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杂文 从贾平凹《山本》谈新作说起
2018-04-08 15:04:12 来源:张俊杰 作者:张俊杰 【 】 浏览:373次 评论:0
 
导读:杂文 从贾平凹《山本》谈新作说起刚阅读贾平凹谈新作:《山本》的故事,正是我的一本秦岭之志2018年04月04日08:30  来源:人民网-文化频道,我很受感动,因为贾平凹先生始终是我心目中的偶像。一个作家,尤其是一个享誉全国的作家,始终关注本土文..

杂文 从贾平凹《山本》谈新作说起

刚阅读贾平凹谈新作:《山本》的故事,正是我的一本秦岭之志2018年04月04日08:30  来源:人民网-文化频道,我很受感动,因为贾平凹先生始终是我心目中的偶像。

一个作家,尤其是一个享誉全国的作家,始终关注本土文化,这一点让我佩服不已。比如:《山本》是贾平凹的第16部长篇小说。“山本的故事,正是我的一本秦岭之志”,而要完成这本“秦岭之志”,绝非朝夕之功。……这段文字,说明秦岭始终都是贾平凹创作的富矿,从最初步入文坛,到迄今为止,他一直关注脚下的地域文化,这一点也给我们这些文字工作者很大启发——“只有本土的,才是世界的。”

“话说:生在哪儿,就决定了你。所以,我的模样便这样,我的脾性便这样,今生也必然要写《山本》这样的书了。”这段文字,也是步入中年的感悟,今天整整值班一天,与同事们交谈也好,与院内八十多的刘叔唠嗑也好,都让我觉得一个人士无法脱离本土文化的。“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 贾平凹的杂文微信上,我也经常读,而且读后感到痛快之极,写出了百姓的心声,更写出了一个作家内在的东西。

与贾平凹先生相比,我缺乏他写作的勇气。比如:《山本》讲述20世纪二三十年代,秦岭大山里一个叫涡镇的地方,在军阀混战、“城头变幻大王旗”的乱世里,其顽强自保却最终毁灭的命运。类似我通过曾经担任过本市政协委员两年,包括帮助本市老区促进会写文章两年,基本上掌握了我市抗战包括红色文化不少素材,也动过写一部抗战长篇小说的念头。遗憾都是迟迟下不了决心,主要还是顾虑太多太多。

《山本》从二〇一五年开始构思到二〇一七年完稿,说明贾平凹先生足足写了二年,假如我们这些“快枪手”去写,时间会提速,因为贾平凹先生不会电脑打字,靠的是手写,这种原生态创作需要更大的毅力。

虽然,贾平凹先生这本书,我迄今还没读到,而感受得出他下的功夫不小。比如:像我这几年先后研读不少抗战与全省革命传记,都感到动手去创作一部长篇抗战小说不容易,既要反映国共两党当时重要人物的业绩,更要符合战争特点,还要富有文学味道。甚至为筹划这种文学剧本,我反复又研读五本专业剧作家赠我的类似作品,还是不敢轻易动手去创作。包括为收集相关配套素材,我足足坐茶馆三年多,与附近七八十岁老茶友唠嗑都无数次,最终还是没动手写作。

“贾平凹,当代作家,1952年生于陕西省商洛市丹凤县棣花镇 1978年,凭借《满月儿》获得首届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 1982年,发表作品《鬼城》《二月杏》”这段简历,我看几个值得我关注的信息。第一,贾平凹如今66岁依旧能创作小说。第二,26岁都入道了。第三,30岁都事业有成。也就是说,贾平凹先生属于职业作家,功底很深。

“1993年,创作《废都》。2003年,先后担任西安建筑科技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文学院院长。2008年,凭借《秦腔》获得第七届茅盾文学奖。2011年,凭借《古炉》获得施耐庵文学奖。”又说明一个问题,贾平凹先生始终都处于文坛领先位置,靠的还是内功高于常人。

