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岁月,致那些铁道兵们的热血青春
2018-12-23 20:53:53 浏览:75次 【
芳华岁月,致那些铁道兵们的热血青春



文|吴京宇  来源:百草园wjy



电影《芳华》讲的是70年代部队文工团里的生活,时间跨度相当长,整整四十年,正好是一代人的青年、中年和老年。


走进影院,当那再熟悉不过的草绿色的军装,鲜红的领章,闪闪的五角星帽徽出现在银幕上时,我知道,这个电影其实应该带着爸妈来看,那个制式的军装正是爸那一代军人穿的,这里描述的也是他们那时的军队生活。


从小在部队里长大,对这些镜头我并不陌生还有莫名的好感,慢慢看下来,倒是回忆了一下自己的童年和少年。有评论说这部影片叙事节奏缓慢混乱,拖沓冗长,这正象是我的幼年记忆,模糊、散乱、不连贯。


何小萍参军第一天就穿了林丁丁的军装去拍照的那一段让我印象特别深刻,多数人们可能不会理解她的急迫,但每一个新兵入伍后都会第一时间拍张军装照寄回家,这一点从我记事起就知道。我还知道,那时战士的军装是两个兜,提干以后才有四个兜,因此四个兜的军装更受欢迎,爸对每一个找他借军装的战士都不拒绝,他知道,这样的照片寄回家,家人会有多开心。虽然对何小萍这种急切的心理完全理解,但是,她不经林丁丁允许就拿走军装(这里,我不想用偷这个字,但她也绝对不是借)还不承认确实是不对的,可是这次行为会让全体女兵不喜欢她从而欺负她吗?我不知道,和妹妹讨论时,她也不知道。



高原演出时,政委披一身雪花,穿着翻毛的大头皮鞋慷慨激昂的背影让人好生温暖,他让军医保密何小萍假发烧的事情让人好生感动,然而却不料这仅仅是个伏笔,事情的发展更让人感觉这是个阴谋,再回想政委淡淡的笑脸,有寒意从心底升起。对何小萍拒绝出演A角的心情,以我现在的年龄完全能够理解,但是仍不愿意相信政委将她调往野战医院与此有关。


我喜欢凡事都往好了想,看到肮脏时,会自动忽略。《芳华》的故事情节还是很贴近军队生活的,以我的年纪和经历,现在想到更多的则是爸妈那代人的生活,那时正是他们的青葱岁月,热血沸腾,年华如玉。


爸所在的部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是一支铁道工程技术部队,现在中铁集团的前身。



他的前身是1945年8月第四野战军在东北组建的武装护路队――东北民主联军护路军。1953年9月9日,铁道兵正式作为一个兵种进入人民解放军序列,兵力最多时达43万人,先后修建了鹰厦、成昆、贵昆、襄渝、新疆南疆、青藏铁路和北京地铁工程等大型铁路。在中国人民革命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和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中,铁道兵抛头颅洒热血,栉风沐雨、披荆斩棘、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流血牺牲、气壮山河,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和建设事业做出了不朽的贡献。为了修筑这些交通动脉,约7000名铁道兵官兵(计入战争时期的牺牲,则铁道兵的总牺牲人数超过8000),长眠在了祖国各地的建设工地上。


爸是六八年参军,最初在北京,几年后去了山西省,后来又到了山东,驻地不停变换,因为,哪里需要修铁路、开山洞、架桥梁,他们就要开到哪里。


在北京我是没有什么印象的,爸妈用孩子们的名字来纪念。影片中明确提到的1976年,隐约有些记忆,那年连队驻在山西汾河边一个峡谷里,暴怒的汾河随时会发水,还记得那辆载着两名战士的解放车在滚滚洪流中翻转,撞到山石上粉碎,一个战士抓到了一块车板,浮浮沉沉,随着河水转过山那边,再也看不见。闹地震时,我们都睡在帐篷里,就是电影里的那种,尽管爸爸保证帐篷是不怕地震的,但妈还是用一个酒瓶子倒扣在脸盆里,时刻准备着逃出去,那时刚有妹妹,爸睡在连部,妈整晚不睡,她担心,夜里睡着了,山间的狐狸可能会叼走她,因为那帐篷没有门,只有个帘子。我好象也被恐慌感染,一直睡不着。


