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铁道兵学兵参战襄渝线:<关于山的记忆>
2018-05-08 21:51:48 来源:微信 美篇 作者:山峡人 【 】 浏览:834次 评论:0
 
导读:[ 山,遍布地球的每一个角落。而人生的旅途上,也布满着大大小小的“万水千山”。人生尤如爬山,从低到高,从难到险,每前进一步,都要经受困苦和磨难,都须付出艰辛和气力,有时甚至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三年襄渝铁路建设的深山生活经历,留给作者最深刻最实在最刻骨铭心的深切感念。]

铁道兵学兵参战襄渝线:<关于山的记忆>

山峡人2018-05-06


  [ 山,遍布地球的每一个角落。而人生的旅途上,也布满着大大小小的“万水千山”。人生尤如爬山,从低到高,从难到险,每前进一步,都要经受困苦和磨难,都须付出艰辛和气力,有时甚至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三年襄渝铁路建设的深山生活经历,留给作者最深刻最实在最刻骨铭心的深切感念。]


铁道兵学兵参战襄渝线:

    <关于山的记忆>

原创作者/高宗魁   




记忆中 
家门前 
躺着有鼻有眼

楞角分明的巨人

对于山的向往


作者保存的铁道兵部队纪念品一一印字茶缸。

还在我小的时侯,每天一出家门,就能看见据说在离我家有近百里路的正南方,“躺着”一群仰面朝天、高低不一、大小不等、绵延不断、有“鼻”有“眼”、楞角分明的“巨人”,我从小就对此充满了极大的好奇和兴趣。那时侯天高云淡,阳光明媚,空气清新,一目了然。当时,我尚不知道那就叫“山”。后来,听大人们说,那是闻名天下、叫做“秦岭”的大山,离我们的家乡很远、很远。到了秋季,满街摆上了核桃、板栗、五味、山葡萄等令人百吃不厌的野果时,爷爷告诉我,这些都是山里的特产,现在正是收获的季节,漫山遍野多得叫你摘不完、吃不厌,还说他小时侯曾去南山摘过一次五味、核桃……这些在我的心中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回忆。于是,我对山就有了朦胧中的喜欢和向往。

小学毕业要上中学时,记得当时的报考志愿中有一所“坪头中学”,一打听,说这所学校在宝鸡西边的大山里,我立即想到了那满山遍野的核桃、五味。于是,心中就有了报考坪头中学的念头,为的是那摘不完、吃不厌的山果。几个小伙伴跟我都是一样的天真幼稚,一听我“精彩”的描述,个个都谗得流下了口水,恨不得立即插翅飞向那一无所知的坪头山里,把那山里的野果吃个够。更令人可笑的是,一个个捶胸顿足,恨自己没有生在那远方的山里,而错过了饱食核桃、五味的良机……要不是后来学校老师和大人们的理智,而随意任我们几个十二、三岁的毛头孩子胡乱地闯到那坪头的山里,天知道后头会惹出多少麻烦,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今天……


说来令人惭愧和汗颜。虽然从小对山有着深切的向往和迷恋,然而,在几十年的人生旅途中,只是在无意中目睹过武当山脉的雄姿,却无缘去游历那些闻名遐迩的名山大川。身居秦地,更没有登过那声震华夏的西岳华山。因此,象东岳泰山、南岳衡山、中岳嵩山和北岳恒山,及至那分布在长城内外、大江南北的长白山、武夷山、峨眉山,还有那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井冈山、大别山、太行山、五指山……就只能从书画里电视上去认识、去欣赏、去领略、去体会了……

对于山的亲眼所见,缘于本地的那些土山。而真正使我深刻地认识山,了解山,是在年青时代近三年修建襄渝铁路的时候,在陕南大巴山那连绵不断的崇山峻岭中,那艰难的生存环境、艰苦的生活条件及艰辛的体力磨练,使我对向往、迷恋的大山有了切肤、深刻、全面的体验和了解,从而也使我对山的认识产生了从本质和灵魂上的升华……



想象中

躺着的巨人

变成眼前的土塄

饱餐野果的激情

荡然无存


平生第一次看山


 我平生第一次看见山,是在一九六六年的九、十月间。当时,我正在位于宝鸡县城的虢镇中学读初二。八月初,中共中央发布了“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即十六条),我们学校立即组织成立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以宣传“十六条”为主要内容,向广大人民群众宣传党中央的路线、方针和政策,以促使“运动”能够正常发展。我当时是班上的文娱委员,算是有点“艺术细胞”的文艺骨干,因此就理所当然地成了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一员。学校已经是一片混乱,课早就不上了,一切都是各自为政,随心所欲,自己安排。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经过数天的精心组织和紧张排练,就开始在校园里和街道上进行宣传演出。