“在秦岭深处的一座高山顶上,我见到了一个老人,他讲的是他父亲传给他的话,说是,那时候,山中军行不得鼓角,鼓角则疾风雨至。这或许就是《山本》要弥漫的气息。”这段说明单靠书本知识也不行,必须走入百姓中,去收集素材。可以说,这是不少学院派或躲着家里作家达不到的地步。

按说,我这个岁数,包括从文25年,练手写一部抗战剧本也不是问题,为何迟迟不敢动手呢?比如:我也经常读贾平凹杂文,都发现文字功夫包括知识储备,无法与之相比,匆忙动手去写,也难以成功。包括对比其他成功作家赠我的剧本,我萌发先充电,将家里藏书读一道,再反复研读一些好的书籍,提升文字功夫后,再动手写这个本土抗战剧本。

不少熟悉与不熟悉,包括我的亲人,都无法理解我这些年为何一直在读书码字。一个百姓,又不图提拔,也没图名利,几乎天天上班或下班,不是读书,都是码字,而且嗜好地摊子喝茶,到底图什么?

其实,我之前确实琢磨想练手写一本大本头,后来研读古书与杂书,读着读着,把我胆子给读小了。比如:“曾经企图能把秦岭走一遍,整理出一本秦岭的草木记、一本秦岭的动物记,终因能力和体力未能完成,没料在这期间收集到秦岭二三十年代的许许多多传奇。”2018年,我研读《黄帝内经》后,又接着研读《中药材大全》,结果把我给镇住了,假如盘熟中药材,再融入本土故事,起码需要七八年,什么都不干,一门心思琢磨这剧本。同时,还需要系统研读中医学院等专业书籍,掌握中医知识,还要深入医院收集各种案例,融入每一种中草药中,这个工程量太大了。

假如不按这种套路去写,刊出或出版顶多也是地摊子货,无法赢得读者青睐。2018年,我又是天天交叉研读《中药材大全》,又是加入专业中药材群包括道教中医群,一言不发,偶尔进群浏览一下言辞,都发现不少我读过的药材,最贵的一两都几千元。也就是说假如功夫下到,写出彩,是会成功的。但是,也许这辈子都只可以写这一本专业剧本了。

比如:按照我的思路,盘熟中医起码需要五年,再将所有研读的古书、杂书精华融入剧本中,还要将这一带各种富有个性化人物编入故事,甚至还要写出中药材功能与价值等等,不投入全部精神都无法完成这部作品。所以,精力有限,一辈子都恐怕干不成其他了。

这也是我不敢动手缘故之一。所以,我继续慢无目的的研读古书、杂书,码字会友,看似天天没目的,却也提升不少功夫。比如:上午,院内刘叔与我唠嗑,我按照曾国藩《冰鉴玉相》之术发现刘叔是长寿相,因为他眉毛短上扬,间隔很宽,而我属于寿命不长之相。而他给我讲述年轻时刻,在丹江地质队工作期间,从大坝洞头穿出遇险一事,我又对照曾国藩《冰鉴玉相》看他下巴,确实与古书一致,一生存在一大难。包括我一字双眉,古书也记载必有大难。(年轻时,遭遇车祸),所以无意中研读古书等多后,确确实实,有点谨慎起来了。

按说,刘叔讲述,他当初在大大坝上面玩,不小心调入大洞里,恰好一个木筏被他抓住,冲出大坝遇上大坝顶部一个工作人员,喊他跳岸边浅滩,否则必然死亡。更让我吃惊的是上午,我们唠嗑中,我基本掌握了上世纪国家地质部在丹江一些情况,包括刘叔又调入齐齐哈尔等情况。也就是说,一个院子,而且一个单位,甚至一个办公室,随便找一个老人都是一个创作宝库,想创作文学作品,素材是不存在问题的。问题在哪里?在文字功夫与生活阅历这个方面。迄今为止,全国各地赠我小说、剧本等一千多本,真正靠作品叫响市场的,也就几十本。主要原因之一都缺乏贾平凹先生深厚文字功底与丰富的生活阅历,匆忙写手出版的书籍,多半卖不出去。

