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杂文 云游四海
2018-04-30 09:57:48 来源:张俊杰 作者:张俊杰 【 】 浏览:634次 评论:0
 
导读:连我自己也没想到2018年竟然误入襄阳张氏宗亲会,结识一些自己始终都不认识的宗亲们,其中“云游四海”就是其一。客观而言,襄阳张氏宗亲会确实不错,包括湖北张氏宗亲会,乃至世界张氏宗亲会都很优秀。问题是我写杂文久了,进去容易惹事生非。严格意义上说,杂..


连我自己也没想到2018年竟然误入襄阳张氏宗亲会,结识一些自己始终都不认识的宗亲们,其中“云游四海”就是其一。客观而言,襄阳张氏宗亲会确实不错,包括湖北张氏宗亲会,乃至世界张氏宗亲会都很优秀。问题是我写杂文久了,进去容易惹事生非。

严格意义上说,杂文属于一种政论性文章,必然需要观点犀利,见解独到,与众不同,这也是杂文写手必须具备的思维方式。可以说,参加这次宗亲会,我免费推介两位宗亲书画家,前者一个劲要卖东西给我,确实名气不小,缺乏礼仪之道。后者就是张建功,很感激,懂得我的辛苦,一直约请我全家去玩。可以说,我这个人包括我全家从不贪图便宜,我也不会去对方玩。但是,张建功名气没前者大,却真正懂得礼仪之道。

本来,我怀着一颗善心,去襄阳参加宗亲会,也想通过杂文交几个知心宗亲朋友,岂料学雷锋,还遇上一个仇人。我一再声明,我杂文已经置换千幅书画,并不稀罕宗亲们赠不赠我书画,之所以群里杂文免费推介各位,无非想交一个朋友。遗憾有点宗亲硬是听不懂,一个劲卖字画,删除后,遇上一个面具新的都要报仇。难道只可以推介你们名气大的,地位高的,不该推介本土张建功宗亲吗?

按说,我空着肚子去的襄阳,现场又是借同学手机摄影,又是热心公益事业,最后想找点资料,完整推介这次盛会,又是被误会,没给不说,还落个受辱的待遇。后来,被加入宗亲群后,不是手机上不了网,都是群里遇上一些观点不一致的宗亲。我还呆在里面,有何意义?出群推介张建功,也没收对方一分钱好处,只是觉得建功与我一样为人厚道一些而已。

迄今,我也不晓得襄阳“云游四海”这位宗亲真正名字,“江南风光好、鸟儿报春晓,杜鹃花妖艳、笋苗突奋起”,通过他这篇博文,我晓得他精通诗词,而他加我时刻说也是襄阳人,也嗜好读古书,想打听张集张家来历而已。当时,我微信回复:“我手里掌握的明代包括宋代本市方志,没有张集记载。因为历史上张集与仙人渡属于谷城管辖。”绝非我信口胡说,熟悉《明正德光化县志》《清光绪光化县志》包括1982年国务院编写的《光化县志地名志》《谷城地名志》的人士,都可以甄别我说的是否属实。

之所以,我敢说襄阳宗亲会上大家将宋宰相张士逊,说成明宰相张士逊,也是我研读《明正德光化县志》《清光绪光化县志》包括1982年国务院编写的《光化县志地名志》的结果,假如我没读过,也不敢如此说真话。也许,宗亲们不晓得这些古书都是繁体字,我一个一个查字典读了一遍,也试图着手写《宰相张士逊》电视剧本,后来放弃的主要原因,我地位太低,而且本书图书馆缺少宋代历史相关书籍。

后来,我又试图按照《光化县志地名志》《谷城地名志》记载涉及张家的村子地名,也想用报告文学方式采风写作。最后又是放弃,主要原因缺乏工具与相关费用。比如:我前年,开始徒步去冷集张家集村,好不容易走到,饿的眼睛都发慌,结果大失所望,村里年轻人当时不在,留守老人也说不清什么。第二次,我又骑着自行车去卧牛山附近的张家岭,结果差点摔死我。大冬天,山路太陡,又光滑。本来,计划将这些原来光化县地盘村里,涉及张家村子地域文化,一网打尽,后来只有放弃了。

像襄阳“云游四海”宗亲图文中,复古建筑,古书记载太多太多,包括门墩子,我在谷城磨盘山上也发现不少,都是废旧屋子遗弃掉的。最后,我意识到研究这个襄阳光化县张家村子文化,都需要一个团队,而且需要一个人人富有责任心,热衷研究的团队。比如:单就建筑这一块,研究起来都很费力。

再如,诗词这一块,像为清代西蜀诗人张船山到在襄阳游山玩水,包括在不少县市都写一些景物诗词。他是否来过上述一些山区村子,类似不少张家文人墨客,是如何把玩风景的?

