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木棉花开(三)《永不褪色的照片》
2017-05-20 08:23:03 来源: 作者: 【 】 浏览:200次 评论:0
 
导读:1ac4木棉花开(三)《永不褪色的照片》木棉花开(三)《永不褪色的照片》 在一个云高、天蓝、阳光温暖的下午,我坐在窗前又一次翻开那本封面已经陈旧的相册。这相册,是欢送我当兵时同学们送的。从我当兵的第一天起,就跟随我走遍了东北大地。翻着那一张张照片,我的记忆..
1ac4
木棉花开(三)《永不褪色的照片》

木棉花开(三)


《永不褪色的照片》



在一个云高、天蓝、阳光温暖的下午,我坐在窗前又一次翻开那本封面已经陈旧的相册。这相册,是欢送我当兵时同学们送的。从我当兵的第一天起,就跟随我走遍了东北大地。翻着那一张张照片,我的记忆,我的情感又重新回到了当年那如火如荼的岁月,它仿佛带着我又开始了一次撩人心魄的故地重游。

翻开第一页,上面端端正正的写着几行字:使我有权利说我不曾虚度此生的那些恬静但迅即而去的时光,就是从这里开始的。从这时起,我穿上了军装,戴上了三点红,踏上了军旅生涯。宝贵而令人留恋的时光啊,请再为我展开一次可贵的历程吧,如果可能的话,请在我的回忆里走的慢一些,让时间又重新把我送回到那东北大地,我炽热情感的滋生地,甜蜜初恋的摇篮。朋友,我们一起走!

翻出穿军装的第一张照片,上面的我满脸冒着傻气,两条短辫倔强地支棱在耳朵后面,散乱的几许头发肆无忌惮地在无沿帽边蓬乱着,脸上露着不知天高地厚的笑,洋溢着没有见过世面的满足。清楚的记得那年冬天,我告别了父母,独自一人背着背包,提着行李,从河北省围场县公共汽车站出发,从此踏上了军旅生涯。那一年,我还未满十六岁,我的身体还没有发育完全,一脸孩童的稚气。对于我来说,少女时代好象刚刚开始就匆匆地结束了,短暂的如同北飞的燕子,只是在我头顶的树梢上一掠而过。

记的第一年在部队宣传队,队长还给我们过六一儿童节,每个小战士发两个煮鸡蛋。第一次爬解放牌大卡车,是一个叫扬志刚的男兵抱上去的。第一次被比我小不了几岁的孩子叫解放军阿姨时,羞红了脸抬不起头来。每当看到这张照片,就想起那初时的天真和执著,咧着嘴感受那漫上心头的幸福和温馨。刚穿上军装时的得意在不经意间就会显露无疑。

旁边的那张四寸的照片,是我们下连队演出时的一张剧照。那简陋的舞台是用几辆解放牌卡车搭就的,凹凸不平的车板上铺了一块特大的帆布。我在前面手握一本放大数倍、木制的毛选,弓箭步,挺胸昂头指引着方向。身后是三个分别穿海陆空军装的男兵,每人高擎着一支63式自动步枪(也是道具)。他们肃穆的脸上一副将革#进行到底的神情。

穿海军军装的是张培武,他是七五年的北京兵,大大的眼睛充满了自信,他会吹黑管和笙。穿陆军军装的是沈阳来的王竞,那年他刚刚十六岁。在他的那长长的睫毛下面是一双褐色的大眼睛。他的眼睫毛好像是两只扇动着翅膀的蝴蝶。嘴里总有说不完的俏皮话。那时的我常常以少女羞涩而又朦胧的感情关注着他,在我的心目中,他的目光是那么明亮和清澈。

穿空军军装的叫伍济民,是四川灌县来的七七年兵。在我的记忆里,他那双黯淡无神的大眼睛总是和忧郁交织在一起,装满了痛苦和忧伤。每天清晨,他都是第一个起床,早早地坐在大树下拉他的大提琴,低沉的曲调里流淌着无尽的相思。

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战友们天各一方,听说张培武现在北京的郊区买了一大片地,养了几千只鸵鸟,虽然没有当将军,倒成了统帅千军万马的鸵鸟司令。王竞流浪在沈阳的街头,不知在纷飞漫天的冬季里,他是否还记得那片曾经为他而落的雪花?小伍呢?我至今也不知道他的名字是哪三个字。音讯断绝了二十多年,当我又一次回忆起他的音容笑貌时,依旧历历在目,他眼睛里深藏的哀愁,一直缠绕着我,挥之不去。

轻拂着这张照片,仿佛看见他们笑着,大声唱着向我走来,把我又拽回到那些遥远的岁月里,那火热的生活中。多么希望有那么一天,我们能够再一次重游故地,重温往事,重叙昔日友情啊。

当兵一年后的那张照片,背景大雪纷飞,东北战士才发的皮毛军帽扣在我的脑袋上好象顶了个南瓜,不仔细看根本分辨不出是男是女,精心勾编出来的衬领露出窄窄的一条白边,脸上的笑分明成熟了许多,那红红的五角星和两面红旗,把一身的草绿衬托出飒爽英姿,手握AK47(56式)冲锋枪更显得虎虎生气。那时我已经下到了特务连,成天和男兵一起摸爬滚打,脸黑体壮,性格也刚强许多,完全不像在宣传队时如林妹妹一般的娇滴滴。这张照片,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分辨不出是男兵还是女兵。记得那天是我第一次站岗,漫天飞舞的雪花伴着我下岗归来,也给我留下了永久的记忆。

第四页的几张照片是我和新兵孙琼的合影。那时我已经当兵三年。从新兵连刚下到连队的孙琼要到后方基地赤峰。从辽阳去沈阳转车。那个夏天,战友王竞正好从丹东回沈阳探亲。我们一起在沈阳的南湖泛舟。六月,所有的树木都长成最茂盛的样子,没有一丝风。午后的阳光反射在树叶上像一堆破碎的玻璃渣似的,一动不动。我和小扬坐在船尾,一人一浆,似乎全不用力,船就在湖面上画出一条笔直笔直的直线来。王竞在船头给我们照相。分别一年多了,和朋友只有半天短暂的相会,对着镜头,我抑制不住心头的高兴咧着嘴笑出声来。记得后来战友说,当时为了多看看你的笑,好几次都忘记摁快门啊。

第五页的那张照片,是我在草原的唯一的一张照片。那大概是八二年冬末,我刚开始学医。军装的外面套了一件白大褂,又肥又大。风肆无忌惮地吹着我的头发,眼眯成了一条缝。记得那天是三八妇女节,卫生队做了一大桌的鸡鸭鱼肉为仅有的两个宝贝女兵过节。正好昭乌达盟的记者来采访,听说草原的深处还有女战士,一定要来看看,为此给我留下了这张最有纪念意义的照片。

翻看着我的这些旧照片,它们如同一阶阶向上的云梯。从新兵到老兵、从战士到干部,真实地记录了我当兵所走的每一步,清晰地展现了那些曾经光彩照人的岁月。从那一张张不断变换的灿烂笑容里可以清楚地看到我一天天长大,一天天地成熟。

多少年来,无论何时何地,我都无法忘记那段军人生活。这段生活,锤炼了我,磨砺了我,也丰富了我,造就了我,是我人生的第一课。这段生活,改变了我的人生,是我一生中最宝贵的财富。如果没有这段生活,我就不会有今天。我将永远为这段当兵的经历而自豪。

0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孤独的兵坟 下一篇重返紫阳

推荐图文

战友作品:高高的顺
电视剧《你迟到的许
重返大兴安岭 嫩林铁
《寻找篇》之旬阳县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