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 (三)
2018-12-28 15:33:26 浏览:72次 【

   三.扎根东北:祖国北疆传佳话


战争结束,父亲回到重庆,在第七军医大学西南医院担任骨科主任工作。父母两家的亲人大都在四川,生活也比较安逸。可是,短暂的安逸过后,部队调他到东北工作。1957年,全家来到了安东(今天的丹东)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医院。从天府之国来到寒冷的北方前哨,条件非常艰苦。我小时候印象就是经常停电,每家都备有2个煤油灯,每当停电,就把煤油灯点起来。日常用品也十分匮乏,印象中能吃上猪油拌饭就非常奢侈了,远远不如四川。他当时在志愿军总医院主持大外科工作,医院技术力量薄弱,各科手术都要参与,工作十分辛苦。工作繁忙,能抽点时间和我们玩是很难得的。记得在安东1959年国庆那天夜晚,全家人来到医院的十字路口,父亲抱着我观看国庆的烟火,这也是我有生以来留下的最早的记忆,也是最深的记忆。


60年代的 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医院


1958年志愿军撤军回国后,195912志愿军总医院撤销。父母亲又一次想回到阔别已久的四川,毕竟家人大都在那里。可是,沈阳军区不愿放人又把他们留下了,60年代初我们家来到了沈阳,父亲在沈阳军区总医院担任大外科副主任兼骨科主任。尽管这里是东北地区最大的军队医院,但是抗美援朝过江的只有他一个人。工作依旧繁忙,在我的印象父母亲晚饭后都不在家,不是开会就是工作。好在都住在医院里的家属区,小时候都是外婆陪着我们兄妹三人。

那个年代的人们听党的话,服从组织安排。除了日常工作,他还下到部队为基层官兵服务,先后去过1647师和铁道兵9当时部队任务包括打山洞,修铁路。他和官兵们同吃同住,为他们解决病痛。嫩林线地处北部边疆,那里气候极其严寒,人迹罕见,冬长夏短,年最低温度-52.3长期被认为是难以生活的高寒禁区”。夏季铁路施工时,白天牛虻叮咬,晚上蚊虫叮咬。铁道兵部队克服无数难以想象的困难,付出巨大的牺牲,实现了“要把钢铁轨道贯穿在大兴安岭山脉”的豪言壮语。父亲始终和大家战斗在第一线,包括后期救治铁道兵硬骨头战士张春玉。很久后等到他回来时,我们只记得他头上全都是小咬(蠓)叮咬后留下的疤痕。

父亲60年代开始治愈骨肉瘤病的研究,这种病是较常见的发生在20岁以下的青少年或儿童的一种恶性骨肿瘤,在小儿骨恶性肿瘤中最多见,死亡率很高。和今天比,早年间设施和药物都落后,患病后给很多家庭带来了极大痛苦。经过多年的探索研究,利用大剂量放疗和药物治疗,使很多小患者脱离了生命危险,三十多年的苦心钻研取得了很大的突破。1991年在亚太地区国际肿瘤会议做过报告,获得大家的赞赏。当时,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的医学院还邀请他去做研究,苦于当时体制不便,加上年岁已高,最后,没有成行。现在想起来,时间过得好快,印象中最早的小儿病例,患者应该也六十多岁了,猜想也早做爷爷了吧?

       在关注尖端科学的基础上下功夫,对生活中的常见病也给予关注。下部队期间,他发现很多官兵在施工过程中,患上了腰腿痛的病症,社会上也有很多人,因为不同原因,也有这病,在生活中带来了很多痛苦。开始重点研究这种常见病,在治疗过程中,又研究出适合病人用的医疗腰围。仅有资料记载的就有近万人的资料,对于这个常见病起到了很好的预防治疗作用。



全部评论(0)
  • 抗日名将吕正操2009年10月13日14时45分,吕正操同志停止了呼吸,享年106岁。他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曾任国家铁道部长,第六届全国政协副主席,铁道兵政..

    浏览:29次 评论:0
    2019-01-23 23:00
  • 《怀念抗美援朝老兵——铁道兵一师石银才副师长》顾太健导读:       2017年8月4日,我有幸参加了南昌市铁道兵文化联谊会举办的《全国铁道兵战友纪念建军90周年活动》。在活动期间认识了同一个..

    浏览:33次 评论:0
    2019-01-23 22:59
  • 【原创首发】  援越抗美:三进越南陈应柏(原铁道兵独立汽车团十连指导员,今年76岁)     援越抗美战争,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二次出兵援助社会主义邻国,抗击美帝国主义侵略的战争,可谓十年抗战..

    浏览:10次 评论:0
    2019-01-23 22:58
  •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1971年4月,解放军总后勤部、铁道兵第一师、空军和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等单位,为抢救一名手臂被机器切断的工人,在武当山下开展了一次成功的联合大营救。《人民日报》和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对此进行..

    浏览:56次 评论:0
    2019-01-22 20:26
  • 他虽然没有亲自拿枪杀敌,却用一双手征服了敌人。1950年6月,美国悍然发动侵朝战争,并把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时年35岁的铁道工人郭金升挺身加入了志愿军,到朝鲜前线抗击敌人。郭金升当年10月,郭金升跟随铁道兵工..

    浏览:29次 评论:0
    2019-01-22 13:15
  • 一平浪煤矿附近昆一铁路遗迹,经过四十多年变化,基本上看不出了摄影  木有昆一铁路(昆明北站---一平浪铁路)原属于滇缅铁路的一段,但命运多舛。1938年至1942年,因抗战需要,当地政府为谋军交运输之便和开发西南..

    浏览:24次 评论:0
    2019-01-22 13:10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