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采访《铁道兵——七十年永恒的记忆》
2018-12-24 21:14:51 浏览:92次 【

 

铁道兵——七十年难以割舍的记忆

(纪实:黑龙江铁道兵战友文化联谊会采访1948年参加铁道兵,1951年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老战士——李桂芳!)文稿执笔:张涛,修改:赵俊岩(李桂芳女儿)


这是北国冰城——哈尔滨寒冷的一天,黑龙江省铁道兵战友文化联谊会会长郝新宝及张涛、原铁道兵四十团魏旭滨战友以及原铁道兵文工团王丹、李淑杰一行五人,由张涛亲自驾车应绥化铁道兵联谊会会长邹健邀请前往黑龙江省绥化市拜访1948年参加铁道兵、并于1951年随铁一师后勤医院跨过鸭绿江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老战士李桂芳。这次采访活动是继今年九月份拜访铁道兵成立亲身经历者——原铁道兵四十一团军务股离休老干部李明武活动的继续。也是省铁道兵战友文化联谊会年度工作安排的例行活动之一。


当我们到达李桂芳所居住的绥化市建行小区后,李老的女婿、魏旭滨的弟弟(曾经的野战军团退伍老兵)在小区门前迎接了我们,带领我们进入李老的房间。今年88岁高龄的李桂芳老人及女儿非常热情的在门前迎接了来自哈尔滨的客人。李老身体还是非常健康,尽管已近九十高龄,但记忆还是相当清晰。回忆起七十年前参加铁道兵的一切竟然如数家珍,娓娓道来,把我们不知不觉带入那曾经战火纷飞的年代。令我们这些曾经也是铁道兵的每一个人无不肃然起敬!


李桂芳老前辈向我们回忆了她参军的前前后后,下面是根据李老的回忆而整理的记录文稿:


我是1948年参加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哈尔滨入伍的,加入了铁一师。1948年12月至1949年5月,是铁道部卫生技术学校(位于极乐寺内)第一期护士班学员(当时是民国38年5月28日毕业的),记得当时我们身穿一身灰色的军装,腿上都打着绑腿,胸前佩戴着白布制作的胸签。入伍后,我们在哈尔滨极乐寺院子里集训学习,每天早晨跑步到东北烈士纪念馆然后返回极乐寺驻地。当时自己十几岁,啥也不懂。人家让干啥我就干啥,也不知道这个极乐寺曾经发生的有关铁道兵的大事,那个时候什么都保密。我们刚入伍的新兵上哪知道就是在这个极乐寺几个月前(48年7月5日)成立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当时也不知道,五个月后我入伍就在这极乐寺参加了铁道纵队。我们经过一段时间集训后,1949年的春天,学校整体搬迁到了天津。


建国前夕,前方部队医院急需医护人才,学校第一期的学员提前毕业被分到铁道兵团一师医院。国内战争解放到哪里,我们铁一师的部队就开到哪里,昼夜兼程抢修铁路。1950年,当时我们有一百多女兵,都来到了河南省洛阳市。干部们介绍由于洛阳刚解放不久,住的这地方曾经是旧兵营,周围散落的旧军人比较多,其中也有一些对新政府不满甚至有敌意的,要时刻保持警惕。当时我们这些女孩子胆子都非常小,一般都不敢出门。男兵晚上站岗时,头上的那根弦,还是绷得紧紧的。


在参加抗美援朝,开赴战场前夕,来部队探望的家属一律劝其返回,我们只知道部队要换防,也不知道部队要去哪里。之前集训时还可以和家里人通信,但由于地点变换,和家里的通信便中断了,两头谁也收不到,家里人都以为我早已死在外面了。因为那时战争打的非常激烈,每天都不知道死多少人。家里接不到我的信件,早已把我纳入死亡的那边去了。


集训结束后临行前,我们每个人都把自己的物品打包捆好,写上自己家的地址,由部队统一送到沈阳集中,由当地部队负责给邮寄回个人的家乡。记得当时我有很多照片,女孩子吗都喜欢照相,只要有机会就要照一张照片,没事就拿出来自己欣赏,感觉挺美的,穿着军装挺自豪的。可是我们那些私人的包裹一直到现在也没有收到,谁也没有收到。可惜我那里有很多我的照片和在东北入伍佩戴的胸签(进入关内军装就换了颜色,脱下了灰军装穿上了黄军装)可能谁也没给邮。现在我感到非常可惜,那么多的物品都没有了,现在剩下的这二张证件和两张老照片能保留到今天也算是万幸了。





那时候因为马上就要离开祖国去朝鲜了,为了保密吗,个人物品都需要处理,就这样入伍以来珍贵的纪念物品就都没有了,想想现在还是非常心疼。我们哪里知道明天又要上哪里去呀?再说这一到朝鲜战场,又有谁知道你能活到哪天啊!


终于有一天我们出发了,上哪去?跟着走就是了,不打听,打听也没人告诉你。当时我所在部队是铁道兵一师后勤医院。那时候都是晚上行军,白天有飞机轰炸。我们什么时候到的朝鲜也不知道。可是我还记得,过鸭绿江时三天也没过去,二列火车合并一列,飞机老来轰炸。飞机一来我们马上就到山上躲起来,因为山洞里火车就在那里喘着气,那个烟谁也受不了。就是说飞机来了,人都上山,火车待在山洞里。飞机轰炸完了飞走了,我们上车再继续走。就这样停停走走,多少天以后才知道我们这是到了朝鲜战场。