一开始,我们的节目就受到了广大群众的热情欢迎,收到了极好的效果。此情引起了县上有关部门的注意。当时,以文艺节目的形式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宣传毛泽东思想,我们当数第一,真有点鹤立鸡群的影响。因此,县上有关部门指示学校,要求我们去农村宣传演出,一方面为活跃农村群众的文化生活,另一方面,通过为广大贫下中农进行文艺宣传演出,以提高农村群众的思想觉悟。并决定我们去渭河南岸那十一个条件艰苦、困难重重的山区公社。于是,在九月中旬的一天,我们背着行装,带上道具,踏着由农民用枯树朽木手工搭建,走起来摇摇晃晃的木头便桥,越过了当时非常宽阔的渭河,向位于宝鸡县渭河南边最东端的蜀仓公社进发。


渭河南岸的这些公社和生产队,都是南依深山,北临渭河。由于交通不便,加之恶劣的自然条件,导致集体经济和社员群众的生活都非常困难。但当时,我们宣传队中这几个十三、四岁的初中学生,根本想不到这些,只想赶快走到山里,赶紧走近大山,先看看山,再去摘野果……出乎意料的是,走到蜀仓公社后,却不是我想象中的满眼青山。而是一座高而平的土塄,当地人管它叫“塬”,我从小就看见的那些“躺”着的“巨人”,一个个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一问当地人才知,此处离南边的秦岭,还有八、九十里地远。顿时,心中那期盼着饱餐野果的激情,马上就被巨大的失望所代替了……

好在没有大山还有小山。我们从蜀仓公社开始宣传演出,一路向西走去。过了钓渭公社,就到了“封神演义”中姜太公钓鱼的那个天王公社,钓鱼台就属这个公社的辖区。而且,这个公社的十二盘、十八盘及竹头坪大队,都在钓鱼台南边的深山里。从钓鱼台开始,就看见了大大小小、高低不一的各种山峰了。我们的兴致又高了起来。这里是浅山,土山居多,离秦岭还是望尘莫及。那时的钓鱼台还没有被开发为旅游景点,仍然保持着非常古仆幽静的古木参天、郁郁葱葱、山清水秀、宁静雅致的原始风貌。对此我们都感到非常惊讶和感慨,难怪数千年前的姜老前辈会选择这个令人陶醉的地方,来进行他那特殊的垂钓,真乃一派仙境。传说中姜太公垂钓所跪的那两个印痕,当时隐没在有清又深的流水之中,也因此才能够较好地保持到了现在……这是我们在去山里头那几个生产队的途中,有幸目睹到的那个古朴、雅致、原汁原味的人间仙境钓鱼台。


我们沿着钓鱼台旁边那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缓缓地向山上走去。据说这条小道,是当时通往山外的唯一通道。虽然山不算太高,但坡度却越来越陡,所以行进的速度很慢。我们几个兴致极高,一边兴高采烈地走着,一边东张西望,密切地注意着路边的山林,总想着能够看见核桃、五味。然而非常令人失望,连一个果皮也没有发现。不过路边那一串串长得圆鼓鼓、熟得透红的野酸枣,却成了我们非常意外的“战利品”。我们四个年龄较小的初中生,一路活蹦乱跳地跑在队伍的最前面,一边行进,一边摘酸枣,等到了驻地的时候,每人都装了满满两兜酸甜可口的野酸枣……


第一天去的那个生产队位于一座较平坦的小山包上,十多户人家比较集中地住在一起,这算是山区较大的生产队了。从山上往下有一条小溪流,形成了一段非常美丽的瀑布,飞流直下,在山脚下形成了一条不算太宽的小河,河水清澈明亮,小鱼和水底的石头清晰可见。此处四面环山,寂静优美,显现出一派绿水清山、宁静自然的美丽景色,可算是山中的又一处人间仙境,足可与钓鱼台的景色相媲美。与其它生产队相比,这个队算是条件较好、比较富裕的队了。虽然社员也是靠国家救济粮度日,集体经济也没有太多的积累,但这个队却有一个利用那漫山遍野的竹子、杂木搭建,能遮风挡雨的“会议室”。此举在当时的农村是非常罕见的。我们的演出也因为这个象样的“舞台”而大获成功,受到了社员们的热烈欢迎。原本按计划只有一天的时间,第二天要去前面的几个生产大队。不料在第二天上午,全体社员热情挽留,坚决不让走。无奈,只好又在这个队上呆了一天。

