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队演唱组记事
2018-12-28 15:31:51 浏览:74次 【


连队演唱组记事

铁道兵第4师20团  王甫亚

 

       我在铁道兵近8个年头的军旅生涯中,曾经在20团20连和19团16连担任连队战士业余文艺演唱组组长,还曾担任过铁道兵第19团战士业余文艺宣传队“队长”。每每回忆起来,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一、20团20连演唱组

      我于1976年12月应征入伍,来到位于新疆天山南簏的铁道兵第20团新兵一连,在经过三个多月艰苦紧张的新兵训练后,于1977年4月,被分配到20团4营20连。到老连队后,我先被安排到位于新疆鱼尔沟的部队“中转站”驻勤,年底前被安排担任连队文书。

       部队当时驻在天山深处的阿拉沟内,主要任务是修建南疆铁路,各个连队沿南疆铁路沿线依次摆开,驻地比较分散,气候环境恶劣,生活条件极为艰苦。由于部队的各级宣传队被精简撤销,连队当时也没有电视机,战士们也就一个月能看上一次电影,业余文化生活极少。为了丰富战士们的业余文化生活,1978年,团党委决定,要求每个连队,都要组建连队战士业余文艺演唱组,活跃连队文化生活,团里将在适当时候举行全团文艺汇演。让战士们利用业余时间,自编、自导、自演节目,写身边人、演身边事,讴歌和弘扬吃苦耐劳、攻坚克难、敢打敢拼、甘于奉献的铁道兵精神。

    (连队演唱组在排练中。前排右一拉二胡者,为本文作者。

      根据上级要求,经连党支部研究决定,将这副担子压在了我的肩上。我接到任务后,二话没说,立即着手进行筹备。先是物色演员和乐队成员,根据大家的推荐和平时掌握的情况,我在全连先后挑选出10余名有文艺爱好的战士,他们有的喜欢唱歌,有时也唱得有模有样;有的爱好一些乐器,有时也吹拉的很像那么一回事。特别是江苏丰县的戴文卓,他在入伍前曾经系统地学过《徐州琴书》的演唱和表演,吹拉弹唱全都在行;还有江苏丰县的李帮华,拉二胡、弹三弦也都有板有眼。就这样凑齐了五六个人的乐队。接着又挑选了五六个体型较好、五官端正、能说会唱、有文艺爱好、普通话比较标准的战士,组成了演员阵容。因人手有限,有时候乐队也要当演员,比如小合唱之类的节目;有时候演员也要干乐队的活,比如器乐小合奏的时候。

      人员凑齐后,就是搜集资料、编写节目脚本了。我先到连队图书室,搜集了几本《志在四方》、《连队文艺节目选》等连队文艺演唱材料,又深入各班排,搜集战士们的先进事迹以及在战士们身上发生的比较健康有趣的故事,开始编写节目脚本。经过一个多星期的加班加点,写出了五六个节目,记得有“天津快板”《我是快乐的铁道兵》,有“数来宝”《绿色军营》等,其他节目有“徐州琴书”《计划生育好》,器乐小合奏《边疆处处赛江南》,男声小合唱《打靶归来》,男声独唱《骏马奔腾保边疆》等,共十几个节目。编排之后,送给当时的连指导员袁成明(四川人)和副指导员曾雨生(湖南人)等连首长审查,并获得通过。

      当时乐器和道具也不全,经给连首长汇报后,安排我与连队给养员龚文銮(江苏睢宁人)等几人一起,驱车几百公里,到新疆和静县城购买乐器、道具等用品。戴文卓还写信回家,让家里寄来了“杨琴”、三弦、琵琶等乐器。在演员和乐器基本凑齐后,我们就开始排练。我和其他几位战士,一个人当几个人用,我既是编剧、又是导演、还是演员,同时还要在乐队中任职,我虽然对每样乐器都能鼓捣几下,但都不是很精,有点“滥竽充数”的味道,可也忙的不亦乐乎。当时从团宣传队分到我们连担任四排副排长的肖新生(湖北仙桃人),在我的邀请下,也利用空余时间,经常给我们进行技术性指导。在肖副排长的指导下,我们对一些节目又进行了修改和编排,有时是边排练边修改,使我们的节目艺术水平,又大大地提升了品味和档次。

