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迟 到 的 哀 思
2019-05-17 12:19:13 浏览:1880次 【

迟 到 的 哀 思

铁五师二十一团李润生

庚辰玄月天增悲,秋风秋雨传哀音。

寒露过后,翌日就是高尚武连长九周年忌辰。

高连长是我在铁5师21团1营4连和5营21连当兵时的连长。

1964年秋,为支援越南人民抗击美帝侵略的正义斗争,我部奉命由陕西省武功县转战到云南省宣威县参加贵昆铁路大会战,连队驻来宾区梨园村,高连长就是这时候来到我们连队的。1965年初连队在补入新兵后进行了扩编,我们1营4连扩编后变为5营21连,连队从梨园村移驻新田镇迤扒营村。1965年底高连长升任团作战股长,他在我们连任职有一年出头的时间。此后,有一年多没有见到高连长。1967年初我到米易县丙谷团政治处宣传股后,才见到高连长忙碌的身影。1968年春,我退伍回到西安后忙于工作和生活没有和部队联系,也不知道高连长的情况。随着时光的流逝,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一任尘封,然而对部队首长和战友的思念却与日俱增。但苦于失联多年,竟没有搜集到任何线索。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电脑也逐渐走入家庭,我在用电话找到一些战友的同时,也叮嘱女儿用电脑帮我找一下部队的战友。当她把从电脑上下载的高连长的照片交给我时,我除了感叹网络的神奇,也庆幸自已终于了了一个久久的心愿——知道了高连长的下落。从照片和文字介绍中我得知高连长后来当了师后勤部副部长,又先后任22团和23团的团长。但现在情况如何,身在何方仍不知晓。几经辗转并在凯歌战友的帮助下,今年2月4日终于和高连长的女儿高丽瑛取得了联系。我从电话中得知高连长1981年转业到山东省鱼台县法院任院长,退休后已于2000年10月9月(农历庚辰年玄月12日)不幸病逝。一刹那期盼相见却忽又失去的痛从心底袭来,不觉得泪水已浸湿了我的双眼,我不知是在安慰丽瑛战友还是安慰我自已,挂了电话后我久久地不能从悲伤的情绪中走出来。高连长的影像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一幅幅画面在我的脑际闪现。我后悔我行动太慢,知晓他的下落太晚。因为2000年5月我还去探望过和高连长同时在四连任职现住山东聊城的李指导员。如果那时我知道他就在山东鱼台我一定会去探望他的。如今却阴阳两隔,天上人间。当晚,我彻夜难眠。

高连长,威严的仪表,标准的军姿,这是他留给我的第一印象。高连长来到我们连后,当时的指导员李殿仑不久也调到汽车连任指导员去了,指导员一职由一位从机关调来姓冯的干部代理,高连长是军事正职却又兼任着连队支部书记的职务,可见上级领导对高连长的倚重。在贵昆线龙洞大桥到杨家沟大桥近千米的路堑施工中,面对坚硬的山体和紧迫的工期,他从难、从严带兵;身先士卒垂范。他向全连发出号召“全连上下齐上阵、千方百计保施工、不当拦路虎、开路当先锋。”在连长模范作用的带动下,文书、统计员、材料员、卫生员、通讯员都下到工地现场为施工服务,炊事班天天送饭到工地,途中还要翻一座山,其艰苦程度可见一斑。我们连在十分艰苦的条件下每天以完成土石超千方的速度向前推进。高连长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又是宣传员,他不时地把各班完成任务的情况进行通报,极大地调动了全连干部战士的施工热情,我们终于抢在铺轨机到来之前提前完成了任务。由于我们连完成工程任务突出,连队管理工作优秀,师里军务科科长亲往我连蹲点,总结我连的经验并在全师推广。在这期间,有一天高连长由于劳累过度病倒了,当时连队文书邝先进因入党问题思想有些波动,高连长体察入微,躺在病床上找他谈话,开导他。邝先进后来入了党,提了干,退休前任《解放军文艺》出版社政委。时至今日我们谈起高连长时他还连说:“好人啊,好人。”