我至今仍然能清晰地回忆起当年在一农户家中吃的那顿全是土豆的早餐。当时农村没有公共食堂,我们分头在农户家中就餐。那天早晨,我与一位队友去的哪户人家,蒸的是土豆,凉拌的是土豆,就连当作稀饭的“拌汤”(用面粉与水煮成稀糊状,关中许多农村以此充作稀饭)里煮的还是土豆。这正合我的口味,因为我从小就喜欢吃土豆,而在城里却很难吃到较多的土豆,于是,我狼吞虎咽地吃着。主人家的大娘见我吃得欢喜,也显得非常高兴,不断地劝我多吃,临走时,还硬用芦苇叶包了两个熟土豆,嘱咐我带在路上吃……这些情节都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中,现在回味起来,还是那么清晰,那么鲜明,尤如发生在昨天……

一九六六年的这次在农村为期一个多月的文艺演出生活,使我第一次走近了山,看到了山,使我对向往已久的“山”有了初步的认识。我看到,山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满是野果,可以任人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地生活。原来,山里有着太多的贫穷、落后,太多的困难,太多的物质贫乏,太多的交通不便。由于没有公路,那高高的大山,把山里山外活生生地变成了两个不同的世界。一想到那些穿着破烂,吃不饱饭,上不了学的孩子们,我的心中就涌起了一阵阵的凉意。我实在不敢想象,在那样落后、贫穷、艰难、封闭的环境里,如何能够生活下去……由此,我开始对山产生了厌恶、反感的情绪,甚至是有点害怕见山了……




放眼望去

眼前一片辽阔

山峦叠翠

傲然挺立在远方

西  山  行


作者保存的原铁道兵47团2营宣传演唱材料

十一

半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又一次去了山里。


大约是一九六七年的五、六月间,我们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应邀去宝鸡西山为铁路上的职工群众进行演出。我记得当时的天气较热,而且,杏子熟了,因为我们在西山里吃到了杏子。


当时,“文革”风暴已经席卷神州大地,各条战线,各个领域都“燃烧”了起来,派性斗争愈演愈烈。铁路系统也和全国一样,不可避免地分裂成了势不两立的两大派群众组织。我们是应宝鸡地区铁路系统中“观点”与我们一致的那派组织的邀请,去西线各站进行宣传演出的。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感到非常高兴。第一次去山里所留下的那些令人不快的印象,早已经抛到了九霄云外。这主要是因为宝鸡的西山我还从来没有去过,同时,我记忆中的那个坪头中学就在西山里边。而更重要的是,西线由宝鸡到天水的这段铁路,是四十年代由国民党政府修建,因线路及设备质量极差,到新中国成立时已经成了“不塌方,就断道”,名存而实亡,根本无法运行。因此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进行了重新修建。当时重修这段铁路时,由于国民党政府当初修建宝天铁路时盲目地抬高铁路路基,使所有的隧道都开凿在半山腰里,进而导致整座山体都受到爆破的强烈震动,加之西部山区复杂的地质结构,致使施工中塌方不断,困难重重。

十二

为了早日修通这条铁路,彭德怀元帅统率的中国人民人民解放军64军的英雄战士投入了这场战斗,他们不畏艰难险阻,不怕流血牺牲,硬是用鲜血和生命筑成了这段铁路,其中有56名年轻战士,为修建这段铁路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这段历史是我还在上小学时,从建在宝鸡市区的“宝天铁路英烈纪念塔”上知道的。从那时起,“宝天铁路”就在我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影响。这次的西线之行,将使我有机会可以亲眼看一下西边的大山,更可以亲身体验、感受一下宝天铁路的艰险和雄姿。我们宣传队中决大多数人和我一样,也都是第一次去西边山里,所以大家都是兴致勃勃,情绪很高。


火车载着我们从虢镇车站出发,向西边的山里驶去。列车驶过了宝鸡车站后,就开始穿行在隧道之中了。这时,从车窗里逐渐便看见了远处高低不一、连绵不断的山峰,有的雄伟险峻,有的低矮平坦。与第一次在天王地区看到的那些土山截然不同,山上郁郁葱葱,一片绿色,使人感到耳目一新,心情舒畅。由于西线的隧道一个接着一个,当时火车用的还是蒸汽机头,隧道里煤烟很大,无法开窗户,所以只能透过车窗玻璃来欣赏宝鸡的西山。

