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铁道兵,那段岁月那首歌
2017-05-20 08:22:23 来源: 作者: 【 】 浏览:121次 评论:0
 
导读:1ef3铁道兵,那段岁月那首歌铁道兵:那段岁月那首歌 http://www.yynews.com.cn   余姚新闻网  2008年10月9日 8:212008年9月23日,在姚籍铁道兵联谊会上,年过花甲的老兵们又唱起了雄壮的《铁道兵志在四方》“老铁”们当年战斗过的地方重返成昆线的六名老兵在38团..
1ef3
铁道兵,那段岁月那首歌
铁道兵:那段岁月那首歌
http://www.yynews.com.cn   余姚新闻网  2008年10月9日 8:21

1009y5_4027.jpg

2008年9月23日,在姚籍铁道兵联谊会上,年过花甲的老兵们又唱起了雄壮的《铁道兵志在四方》

1009y5839.jpg

“老铁”们当年战斗过的地方

1009y54.jpg

重返成昆线的六名老兵在38团烈士陵园前合影

1009y52.jpg

一位老兵珍藏的老照片,背景是1969年3月施工中的六渡河隧道和六渡河桥桥墩

  九月金秋,丹桂飘香。23日,在南雷里社区的会议室里,一下子汇聚了47位来自余姚、慈溪、上虞、宁波、长兴、桐乡等地的白发老人,他们彼此拥抱、握手,高歌、流泪,共叙当年战友情,让在场的人无不感动。这些老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铁八师38团战士。

  当年,他们把自己一生中最宝贵、最美丽的青春毫无保留地献给了祖国的铁路建设,其中有一位战士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每年金秋时节,他们都要相聚在一起,为的是纪念那段亲身经历过的惊心动魄气吞山河的往事,缅怀牺牲的战友。

  面对一张张沧桑又熟悉的脸,大家的激情再度像火山一样喷发,人群中轻轻地传出了《铁道兵志在四方》的歌声,和者越来越多,随即汇成了洪亮雄壮的声音……

  “背上了那个行装扛起了那个枪,

  雄壮的那个队伍浩浩荡荡,

  同志呀你要问我们哪里去呀,

  我们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

  同志们迈开大步朝前走啊,

  铁道兵战士志在四方!”

  这首铁血军歌多年来一直回荡在“老铁”们的心中,这天,歌声又把人们的思绪带到了那个战天斗地的火热岁月里,“老铁”们的眼前又浮现出了当年劈山修路的壮观场面……

  激情燃烧的岁月

  1963年初,一群二十来岁的余姚青年离开父母、离开家乡,穿上绿军装,成为了一名光荣的铁道兵。他们风餐露宿,摸爬滚打,逢山凿路,遇水架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把美好的青春年华献给了祖国。他们在江西修过向乐线,在云南修过成昆铁路,在攀枝花修过渡口支线,在四川修过襄渝线,在辽宁修过沙通线,在内蒙古修过通霍铁路,其中最为艰苦的是修建成昆铁路。

  成昆铁路沿线地形复杂,地势险峻,被称为“修路禁区”。当时苏联专家就表示成昆线不可能修成,美国人甚至说“中国人疯了”,但英勇的铁道兵硬是用血肉之躯在这里创造了一个世界奇迹。

  1964年年中,铁八师和几个兄弟师接到总部向“成昆线”进军的命令,其中铁八师担负云南省楚雄州元谋县黄瓜园至一平浪126.3公里的铁路修筑任务。据一位老兵回忆,他所在的三营作为铁八师38团的先遣部队,坐火车、汽车一直向西,经过15天的行程,又经过几天急行军,来到了元谋县,在龙川江畔一个叫攀枝花村的彝族小村安了营。

  铁道兵每天很早起床,背上铁镐、铁锹等工具,翻过山头,要在龙川江边的悬崖上修一条为今后筑大桥、打隧道服务的运输线。山崖陡峭,成90度,山脚是奔腾的龙川江,要在半山腰站住脚,只有在山头打好钢钎桩。战士在腰里绕好大麻绳,系好安全带,慢慢降到指定悬崖上,打眼、放炮,先在坚硬的半山腰炸出一块凹面,再慢慢啃出一块平地,困难和艰险可想而知。开始时人人手上磨出血泡,后来磨成了老茧,英勇的铁道兵没有一个叫苦的,平地一步一步向左右延伸。

  虽然手中只有钢钎、铁锤和炸*这些简单的工具,但是,打炮眼,放炮扒土,经过铁道兵两个月的战斗,路在战士脚下延伸,当元谋至羊臼河(38团团部所在地)公路通车那天,十里八乡的乡亲们都赶来看自己会奔跑的铁牛——汽车,有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大娘还背了一大背篓青草,准备给“铁牛”喂草,把大家笑得前俯后仰。