高连长不苟言笑,使我望而生畏,但他却有着爱兵的火热心肠。他常说:“学习《为人民服务》具体到干部就是要爱兵,为兵服务。”连队在抢修贵昆铁路时由于是山区,气候变化很快,雨也比较多。为了抢进度,施工又不能停下来。每逢雪里或雨中施工,高连长都提前安排炊事班熬好姜汤,供全连干部战士驱寒保暖。有一天施工中突降麻杆似地大雨,部队无奈从现场撤了下来,在返回连队驻地时要途经一条河流,此时河水暴涨,水己经没过了桥面。高连长不顾个人安危和几名干部护送一个一个战士过河,终使全连安然无恙地回到了驻地。还有一次,一个新兵深夜在连队对面的山腰炸药库站岗,也许是由于胆怯和紧张,竟然走火了。枪声把连长和我们都惊醒了。因为当时宣威地区社情还是比较复杂的,时不时有信号弹腾空而起。我们在忐忑不安中见带班班长将这个战士带到了连长面前,我心想连长肯定要狠狠批评他的,不曾想高连长在简单问了一下情况后还安慰他不要怕,随后让带班班长送他回班里休息去了。

自我知道高连长病逝后的8个月中,我前后三次在梦中和高连长相逢。尤其是清明节前一天晚上,我在梦中又见到了高连长,好像还是在迤扒营的施工现场,只见他一身戎装,神采奕奕,他看见我很高兴,我也激动地告诉他,你女儿在找你呢!你可以到她的博客上看一下,里面有你也有你女儿的照片呢。忽然醒来,原来是一个梦,“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我多希望这能成为现实,而不是梦。回味良久,心里已无法平静,本打算告诉高丽瑛同志,又怕引起她的哀思,悄悄地把这些埋在了心里。

高连长,我是怕你的。可你从没有批评过我。

高连长,我是怕你的。可你却让我日日思念。

因为我知道,你严格管理,却用大爱关心着每一位士兵。

我想,这大慨如苏轼所云:威不可立也,惟公则威。

你是我尊敬的连长,你给我的是清正、直率、豁达;

你是我尊敬的兄长,你教我做人、做事、爱国家。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都不见”,逝者如斯,久在人心而已矣。


李润生急就于10月5日

    

1979年高尚武巡视战备铁路于戈壁滩               1964年冬于宣威梨园村四连连部前

 

1977年在格尔木铁十师学习

成凯战友

攀枝花归来已近一月,由于电脑故障延迟了福馨战友的这篇诗作的上传时间,请您斟酌。我也在写一篇感想,待完稿后再发给您。

紧紧握您的手              李润生2001年4月21日


寻踪行(四川篇)

五师二十一团成都战友 蒋福馨

在梦里,我曾苦苦地追寻——

追寻那一段流逝的青春;

在现实,我曾一次次追问——

追问是否有生命的轮回?


踏上南行的列车,

心仿佛又变得年轻;

铁马在“时光隧道”里穿行,

远去的记忆又向我慢慢靠近……

呵,渡口——我习惯地叫着你从前的名字,

呵,攀枝花——我徒劳地将你昔日的容貌辨认。

四十年前,你正像大山深处的小女孩,

清澈的眸子里含一丝羞涩、一丝纯真;

如今,你仿佛凌波而至的仙子,

虚幻中透出几多神秘、几多风韵。

我曾见证你完成最初的蜕变,

我也曾伴你走过那段令人困惑的历程。

但是,你终于抖落一身风尘,

伴着雅砻江的流水毅然前行。

虽然,现在不是木棉花盛开的季节,

但烂熳的三角梅仍继续着“英雄树”的精神!


阳光,还是当年的阳光,

心情,却己非当年的心情。

当列车风驰电掣般驶过,

我仿佛又看到战友当年的身影。

那长长的隧道、挺拔的桥墩,

不正是他们用青春和生命铸成?

米易的甘蔗地,丙谷的木瓜林,

已成为记忆中的烟云;

醒目的广告牌,连片的蔬菜棚,

更像是现实中的梦境。

“人是物非寻踪路,

别样风光别样情!”

我真诚地向今天致敬,

也要向历史发出叩问:

如果没有这条路,

攀枝花能否有“阳光花城”的美名?

如果没有这条路,

落寞的小县城可会有今日的“华丽转身”?

人们可以忘记“铁道兵”这个名字,

却不应该忘记墓碑下长眠的忠魂!


走近攀枝花,

打开的是一扇记忆之门;

告别攀枝花,

带走的是战友的绵绵情深。

只需一次紧紧的握手,

就能传递四十年前的温馨;

只需看一眼写满沧桑的皱纹,

就能知道你所付出的艰幸……

再见了,米易——丙谷——攀枝花,

愿你们在成长中保持年轻;

再见了,仍守望在这里的战友们,

愿你带着自豪与阳光城一路同行!