1978年,从时间上算应该是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了,如果我计算正确的话,那年爸在三连,驻地仍然在山西大山谷里,名字我记得,叫柳林沟,仍然是汾河边,河这边是连队的营房、菜窖、操场,还有猪圈,河那边是他们正在铺设的铁路和开挖的山洞。



那时的战士苦啊,炸山洞、扛枕木、钻炮眼、填炸药,全部手工操作,工作强度极大,然而伙食并不好,星期天只有两餐。经常有战士受伤,有次在洞里躲炮时,看见爸抱着一个满头满脸鲜血的战士坐着小轨道车从洞里开出来,当时恐惧得无法呼吸,那种心情现在似乎仍能感受得到。每天爸爸他们进洞以后,留下的都要注意听哨声,有种哨声是说准备爆破了,我们就要赶紧去菜窖里躲起来,有几次说是炸药有多少多少吨,那就要求我们全部进山洞里躲着,走过摇摇晃晃的吊桥,在山洞里经过那震撼的地动山摇之后,再走过吊桥返回家,那一排排红瓦顶的房子一片狼籍,院子里落满碎石,门窗被震开,房顶有个洞再平常不过,我尚年幼,不能体会妈有多急,只有一次,我养的喜鹊留在院子里,被飞石砸死了,让我难过了好几天。


连队驻地附近没有村庄学校,我上课就在家里,老师是我妈和连队里的文书。指导员叔叔最爱的狗狗哈利聪明无比,春天,连队要去种土豆,我会和它一起跟着去,漫山遍野都是山桃花,怎么都采不够,返回时有叔叔会给我带回来,栽在院子里。大家也一起自制蜡烛,将大块的蜡融化,用铁柱在地上扎个洞,把蜡倒进去,插进去一根芦草,就能制成一个巨大的蜡烛。还有一次发了好多冻着各种海鱼的大冰块,大家一起在操场上的水池里清洗,有种鱼长得象老鼠,有从海边来的叔叔说,那叫扒皮鱼,要去了皮才好吃。有时连队出操,我会拖个棍子跟着,遇上有匍匐前进科目时,回家会挨妈一顿打,连队里好象有电视机,而且每周还放次电影……总之,以一个孩童的眼光来看,当时的生活无忧无虑还是很让人留恋的。


1979年自卫反击战开始时,部队准备开拨上前线,气氛很紧张,但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原地待命,继续干工程,一直到很多年后。现如今,处处可见中铁集团的工程时,爸都会很自豪地给我们介绍,这个是几团的,那个是几团的。但我们明显地有些不想听,毕竟,离开很多年了。


爸从一个贫穷的小山村里走出来,一个初小毕业的苦孩子在部队里学会了立体几何,知道了各种代数、函数公式,带着大家搞测量,开山洞、修铁路、架桥梁,近二十年的军旅生涯,让爸对部队的感情深之又深,当然也影响了我们,对部队、对军人天生有崇拜情结。


以我的年纪在《芳华》那时,仅算是一种生活的经历,对内部并没有切身体会,只能说是一个旁观者,一个不懂世事的孩童在旁观。和看电影一样,不自觉地回到童年,只看到一些浮光掠影的表象,不作深究。比如他们胸前十字交叉一边水壶一边挎包的样子,和爸他们一样。刘峰打制的沙发好亲切,爸当年也打过,木制的框架,钉上弹簧,用麻绳绑好,再盖上布面。电影里的军号声好好听,可惜只吹了一次休息号,当年,爸教过我们不同的号声代表不同的命令。战争好残酷,想起当年看《高山下的花环》看到大哭……


对于文工团里为什么没有起床号、熄灯号,爸说按理是应该有的,只是文工团不象他们那么紧张,也可能是电影里没拍到。爸说,他们铁道兵也有文工团,有时也会来慰问演出。女兵也不少,他们团里就好几个,可我感觉很少,只记得当年在团部的那个女卫生员,身材高挑、面容姣好,皮肤白皙,绿军装红领章衬得她熠熠生辉,每次见到她我都会看上好一会儿,很多年来,她都是我心中最美丽的形象,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我的女神。


