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战友作品:铁五师子弟难忘“贵昆线”(刘林林)
2017-12-16 13:20:58 来源:梅梓祥的博客 作者:梅梓祥 【 】 浏览:336次 评论:0
 
导读:百度有“红二代”“富二代”“官二代”的词条,但没有“铁二代”。 “铁二代”是属于铁道兵的专用名词,是指铁道兵的子女。

战友作品:铁五师子弟难忘“贵昆线”(刘林林)

2017-12-15 梅梓祥

百度有“红二代”“富二代”“官二代”的词条,但没有“铁二代”。

“铁二代”是属于铁道兵的专用名词,是指铁道兵的子女。

对于铁道兵来说,有句流行语:“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这句话听起来酸楚,但是实情。铁道兵修铁路走四方,军官没有达到随军条件,儿女由妻子独自教育,见面不认得父亲,是寻常事;到了随军的时候,母亲拖家带口将子女带到丈夫的工地,孩子在偏远、落后的学校就读,且不少孩子一个五年制的小学在几个省份读……


常情常理,“铁二代”从小就得不到父亲“耳鬓厮磨”的呵护,又没有接受儿童时期应用的良好教育。对父辈,该是怨恨交加的。而事实呢?“铁二代”这个词儿,就是铁道兵子女对父辈无限崇敬、爱戴而诞生的。每每想到此,我对铁道兵及其子女都有别样的情愫。

“我的父亲是铁道兵!”“我是铁道兵的女儿(子弟)。”“寻访父辈的足迹。”……经常看到这样饱含感情和荣耀的文章在报刊、网络、自媒体上。《铁五师子弟难忘“贵昆线”》就是其中的一篇。

《铁五师子弟难忘“贵昆线”》的作者刘林林,是一名“铁二代”,他写过许多关于铁道兵及父辈的文章。我转发的这篇不是最好的,但有代表性:铁道兵五师首长的子女,到父亲修建的贵昆铁路看大桥、隧道,一路喊:“这是我爸爸修的!”

铁二代,令人骄傲的铁二代,他们将个人的私情,融化在父辈对国家和铁路建设事业的大爱中,生生世世、无怨无悔地孝顺、敬仰父辈。我选刘林林这篇作品,敬献给所有铁道兵的儿女们!



铁五师铁道兵及子女在攀枝花。


铁五师子弟难忘“贵昆线” 

刘林林

国家投资建设贵昆铁路“六沾”复线,贵昆老铁路线宣威境内全部退出历史舞台,被新线取代。我们这些50后铁道兵五师的铁二代,从小跟随父母生活在云南、贵州之间的乌蒙山里,目睹了父辈在修建贵昆线上的艰辛奋斗,一提起贵昆铁路总要引起我们不尽的情思和对父辈们业绩的崇敬!

1960年,我8岁,父亲刘仁义在铁道兵五师二十三团任通信股长,母亲带着我和弟妹随军。我在当地农民学校读书,每天和三四个小伙伴沿着尚未完工的铁路线去上学。我们每天上下学走在乌蒙山密林中,

看见铁道兵战士打隧道,人员进进出出。他们依靠的是钢钎、大锤、炸药、雷管,一寸寸掘进,不知流了多少血和汗,经常要遇到塌方冒顶、有害气体和泥石流灾害,他们硬是用自己的肩膀和身躯创造出了奇迹!



原铁五师师长罗崇富的女儿罗玉荣说:“云南宣威是父亲修铁路的地方,在那里,父亲率领他的部队,历时八年,轰轰烈烈地修筑了贵昆铁路。父亲42年前修通的铁路,我们今天再一次经过,一路访来,我们用胶片、文字记录,去凭吊牺牲并长眠于这块土地上的战士。我们仿佛感到父亲就在桥头上、隧道中、车站上。”

原铁五师副政委、铁六师政委蒋占鹏的女儿蒋莉英说:“我们一行11人,乘坐昆明至宣威的城际列车直奔宣威,开始了向往已久的寻旧之旅。这是我们随父辈离开贵昆线后,第一次踏上父辈用鲜血和生命修筑的铁路,第一次穿行在父辈开凿的隧道和架起的桥梁上,犹如儿时骑在父亲坚实宽广的肩头。列车在云贵高原风驰而过,远物近景都引不起我们的兴趣,唯有一座座桥梁、一个个山洞使我们亢奋不已。每穿越一座隧道,每跨过一座桥梁,就有同学自豪地喊道:‘这是我爸爸修的!’‘这是我爸爸修的!’这句话成了我们团队的口头禅。