(注:在川语系中“en,ing”同韵)


2011年4月2月于成都


千里来寻故地


铁5师21团李润生

3月24日,我和李永安从西安乘火车出发。次日下午与成都战友何文斌、蒋福馨、徐彻、何秉忠、王敬业、程世修会合,踏上了前往渡口(注),寻访故地的行程。

43年了,每当和煦的春风吹拂大地,我在阳台上凭栏远眺;枫红菊黄时节,我在公园的小径倘佯;无论是数九寒天的隆冬,还是骄阳似火的酷暑,万籁俱寂的时候,流光的碟片总在我的心头萦绕,蔗田、稻香、火红的木棉花、流淌的安宁河……这块让我心驰神往的地方,这块浸润着无数铁道兵干部、战士血汗的热土,我将重回您的怀抱,重睹您的风采。

心情的激动、乡近情怯的感觉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在运行的火车上,我无法入睡,透过南下列车的窗口,凭着依稀的记忆借着站台上的灯光辩别着一个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站台。西昌过后,尽管一些小站列车一闪而过,我还是捕捉到弯丘、青杠、沙坎、丙谷、垭口、枣子林、桐子林……26日早晨近6点,列车正点到达攀枝花车站。天空中下着小雨,来接站的朋友说攀枝花己经好长时间没有下雨了,这大概是老天为你们这些重返故地的游子洗尘吧!

攀枝花—这座中国唯一以花命名的城市,座落于攀西大裂谷的南端,金沙江、雅砻江的交汇处。从上世纪60年代起,经过攀枝花建设者(其中当然少不了数万铁道兵干部、战士的参加)的艰苦奋斗,在昔日这块不毛之地上,建成了今天拥有近百万人口的新兴工业城市。

钢城觅旧


汽车沿着滨江大道疾驰,春雨把攀枝花这天的黎明推迟了。道路两旁造型优美的街灯与层层叠叠从建筑物窗户透出的光亮相映成趣,给山城的早晨平添了几分妩媚,几分感动。

当我们在川惠大酒店办理完住宿手续,这时雨己停了,天也大亮。战友们迫不及待地从高处俯瞰山城,极力寻找着往日的记忆。但过去那种“月下江流静,荒村人语稀”的情境已被拔地而起的厂房和楼宇代替,要想找到过去的踪迹己经很不容易。此时,得到我们来攀消息的缪发谦夫妇(缪发谦1968年前原21团政治处俱乐部干事,退休前任攀钢集团公司俱乐部主任)、陈崇茂夫妇(陈崇茂,原21团5营副营长,退休前任19冶医院门诊部书记)相继赶到我们入住的酒店。战友相逢,说不完的体己话,叙不完的战友情。从1968年算起,一别43载,战友们均已早生华发。缪发谦战友才从医院出来不久,身体还很虚弱,仍陪伴我们聊了大半天;陈副营长见到1963年他在21团1营4连任1排长时的战士蒋福馨、何文斌在和他们的交谈中几度哽咽,分别时,三位战友相拥而泣,久久不能自持。晚上,给了我们此次攀枝花之行鼎力相助的攀枝花新华印刷厂林厂长在仁和区渤海大酒楼设宴款待我们一行。在这里,我见到了1963年与我同在陕西武功21团1营4连2排7班的战友尹定钦(尹定钦,1965年任团通信排长,转业前任21团渡口留守处协理员,退休前任攀钢碎铁分厂书记)。我见他虽然脱了军装,仍保持着军人干练的神采,精神状态很好。战友相见十分高兴。说起近50年的沧桑变化,抚今追昔、言犹未尽。在攀三天半的时间里,行程安排很紧,尹定钦战友几次邀我们去其住处一叙(尹定钦住仁和攀钢小区,我们住市东区炳草岗),均未能如愿,给此行留下一点遗憾。

在攀的几天中,何秉忠战友在川大读书时的同学,现攀市政府副秘书长蒋国华夫妇也热情地招待了我们。同时我还见到了21团5营21连统计员周孝云战友(退休前在攀钢公安处工作),找到了原师宣传队在渡口的驻地“大工棚”旧址;参观了大渡口13栋(原攀钢招待所)现攀枝花开发建设纪念馆和位干炳草岗竹湖园市少年宫的“金色攀枝花”展览,并前往盐边领略了建于雅砻江上的二滩水电站的雄姿。

