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忆成昆铁路"海螺隧道塌方历险记"
2018-04-11 09:45:11 来源:微信 美篇 作者:山峡人 【 】 浏览:190次 评论:0
 
导读:可以说,在和平年代,铁道兵是诸兵种中最艰苦、最危险的兵种,因为那时的施工技术落后,设备极其简单,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不说,而且每时每刻都可能遇到死神。 

忆成昆铁路"海螺隧道塌方历险记"

2018-04-10 黎良智 山峡人

忆成昆铁路"海螺隧道塌方历险记"

                                        

黎良智


  可以说,在和平年代,铁道兵是诸兵种中最艰苦、最危险的兵种,因为那时的施工技术落后,设备极其简单,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不说,而且每时每刻都可能遇到死神。 

  1968年4月,新训结束后,我被分配到施工连队当了一名风枪手。才一米六六的小个子,每天抱着风枪干八个小时,下班时全身泥浆,满脸尘土,只能见到两个眼珠在转动。尤其是耳朵嗡嗡直叫,双臂麻木抬不起来,全身象散了架似的,不想动弹。好在年轻,睡一觉起来又恢复了体力。尽管这样劳累,好象在我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说过苦、道过累,心里想的只是争取每天多打几排炮眼,加快施工度,早日修通成昆铁路,让毛主席放心! 

  现在听起来,好象都是虚伪的大话,年轻人、包括我们的孩子, 对此很难理解。但在那个年代,不但部队是这样教育的,我们的每个战友,的确就是这样想、这样做的 。 

  回想起来,那时我对苦和累并不可怕,但随时都可能遇到的死神威胁,真的是让我至今感到不寒而怵……


   

  记得1968年12月的一天晚上,在海螺隧道下道坑掘进施工中,刚打完第一排炮眼。突然轰隆一声巨响,风枪停了,灯灭了,掌子面顿时一片漆黑,洞门方向不断传来噼哩叭啦的落石声。


  “塌方了!原地蹲下不要动!”

  1963年入伍的老班长杨水桃大声发出命令。可能因为求生本能的反应,他的命令好象没起作用,黑暗中可以听到有人向外走时的嘎跐嘎趾声。

  “谁要再乱走,别怪我不客气!”杨班长大声吼道。

  这一招很凑效,再也没有听到走动的声音。 作为新兵,第一次遇到这种险情,我害怕极了。但还算比较理智,心想在这种情况下,任何自救都没用,只有呆着不动,静等外面的救援才是生路。老班长的镇静、果断,让我更加敬佩这位平时很难看到他臉上笑容的兄长。 

  “哗”的一声,前面又一块大石头掉下,不知是谁打着了火机,借着微弱的光亮可以模糊地看到,离掌子面二十米左右的地方,中槽已经全部塌下,将我们封锁在洞内,处境十分危险!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 估计坍塌处岩层已经稳定,落石声渐渐稀疏,大家也就不再象刚才那样恐慌了。隧道里顿时显得十分宁静,隐隐约约的可以听到外面的嘈杂声,敲击风管、水管的金属声。 经验丰富的老班长确判断:

  “同志们,估计塌方量不是很大,外面的同志正在全力营救我们,大家千万不要乱动!”

  他再一次告诫大家,一个一个的点完名后,领着高唱“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老班长处危不惊,沉着冷静,不但令我肃然起敬,也使我有了一种安全感。他之所以领着我们唱歌,是为了分散大家的注意力,消除恐惧心理;而且在那个年代,人们每当遇到困难时,用毛主席语录鼓舞士气,已成习惯。

  可他没有细想,塌方何时抢通,我们还要被困多久,尚不清楚。这样唱歌、喊口号,不但没有作用,而且消耗体力,很不利于逃生脱险。 可是,我一个新兵怎敢对班长说三道四,何况唱的是毛主席语录歌,我若提出反对意见,会不会给我扣上什么帽子?这可是那个年代最忌讳的。

  我犹豫再三,憋了很久,还是鼓足勇气向班长坦露了自己的想法,没想到他不但没有责怪,反而觉得我的意见很有道理,马上叫停了歌声。于是我又得寸进尺,建议他尽快组织大家撤离掌子面,集中到立好排架的安全区域静候救援。班长采纳了我的建议,操着浓重的四川口音夸我“小秀才,有板眼!”


     

  此时,狭窄的坑道又恢复了宁静,只能听到相互的呼吸声。大家手拉着手,一个挨一个的依偎在老班长周围,焦虑的等待着洞口透进新鲜空气和阳光。 人在这个时候,觉得时间过的特慢、特慢,尤其是黑暗——不是夜晚那种黑,而是一絲光亮见也不着,它格外让人感到恐怖。时间长了,大家都有点燥动不安,紧挨着我的老兵彭碧朝卷了支烤烟,叭叭的想打着火机吸烟解困。


  那时的打火机管里是汽油,着火点是棉纱,所以拨动几次砂轮都没着,我迅速夺过他的火机,阻止他继续打火。历来性格爆燥的彭老兵发怒了,啪的一下给了我一耳光:“臭新兵蛋子,老子抽支烟你也管!”

  对他的粗鲁,我没生气,因为他是目不识丁的文盲,不懂得我们被堵在狹窄的空间里,本来氧气稀薄,打火抽烟会消耗氧气的道理。当我向他解释清楚,遭到班长的严历批评的他,诚恳地向我道歉赔不是:“我是大老粗,千万别见怪!”

  在黑暗、恐怖、潮湿、阴凉的环境里,一分一秒地苦熬了六个多小时,终于见到前面透进一缕光线,并能听到外面说话的声音了。全班十二个同志刷的一下,几乎同时站了起来,紧紧地抱在一起,但谁也没有吱声,只有眼泪,只有心里的庆幸:我们脱险啦! 

  休整了两天后,我被指导员叫去,让我将战塌方的情况写成稿子报团部,经宣传股张俊初干事修改整理,被《云南曰报》刊登,并配了编者按。也正因为这篇报道,我这个读书时语文考试常不及格的学生兵被调到报道组,从此做了一辈子文字工作。 


作者黎良智,1968年3月入伍,原铁道兵一师宣传科干事。兵改工后,曾任中铁十一局党委宣传部长退休。


  ( 转自白浪情)




 点击链接:

致敬,曾经战功赫赫的铁道兵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成昆 铁路 海螺 隧道 塌方 历险记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写给“铁道兵之父”——纪念王震.. 下一篇中国铁建祭奠龙均爵

推荐图文

不了襄渝情
《铁道兵纪念园》最
《铁道兵纪念园》揭
曾在铁道兵军旗下的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