十三

 预计我们在西线各站最起码需要一周时间,所以,决定把大本营设在西线最大的车站——拓石。列车到达拓石车站的时候,已是中午过后。我们下车时,车站上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锣鼓声,骄阳下飘扬着许多红旗,这是前来迎接我们的“革命战友”们。那时,由于派性作怪,只要一听说“观点”一致,那就是“同一战壕”里的“革命战友”,立即便会受到非常热情的欢迎和招待。我们在西线演出的日子里,天天就受到了来自同一派革命战友的盛情款待。


 我们被迎进了一个机关的院子里,估计应该是拓石工务段。在招待所里安顿好以后,草草地吃了两碗炸浆面,我便与另外三个伙伴一起,迫不及待地跑出门外去看山。我环顾四周,群山林立,高大挺拔,不禁为之一震:看来这次是看见了真正的大山了。此刻,我突然想到,何不利用这个机会“登山,找野果”,三个同伴欣然同意。于是,我们就选择了西边的那座山,沿着山间的小道,一路小跑着向山上奔去。


     不多一会儿,我们便兴高烈地上到了山顶,个个都是满头大汗,满脸通红。站在山顶的大树下尽情地享受着徐徐吹来的山风,令人感到沁入肺腑的清新和凉爽。此时,放眼远眺,我感到眼前一片开阔,四周是许许多多大大小小连成一片的山头,而且,还有不少更高更大的山峰,傲然挺立在远方,真正是山连着山,山山不断。我们脚下这座刚才还觉得挺高的山,这时变成了一个实在很不起眼的“小字辈”了……此情此景,令我们都感到非常的惊奇和振奋。按奈不住心中的激动和兴奋,我们情不自禁地抒发着各自的体会和感受,也忘记了找野果。其实,当时的季节并没有成熟的野果,就是找,也是枉费心机。虽然空手而归,但首次登山远眺的收获,远不是与那些野果所能够相提并论的。




作者(中)参加纪念长征八十周年演唱《长征组歌》时的留念

十四

 当天晚上的演出非常成功,我们宣传队的两个压轴节目——大型雕塑表演剧《收租院》和大型舞蹈《国际歌》,激起了台下隆重热烈、经久不息的掌声。接下来的几天是在沿线各站巡回演出。一般情况下乘坐过往的客车,有时也搭乘货车,还坐过一台当时不多见的小型轨道车,每天来回穿梭在拓石车站两端的各站间。从东边的固川到最西边的社棠之间,大多数车站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在坪头车站演出时,我专门去看了那所校舍简陋、环境艰苦的“坪头中学”。这一看使我在心中暗自庆幸,当年幸亏没有仓促地来这里上学;在东口车站演出时,当地驻扎的部队战士也来和我们进行了同台联欢,那“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的口号声,久久地回荡在西线的崇山峻岭之间……


     最令人难忘的是在陕西省最西边的车站——社棠车站演出时,铁路工人们通过列车,给我们捎来了一大筐黄澄澄、香甜可口的杏子。当时西山里的杏子还没有成熟,据说这筐杏子是从东边的渭南一带专门为我们送来的,这又一次令大家激动不已……吃着那酸甜可口的杏子,深深地感受到工人阶级对年轻一代无微不至的关爱和体贴,我们不约而同地在心中树立起了继承、学习和发扬工人阶级优良传统的坚定信念……

十五

在西部山里紧张地穿梭了七天,进行了近二十场次的演出。这是我第一次走近工人,也是我第一次走近铁路,使我近距离地看到了西线的铁路、隧道和桥梁,更亲身领略了西部大山的险峻。我能想象到当年修建宝天铁路时所遇到的那种前所未有的艰难和危险,那些为铁路建设而英勇献身的烈士们,是一群真正的英雄,他们用鲜血和生命写下的不朽篇章,将永远铭刻在共和国的伟大史册上;我更亲身体会到了铁路工人艰难的工作环境和艰苦的工作条件。他们用自己精益求精、一丝不苟、不怕苦累、顽强拼搏的工作作风和坚强意志战胜困难、努力工作,他们的崇高品质及铁路人那山一样坚强的性格、山一样宽广的胸怀,使我们受到了深刻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的现场教育,尤其是他们“身居深山、胸怀世界”的豪情壮志,在我的思想中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影响。


     在我几十年的工作生涯中,我一直忘记不了近四十年前这次令我心情舒畅、更令我受益非浅的西山之行。




人生中

某些事情

恐真与缘分

不无关系

真  实  的  山


十六

人生中的某些时间,某些事情,恐怕真与“缘分”不无关系。也可能我的命中注定,或许与山有某种不解之缘。果然,四年后,我确确实实地走入了险峰林立、沟壑纵横的巍巍群山,并在那里经受了近三年的艰苦磨练。