福馨战友说“人是物非寻踪路,别样风光别样情”,不是吗?战友仍是原来的战友,只是岁月已使他们变老。而要寻找旧时的物体几乎己没有踪迹。春风绿原野,暖雨流芳红。新一代建设者正高扬“艰苦创业、无私奉献、开拓进取、团结协作、科学求实”的攀枝花精神的大旗,书写新的更伟大的历史篇章。

垭口走马

3月27日,我们从攀枝花出发,前往垭口、丙谷、典所、米易。同行的战友中,徐彻、王敬业都是驾车的里手。车子沿着金沙江大道往金江车站方向上西攀高速(西攀高速2008年9月28日建成通车)过1340米的双塔斜拉式金沙江大桥往米易方向行进。黑色的路面、白色的标线、兰色的标牌、绿色的植被,一条宽阔平坦的高速公路在群山河谷中延伸。40多分钟后我们从垭口出口下高速路驶入214省道,少顷就到了垭口。垭口曾是铁5师24团(8726部队)团部所在地,也是同行战友徐彻(徐彻原属21团2营,1965年部队扩编后到24团)入党的地方。驻足垭口放眼望去,成昆铁路、西攀高速、214省道、安宁河尽收眼底。脚下的新开田、江西山、垭口三座隧道之间距离仅一公里。仅此,可知施工条件之艰难。徐彻感叹地说垭口己经变的认不出来了。我们一行在垭口镇政府门前留影后继续向前。

丙谷踏访

汽车翻过一支山,前面就是丙谷。丙谷小街在一块突起的高地上,左侧下方就是214省道,省道紧挨着安宁河。这里曾是铁5师21团(8723部队)团部所在地,也是我退伍前工作、生活(团政治处宣传股)和入党转正的地方。丙谷原来有一个规模很小的糖厂,橄榄河右侧有个热带作物研究所,热作所附近是川交九处(四川公路交通第九处),小街上仅有几户人家和一个只有一人的邮电所,丙谷周围散落着一些农户。连接丙谷和一支山隧道的丙谷大桥下面,是一大片布满鹅卵石的河滩地,214省道左侧是稻田和庄稼地。丙谷大桥在挖桥基时正逢盛夏,酷热难耐的我和邝先进趁着夜色相约到桥基坑里游泳,冲凉……现在出现在我眼前的却是铺天盖地的白色的塑料大棚,农户们正将采摘的青椒、茄子、豆角装葙外运。原来紧靠214省道安宁河畔已被各种商铺所代替,俨然成了商贾云集的集市。在和当地老乡的攀谈中才知道丙谷现在是攀西地区最大的早市蔬菜外销市场。目前,丙谷已形成了粮食、甘蔗、早市蔬菜、畜牧业为主的农业结构,正不断提高农业规模化、集约化、标准化的水平,打造现代精品的观光农业。此时,我才明白,为什么我在西安高新区幼儿园接外孙女时,能见到包装蔬菜的纸葙上出现的“米易蔬菜”的名号。这发生在六、七年前的事,当时还真使我匪夷所思。当我和老乡们攀谈正酣时,一位被老乡称为领导的镇干部得知我们是当年驻丙谷修成昆铁路的铁道兵时,主动给我介绍说:2009年底,丙谷110KV输变电工程开工典礼在丙谷一支山工业园区举行,现已胜利竣工。它可以满足现在和今后一段时间丙谷工业集中区的电力供应,为生产企业提供稳定的电源。他对我们身在千里之外仍关心丙谷的建设和发展表示由衷的谢意。我和老乡们握别后赶上其他的战友上到丙谷原来的小街上寻找团部的旧址。原来团司令部所住的庙宇已不见踪迹,代之的是丙谷镇政府办公地。我从丙谷大桥桥头翻过铁路下到路面寻找团政治处大院(占地约三百多平方米,被当地老乡称为地主庄园。其实它是一处用土坯砌墙、房顶盖瓦的两层四合院建筑),此时它和周围原来的稻田已被一座座新的农舍代替。此时,时间己经过午,因晚上已有既定的安排,需要赶回攀枝花。我们来不及看一眼热作所的剑麻、木瓜树;来不及品尝丙谷芭蕉菁村新摘的枇杷。橄榄河滩上新起的建筑使我们不能一睹橄榄河大桥的风采。(橄榄河是个季节河,丰水时流入安宁河,听老乡说上游修了水库,水被截流了)我们只能打住这段历史的倒带,匆匆地上路了……

