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走进大峡谷
2018-12-29 21:56:45 浏览:91次 【

很久就知道金口河有个大峡谷,一直没有去。大概是人们对于美总有舍近求远的心理。

与它相遇,是种偶然。

 

车到峡谷口,有人说,到了,到了。我探出头,看到两边陡立的山,却没有找到山顶。

下车后,人如在狭缝里,我不由得抬头找天,妈呀,我的头抬得与身体几乎有九十度时,这才看见:天就在山顶上,有的云就被顶在山尖上,有的云像溪流一样盘绕在山间,有的云被山尖顶了个窟窿。

山脊不像鱼脊那样平,有“M”门形,有如生姜那样的,有宝塔,有佛的头颅,有如一个婴儿蹲在那。

然后山呈竖立平面拉下几千米,直到河谷。

那种陡然的高耸,苍然的绵延,绝然的风调,让你似乎走进了《阿凡达》那部电影,大鸟蔓翔的那个峡谷。

人是没有办法的,只有鸟,才能是这里的精灵。

那种震撼可以直逼你向下蹲,一直蹲到泥土里,人不在是人,而是一条虫。

 仔细看,山体是沉积岩,每层有两三米高,一层与另一层之间,有细小的缝隙,缝隙里有稀疏的沙土,草、小灌木、地衣就从那缝隙里长出,像风铃、吊兰一样悬挂在山体上。泥土太少,致使石崖成了一本巨大标本长卷,几乎所有灌木的主根都像是标本一样明摆在那,只有细如丝线的根从石缝中拴住它们。

让人疑心风一吹,就会掉下来,可是我们步行了大概十里,并没有在地上看到有任何掉落的根。

这些细如发丝的根如何系住一个长达几米的主根,又是如何在坚硬的石缝里一寸一寸地突进,如何嗅到那一点湿润,得以维持生命,简直是个奇迹,你不得不赞叹这些植物生命的强大和坚韧。

 大概是这些植物的牵挂盘绕,风雨上亿年的吹佛,那些石头表面呈灰白色,而从掉下的岩石看,它们的内部的颜色却是深褐色,如铁。

崖体的灰白色,加上植物垂吊自然的分割,就有了白灰房子的感觉。

每一层都似乎有无数的门柱,无数的门窗,无数的挂掉,无数的尖顶,或是拱形圆顶,重重叠叠上去,就有了哥特式建筑,巴洛克建筑风格,有人说看到了巴比伦花园遗迹,看到了巴黎圣母院,看到了罗马斗兽场;还有人说看到了布达拉宫,看到了乐山大佛,看到了北京天安门。

那些迷糊陈旧的门窗似乎等待着被推开,房子里面的一切就可以看见。

朋友说,夏天来,更美,山体上到处挂着瀑布。

那样的房子,或许,更有一种沧桑美。

 一路前行,只见河岸两边堆砌着巨大的鹅卵石,其间有一种是光滑的紫黑色,散发着湿漉漉的光泽,在阳光下,就像烤太阳的海豚,四处匍匐着,更增添着这里的原始、蛮荒。

河流中间,隔上一段距离,就看见一座形如舰艇大小的山立在急流中,奇特的是那舰艇上居然还有简易的房子,田地,有人活动的痕迹。

真不知什么人把自己搁置在峡谷中间,让四周被水围着,也不知是享受在舰艇上生活的感觉,还是在向大自然宣战,人的强大。

 再往里走,一直被亘古、蛮荒、狭僻笼罩着,只有地形稍微的变化,感觉少了什么,又说不清楚。

突然听见一辆摩托车疾驰而来,笼头下的喇叭里反复播放着:苏稽米花糖,丝丝糕,豆沙糕……在安静的峡谷里,声音显得空旷辽远。

大概是太偏僻,山上又有掉石,柏油路上汽车很少,怎么也没有想到离乐山一百多公里之外,居然有骑摩托车跑销售乐山米花糖。

两边高山崎岖,十里八里也见不到一个人,这叫卖声是叫给谁听呢?难道叫给青山听?难道是寂寞,胆怯?

我们正好奇,摩托车在我们身边突然一个刹车停下,问我们:听你们口腔,像是乐山的,跑到这里来做啥?

我们回答说:走路,散步。

他摇着头表示不理解。

我们反问他怎么在这个地方叫卖?

他说,是去汗源,经过此地而已。

他过去很远,直到看不见,他喇叭的声音还回荡在峡谷里,最后,与流水的声音混在一起。

 我突然醒悟过来,缺乏的是人,人气、人情、人景。

朋友指着峭壁里偶尔露出的铁路说,那不是吗?