然而,像贾平凹先生这种盘熟秦岭作风,也不容易达到。比如:如何摄影出脚下一草一木,看似简单,实践起来很难。最近,我研读结束两本专业摄影教材,都试着用手机按照书中技术摄影城东图片,发现按照常规手法,发微信圈子都看得出属于那一个地方。但是,提高技术含量,多半看不出什么地方。比如:从一个拱门圆内摄影花草树木,再从地面穿过绿树摄影高楼部分侧影,甚至从景观树木下摄影天空等,必然又会演绎出不同色彩。由此我感悟出,任何一个物件,都能够摄影出美的艺术,关键在于技术,缺乏专业知识,都是瞎忙乎。

“《山本》里没有包装,也没有面具,一只手表的背面故意暴露着那些转动的齿轮,我写的不管是非功过,只是我知道了我骨子里的胆怯、慌张、恐惧、无奈和一颗脆弱的心。我需要书中那个铜镜,需要那个瞎了眼的郎中陈先生,需要那个庙里的地藏菩萨。”这段文字,反映出贾平凹先生宗教知识也很丰富,否则也不会出现“地藏菩萨”字眼。也是今晚,我返回书房上网研究寺院高人传我的《少林达摩青龙探爪招数》等,也是吓我一跳,因为寺院高人动作与我家古书包括其他武术好友都不同。

按照对方的规范动作,我才模仿两个动作,都感到浑身都在运动,气息舒畅之极。也就是说,以前练的都不规范,以至于都走偏了,无法起到达摩气功功夫疗效的作用。比如:青龙探爪重点练的腰部,而我们之前一直缺乏这个认识,主要动作不规范。而它的预备式坐下来,又大吼一声,也是其他古书等没有的。恰恰,这又是真正的达摩气功功夫。

比如:仅仅青龙探爪这个招数“章门穴”研究一番,都费功夫,更不谈其他招数。也就是一门功夫,掌握下来都难度很大,更何况去写一本长篇小说或剧本。因此,我迟迟不敢动手创作文学作品,依旧处于充电读书码字收集素材阶段。

2018年,研读古书、杂书中,我更加意识到必须掌握住书本知识,并且还要付诸实践,彻底盘熟脚下一方素材,才谈得上去创作点文学作品,否则也不会写个什么名堂的。比如:练气功,迄今都没掌握自己身体各种穴位等,更谈不上吃透一门功夫,谈何去创作健身文学作品呢?

再如:连摄影技术都没掌握,更谈不上演绎本市一方摄影文化了。

另外,真正的文学作品,必须过《著作权法》这个关,也就是说与地方内部文学刊物等不同,引用其他作者或描写一个景观等,都需要运用自己独立的语言。绝非公文等,要求很高很高。否则出版意义也不大,顶多圈内人士叫好而已,读者不是认可的。

再说,与贾平凹先生不同,我们这些都是没经过专业训练的“土八路”,靠自己摸索未必都可以入门。因此,我始终不敢从事文学创作,一直在学习与欣赏贾平凹先生等文坛大家们,在把玩中,也实现了文学梦吧。

以上言辞,或许有点亵渎我心目中偶像贾平凹先生了,期待先生《山本》秦腔响彻神州大地,以此回馈先生作品给予我的人生启迪吧。

作者单位:湖北省老河口市工商局张俊杰邮政编码441800手机159971985二〇一八年四月六日星期五晚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杂文 贾平凹 《山本》 新作 说起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杂文 投笔肤谈贸易战 下一篇科学春天与天门借“脑”

推荐图文

不了襄渝情
《铁道兵纪念园》最
《铁道兵纪念园》揭
曾在铁道兵军旗下的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