1971年3月,我与两万五千多名初中69、70届的同学们,响应党中央、毛主席关于“三线建设要抓紧”的伟大号召,参加了横贯鄂、陕、川、渝的襄渝铁路陕西段的建设工程。我们作为“三线学兵”,按照铁道兵部队建制,编成了141个“三线学不连”,在陕西省境内从白河到紫阳的265公里路段上,呈带状摆开,安营扎寨,与广大铁道兵、民兵一起,“千军万马战襄渝”,展开了“提前贯通襄渝线、早日埋葬帝修反”的艰苦战斗。


陕南多山,这点我们略有所闻。然而,对于我们所要去的地方,却没有一个人料到会是一望无际的高山深谷,甚至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山”。3月2日,我们从虢镇火车站乘专列经西安,穿南阳(河南省),过襄樊(湖北省),于3月4日凌晨,到达了湖北省境内的六里坪接待站。当时,四面已是崇山峻岭,而我们却还没有意识到将要投入深山的怀抱。5日清晨,我们换乘部队军绿色的解放卡车,沿着那条依山傍水刚才修通、比羊肠小道宽不了多少的简易公路,向陕西省境内进发。一路上山高路险,水急沟深。沿江两岸傲然挺立着一座座高耸入云、巍峨险峻的大山,好象在向这群来自山外的客人们示威一样。


我们看得目瞪口呆,同时又心花怒放。因为我们都没有见过如此高大险峻的巍巍群山。带队的部队战士告诉我们,这一路是名闻天下的武当山脉。我们一听,都为能够有幸身临其境,亲眼目睹到武当山的巍巍雄姿而感到由衷的自豪。当时,这一带到处都在开山炸石,紧张施工。在绵延几十里的大山间,呈现出一派万马奔腾、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后来才知道,这是正在建设中的“第二汽车制造厂”。这一消息又使我们深感鼓舞和振奋,但还是没有考虑到我们将要去的地方会是什么样……


十七

车队在崎岖不平、坡陡弯急、险象丛生、极不规范的“公路”上困难地行进着,大约在晚上十点左右,到达了陕西境内的兰滩接待站。有消息说,前方汽车无法通过,“公路”只能走到这里了。我们在汉江边上下车,草草吃了点米饭后,背起背包,扛上行装,开动了“11号”汽车,继续向前徒步行军……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恐怕是在半夜时分,我们跌跌幢幢地爬上了一道陡坡,带队的战士说,这里就是我们的驻地。当时四周是一片漆黑,我们个个都累得筋疲力尽,谁也顾不得观察周围的环境,一踏进部队战士为我们搭好的帐篷里,放下背包,倒头便睡。


一觉醒来,太阳已经升到了头顶,睡眼惺忪地走出帐篷一看,眼前的情景使我们面面相觑,呆若木鸡。只见得四周群峰林立,脚下汉水滚滚。头顶是一块巴掌大的天。原来这里是有名的秦巴山区,由于当时是初春,映入眼帘的是满眼的枯木和荒草,一派穷山恶水、荒无人烟的凄凉景象……顿时,大家都象泻了气的皮球一样,一下子蔫了下来,个个垂头丧气,无话可说。而我当时还幼稚地想,这里连一座房子都没有,怎么能是我们的驻地呢?可能是临时休息一下吧。但当我向下走了几步,看见坐落在右面台阶处部队驻地的那一排排整齐、规范、结实、美观的营房时,我才意识到,看来我们是要在这里安营扎寨过生活了。虽然面对着这些高山深谷、急流险滩,我还不算太悲观丧气,但毕竟与四年前去宝鸡西山的情况不可同日而语了。


十八

那一次只有几天时间,就可回城。而这次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想想看,在高山峡谷之间修铁路,需要打隧道、架桥梁,这决不是三天两头就能了结的事,没有几年的功夫是绝对不行的。当时的口号是:“火车不响,不下战场”……想到这里,我的心中感到了阵阵凉意,随即冒出了一个幼稚的念头:“赶紧想办法撤”!但马上就否定了这个极不可能的想法,因为眼前交通不便的现实说明,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就我们这几天的行程来看,虽然只是从关中到陕南,在本省转悠了一下,然而却经历了跨河南、越湖北的四天四夜艰难行程,最后才到达了陕南。这个严酷的事实说明,恐怕在铁路通车以前,一般情况下,连想回一趟家的可能性都不会有……这时我才深深地意识到,看来这次是真正地跳进了深山窝里,而且要在这里实实在在地过一段山里人的日子了……