我们很多铁二代子女,都是云南出生的,名字是喜云、淑云、建云、海云、云珍、巧云等,是父辈让我们记住他们曾经在那里留下的光荣的足迹。

提起贵昆铁路,我们就想起梅花山隧道和天生桥大桥,这是在贵昆铁路上的两个关键工程,



铁五师老前辈苗廉说:在隧道施工中,时常遇到风化层、煤层、溶洞和被老百姓废弃的旧煤井,但困难吓不倒英雄汉。开工初期,山中无路可走,机械设备运不到洞口,指战员们就把机械设备拆成零部件,然后用人抬肩扛将机械运上山去。隧道施工中经常遇到风化石、煤层和溶洞所造成的塌方,大家以“你塌我顶、再塌再顶”的顽强精神去战胜它。一次,担负老虎嘴隧道导坑开挖的“尖刀”一连在导坑开挖中遇到旧煤井,造成近30米的大塌方,导坑被拦腰截成两段,十多名官兵被堵在导坑的内侧。该连连长郝同然、政治指导员王荣舟沉着指挥,组织抢险队轮班抢险。不少战士晕倒了,手指出血了,但仍然坚持作业。经过一天两夜近40多小时突击拼搏,被堵在洞内的官兵全部安全脱险。

原铁五师副政委蒋占鹏说:梅花山隧道是当时西南地区海拔最高的铁路隧道,也是贵昆线上最长的隧道,全长3986米的隧道从海拔2700多米的梅花山腹中穿过,被称为贵昆铁路的咽喉要道。梅花山隧道有地下暗河,涌水量特别大,号称水帘洞。风枪手们抱着一架80多斤重的大风枪,两个副手在左右扶撑着,风门一开,风枪的钻头强烈地旋转着、震动着,一寸一寸地向着坚硬的岩层掘进。风枪手们个个手臂被震得发麻,耳朵被震得什么也听不见,有时候风枪头没撑正,钻头被石层卡住,还得把它弄出来再打。特别可怕的是一次钻孔水涌出,把人跟风枪都冲出去好几米。施工中克服了难以想见的困难,进度双口平均月成洞213米,单口月成洞最高有400米,创下了当时全国隧道掘进最高纪录,受到国家建委通报表彰,称赞“这是我国铁路隧道施工史上的一个大进步”。


刘林林全家福


1958年夏天,我父亲在通信股,负责打前站。父亲所属的侦通连架设通信线路,先要确定线路怎样走法。那地方高山峻岭,人烟稀少,他们搭个帐篷睡觉,背着粮袋,里面装着大米、玉米面、南瓜、土豆,带着小锅在大山里煮饭吃。过了一两个月,修公路的部队进来修运输便道,从威宁方向修,给机械设备开道。修了公路便道后,大部队陆续开进贵昆线沿线。部队开始盖房子。盖房子的材料是因地取材、用竹子做围墙,外面抹上一层泥,用油毛毡当房子的顶棚。

1960年,我随母亲来到天生桥,就住的这种房子,用竹片隔开的墙说话都能听得见。吃的菜是萝卜、土豆,白菜都吃不到。部队粮食定量,每人24斤,月供半斤肉,吃不饱上山找野菜,比如苦菜、甜菊。部队洗菜时剩下的烂叶子捡回家吃。


1960年,父亲把我送到就近的水月小学读书。所谓的小学,也就是一个男老师和几十个学生而已,而且学校的房子也很破旧。1961年,我们铁五师的子弟都去了云南宣威东山子弟小学读书。东山子弟小学,是我们铁五师的孩子们最有感情的地方。1962年的某一天,老师唐仲秋带领我们班的同学们去电厂附近的一个水塘边,女生洗衣服,男生钓鱼。我拿了一根鱼杆,坐在水塘边钓鱼,不一会钓起一条34寸的小鱼,不料屁股下面的青草很光滑,一下子滑进水塘。我不会游泳,又呛了几口水,只露出头发在外头,两只手乱扑腾,身体反而向池塘中移去。这个水塘事后量了一下深度有3米多,我的生命处于危急关头。在这千钧一发时刻,唐仲秋老师奋勇一跳,果断抓住水塘边的一颗小树,另一只手抓住我的头发。同学们也拉住唐老师的手,协助唐老师把我拖上了岸,我获得了新生。

总之,贵昆铁路、云南宣威、贵州天生桥、梅花山,这些字眼都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留下了难以忘记的回忆。父辈们的艰辛修路,我少年跟随父母的难忘时光,都永远留在我的心坎上!

 

贵昆铁路照片——

铁二代照片——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战友 作品 子弟 难忘 刘林林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纪念】铁道兵修建襄渝线46周年.. 下一篇《八一军旗红永远铁道兵》大型纪..

推荐图文

电视剧《你迟到的许
《寻找篇》之旬阳县
跟黄晓明抢女人?章
《你迟到的许多年》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