个字都“鬼画符”,压根都不是吃“文墨饭”的材料。

也许,是天意要走文字道路。当初,在洪山嘴管市场,与一帮鱼贩子混熟后,我萌生跟着去丹江瞧一瞧他们买甲鱼的念头。也就是这种奇怪念头中,我与郧阳师专一帮学生成为好友,像给我写贺年卡的涛弟以及峰弟,包括爱上我的才女妹妹。按说,当时我不具备被师范学校才女青睐的理由,论相貌一般,论才华更是一般,甚至连个字都写不端正。但是,与我交哥们一帮才男,个个才华出众,有的精通歌舞,有的精通外语,有的精通书法,更有的精通谈情说爱。

不知不觉,宛如一匹野马闯入这个文化人的圈子,慢慢我意识到不读书写文章,无法与他们交往。因为从上述贺年卡看得出无论书法,还是文字功底,这批与我交往的大学生都功底深厚。

慢慢,也嗜好读书写点小文章了。一来二去,也不何时,被一个外语系上述图片中,才女相中。对方无论外语,还是中文功底很深,像读书期间翻译外国著作,挣得费用给我织毛衣。对方家在山区,人富有灵性,“深山出俊鸟”,遗憾已故父亲发现后,都动员我放弃这段姻缘。理由很简单,一旦两地分居,我的童年之苦后代会重演。最终,对方写信,还是上门,已故父亲都让我下决心回绝,不要害对方一辈子。结果,这段姻缘确实散摊子了。我也昏昏迷迷中,出车祸,险些丢掉性命。

婚后,所有交往信函一概付之一炬,让我意外的是已故父亲竟然收藏对方三张照片。放在他旧相册中,目睹昔日知己照片,步入中年后,我依旧觉得虽然双方交往很纯洁,不存在越轨行为,但年轻时刻,那段往事确实对双方都是一种伤害。

带来的象形文字,撒落一地

往事如烟,也就是在那段青春激荡的岁月,我接触到研究武当道教,包括恐龙文化等郧阳地区优秀专家人才。遗憾婚前,缺乏社科意识,也没这个头脑,关注这类课题。

印象中,分手知己最后一封书信,打过一个比方:我宛如远古恐龙,顽固不化,而她带来的象形文字,撒落一地,这辈子会刻骨铭心……

多年后,从她的老师如今学术界权威,研究武当山巨作中,我才意识到即便当初成家,她也会与我现在妻子一样,跟着吃苦受累,享不到福气。道理很简单,我研究一直缺乏方向性,前瞻性与持久性。比如:她的老师国家一级作家梅洁,一直关注汉水,写出不少传世巨作。像她的老师学者杨立志,一直关注武当山道教文化,写出不少传世巨作。

按说,我一直都在从事文字工作,遗憾几乎始终都在写公文,顶多写点小散文、诗歌、小说等,刊出作品中,缺乏上述梅洁与杨立志老师们盯着一个领域,盘透彻,成为专家型作家这种眼光。

坦诚地讲,步入中年前,一直缺乏大志向。比如:通过我的父母九十年代在中山公园合影,看得出他们已经年迈,加上也缺乏这方面引导,家里家外,也无法给予我支持。妻子,也是外地人,我成家前,又缺乏锻炼,独立生活能力太差,也不会操心。家里也经常为孩子生病,无人照顾等生闲气。而父母身体又不行,也无法照看孩子等,以至于我将主要精力投入业务挣稿费上,失去研究社科的机会。

1995年进入局机关到1997年,我又将主攻方向定位攻占省委、省政府刊物,试图通过写作引起上级关注,调入市委或政府机关。包括也在省委、省政府等刊出一些理论文章,甚至1998年被本市市委组织部借用一年之久。但是,始终存在一个方向性错误,走仕途功利思想过重,而家里又缺乏经济基础,最终返回本系统遇上改革,坎坷中,又误入另外一个歧途——自修武汉大学法学本科,始终走司考职业律师之路。大致耗费8年之间,又重新返回文字行当,继续写公文。

中途也在摸索写作方向,又是“十大媒体特约时事评论员”阵地,又是襄阳作家队伍,甚至担任本市政协委员,又研究谁情民意等。写来写去,始终都在小圈子来回转悠。也在摸索中,又是杂文置换书画(书籍),又是挣外面辛苦钱,也动过写抗战剧本或红色文化剧本念头。但是,通过研读外地作家们赠我的剧本后,意识到文字功夫也不行。对比本土内外作家,书画家等,意识到百姓这种身份真正成功者还是靠内在过硬的文字功夫。

同样,都在写汉江,梅洁老师都是能写出其他作家写不出来的神韵。与之类似,都在研究武当山文化,而杨立志都是比其他人研究的深入透彻。像他们这种作家作品,市场很畅销,压根不需要官方推销。类似书画,其他行当都如此,真正大家作品都不愁市场,订单不断,压根都没工夫抽人场热闹。