     接下来的事,没有一件是我们所能够想象和预料到的:安营扎寨,要自己动手搬石头,打地基,盖房子;烧火做饭,粮要自己去五华里外的营部供应站用肩膀扛回,而柴则要从几十里外的山里扛回;开始时做饭用的水,也要到距我们所住的山头有近百米深的汉江里去抬。由于当时我们所在的旬阳、蜀河地区不通公路,所有工程、生活物资,全靠汉江上的小水泥船运来,然后一件件地卸下,再从汉江边扛上来。水泥、钢材、木料及罐头、咸菜、冷冻肉、压缩菜等都是这样一趟趟地靠肩膀,靠双手搬运上来。一切都靠人抬肩扛,动辄就是爬坡上山,真是时时看得见山,事事离不开山……



十九

 在我脑海中留下深刻影响的是进山扛柴。初到驻地时,由于我们是新建连队,炊事班做饭烧水没有一丝柴火,当地也没有煤。为此,全连集体扛过几次,然后每天一个排轮流扛柴。开始时路还不算太远,一上午就能回来。往后就越来越远了,天不亮就出发,带两个馒头当作午饭,直到下午吃晚饭时才能回来。大家当时都是身单力薄,没有力气,也没有劳动经验,且没有走过山路,因而脚上打泡简直成了家常便饭。扛一趟柴,累得几天都缓不过劲来。上山还好点,尽管费劲,但危险小些,而扛上那根六、七米长、碗口粗的木头后,下山时可真有点举步唯艰,一不留神,就会连人带柴骨碌下来。轻者划破皮肉,伤筋动骨,严重点就会付出生命的代价。兄弟连队就有人下山时,直接冲下深谷而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艰苦、疲劳、危险及恶劣的生活环境,还有每天超强的体力劳动,使大家对“山”的恐惧和厌恶与日俱增。这是我们刚到三线时的普遍心态。


     自然界中的生存规则是物竟天择、适者生存。而人在改造大自然的同时,环境也在改变着人类本身。我们经过一段时间被动、无奈的艰苦磨炼后,也就慢慢习惯了,对于生活的“苦”和超强劳动的“累”也就不当回事了。每周一次的进山扛柴,成了大家放松、调节的开心一刻。置身在绿树葱茏、流水潺潺、鸟语花香、寂静无比的深山密林中,尽情地呼吸着那纯洁清新的空气,顿时,忘记了疲劳、饥饿,也忘记了那炮声隆隆、尘土漫天的施工现场,简直就忘记了身边所有的烦恼。一切都尤如进入了静止的状态,人也好象融入了那淳朴祥和的大自然的怀抱之中,这实在是一种无与伦比的享受。要是不进入深山密林,恐怕是永远也不会有这样的深切感受的。


二十

陕南的大巴山区对于我们来说,还有很多的新鲜和惊奇。曾经在深山中所经历的唯一一次神奇美妙的景观,令我终生难以忘记。那是五月中旬的一天,连长派我与材料员小马去为连队联系购买柴火。一大早吃完饭后,我们就急匆匆地踏着晨雾出发了。那天是阴沉沉的,当时已经是五月的天气了,而山里头还弥漫着大雾。我们沿着山间小路,向较远的深山里走去。由于当时参加铁路建设的民兵、学兵连队太多,近处已无柴火,因此,我们必须走远一点,才能买到较多的柴火……


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不知不觉中,感觉有点累了,就坐在路边的小溪旁休息。此时,雾更浓了,最多只能看到十多米远的地方,远处的一切都被大雾笼罩着。我们都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雾,置身其中,不但使人感到惊讶,同时还伴随着莫名的惊恐和凄凉之感。浓雾中忽然听到隐隐约约的说话声,我们便起身前行。走了没多远,就看见前面山脚下有几幢简陋的农舍,看样子好象是有几户人家在此居住。我们上前一打听,其中有一户竟然还是生产队长家。找到队长后,我们说明来意,并拿出了连队的介绍信。他接过去看了后,非常爽快地答应着,一边热情地请我们坐下,一边从旁边的火塘上取来几个烤的发黄、表面上象是一排排颗粒状的东西,我实在不敢把这个充其量只有四、五厘米长的东西与“包谷”联系在一起。就听他说:“先尝一个烤包谷吧,这可是我们这里最好的食品了。”我惊讶地说:“这是包谷吗?怎么会是这个样子”?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在我们这里能长成这样,已经是很难得的了。不光水土、气候不行,还有野猪、狗熊经常来糟蹋,能收回这些小东西就算是不错了……”