  两个月后,大部队开到,一场大规模的劈山修路工程全面铺开了。

  李观增说,铁道兵长年住帐篷、茅草屋,睡的是统铺、硬板床,有的战友为避免臭虫、跳蚤咬,用绑带将床铺悬空吊起来,人悬空睡着,稍微翻动一下,就像荡秋千一样。穿的军装都打着密密麻麻的补丁,那是训练和施工磨的,大家戏称为百衲衣。打隧道时山洞里温度高,长年在38℃左右,最高时达42℃,衣服和裤子都被汗水浸湿了,衣裤干脆不洗了,汗迹干了就穿上,很多人甚至穿一条裤衩、戴一顶安全帽就进洞了。出洞时满脸、满鼻子都是灰尘,只能看到两只转动的眼睛。每天工作六小时,分四个班24小时连轴转。尽管环境艰苦,后勤保障物资供应不足,但大伙士气高昂,不知疲倦,每天生龙活虎地推着斗车从洞口进出。一些战士在悬崖绝壁上书写标语鼓舞斗志,李观增至今仍记得一副对联,上联是“打了一洞又一洞,洞洞相通”,下联是“修了一桥又一桥,桥桥相连”,横批是“乐在其中”。

  “数不清我究竟走过多少次。只记得进洞、出洞,过桥、进洞,出洞、过桥……”有一位从外地赶来参加聚会的姚籍铁道兵如是说。就是在这样的进进出出中,几十万铁道兵在崇山峻岭中为共和国开凿出了一条钢铁通道。1970年7月1日,令世人震惊的成昆铁路全线通车,铁路全长1134公里,共开凿隧道洞、明洞427个,架桥991座,平均每2.5公里有一个隧道,1.7公里有一座大中型桥梁。

  铮铮铁骨铸造成昆钢铁线

  成昆铁路是壮烈的。由于工程复杂、环境恶劣、条件简陋,在隧道,在岩壁,在桥墩铺架中……每天都有险情发生,许多铁道兵指战员、铁路员工冒着危险,排除险情,不少人光荣负伤,有的甚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老铁”们说,修成昆铁路,平均每延伸一公里就有一名战士牺牲。沿路每个团都为牺牲的烈士修建了一座陵园,铁八师38团的烈士陵园修建在中坝村,陵园内安葬着修筑成昆铁路牺牲的铁道兵烈士36名,其中就有一位姚籍铁道兵陈松全,他把自己最宝贵的生命留在了这片土地上。

  三十多年后,对于撰写过陈松全牺牲报告的李观增来说,战友牺牲的那一刻仿佛还在昨天,往事历历在目。1966年8月下旬的一天,在中坝隧道工地,23岁的陈松全正指挥装满塘渣的斗车从隧道里开出来,却意外地被震倒在斗车轨道上,被一辆迎面驶来的斗车碾过,永远地离开了大家。

  在修建懒猫山隧道时,一次,任连副指导员的丁长富发现隧道内的排架上有细碎石子掉下来,他心里一惊,不好!这是塌方的先兆!当时隧道内有打风枪、排渣、装车等作业士兵约30人,情况紧急,他立即吹响哨子,但由于洞内声音嘈杂,有的人根本听不见哨子声,丁长富边继续吹哨边急速拉人,结果洞内的人在前面跑,排架在后面接二连三地掉下来,有的差点被砸到了脚后跟。由于丁长富及时发现险情,人员迅速撤离,没有造成伤亡,他本人也被部队授予二等功。

   周银才曾在铁八师当卫生员,平时接触的都是伤病员,更让他感觉到了铁道兵的坚强。“我见证了战友在建设成昆线时的受伤程度。”他说,“当时,不少战友经常受伤,不是手受伤,就是脚受伤。”不过,让他最难以忘怀的却是修建六渡河隧道时一名战友处理哑炮时被炸伤,他及其他战友紧急抢救的往事。那是1965年4月,为了“和敌人抢时间”,38团集中优势兵力大战六渡河隧道,有一天,隧道爆破时安放的炸*没有爆炸,危急关头,三连六班班长湖州人董金官迎险而上,推开班里战士的拦阻,急速冲到隧道内排险,不幸的是,就在那时炸*爆炸1dad了,董金官被炸得浑身上下都是血,尤其是颜面严重撕裂,整张脸皮挪到了后面。一旁的周银才迅速奔过去急诊,给伤员止血包扎后,护送他乘坐38团团长的吉普车一路狂奔到卫生队抢救。董金官苏醒后说的第一句话是:“同志们都好吗?”