在朝鲜战场,因为我们是后勤医院,没有直接到战场前线。我们的工作就是把前线下来的伤员紧急处理,包扎的包扎,截肢的截肢,缝合的缝合,天天晚上都有手术,都是晚上手术,白天都上山上去躲飞机,医护抢救工作都是在防空洞里进行的。每天听到的都是敌机的尖叫和震耳欲聋的轰炸声。就这样我们在炮火中将经过紧急处理过的伤员马上转运送上火车到国内继续治疗。当我们从伤员口中得知,毛岸英牺牲的消息后,感到震惊,我们悲愤不已,更激励了我们的战斗意志。


我还记得我们铁道兵一师的政委,亲临一线视察时,被特务告密,发射信号弹,敌机围着政委所在的房屋进行扫射,政委的肠子都被打出来了,他和警卫员当场牺牲。


因为我们是铁道兵的后勤医院,铁道兵部队每天都在紧急抢修被敌机炸断的大桥和铁路,那时候铁道兵战士每天都冒着敌机的轰炸,炸断了马上抢修,刚修好敌机又来给炸断了。我们所接到的铁道兵伤员大多是被飞机轰炸所受的伤。飞机的炸弹不是炸断了胳膊就是炸断了腿,还有被燃烧弹烧的,看到的伤员那真是惨不忍睹。


我们到朝鲜时已经是冬天,天非常冷,我们穿的是黄棉衣,冷的时候都把毯子围在身上。想起那段时间的工作让我终生难忘,那么多年轻的生命在战争中就牺牲了。牺牲的战士换上一身新军装用白花其布一裹,那时候也没有塑料布,挖个坑就这样埋了。砍一块木板写上什么名字在坟前一立就完事了。想一想我们的战士死了多少。那些烈士在国内的亲人上哪找去?


想起来我还有个战友叫唐静波,只知道家是辽宁人,不知道她还健在吗?现在哪里?身体如何?从入伍集训到朝鲜战场,我们二人一直在一块,我们是一个宿舍的,建立了深厚友谊。记得有敌军轰炸时,我们用大衣或者苫布披在身上,作为掩护,时常有弹壳崩在身上,我们俩抱在一起,说死也要死在一块!后来,我们没有一批回国,因为,那时候在朝鲜,每天都要躲避敌军的轰炸,在山上跑来跑去,我被树根绊倒后,胸部被松树枝扎伤。因为要抢救伤员,每天时间都很紧张,救治伤员的时间宝贵,将士们在前线流血牺牲,和他们相比我这点小伤算什么,便继续工作,久而久之导致胸膜炎,产生积液了,每天都用针管抽出几针管的积液和血水。后来时间久了,领导看我实在不能在战场上继续工作了,就被送回国内铁道一师医院石家庄分院疗伤。就这样,我没能坚持到抗美援朝最后胜利,中途返回国内,留下了终身遗憾……


想想我真的是万分幸运,活到今天都快九十了。真的是感谢共产党,给了我很好的待遇。让我过上幸福的晚年生活!



战友们临别时向老兵敬礼,左起:魏旭滨、张涛、郝新宝、邹健、李淑杰和王丹 

李老的谈兴尚浓,但已经一个多小时了,考虑到老人的身体,我们不便再继续交谈下去。当我们即将告辞时,李老把我们送到门口。临别时张涛建议向老前辈敬个军礼,当我们站好向李老敬礼时,李老也用一个相当标准的军礼回敬我们。风采不减当年的老战士李桂芳一个精准的军礼彰显了一位曾经的铁道兵老战士的英姿,给我们留下难以磨灭的形象。


离开李老的家,绥化铁道兵战友联谊会会长邹健在绥化市《百年蒸饺》老店设宴热情招待来自哈尔滨的铁道兵战友,宴会中战友们畅谈军旅情、战友意。特别是原铁道兵文工团的战友李淑杰在宴会中用她美丽的歌喉演唱了三首歌曲,为这次难忘的采访活动留下浓浓的难忘记忆!

 

责任编辑:梦醒



全部评论(0)
  • 抗日名将吕正操2009年10月13日14时45分,吕正操同志停止了呼吸,享年106岁。他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曾任国家铁道部长,第六届全国政协副主席,铁道兵政..

    浏览:29次 评论:0
    2019-01-23 23:00
  • 《怀念抗美援朝老兵——铁道兵一师石银才副师长》顾太健导读:       2017年8月4日,我有幸参加了南昌市铁道兵文化联谊会举办的《全国铁道兵战友纪念建军90周年活动》。在活动期间认识了同一个..

    浏览:33次 评论:0
    2019-01-23 22:59
  • 【原创首发】  援越抗美:三进越南陈应柏(原铁道兵独立汽车团十连指导员,今年76岁)     援越抗美战争,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二次出兵援助社会主义邻国,抗击美帝国主义侵略的战争,可谓十年抗战..

    浏览:10次 评论:0
    2019-01-23 22:58
  •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1971年4月,解放军总后勤部、铁道兵第一师、空军和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等单位,为抢救一名手臂被机器切断的工人,在武当山下开展了一次成功的联合大营救。《人民日报》和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对此进行..

    浏览:56次 评论:0
    2019-01-22 20:26
  • 他虽然没有亲自拿枪杀敌,却用一双手征服了敌人。1950年6月,美国悍然发动侵朝战争,并把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时年35岁的铁道工人郭金升挺身加入了志愿军,到朝鲜前线抗击敌人。郭金升当年10月,郭金升跟随铁道兵工..

    浏览:29次 评论:0
    2019-01-22 13:15
  • 一平浪煤矿附近昆一铁路遗迹,经过四十多年变化,基本上看不出了摄影  木有昆一铁路(昆明北站---一平浪铁路)原属于滇缅铁路的一段,但命运多舛。1938年至1942年,因抗战需要,当地政府为谋军交运输之便和开发西南..

    浏览:24次 评论:0
    2019-01-22 13:10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