有山的美丽

和壮观

也有山的坚硬

与无情

真  实  的  山


作者近照

二十一

这个生产队长姓谢,看他的言谈举止不象是纯粹的山里人。听他介绍说,曾经在部队当过五年兵,两年前才复员回来。我这才明白他不象山里人的缘由了。闲谈中他说:“这山里山外实在是不一样,如果一直呆在这里的话,可能永远也不会有这种感觉。一旦你见过山外的世界,再回到这里确实就无法生活了......”停了一下,他接着说:“国家修铁路,这是造福山里人的大好事,只要火车一通,山里人就有好日子过了,不过……”他把话打住,用真诚的目光看着我们说:“这可使得你们这些学兵娃子们受苦了……”第一次听到这样诚挚的语言,我和小马都感到有点受宠若惊,忙站起来说:“没事没事,我们参加三线建设,就是来接受锻炼的,就得吃点苦,受点累,这是应该的。”他听了后高兴地说:“我们是会全力支持你们的!”接着他站起来说:“走吧,咱们去看柴火。就在这座山的那面。”


     出得门来,谢队长在前面走,我们两紧随其后,向着山上走去。此时,雾更大了,相隔五、六米外,就只听得见说话声,而看不清人在那里。我禁不住好奇地问谢队长:“现在已经是五月了,怎么还会有这样的雾呀?”谢队长在前面大声地说:“你们没见过吧?这座山是这一带最高的山,因终年大雾不散,所以自古就叫‘云雾山’。只有到了出太阳的中午前后,大雾才会逐渐散去。这一会到了山顶,你们会看到非常奇妙的景观。”我说:“会有什么好景观呢?”他说:“到了山顶,你们就知道了。”说着话,我们一直往山上爬。这座山确实非常高,不过聪明的山里人也想方设法来减小上山的坡度,羊肠小道曲里拐弯地盘旋而上。所以,尽管山高,却不算太费劲。


二十二

走着走着,我突然感到浓雾中在出现着不知不觉的变化。虽然还在雾中,但却感觉有些亮光,没有开始时那样阴暗了,慢慢地就觉得更亮了,我感到太阳好象就要出来了。这时,只听谢队长在前面说,再过一个弯,就到山顶了。我们听了,身上顿时增添了不少的力气,脚下尤如生风,噌、噌、噌地向前急走……


     就在此时,神奇的一刻突然出现。眼前一片明亮,火红的太阳就高挂在头顶,光芒四射,灿烂耀眼……这突然的巨变,令我非常震惊和神奇。我低头一看,山顶已在我们脚下,而眼前却是一片茫茫的云海,一望无际的“白云”翻滚着,平时登上山顶时看到的山峰林立、树木葱笼、沟壑纵横、峰岭相连的景象全然不见。只看见脚下那白色的云雾,在中午骄阳的照射下,泛着点点金星,气势壮观、绚丽多彩。人尤如置身在“西游记”中玉皇大帝的那座金碧辉煌、白云缭绕的南天门里一般,有一种腾云驾雾、飘飘欲仙的神奇感觉……我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壮丽美景惊呆了。“真乃人间仙境!”我们不约而同地喊了出来……那一刻,我们都深深地陶醉在这闻所未闻的云海奇观里,全神贯注地欣赏起这从未见过的人间仙境来;那一刻,我们简直就分不清自己是在天上,还是在人间……


     在阳光的照射下,脚下的“白云”在发生着急剧的变化,不断地在消失着。又是在不知不觉中,平日里看见的那种山峰林立、峰岭相连的壮观景象慢慢地显现了出来……看着脚下那高低不一、起伏不平的座座群山,我们无比感叹:真是“一揽众山小”哇!而就在这一瞬间,毛泽东主席那气势恢弘、震撼山河的“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的壮美词句,跃然涌现在我的心头。面对脚下那迅速变化的云山雾海,我情不自禁地放开歌喉,尽情地唱出了《七律.长征》那气势磅礴的有力旋律……


二十三

 这次深山中的云海奇观,使我领略到了山的美丽、山的神奇、山的伟岸和山的变化莫测。在我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影响,是我三年学兵生涯中记忆最深刻的经历。而随着后来在铁路建设的艰苦施工中,我更亲身体会领略经历了山的坚硬、山的残忍和山的冷酷无情……