  说起这段往事,周银才的声音还有些发抖,他说,在关键时刻,是战士用生命诠释了一名军人的勇敢。

  如今,人们坐火车经过成昆铁路沿线,可以看到几乎每个新建火车站都有一个烈士陵园或墓地,默默地注视着穿行的列车。成昆铁路是壮烈的,然而“老铁”们更愿意相信,当年铁道兵的宝贵生命和血汗早已化作了祖国钢铁大动脉上的那声声汽笛。

  迟到的感谢

  2007年9月28日,在姚籍铁道兵联谊会上,徐志华紧紧拉着战友赵馥锠的手,久久不放。他含着热泪说:“谢谢你,救命恩人!”这感人的场面使大家的情绪激动起来,仿佛又回到了40年前,日夜奋战在成昆线上的情景又浮现在每个人的脑海里。

  1966年秋,铁八师38团13连、12连驻扎在元谋县龙川江畔六渡河山岙里,与山那边的五营两个连对掘打通2300米长的六渡河隧道。战士已奋战了三年,春节都是在工地上过的,近阶段又碰到石头坚硬,四班制连轴倒班奋战,每个排六小时顽强施工,只能掘进一米多,离日进二米的要求还很远,大伙心里都很急。徐志华是13连三排的安全员,主要任务是放炮后进入工作面排除险石、浮石,检查哑炮,确定没有危险,再叫战友入内工作。这天隧道刚放完石炮,他不等洞内排完烟,就冲进工作面。撬了几分钟浮石,他感到心里闷得慌,透不过气来,人随即晕倒在岔道口的斗车轨道上,什么也不知道了。而斗车随时可能进出,生命随时会有危险!

  那天,12连统计员赵馥锠正好进入坑道(要打通1000米以上的长隧道,必须先掘一条与主隧道平行的坑道,隔几百米横打岔道,从各个工作面通过岔道把石渣、泥土运出坑道。一般几个连队合用一条坑道),在两个排交接班时测量进度。当他路过13连岔道口,看见有人晕倒在斗车轨道上,十分危险,他立刻大叫起来:“这里有人晕倒了,快来人啊!”随即把人背到坑道口。因隧道内光线暗淡,他也不知道所救的人是谁,见到13连有人跑进来接人,他才松了一口气,随后向自己的工地跑去。

  徐志华在连队卫生员的看护下醒过来了,大家把他晕倒的事告诉他,他说:“是谁背我出来的啊?”大家都回答不上来,当时接他的战友只顾救人,忘记问对方的名字了。谁是救命恩人,就成了徐志华心中的不解之谜。等他身体好转后,又特意去坑道调度员那里询问,只是模模糊糊得知,是12连的一个统计员背他出来的。

  1968年春节过后,徐志华、赵馥锠两人复员回到余姚。两人虽然都在余姚工作,但极少见面。一个偶然的机会,徐志华从战友口中得知,在挖六渡河隧道时,赵馥锠曾在隧道里背出过一个昏迷的战友,这下子徐志华才知道救命恩人原来还是老乡,心中的谜团终于解开了。在2007年的姚籍铁道兵联谊会上,徐志华终于见到了赵馥锠,有机会当面表达自己的谢意了。

  “铁道兵经历,受益一生”

  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而铁道兵这支特殊的队伍却是“流水的营盘铁打的兵”。谁都知道铁道兵流动性大,天南海北,铁路修到哪里,他们就奋战到哪里。但无论战斗在哪里,“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的铁道兵精神一直影响着“老铁”们的思想和行为。

  除了在军中提干的,姚籍铁道兵大部分于1968年、1969年复员回到余姚,参加家乡的经济建设。“当过铁道兵,就不知道工作累。”正是铁道兵的艰苦经历和生与死的考验,锻炼和培养了“老铁”不怕困难的坚毅品质。他们很快适应了新环境新岗位,努力工作,有90%的人成为单位骨干,即使回到农村的,也担任了支部书记等职务。如赵馥锠复员后被安排到县农机厂工作,他踏踏实实从工人做起,不久被厂里提升为车间主任,由于工作出色,1978年被县委任命为厂长、支部副书记,是当时市里有名的能人。此后,哪个厂出现困难,他就会被调到那里担任厂长。几年前,他又担任了余姚恒泰轻工机械有限公司的书记、董事长。

  上个世纪90年代初,因为企业不景气,一些在企业工作的老兵下岗了,但让人感动的是,他们心态非常好,不管在哪里,从事什么工作,从来没有丢掉铁道兵不怕吃苦积极肯干的精神。

  “国家利益永远高于个人利益,只要国家需要,个人就应该付出自己的一切。”无论什么时候什么环境下,他们都这样要求自己。年轻时,他们为共和国的铁路建设奉献了青春和汗水,如今渐步老年,他们在生活中有困难互相帮助,遇挫折互相鼓励支持,不给国家添麻烦。

  今年是铁道兵成立60周年,距离1963年姚籍铁道兵参军入伍也已过去了整整45个年头,45年沧桑岁月,45年艰苦奋斗,时光流逝,在“老铁”们心中不变的是永不磨灭的军魂!
重返成昆线