我这才开始仔细地看铁路,那些穿梭在峡谷里,柔和如鱼骨的铁路,有的在山体里,有的倚在狭窄的平台上,有的修筑在在狭缝间的桥梁上,也不管地形如何,它们始终没有改变向前的方向。

也不知当年的铁道兵战胜了什么的困难,才在这个美国人称为魔鬼山谷的地段修筑了这段铁路。

据说每隔五百米的铁路下就埋着一个铁道兵的尸体,这段铁路是铁道兵用身躯铺就的。

这一段有名的是一线天,白熊沟,蓑衣林……



这是一线天。




这是白熊沟。



这是关村坝。

灵气的海豚石头,石头舰艇,顽强的植物,神秘的山体,夺人心魄的无数峡谷……谁是这山里的灵魂,我转过身,似乎听到一个声音:不是《阿凡达》里的神鸟,是铁道兵。

他们像虫一样爬行于地,攀援于陡壁,在上无接应,下无支撑的峭壁上,硬是靠力气和智慧,建造了这样具有优美线条的铁路。

因为有他们修筑的铁路,大峡谷里一下子积聚了人气——温情的人类气息。

成昆线现在都还在运营。

他们留下的铁路成了这里罕见的铁路标本,制作这个标本的人虽然不见踪影,但为了纪念他们,国家在关村坝修筑了铁道兵博物馆。

铁道兵啊,你们是曾经在这里荣枯过的草,这里永远记着你们。

我望着山崖上的草,我仿佛看见了那么一群人隐约的身影,他们灵魂似乎就寄生在那些草上,摇曳着,美丽着……

真是:最美峡谷,最美铁道兵……



全部评论(0)
  •      当你老了,是想隐居山村还是想在大城市享受?是想呼吸自由的空气还是想照顾儿孙?最近网上流传中国“最适合养老居住”排名前二十个城市,其中有你的城市吗?第二十名厦门      &..

    浏览:383次 评论:0
    2019-03-19 19:50
  • 开国上将王震,曾担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国家副主席等党和国家重要领导职务。他一生波澜壮阔、功勋卓著,深得毛泽东、邓小平的赏识和器重。他晚年与身边工作人员谈起过往岁月时,说他这一生有五个“最”..

    浏览:202次 评论:0
    2019-03-19 18:19
  • 与毛主席相识 1908年4月11日,王震出生在湖南浏阳一个农民家庭。幼年读过几年私塾和小学,后因家贫而辍学,放过牛、练过武、流浪过街头,一直生活在最底层。1922年,14岁的王震到长沙寻求出路,当了铁路工人。1..

    浏览:40次 评论:0
    2019-03-19 18:18
  •  小舞剧《鱼水情》,由铁道兵政治部文工团1971年创作并演出。这是一部反映独特历史性年代的优秀经典小舞剧, 在当时的红色年代曾经在中国的文艺舞台引起轰动。我们听到的录音,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1975年录制的,..

    浏览:35次 评论:0
    2019-03-19 18:18
  •   众所周知,美国深陷越战泥潭,虽然实力强大,却没有赢得最后的胜利。但很多人不知道,中国军队在这场战争中功不可没。正如下图的战士们,一身越军的打扮,却是百分百的解放军。  1965年,越南请求中国支援,“..

    浏览:33次 评论:0
    2019-03-19 18:16
  •       《英雄铁道兵史诗》是我们创作组的集体作品。铁道兵的丰功伟绩,绝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销声匿迹。铁道兵的老兵,老了。但是那份为国奉献,为民奋斗的精神还在,对这支劲旅的缅怀和纪念却更因..

    浏览:30次 评论:0
    2019-03-19 18:14
  • 当你走在春天的小路上耳畔突然响起熟悉的旋律踏歌寻去目光所致两百多名老兵在春风中高唱: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留下一首赞歌……歌声中眼前仿佛看到了70年祖国发展的风雨兼程、砥砺前行高速发..

    浏览:36次 评论:0
    2019-03-19 18:13
  •    散文天地---《奇遇》整整40年天各一方,杳无音讯,而能在一次毫无意念的场合中遇见相逢,此遇够奇吧。2010年秋冬,我和二位处长办完北京的事务,由中铁17局6公司在厦门的温永源书记陪同,前往山西太原..

    浏览:45次 评论:0
    2019-03-19 18:12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