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大峡谷
2018-12-29 21:56:45 浏览:58次 【

很久就知道金口河有个大峡谷,一直没有去。大概是人们对于美总有舍近求远的心理。

与它相遇,是种偶然。

 

车到峡谷口,有人说,到了,到了。我探出头,看到两边陡立的山,却没有找到山顶。

下车后,人如在狭缝里,我不由得抬头找天,妈呀,我的头抬得与身体几乎有九十度时,这才看见:天就在山顶上,有的云就被顶在山尖上,有的云像溪流一样盘绕在山间,有的云被山尖顶了个窟窿。

山脊不像鱼脊那样平,有“M”门形,有如生姜那样的,有宝塔,有佛的头颅,有如一个婴儿蹲在那。

然后山呈竖立平面拉下几千米,直到河谷。

那种陡然的高耸,苍然的绵延,绝然的风调,让你似乎走进了《阿凡达》那部电影,大鸟蔓翔的那个峡谷。

人是没有办法的,只有鸟,才能是这里的精灵。

那种震撼可以直逼你向下蹲,一直蹲到泥土里,人不在是人,而是一条虫。

 仔细看,山体是沉积岩,每层有两三米高,一层与另一层之间,有细小的缝隙,缝隙里有稀疏的沙土,草、小灌木、地衣就从那缝隙里长出,像风铃、吊兰一样悬挂在山体上。泥土太少,致使石崖成了一本巨大标本长卷,几乎所有灌木的主根都像是标本一样明摆在那,只有细如丝线的根从石缝中拴住它们。

让人疑心风一吹,就会掉下来,可是我们步行了大概十里,并没有在地上看到有任何掉落的根。

这些细如发丝的根如何系住一个长达几米的主根,又是如何在坚硬的石缝里一寸一寸地突进,如何嗅到那一点湿润,得以维持生命,简直是个奇迹,你不得不赞叹这些植物生命的强大和坚韧。

 大概是这些植物的牵挂盘绕,风雨上亿年的吹佛,那些石头表面呈灰白色,而从掉下的岩石看,它们的内部的颜色却是深褐色,如铁。

崖体的灰白色,加上植物垂吊自然的分割,就有了白灰房子的感觉。

每一层都似乎有无数的门柱,无数的门窗,无数的挂掉,无数的尖顶,或是拱形圆顶,重重叠叠上去,就有了哥特式建筑,巴洛克建筑风格,有人说看到了巴比伦花园遗迹,看到了巴黎圣母院,看到了罗马斗兽场;还有人说看到了布达拉宫,看到了乐山大佛,看到了北京天安门。

那些迷糊陈旧的门窗似乎等待着被推开,房子里面的一切就可以看见。

朋友说,夏天来,更美,山体上到处挂着瀑布。

那样的房子,或许,更有一种沧桑美。

 一路前行,只见河岸两边堆砌着巨大的鹅卵石,其间有一种是光滑的紫黑色,散发着湿漉漉的光泽,在阳光下,就像烤太阳的海豚,四处匍匐着,更增添着这里的原始、蛮荒。

河流中间,隔上一段距离,就看见一座形如舰艇大小的山立在急流中,奇特的是那舰艇上居然还有简易的房子,田地,有人活动的痕迹。

真不知什么人把自己搁置在峡谷中间,让四周被水围着,也不知是享受在舰艇上生活的感觉,还是在向大自然宣战,人的强大。

 再往里走,一直被亘古、蛮荒、狭僻笼罩着,只有地形稍微的变化,感觉少了什么,又说不清楚。

突然听见一辆摩托车疾驰而来,笼头下的喇叭里反复播放着:苏稽米花糖,丝丝糕,豆沙糕……在安静的峡谷里,声音显得空旷辽远。

大概是太偏僻,山上又有掉石,柏油路上汽车很少,怎么也没有想到离乐山一百多公里之外,居然有骑摩托车跑销售乐山米花糖。

两边高山崎岖,十里八里也见不到一个人,这叫卖声是叫给谁听呢?难道叫给青山听?难道是寂寞,胆怯?