       经过近半个多月的紧张排练,似乎有模有样了。我给连首长汇报后,连首长安排我们利用周六的晚上,在连队的小礼堂(几间自建的“干打垒”房,平时用于集体学习和开会使用),给大家汇报演出,受到了全连干部战士的一致好评。在后来参加四营全营的汇演中,在全体演职人员的共同努力下,演出取得圆满成功,我们连演唱组获得了全营第一名的好成绩,为20连争得了荣誉。营长孟长生(江苏南京人)、教导员字宪章(云南人)、副教导员薛应银(山西柳林人)等营首长,对我们20连战士演唱组给予了高度评价。在全营汇演后,营党委决定,由我们20连演唱组代表四营,参加全团的汇演。后来一段时间,我们十几人都跃跃欲试,但不知什么原因,团里的汇演一直未能如期举行。

      二、19团16连演唱组

    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结束后,我被安排到二排担任副排长,主持工作(原排长向坤成,湖北人,已经调出)。当时部队的提干政策有新规定,不再从战士中直接选拔干部,必须经军校或师教导队学习培训后,方可提拔。这时,营长孟长生和连指导员袁成明找我谈话,要求我报考军校。我根据领导的安排,参加了当年的考试。考试成绩合格后,我被录取到铁道兵第六师教导队学习(当时铁四师在新疆的19团、20团,临时归铁六师代管)。经过一年多紧张的学习与培训,我顺利毕业。可毕业时遇到了部队精简整编,铁道兵由五五编制改为四四编制,每个师撤销最后一个团。我们20团被裁撤,我被直接分配到了19团16连(原19团20连),仍担任二排副排长,主持工作(原排长已经转业)。19团这时的主要任务是,建设新疆库尔勒火车站。

      1981年3月,铁道兵第六师决定,要搞一个全师“战士文艺汇演”活动,活跃一下战士的业余文化生活。19团决定,先由每个连队组建连队演唱组,待全团调演后,挑选出优秀演员和优秀节目,组成19团战士业余文艺宣传队,参加铁六师的调演。不知是谁推荐的,说我有文艺这方面的“细胞”。由此连队决定,由副指导员王玉民(山东郓城人)牵头,由我任组长,组建连队演唱组,参加调演。

       我与在20团一样,先是物色演员和乐队成员。这时候,演员比在20团的时候要好挑选一些,因为是原两个团合并而成,文艺骨干自然要多一些。比如李士忻(江苏睢宁人)、张文华(河北人)等人。李士忻在老家时就是县中学的宣传队骨干,吹拉弹唱样样在行(据说退伍回老家到现在,还给人家红白喜事吹喇叭);张文华每天要不吼上几嗓子,他都觉得不舒服。然后我就开始搜集战士们的先进事迹,编写节目,填词谱曲,力求新颖,形式多样,再到库尔勒市区购买乐器、演出道具。我根据干部战士探家期间发生的有趣故事,编写了一个“相声”《探亲奇遇》,根据连队几位领导的家庭故事,写了一个“天津快板”《计划生育好》,还写了一个“快板书”《连队就是我的家》、“三句半”《我是快乐的炊事员》等,加上器乐小合奏《边疆处处赛江南》,李士忻的笛子独奏《扬鞭催马运粮忙》、二胡独奏《赛马》,男声小合唱、男声独唱等,共有十几个节目。在连队汇报演出时,受到了大家的好评。在四营营部汇演时,引起不小的轰动。特别是我与张文华和说的相声《探亲奇遇》,笑的大家前仰后合,营长(山东人,名字忘记了)、教导员(名字忘记了)带头鼓掌。我们连演唱组毫无意外地获得全营第一名,因此营党委决定,由我们连演唱组,代表四营参加全团调演。

      当年8月份,在全团调演活动中,我们连演唱组,不负众望,又是轻轻松松的,顺利夺得第一名的好成绩。我们连演唱组还有几个节目和个人获奖,如“相声”《探亲奇遇》、“快板书”《连队就是我的家》和“三句半”《我是快乐的炊事员》等,荣获全团“连队演唱组调演创作奖”,我本人荣获全团“连队演唱组调演最佳演员奖”。