以前于我,很多都没有记忆,只是近年来爸妈上了年纪,经常回忆从前,爸常说在北京时,我不睡午觉,闹着上街吃冰棍,一会儿就吃掉他一盒大前门。大前门是香烟,多少钱一盒竟然从来没想过问问。还说他每次拿起帽子背上挎包我都会大哭要撵着去,这些都不记得了,而爸每次说,我都会不耐烦,有时甚至会直接打断他的话,让他不要再说那些陈年旧事。


爸还说过,在柳林沟修山洞时,有个年轻的战士把生命留在了那里,几年后爸收到他一封信,惊异思考了很久才拆开,原来是那战士的父亲思儿过度,用儿子的身份给连队里好多人写了信……


今年他们战友重聚,专程去看了那个山洞,这些已经年迈的叔叔们列队在洞口,齐声高喊把生命留在洞里的战友的名字,千里之遥,爸妈戴着花镜和他们一起泪光闪闪。


我知道,他们是想起了他们的芳华岁月,那些山洞,那些铁路,那些桥梁,见证了他们的青春,尽管时过境迁,但往事并不如烟,这些外人是无法体会的,即便是我和妹妹,很多也都忘却了。


就象《芳华》,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是无法感受到冯小刚、严歌苓对于文工团时代的留恋的,所有的缓慢与混乱,拖沓与冗长,不过是想要努力把这个故事讲得饱满,就象爸妈,满怀深情地述说往事,但我们却往往没有耐心听下去。


七十多岁的爸扶着九十多岁的奶奶去散步,夕阳把他们的身影拉得长长的,不知道的人,怎么也无法想象,眼前这个老人曾经可以徒手攀上几十米的桥墩,可以用一根绳子系着悬在崖上用风枪在岩石上钻炮眼,在所有人撤离爆破场地后再细细检查一遍,又在爆破以后第一个进入现场再检查一遍……


往事历历,万般不舍,芳华已逝,但他们的青春不该被忘记。



吴京宇文集经典回顾

那个写“法官日记”的郭法官

送达路上,那些让你啼笑皆非的事情

【女法官手记】折翼天使系列


责编:五月薇语

shangshangweilan

致力于打造原创频道的文艺公号~隔三差五的,总有一款特色文会让你印象深刻!等你来静读噢~投稿邮箱scy157@sina.com;图片投稿邮箱843754809@qq.com。



 



全部评论(0)
  • 抗日名将吕正操2009年10月13日14时45分,吕正操同志停止了呼吸,享年106岁。他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曾任国家铁道部长,第六届全国政协副主席,铁道兵政..

    浏览:29次 评论:0
    2019-01-23 23:00
  • 《怀念抗美援朝老兵——铁道兵一师石银才副师长》顾太健导读:       2017年8月4日,我有幸参加了南昌市铁道兵文化联谊会举办的《全国铁道兵战友纪念建军90周年活动》。在活动期间认识了同一个..

    浏览:33次 评论:0
    2019-01-23 22:59
  • 【原创首发】  援越抗美:三进越南陈应柏(原铁道兵独立汽车团十连指导员,今年76岁)     援越抗美战争,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二次出兵援助社会主义邻国,抗击美帝国主义侵略的战争,可谓十年抗战..

    浏览:10次 评论:0
    2019-01-23 22:58
  •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1971年4月,解放军总后勤部、铁道兵第一师、空军和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等单位,为抢救一名手臂被机器切断的工人,在武当山下开展了一次成功的联合大营救。《人民日报》和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对此进行..

    浏览:56次 评论:0
    2019-01-22 20:26
  • 他虽然没有亲自拿枪杀敌,却用一双手征服了敌人。1950年6月,美国悍然发动侵朝战争,并把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时年35岁的铁道工人郭金升挺身加入了志愿军,到朝鲜前线抗击敌人。郭金升当年10月,郭金升跟随铁道兵工..

    浏览:29次 评论:0
    2019-01-22 13:15
  • 一平浪煤矿附近昆一铁路遗迹,经过四十多年变化,基本上看不出了摄影  木有昆一铁路(昆明北站---一平浪铁路)原属于滇缅铁路的一段,但命运多舛。1938年至1942年,因抗战需要,当地政府为谋军交运输之便和开发西南..

    浏览:24次 评论:0
    2019-01-22 13:10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