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结庐乡下在草原
2017-05-20 11:09:45 来源: 作者: 【 】 浏览:57次 评论:0
 
导读: 作者简介:韩志晨,男,汉族,吉林省乾安县人。1970年入伍,曾任铁道兵三师创作组长,吉林省军区《长缨》编辑。现为吉林电视台文艺中心高级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与其兄韩志君合作的电视剧有《篱笆,女人和狗》等农村题材三部曲及《雾、海、帆》等。独立创..

 

作者简介:韩志晨,男,汉族,吉林省乾安县人。1970年入伍,曾任铁道兵三师创作组长,吉林省军区《长缨》编辑。现为吉林电视台文艺中心高级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与其兄韩志君合作的电视剧有《篱笆,女人和狗》等农村题材三部曲及《雾、海、帆》等。独立创作的电视剧有《风雪桅杆山》、《潮涨潮落》、《八月高梁红》、《太阳月亮一条河》等。

秋风和畅,日头温热。科尔沁草原仍在把绿色铺向遥远。
开启的车窗,不时把早秋特有的草香和庄稼们走向成熟的模样,送入鼻息和视野,让人感到草原的亲切和心情的舒爽。
高粱,红着脸儿,像一群乡野姑娘羞涩地站在秋光里,冲我们动情而又使劲儿地笑,笑得人们身上好像漾起一股莫名的酥痒。
       几位老战友,见面很亲,心里都像揣了瓶味道浓烈的老酒似的,彼此一个眼神,都饱含着一种真挚,一种感动,一种珍惜。
开车的是康大利,既是我小学班友,又是战友。此时驱车奔驰在大广高速上。战友、作家徐宝泉在松原深井子镇的乡下小居,是我们的目的地。
       宝泉,与我既是战友又是文友。他已先后出了三本书,我有其中两本:一本是《草原故乡》,打开来,也便打开了一片广褒的草原,纸页上便会飘出马头琴的几许悠扬!你若不信,那就请用心和情感再细细去听。还有一本是《结庐散记》,写他构建人生文学小屋的艰辛和快乐,以及文学成长历程,捧读这本书,会感到书页上有他的脉动亦或字行的缝隙中流着他情感的叮咚溪泉。我来松原后,他即到宾馆看我,自是一顿丰盛的精神文化会餐。他是个壮实的东北汉子,身上的皮肤被日光洒得一片黑亮,性格质朴而聪警。当兵时,我曾到连队深入生活,住在他当班长的班里,相处时间虽不长,但他对我细心入微的关照和他热爱文学的个性情结,让我对他存以别样情意,临行前给他留下小诗一首,他一直珍藏,并收入《结庐散记》之中。这让我感到汗颜:因为我似乎有些记不清这件往事了。
       未及目的地,路边已站着身材魁梧的宝泉,他徒步走了好远,来登车引路。
       这是一个宽敞的乡居大院,整洁而不奢华,满院儿一片宁静的秋光。宝泉说,他来此地,是来寻求一块静心读书的净土,本来在城的楼居很大很舒适,可太喧哗吵闹了些。我前些天,在读了他的一些散记后,曾送他一纸书法:结庐静境。他看了后满心欣喜并潜醉其中:一定要装裱好,悬于乡居庐中。
       先是到他家的渔塘看了看,水质有些发黄,且被秋风吹老了皱褶。偶有鲤鱼腾跳水面,才给池塘以活力的风景。
       踅身遁入屋前小菜园子的青纱之中,彼此可闻话音,却被绿色隐藏了身影。细听听,话音也是被风染绿了几分。钻出青纱帐,地边长有一种名曰看椒的菜蔬,还是平生第一次见到。宝泉用手拍着一个硕大无朋样子的冬瓜,伴着嘭嘭的响声说:志晨,你看它长得有多大!随后,他摘下一把黑紫色的悠悠递到我的手上:你尝尝,很甜很甜!我接得过来,粗放地填入口中,细细品味:竟从中尝到了乡情的静美气息,还尝到童年岁月的那股味道。
       宝泉妻和她的妹妹、妹夫,是接待我们一行人的大厨。这三个人,手脚麻利而快落,不消几刻,一桌丰盛的乡宴已是弄得万般停当。入席后,宝泉妻的妹妹即席演唱了胞兄志君和我编剧的电视剧主题歌,她唱得很有滋味儿,歌声好像迎面飘来的一缕乡风。我想作曲家徐沛东听了,也会和我一样高兴:艺术之树原来就这样深植在老百姓的生活血肉之中!宝泉妻一再惋惜地说:没想到志晨这样的作家,真能到我们这个偏僻的地方来,若提前知道,一个是要好好准备下菜肴,再一个是一定把孩子接来,让他亲眼见见你们!我说:我们来,主要是来再结感情之庐的,谈论文学结庐的。听了这话,宝泉颌首称是。宝泉妻是个笑眉展眼的女人,性情温顺又显出几分城里人的儒雅,递过宝泉所著《草原故乡》一书,打开扉页,让我在空白处给孩子留言。我笑道:老打电脑五笔,不习惯用笔写字了。但盛情难却,还是拿起笔来,留下mdash;秋实:文化铸就人生,知识创造未来。韩志晨,又横着署下年月日。宝泉妻擎了过去,满脸喜色:这本书我要让孩子留一辈子,以期激励他的人生。我却觉得有些过于了,一个作家的几句话大约没有那么重要吧?
       席间,所有人都在说着我作为一个作家如何没有架子,平易近人。我脱口说:有架子的作家大约写不了老百姓的真正生活!又说:其实名人未必真名,百姓肯定不都姓百!哈哈,大家一阵哄笑。
       笑声落定,天上便有星光接住笑声,隐隐地在微笑了。我等,辞别上车,在宝泉家人的挥手中,车灯光柱已扫向夜的草原了。
       没有马头琴声,天上的星光,却仿佛都成了《结庐散记》中新的文字。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刘秉义个人介绍(图) 下一篇小品大家的阳光人生——写在焦乃..

推荐图文

胡德平:耀邦同志第
老部下守墓半世纪 “
现实版“集结号” 寻
尼克松眼中周恩来: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