也许,我上述言辞,这个圈子人士读后受不了。包括写文章,像我压根都还没入门。也就是步入中年,才开始读各种古书、杂书,甚至连一遍都没读完,写出的文章,我都觉得比其他刊出的受欢迎。这说明什么问题呢?甚至政协调研,说出来我自己都感到好笑,无意中担任两年政协委员,也没培训我一天,竟然在中央、省地刊出不少调研文章。包括现在我都认为政协业务我都没入门,这又说明什么问题呢?我个人认为,这个社会一线文字工作者缺乏一种定力。

一方面,都认为文字工作没干头,得过且过,混日子算了。另一方面,又要一辈子从事文字工作,混来混去,又离不开文字工作。

事实上,缺乏一种远见与大志向,满足搞点小外快,吃个地摊子,与一帮老女人打个风趣,开个玩笑,走个舞步,写个字画之类,或小圈子相互吹捧一番。

偶尔,小圈子也会蹦出几个奖项,忽悠外行还可以,明眼人不用分析都晓得不是百姓叫好的东西,属于官场走秀。这些所谓的文学作品或书画作品,像新闻一样都属于“易碎品”,经不住岁月的考验。

到家了 我缓缓摘下帽子

“远方的客人你到来,没有好的来招待,我烧油茶茶不香,我不会想歌唱。”这是湖南桐乡一首情歌。文友赠的这本《桐歌大观》仅仅翻阅几页,我都感到作者起码几十年功夫都投入这方面,否则这本书籍也写不出来,更谈不上成为市场“抢手货。”

书中,又是图文,又是曲谱,甚至还有理论文章。类似赠我剧本反映寺院的作家,有的专门隐姓埋名在寺院与高僧同吃,同住,同念经达到六年之久,才写出传世剧本。有的大学教授为写乡村小说系列,硬是主动要求在村里挂职锻炼,体会农村生活达五年之久,才写出传世小说系列。甚至有的为写武侠剧本,年过半百还学武术,琢磨一招一式,体验武术界生活数十年,才写出传世剧本。如此等等,不一一而足。

试想,这些作家们,要是热衷赶人场,又是蹦又是跳,又是喝又是闹,会写出上述传世文章吗?试想,这些作家们,要是热衷挣几个稿费,或满足小圈子相互恭维,甚至热衷内部文学刊物露个小脸,会写出上述传世文章吗?

新时代来了,多元化思维,多层次社会矛盾交替,对于最一线文字工作者确实是一个无比严峻的考验!尤其是始终处于百姓岗位的这部分同志们,生活清苦,待遇又低,家里家外担子也重。

有时候,不长眼色,冒犯或冲撞个台上人物,给个小鞋穿。有时候,不懂世俗人情世故,被小圈子其他人冷落或非议等。有时候,激情惊动,讲究党性,让一些问题人士记恨,背后来个扫荡腿。如此等等,这些风浪来了,回避也回避不了。躲闪不及,掉进臭水沟,满身是淤泥,说也说不清楚。如此这些,我认为都不是问题,最大障碍都是方向定不好,也不知如何下力气研究适合自己的领域。

比如:最近,我研读的中医大全,无意识发现从文学角度系统性,写出中药材风采的不多。包括不少中药材行家,写作体裁,视野也存在局限性。但是,要是投入这一块,又需要掌握其他中医知识,没十年八年也盘不下去。

再如:无意中,我介入的太极与少林等武术健身项目,包括气功,如何将一招一式文学角度演绎出来,也需要掌握按摩穴位,包括阴阳八卦等配套知识,没十年八年也盘不下去。

甚至包括当下流行的诗歌朗诵,假如我不写出我上述散文大标题与分标题,我敢说即便是经常刊诗歌的圈子内诗人,也未必看得出这些句子,出自哪一位传世诗人之手。

这又说明什么问题?起码说明多数诗人也是处于表层,压根都没深入到诗歌地下,谈何写出传世诗词呢?

虽然,我不是文人墨客,甚至家里古书、杂书,还没读到百分之一,仅仅研读不到百本。但是,我敢说我看得出真正文人墨客的路数。

之所以,大小标题,有意取材一位英年早逝的诗人海子《历史》一些句子,也是想用这种奇特方式,表达我对诗歌界真正诗人们一种敬意与纪念之情吧!

作者单位:湖北省老河口市工商局在地图中查看张俊杰邮政编码441800手机1599719859二〇一八年四月四日星期三晚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相册 散文 之三 岁月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杂文 三盘落地招数研究 下一篇杂文浓浓的乡趣……

推荐图文

“庆祝中国铁建成立
李进京——戊戌清明
铁道兵战斗足迹一一
铁道兵战斗足迹一一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