我们正好奇,摩托车在我们身边突然一个刹车停下,问我们:听你们口腔,像是乐山的,跑到这里来做啥?

我们回答说:走路,散步。

他摇着头表示不理解。

我们反问他怎么在这个地方叫卖?

他说,是去汗源,经过此地而已。

他过去很远,直到看不见,他喇叭的声音还回荡在峡谷里,最后,与流水的声音混在一起。

 我突然醒悟过来,缺乏的是人,人气、人情、人景。

朋友指着峭壁里偶尔露出的铁路说,那不是吗?

我这才开始仔细地看铁路,那些穿梭在峡谷里,柔和如鱼骨的铁路,有的在山体里,有的倚在狭窄的平台上,有的修筑在在狭缝间的桥梁上,也不管地形如何,它们始终没有改变向前的方向。

也不知当年的铁道兵战胜了什么的困难,才在这个美国人称为魔鬼山谷的地段修筑了这段铁路。

据说每隔五百米的铁路下就埋着一个铁道兵的尸体,这段铁路是铁道兵用身躯铺就的。

这一段有名的是一线天,白熊沟,蓑衣林……



这是一线天。




这是白熊沟。



这是关村坝。

灵气的海豚石头,石头舰艇,顽强的植物,神秘的山体,夺人心魄的无数峡谷……谁是这山里的灵魂,我转过身,似乎听到一个声音:不是《阿凡达》里的神鸟,是铁道兵。

他们像虫一样爬行于地,攀援于陡壁,在上无接应,下无支撑的峭壁上,硬是靠力气和智慧,建造了这样具有优美线条的铁路。

因为有他们修筑的铁路,大峡谷里一下子积聚了人气——温情的人类气息。

成昆线现在都还在运营。

他们留下的铁路成了这里罕见的铁路标本,制作这个标本的人虽然不见踪影,但为了纪念他们,国家在关村坝修筑了铁道兵博物馆。

铁道兵啊,你们是曾经在这里荣枯过的草,这里永远记着你们。

我望着山崖上的草,我仿佛看见了那么一群人隐约的身影,他们灵魂似乎就寄生在那些草上,摇曳着,美丽着……

真是:最美峡谷,最美铁道兵……



全部评论(0)
  • 抗日名将吕正操2009年10月13日14时45分,吕正操同志停止了呼吸,享年106岁。他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曾任国家铁道部长,第六届全国政协副主席,铁道兵政..

    浏览:29次 评论:0
    2019-01-23 23:00
  • 《怀念抗美援朝老兵——铁道兵一师石银才副师长》顾太健导读:       2017年8月4日,我有幸参加了南昌市铁道兵文化联谊会举办的《全国铁道兵战友纪念建军90周年活动》。在活动期间认识了同一个..

    浏览:33次 评论:0
    2019-01-23 22:59
  • 【原创首发】  援越抗美:三进越南陈应柏(原铁道兵独立汽车团十连指导员,今年76岁)     援越抗美战争,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二次出兵援助社会主义邻国,抗击美帝国主义侵略的战争,可谓十年抗战..

    浏览:10次 评论:0
    2019-01-23 22:58
  •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1971年4月,解放军总后勤部、铁道兵第一师、空军和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等单位,为抢救一名手臂被机器切断的工人,在武当山下开展了一次成功的联合大营救。《人民日报》和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对此进行..

    浏览:56次 评论:0
    2019-01-22 20:26
  • 他虽然没有亲自拿枪杀敌,却用一双手征服了敌人。1950年6月,美国悍然发动侵朝战争,并把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时年35岁的铁道工人郭金升挺身加入了志愿军,到朝鲜前线抗击敌人。郭金升当年10月,郭金升跟随铁道兵工..

    浏览:29次 评论:0
    2019-01-22 13:15
  • 一平浪煤矿附近昆一铁路遗迹,经过四十多年变化,基本上看不出了摄影  木有昆一铁路(昆明北站---一平浪铁路)原属于滇缅铁路的一段,但命运多舛。1938年至1942年,因抗战需要,当地政府为谋军交运输之便和开发西南..

    浏览:24次 评论:0
    2019-01-22 13:10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