  2004年10月19日至11月2日,马光良、童百年、朱正祥、朗炳国等6位姚籍“老铁”参加了由省铁道兵家园联谊会发起的“重返成昆线”活动,重走那一条让他们魂牵梦萦、付出青春岁月的险峻铁路,悼念长眠在那里的战友,看望当年鱼水情深的老乡。

  在昆明,“老铁”们坐上火车,朝着他们战斗过的方向奔驰着。穿过隧道,穿过大桥,大家的心情随之激荡起来,童百年带头唱起了《铁道兵之歌》,浑厚又响亮的歌声,博得了其他旅客阵阵掌声和称赞声,不少战友也唱了起来,车厢内响起了整齐划一的洪亮歌声。

  广通车站到了,“老铁”们下车后想去原38团驻地——位于中坝村的羊臼河车站,但一打听,那里没通汽车,在当地派出所民警的帮助下,好不容易找了两辆小客车就上路了。小车沿着“老铁”们熟悉的龙川江边一路颠簸了两个多小时,到了一个小镇,一问,原来是原36团驻地黑井镇。此后路越来越难走,好不容易到了一座有两千多米长的特大桥,呀!“老铁”们惊呼起来,眼前正是他们团与36团合作奋战了一年修建的黑井大桥!几十米高的桥墩有38个,是成昆线上最长的大桥啊!守桥的武警中队队长告诉他们,前面那条公路现在荒废了,只能在黑井古镇住一宿,第二天中午坐火车到羊臼河车站,还热情地帮他们联系了黑井车站坐车事宜。

  在旅店,主人得知远道而来的客人是当年的铁道兵,更加热情,主动帮他们联系羊臼河车站,了解那里是否有吃饭住宿的地方,让“老铁”们有种到家的感觉。店主人当年虽然只有十多岁,但知道铁道兵修路的艰苦,在黑井后山上也躺着六十多名烈士啊!

  第二天吃过中饭,当过铁道兵的黑井火车站站长早早地来到站台迎接余姚来的战友,将他们送上车。当火车穿过亲手修建的隧道、大桥,奔驰在熠熠生辉的铁道线上,“老铁”们的心里真是感慨万千。

  羊臼河车站到了,这是此次重返成昆线的目的地,也是“老铁”们战斗过五年的地方。一下车,大家都顾不上休息,径直朝38团烈士陵园走去。陵园大门关着,村委会干部得知“老铁”们是从千里之外的浙江来这儿为战友扫墓的,立即派人叫来了几里路之外的陵园管理员开门。整个陵园围墙是用红砖围成的,烈士墓用当地赭红石砌成,中间矗立着高大的革#烈士纪念碑,墓道两旁种满鲜花松柏。这里躺着36位战士,最大的31岁,最小的18岁,只有五个月的兵龄。陈松全烈士也长眠在这里。六位余姚老兵向烈士默哀:安息吧,战友!你们为建设成昆铁路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人民不会忘记你们!

  第二天一大早,“老铁”们来到羊臼河站台,眼前就是他们用一年时间修的羊臼河隧道,虽然只有300米长,却献出了两个年轻战友的生命。远处半山腰上的六渡河隧道,是三营和五营五个连队,用简易的风枪、斗车等机械,花了三年时间克服重重困难才完成的。由于隧道在大山里迂回重叠,进口和出口竟出现在同一个方向,不过高度已差了几十米。当年忙于建设无暇全面领略它的雄姿,如今望着三条铁路线从下而上叠在一起的奇景,“老铁”们的心里激动万分,不远千里重返成昆线,他们终于了却了多年来的心愿!

  在中坝村,他们见到了村党支部书记文华忠,听说村民年人均收入只有400元,“老铁”们都忍不住流泪了。回到余姚,“老铁”们从家里找出了八成新的衣服,装了整整八麻袋邮寄到中坝,还邀请当地老乡来余姚打工。2005年初,由文华忠带队,六位从未出过大山的彜族老乡来到了热闹的余姚,童百年等给他们安排了住处,又自己掏钱买来了煤气灶、衣被等生活用品,还为他们在五金厂介绍了工作。

  60年过去了,铁道兵虽然已淡出人们的视线,但他们为祖国铁路建设作出的巨大贡献将永载史册。那段辉煌的岁月,那首雄壮的军歌,将激励“老铁”队伍中的每一名官兵,在新的世纪,新的征程,续写新的人生,新的乐章!

 (来源:余姚日报 编辑:慎盈蓉)

0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漫游鹰潭 下一篇相聚金口河

推荐图文

战友作品:高高的顺
电视剧《你迟到的许
重返大兴安岭 嫩林铁
《寻找篇》之旬阳县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