再如:宋代宰相张士逊,包括《明正德光化县志》提及大宋第一县令张全(欧阳修的前任)皇帝奖励他防汉江汛的银两,他都没要捐给百姓。他们后代如何,他们从政从文又如何,如此等等,绝非一个人可以完成的工程。

再如:唐代嗜好写诗词的襄阳诗人张继,到底史书上又留下什么传奇典故。如此等等,缺乏图书馆大量史书知识,想研究也是痴人说梦。因此,我进群提议抱团研究,古代的也好,现在的也罢,绝非一个人可以干的事业。

不少热衷研究地域文化的同行,因为民间传奇容易入手,事实上也非如此。比如:襄阳“云游四海”提及的我市张集,这里古代都是出现高僧之地,如今的“印顺大和尚”(皈依佛门前也属于张家人士)也是这里人士。假如研究古代张家这一带古寺院,像二郎庙这一个地方,从明清写到解放前,都很难,更何况写从这里走出去的张家成功人士。襄阳一个作家研究张集“张瞎子”清代白莲教将领,都花费十几年功夫,又是到省城图书馆复印资料,又是趴在文化站办公会日夜写作。甚至采访不少群众,最终掌握“张瞎子”与教主王聪儿等关系,写出一本书籍。绝非喊几个文人,靠道听话途说,靠编传奇都可以将“张瞎子”写成功的。比如:1982年国务院编的《谷城地名志》都597页,更不谈古代方志,想盘活张家文化,难度可想而知。

曾经我也动过研究“五大教”念头,结果在谷城老茶馆,几个八九十茶友劝我放弃。对方仅谈及一个事,我都不得不放弃。比如:谷城明代修建的谷城沈垭教堂,解放初期教会人员都是外国特务。拥有自己教会武装,与共产党军队对抗,如此历史,我一个百姓是无法搞清楚,更谈不上收集资料了。类似不少想法,都搞不成前提下,我才打算与中老年健身人群为伍。是否可以研究一下,这些与我一样群众的养生之术?包括午间,我在抗战研究会群也谈及受感染,也想练手写抗战剧,这个念头也产生过,还是放弃与我感到精力不足。虽然,我收集不少李宗仁第五站区文史资料,不少本市都没有,问题是要系统性展示这个历史战争原貌,单就我一个人力量还是不够。比如:《蒋介石建立空军的内幕》许念晖虽然写有回忆文章,而与我市飞机场之间关系,包括更深细节,文中一个字均无。

既然是抗战电视剧,必然离不开空战,而这些军方人员都已故,谈何掌握那个时代的素材,靠编传奇也不符合历史事实真相。再如:黄绍竑回忆文章《我与蒋介石以及桂系关系》,文中也没提及我市情况,如何去把握那一段我市桂系的历史,更是无从下手。而且黄启汉写回忆文章时代,我都没出生,甚至我市能够入这个圈子的老人几乎都去世了,谈何复原历史。因此,我不得不放弃这个创作念头。

至于书画,要是我按照午间找我报仇宗亲写法去杂文会友,会更会摊上麻烦的。因为严格上,书画家不少人士不具备这个称号。道理很简单,真正的书画家必须精通国学知识,诗词歌赋尤其文字造型等,必须精通。但是,现实社会从中书协会到地方协会,又颁发不少证件。假如我按午间找我报仇宗亲写法去写,是不是在与中书协会到地方协会对阵,有必要吗?因此,我回复对方:“码字取乐,何必在意?”结果,对方硬是一根筋,无奈我删除他微信好友,绝非我对宗亲们有什么过节。

其实,下午我也在侧面开导他,撰写杂文《知音无价》,遗憾对方一个劲认为我不该推介张建功,最终我不得不删除对方好友。按说,一个大城市知识分子应该心怀宽广才对,如此小心眼咋行?况且我写谁不谁,也是我的自由,法律也赋予我言论自由。作为宗亲,干涉个什么呢?即便你与张建功存在过节,也不该找我报仇。

不过,世界明白人不少。比如:挚友“晚春云如烟” 对我杂文《知音无价》,发表评论:2018-04-28 19:44:43“交一个读书破万卷的邪士,不如交一个不识一字的端人。”——《格言联璧》“待人公正:不以不端的行为或者办事不诚实去伤害他人。”——富兰克林,古今中外都如此认为,我们更应该践行这些格言,更好地珍惜文友之间的情义才对。

以上浅见,但愿对各位有所裨益。

作者单位:湖北省老河口市工商局张俊杰邮政编码441800手机159971985二〇一八年四月二十八日星期六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杂文 云游 四海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杂文 入道修炼 下一篇杂文笔墨书心

推荐图文

战友作品:《天山情
铁道兵学兵参战襄渝
战友作品:《天山情
想起了青藏线铺轨时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