       三、19团战士业余艺宣传队

    为了参加铁六师的文艺汇演,团里抽调我到团政治处宣传股,担任团宣传队负责人,负责宣传队的编、导、演等工作,对外的名称为,铁道兵第19团战士业余文艺宣传队。我与同时抽调来的16连副指导员王玉民等人,临时搭起了个“班子”,我们深入各连队,从参加全团调演的演唱组中,物色挑选演员和乐队人员。在约20余人的名单定下后,我就对原参加全团调演比较好的节目进行改编,又重新写了几个节目。团宣传股干事陈广丛(山东人)和原宣传股新闻组志愿兵张巨民(山东人),和我一起修改、编排、定稿。

      待具体节目初定后,就是将全体演职人员集中到团部,进行紧张的排练。记得当时的节目有:由我和李雄(四川人)等人的男生维族歌舞表演《喜送爱国粮》,表现了新疆农村“联产承包”后,维族农民喜庆丰收的喜悦;一个“诗朗诵”《站在天山望北京》,表现了铁道兵战士,身在天山、红心向党、为国为民、志在四方的崇高情怀;李士忻的笛子独奏《牧民新歌》,张文华的“快板书”《连队就是我的家》,“三句半”《我是快乐的炊事员》,“天津快板”《计划生育好》,当然,这些节目都是经过重新改编加工过的。有我的男声独唱《牡丹之歌》,还有一个四川籍战士(名字记不得了)的男声独唱《骏马奔腾保边疆》,还有由我和张文华合说的,将原相声《探亲奇遇》由第三人称改编为第一人称的《探亲记》,男声小合唱《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等。当时因为团里女兵较少,虽然有几个,可是年龄偏大,新征的几个女兵,不是普通话不行,就是不会唱歌跳舞,所以就没有抽调女兵,所有节目都全部由男兵完成。在器乐小合奏《边疆处处赛江南》中,乐队成员们是每人一件乐器,李士忻是一支笛子和一支唢呐;而我则是坐在一个椅子上,两腿夹着一个鼓,胸前挂着一对镲子,椅子左边挂一个“小铛子”,右边挂一个铜锣,脚下踩点着一个梆子,这就相当于现在的“架子鼓”了,需要哪样就敲哪样,我随着音乐的节拍,敲打着这些“打击乐器”,节奏倒也敲的有板有眼、像模像样。

      带领宣传队排练是个辛苦活,细细想来,真的不如在连队上班轻松。但我觉得这是团党委委托的重任,就是再苦再累,咱也要把这件事做起来、干好它,这就叫做“担当”。大家都知道,宣传队的兵不好带啊!稍微懂得或者熟悉一些乐器演奏或演唱较好的几个战士,都觉得自己有“两把刷子”,能耐不小,互不服气,还有“尥蹶子”的。何况这还是临时凑起来的班子,谁又能服谁的管理呢?每次遇事时,我就得做好耐心细致的说服和思想沟通工作,勉励大家共同把这项工作干好,把自己的“才华”亮出来,是“真金白银”,亮给大家看看。虽然宣传队人数不多,但也是个集体,大家要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只有这样,我们这个集体才能有力量。终于使排练走出了低谷,驶向了正常的轨道,提高了排练效率和节目效果。同时,我也要做个表率,做出样子才行啊。因此,我不仅要编排节目,指导排练,有时还要在乐队客串一把,每天都累的一身臭汗。记得有一天,我又累又渴,实在是饿得难受,待排练结束后,我也没顾得上洗一把脸,就跑到团部食堂,一口气吃了12个馒头,2两一个,约有2斤多。这是我当兵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吃的这么多。现在想起来,也是挺吓人的。

       待各个节目排练成熟后,我们又按顺序彩排了几遍,由团宣传股领导向团首长进行了汇报。团首长安排我们,利用星期六的晚上,在19团团部大院内,进行汇报演出。当天下午,我们简单的安装了几个大灯,也没有搭建演出舞台,就是划了一个舞台的范围,演出就在平地上进行。只是在前头摆了一排椅子,留给团首长们坐,其他干部战士都是自带凳子,按照划好的区域就坐。当天,我给大家说:“排练了几个月,就看今天了,是骡子是马,都要拉出来溜溜。”大家也都是卯足了劲,表示一定拿出最好的水平,接受团首长的检阅。演出前我们印发了《节目单》,并安排一名普通话说得比较好的战士,担任报幕员。这次汇报演出非常成功,受到了团首长和干部战士的一致好评。

