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铁道兵传奇 | 陈班长吃了河豚
2017-11-29 21:36:04 来源:微信 美篇 作者:陈九 【 】 浏览:535次 评论:0
 
导读:铁道兵传奇 | 陈班长吃了河豚原创2017-11-26陈九西窗漫记文|陈九 陈班长是炊事班长,湖北新洲人,跟我五百年前是一家。 那是我从铁道兵四师新兵连分到十八团修理连的头一天,中午开饭大家都争着打饭,我是新兵自然要主动一点儿,也提着桶往炊事班跑..

铁道兵传奇 | 陈班长吃了河豚

2017-11-26陈九西窗漫记


|陈九

 

陈班长是炊事班长,湖北新洲人,跟我五百年前是一家。

 

那是我从铁道兵四师新兵连分到十八团修理连的头一天,中午开饭大家都争着打饭,我是新兵自然要主动一点儿,也提着桶往炊事班跑。打饭的窗口约有一人高,不这么高做饭用的铁锹就抡不起来。远远看到陈班长站在锅台上,张开双臂挥一只铁锹忙着给大家分饭。浓浓的蒸气让他的身影时隐时现,充满舞台效果,看着颇似袁世海那出《鲁智深大闹文殊院》。

 

轮到我,我向他举起手中的桶,四目相视,他的容貌让我不禁惊叹。所有表示好看的词汇都未必准确,精神,帅,漂亮,好像都不够劲儿。他有一张标准的目字型面孔,方而不突长则不坠,既不让人提防也不让人轻视,清晰的双眼皮像雕出来的,目光明亮平和,尤其是鼻子,从上到下通关挺拔含而不露,整个面颊白里透红,头发乌黑皮肤润泽,一付大气凛然天地精华的好面孔。我一下愣住了,直到他对我喊“走噻走噻”,湖北话“走呀走呀”的意思,才掉头离去。

 

见到陈班长我有种时空颠覆感。其实打当兵伊始这种感觉一直有,只不过此刻被陈班长一激更明确了。当兵前总以为农村又穷又土,又穷又土之地能出什么精品?到部队才发现,无论模样还是才艺,农村兵丝毫不输城市来的。其实一方水土一方人,地灵人杰,中国这么大,没被发现的人才肯定比已经发现的多。就说陈班长的仪表,走遍北京四九城,找出个能与他旗鼓相当的并非易事。论才艺,才艺更讲天份,苏北兵夏守志,能把三个鸡蛋顶对顶竖起来,不服?那种细致敏锐和控制力常人难以想像。再论聪明才干就更甭说了。汽修班老兵张入社,赶集时一辆卡车从他身边驶过,他紧追几步叫住司机,这车刚大修回来?司机一愣,嘿,你咋知道的?缸里有东西没取干净,再开非报废不可。结果他帮司机打开引擎,果然在气缸里发现个小垫片儿,还烫手呢。把司机小脸儿吓得煞白。

 

接着说陈班长。他不仅模样好,身材也好,一米八几的个儿,宽肩细腰挺胸昂首。让人想不通的是,他怎么是炊事员,每天烧火做饭。不光如此,我都不好意思说,连里二十几头猪也归他管。每天早上出操回来,远远看他一担担挑猪食的身影在晨曦中闪动。他每天四点钟起床煮猪食,猪食煮不透猪吃了就不上膘,这也是后来听陈班长说的。时间长了我开始纳闷儿,上中学咱也下过乡喂过猪,每次喂猪时猪都争抢着嗷嗷往上冲,把猪食溅得一身一脸到处都是。怎么陈班长喂猪就这么安静?他喂猪时还吹哨,又不是部队集合,吹哨干啥?

 

耐不住好奇,那天我特意跑去看个究竟。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陈班长把猪食挑到猪圈时,猪都站成一排,没一个上来抢食。直到陈班长吹哨,哨音有长有短,每只猪根据哨音变化上前吃食,轮到谁谁吃,吃得差不多陈班长一示意就走开,比孩子还乖巧。这样既不会浪费粮食,也避免了恃强凌弱,让每只猪都长得肥头大耳。你你,我目瞪口呆望着陈班长,你是怎么弄的,到底怎么弄的?他笑笑没说话,他是个不大爱说话的人。

 

这让我想起《封神演义》里姜子牙撒豆成兵的传说,没准真有这么回事。你看,猪都能听哨吃食,撒把豆子冲锋为啥不行?当然不是人人都行,陈班长行我就不行,他即使告诉我怎么做我也未必能做到。人是很怪的东西,他们身上一定暗藏着很多开关旋扭。这些旋扭怎么打开何时打开不取决于自己。而一旦某个旋扭打开了,他就可能成为这方面的专家,像神仙一样。你即便想学,如果你身上这个旋扭尚未开启,怎么也学不像。有句老话叫“使尽浑身解数”,啥是解数?就是这些开关旋扭。陈班长身上还有另一个打开的旋扭,再次让我大跌眼镜。

 