     在隧道掘进开始以后,我们连肩负的任务是配合部队九连,打通沙沟隧道。当我们真正深入到山腹之中时,我才真正感受到山的凶残和无情,那呲牙裂嘴、坚硬顽固的岩石,随时都在盯着紧张施工的人们,稍不留神,它就会骤然而下,残忍地夺去那充满青春活力的年轻生命。我曾亲眼看到,一块重达几十吨的整体巨石突然落下,把一位部队广东籍的年轻战士整个身体压在了下面。而由于隧道施工的艰难环境和当时极其落后的施工工具,人们甚至根本就来不及进行施救,眼睁睁地看着这位年轻的战友,在瞬间就被死神夺去了宝贵的生命……当时的场面充满了悲壮、凄惨,也夹杂着愤怒和咒骂,那惨烈悲壮的情景永远地刻在了我的心中……我曾亲身经历的一次小小的塌方,也使大家感到惊心动魄,更使我刻骨铭心,永难忘怀……在塌方发生时,我们班正在紧张地和水泥,准备打拱(浇铸隧道的顶部)。没有任何预兆,突然间,头顶上一块磨盘大的岩石,擦着我头上安全帽的边沿凌空而下,猛地砸在灰盘上,“咚”的一声,把正在搅拌的水泥溅得四散开花……那一刻,我只觉得头上受到“砰”的一声重击,随之安全帽滑落到前额,眼前一片漆黑。随着巨石砸在灰盘的一声巨响,我们班的五个人登时都楞在了那里,不知所措。只听得担任安全员的副排长一声大喝:“快散开!”我们才如梦初醒,迅速向后散开……或许是我们的命好,这次突发事件,虽然惊险,但却未造成人身伤害,然而却使我亲身体验了山的凶残和冷酷无情,我的战友们一提及此事,也都是心有余悸,永难忘怀.....



二十四

在襄渝铁路近三年的艰苦施工中,我们曾经历了多次这样的极具惊险,而又有惊无险的突发事件。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有一百多名学兵战友,把他们年轻的生命,永远地留在了陕南的青山绿水之中。也就是在这一次次的生命与磨难、鲜血与惊险、意志与烈火的顽强较量中,我们一次次地战胜了死神的威胁,战胜了大山的凶残、冷酷以及生活和工作中难以想象的危险与艰难,从而练就了山一样坚强的意志、山一样挺直的脊梁、山一样宽广的胸怀和山一样岿然屹立的秉性。由此铸就了我们团结奋进、顽强拼博、无私奉献、勇往直前的三线学兵独有的宝贵的团队精神,这种永不磨灭的宝贵精神成为我们在人生征途上战胜艰难险阻、战胜危难死亡、战胜一切磨难与邪恶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巨大力量源泉……这是近三年襄渝铁路建设的深山生活经历留给我最深刻最实在最刻骨铭心的深切感念。

      ……

二十五

山,遍布地球的每一个角落。而人生的旅途上,也布满着大大小小的“万水千山”。人生尤如爬山,从低到高,从难到险,每前进一步,都要经受困苦和磨难,都须付出艰辛和气力,有时甚至要付出生命的代价。而每登上一座山头,都将会有新的收获、新的体验,也将会使自己的意志更加坚强,视野更加开阔。由此开始一个新的起点,从而鼓足勇气,一鼓作气地登上那更高更险的大山。


   此时,我的耳际又回荡起了那充满着豪情壮志的伟大名言: “无限风光在险峰!”


   年轻的朋友们,不要远离大山,不必畏惧大山,只有勇敢地投入到大山的怀抱之中,才能汲取到大山中蕴藏的那巨大无比的能量、勇敢坚强的意志和战胜一切的力量,也才能最终成为把巨峰踩在脚下的胜利者。

<完>

转自原创.宝鸡)


高宗魁(1972年三线留影)

    作者高宗魁,陕西宝鸡陈仓人,生于1951年12月,“老三届”六七级中学生,1971年2月应征“三线学兵”,参加襄渝铁路建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5847部队2中队学兵12连,担任文书、班长。1973年8月退场后,分配到西安铁路局宝鸡电力机车段工作,曾任电镀工、汽车司机;1986年5月调郑州铁路局宝鸡铁路司机学校工作,任职工培训辅导员、班主任,直至2011年10月退休。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铁道兵 学兵 参战 关于 记忆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战友作品:《天山情·斗高寒缺氧.. 下一篇战友作品:《天山情·向天山挺进..

推荐图文

战友作品:《天山情
铁道兵学兵参战襄渝
战友作品:《天山情
想起了青藏线铺轨时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