      铁六师的战士文艺汇演是在1981年的第四季度,在新疆库尔勒铁六师的大礼堂举行,共进行一个星期,每天晚上由一个团演出。演出共分两个部分,上半部分是由每个团电影组播放本团制作的幻灯片,下半部分才是宣传队表演节目。在我们19团演出的晚上,先是由团电影组组长孙权(江苏睢宁人),演示幻灯片《19团新人新事新气象》。约30分钟左右的幻灯演示结束后,就由我们战士业余文艺宣传队演出了。十几个节目约一个半小时左右,与幻灯片加起来,共两个小时。在演出过程中,我们团的战士业余文艺宣传队超常发挥,几乎没有瑕疵,博得了一阵又一阵的掌声和欢呼声,一举夺得第一名的好成绩。汇演结束后,我们又到各营连施工工地巡回演出,受到了干部战士的欢迎。

      我们的不懈努力和辛勤付出,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为团营连争得了荣誉,赢得了各级首长的认可和组织上的肯定,我也获得了一定的荣誉和待遇。当年7月,19团党委授予我“优秀革命军人”荣誉称号,同年11月,铁道兵第四师党委任命我为19团4营16连排长。

      稍后不久,19团接到铁六师政治部通知,要求我们团战士业余文艺宣传队,到铁六师其他团巡回演出。这时,19团战士业余文艺宣传队已经解散,战士们都各自回到了原单位。19团政治处主任裴允功(河南人),召集我们几个骨干开会,要求把人员再集中起来排练,准备巡回演出事宜。按说这是一件展示铁四师和19团风采和形象的一件大好事,但因此时铁四师已经接到铁道兵总部的命令,铁四师全体指战员移防山东,修建兖石铁路。大家在接到通知后,都在忙着做收拾的准备,战士们哪还有心情参加巡回演出,通知发出后,没有几个人到场的。裴允功主任对此很生气,他狠狠的剋了我们一顿。1981年底,铁道兵第19团随铁四师整体移防山东,这个巡回演出自然没能成行。

      1983年,部队传来“兵改工”的消息。当时我想,当兵把部队当没了,咱还干个什么劲呢,遂向领导提出转业申请,得到了上级的批准。转业后的这些年,因多次搬家,我原来创作的一些节目,虽然被打印成了小册子,但都因搬家而丢失,留下了不小的遗憾。现在每每回忆起部队的生活,就会想起我在连队演唱组和宣传队的日子,这些鲜活生动的场景,始终在我的心中萦绕,久久挥之不去。


2018年12月16日



       责编:方迎欣《白浪情》





全部评论(0)
  • 抗日名将吕正操2009年10月13日14时45分,吕正操同志停止了呼吸,享年106岁。他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曾任国家铁道部长,第六届全国政协副主席,铁道兵政..

    浏览:29次 评论:0
    2019-01-23 23:00
  • 《怀念抗美援朝老兵——铁道兵一师石银才副师长》顾太健导读:       2017年8月4日,我有幸参加了南昌市铁道兵文化联谊会举办的《全国铁道兵战友纪念建军90周年活动》。在活动期间认识了同一个..

    浏览:33次 评论:0
    2019-01-23 22:59
  • 【原创首发】  援越抗美:三进越南陈应柏(原铁道兵独立汽车团十连指导员,今年76岁)     援越抗美战争,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二次出兵援助社会主义邻国,抗击美帝国主义侵略的战争,可谓十年抗战..

    浏览:10次 评论:0
    2019-01-23 22:58
  •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1971年4月,解放军总后勤部、铁道兵第一师、空军和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等单位,为抢救一名手臂被机器切断的工人,在武当山下开展了一次成功的联合大营救。《人民日报》和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对此进行..

    浏览:56次 评论:0
    2019-01-22 20:26
  • 他虽然没有亲自拿枪杀敌,却用一双手征服了敌人。1950年6月,美国悍然发动侵朝战争,并把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时年35岁的铁道工人郭金升挺身加入了志愿军,到朝鲜前线抗击敌人。郭金升当年10月,郭金升跟随铁道兵工..

    浏览:29次 评论:0
    2019-01-22 13:15
  • 一平浪煤矿附近昆一铁路遗迹,经过四十多年变化,基本上看不出了摄影  木有昆一铁路(昆明北站---一平浪铁路)原属于滇缅铁路的一段,但命运多舛。1938年至1942年,因抗战需要,当地政府为谋军交运输之便和开发西南..

    浏览:24次 评论:0
    2019-01-22 13:10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