我们铁道兵跟野战军有个不同,他们有固定营房我们住帐篷。条件艰苦不在话下,关键是因为部队流动,我们无法像他们那样种大片的副业地。即便种了蔬菜瓜果往往没等收获就开拔了。所以到了春冬青黄不接,加上我们大都住在交通不便之处,经常有吃不上蔬菜的情况。吃不上蔬菜的后果可能很多,我们连遇到一次最严重的就是患烂蛋皮症。现在的年轻人恐怕不懂这些了,烂蛋皮就是男人的阴囊溃烂,红肿得像个桃子,不挠痒得钻心,挠了又痛得像马蜂蜇。连里几乎每个战士都得了这种病,工程进度一下被拖下来。大家想尽办法,有涂清凉油的,有抹大蒜汁的,甭管什么一律不灵。我写信给北京的母亲告急,她寄来一箱无极膏,我发给大家用,好是好一点儿,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那天晚饭后吹起集合哨,我们踉跄走上操场,大家走路都得撇开腿,生怕碰到蛋皮疼痛不已,看架式有点像机器人。我发现连长身边站着陈班长,陈班长身后有口大锅,直冒热气。连长让每人拿着碗,一人一碗喝锅里的黄水。水的味道又苦又涩难以下咽,大家叫苦不迭。可喝了三天,烂蛋皮症状就开始缓解了,又喝了几天竟奇迹般痊愈了。哇,这下连里炸了锅,大家跑到炊事班问陈班长,是啥?我们围着他靠着他碰着他守着他,他还是静静地,半天憋出俩字儿,“核桃皮”。他说的核桃皮不是核桃的硬壳,是硬壳外面的新鲜果皮。核桃皮?就是漫山遍野的核桃皮?你是怎么想出来的?陈班长的脸红起来,他问,

 

蛋皮像不像核桃?

像,太像了。

核桃皮是保护核桃的噻。

对对,保护核桃的。

保护核桃就保护蛋皮噻。

你你,你太有才了。

 

部队从雁北来到冀东玉田县。《水浒传》有一章“卢俊义大战玉田县”说的就这个地方。我们住在南关,营房往南二里地有个湖,当地人叫它“暖泉池”,水源来自一口泉眼,湖水终年不冻。部队在夏季中午有三小时午睡时间,年轻人火力壮,不少战士都利用这段时间干自己的事。说句不该说的,就是偷偷会个相好的中午都比晚上从容,晚上净集合点名什么的。我中午经常一个人跑到暖泉池游泳,湖边有条破船,我把它底朝天浮在湖心,游累了就躺在上面晒太阳。

 

那天游泳我远远看到几个战士在湖边钓鱼,过去一看原来是陈班长和炊事班两个新兵。嘿,真行,连玩儿都忘不了吃,钓多少了?他们给我看,真不少,七八条,都是半斤的鲫鱼。可再仔细一瞧,鲫鱼下面还卧着一条鱼,浑身花花的像块花手绢。河豚?是河豚!我想起小时候帮大人买肉,卖肉的柜台旁总挂一张毒鱼警示图,上面画着各种河豚鱼的图形,眼前这条鱼很像其中一种。我大叫起来,这是毒鱼!边喊边把它扔回湖里。可两个新兵不干了,上来跟我理论,我们钓的鱼你凭啥扔了,你以为你是谁,你爸军长有啥了不起的?无论怎么解释都没用。陈班长赶忙跑过来对两个新兵严肃地说,个罗,罗是湖北人的玩笑语,扔就扔了有啥子了不起噻。这才安静下来。

 

午睡过后本该吹起床哨,一声长音,嘟……。今天却吹起紧急集合哨,嘟嘟嘟嘟。我紧张地蹿出门外,就听有人在议论“陈班长死了,陈班长死了”。我以为听错了,哪个陈班长?还不是炊事班陈班长,吃鱼毒死了。我嗡地险些跌倒。我不是扔了吗?莫非,又钓上一条?你们怎么不信我的话呀!直到那两个新兵从昏迷中救过来才闹明白,就我扔的那条鱼,他们居然又钓了回来,钓上来时鱼嘴上两个眼儿,一个是上次的,一个是这次的。我惊讶得语无伦次瞠目结舌。后来呢?后来陈班长说多炸一会儿,什么毒也怕热油,炸透了就没毒了。

 

我一直为陈班长的出现和远走深感迷惑。两点我想不通,一是为什么像他这么好看的男人竟没一点儿绯闻?有绯闻的多了,无论干部战士,谁有点儿绯闻只要别抓着,是令人眼馋的事。部队搬到玉田后常有大姑娘小媳妇找着茬儿往我们连生扑,可陈班长就是没有,不知是女色不近他还是他不近女色?第二就是他的死,实在蹊跷。一条鱼被钓上两次,在那么短时间内,听说过吗?我反正没有。而且两个新兵活了就他死了。老天爷非让他死干嘛把他生得这么好看?倒不是说难看的就该死,你就不能等等让他留个种儿再收了他,急什么呀你?

 

就在收笔的一瞬我恍然大悟,是这样,陈班长原是玉皇大帝的秘书,不是秘书也是写作班子成员。一天玉皇大帝对他说,小陈听旨,听说地球的东方有群人叫铁道兵,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气吞山河顶天立地。朕命你前去一探究竟,以便立传,速去速回不得有误。领旨!就这样,陈班长来到我们中间。他把事情办完后急着回去交差,所以来去匆匆不能久留。我的这篇文章写好后一定要尽快贴在网上或发表出来,让陈班长在天堂的手机或电脑上能马上看到。让他知道我们已破解了他的秘密身份,他一定会咯咯儿地笑出声儿来。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铁道兵 传奇 班长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毛孔桩 . 铁道兵永存的地下丰碑 下一篇曾经战功赫赫的铁道兵,为什么从..

推荐图文

电视剧《你迟到的许
《寻找篇》之旬阳县
跟黄晓明抢女人?章
《你迟到的许多年》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