典所纠错

从丙谷到典所大约5公里的路程。在转过一处弯道后,就抵达了典所隧道的路基下方。这是我们连队(21团5营21连)从云南宣威转战成昆后的第一处驻地。与我们相邻的是从原4连扩编后的22连。我们两个连队共同担负典所隧道进口的施工任务。(出口是24、25连,同行战友何文斌是25连文教。)披一身跋山涉水的风尘,沿着原有的记忆一路寻来。不曾想这里原只有几家零散的农户现已被鳞次栉比的建筑挤满了公路两侧。原来荒芜的铁路路基下砌满了农户新盖的房屋。一时竟使我们不知从何处登上路基。车子停靠在一家农户门前的空地上,老乡用诧异的目光打量着我们。当得知我们的身份和来意后,给我们指点了登上路基的小路。为了早些看见典所隧道,我没有走老乡指的小路,直接往路基上爬。谁知脚下尽是落败的竹叶,其滑无比,几次攀爬都不成功,汗水湿了衣衫,额上被划出了血痕。李永安、何文斌、蒋福磬沿着老乡指的小路己经上到路基上在招呼我,无奈,我只好弃近求远走小路上了路基。此时,我除了感悟人们办事不能蛮干之外也感叹自己毕竟不是当年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不服老不行啊!当我一步步走近上书四个隶书大字“典所隧道”前时,看着边墙上端标明的隧道长度:1208米,里程696公里。脑子里“又出错了”几个字一闪而过。原来我在2009年6月14日写的文章《魂牵梦萦云贵川》之三“泪洒米易”第三段中关于典所隧道的长度,误写为500多米。现在想来,可能是我离开连队到政治处报到时已经完成了500多米。在此有必要纠错并向战友们致歉。我在路基上看着我和战友曾经艰苦奋战过的地方,看着铁路护坡上当年书写现在己显班驳的大幅标语“备战,备荒,为人民”,我好像在翻看一部浩繁厚重的卷帙,读出几分雄浑,几分悲壮。我站在路基上鸟瞰公路旁己经消失的连队旧址,看着214省道上疾驰的汽车、摩托车,日新月异的变化使我浮想联翩、感慨万千……远道而来,我原想再次拜访从军时在此留下的记忆,可一切都在我的脑海里朦胧而又模糊了。我坐在驰向米易县城的车子里,微合双眸,让心情在无尽的回忆和欢快的情绪中放飞;我吸吮着这片热土的气息,心头的花朵氤氲着芬芳和灿烂。再见了,典所,无论何时何地,我对你都怀着炽热的情、深深的爱,永恒的恋……

我站在师部旧址的高地上,环顾安宁河谷,只见米易县城高楼座座、田连阡陌,一派生机,“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而“黄尘清水三山下,更变千年如走马”,却贴切地道出了米易的沧桑变化。斗转星移,40多年前记忆中的米易已不能和今日的米易同日而语。本想以《米易赏新》为题作为结语。见石新力战友《米易掠影》的博文和高丽瑛博客中的《米易宣传片》内容己够详尽,此处就不再赘述。

当前,米易上下为实现“建设特色经济强县,构建和谐米易,争创山区模范县”这一战略目标,正在“县域经济特色化,特色经济产业化,产业经济集约化”的道路上负重前进,米易人民一定能在未来的岁

月中创造出更加辉煌的业绩。

李润生2011年5月15日

注:攀枝花市体制沿革:

1965年2月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了《关于成立攀枝花特区人民委员会的批复》同意成立攀枝花特区人民委员会,基本上采用大庆形式,实行政企合一。

3月26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了《关于西南三线建设体制问题的决定》,同意成立攀枝花特区党委、工地指挥部。任命冶金工业部副部长徐驰同志为特区党委书记兼总指挥,冶金工业部基建司司长李非平同志为第一副书记兼第一副总指挥,白认同志为第一副区长。

4月26日,为便于保密,国务院下发了《关于攀枝花特区更名问题的批复》,同意将攀枝花特区改名为四川省渡口市。

1987年1月2日,经国务院批准,渡口市更名为攀枝花市。


成凯战友:

现将攀市之行的感想《千里来寻故地》传给你,又让你费心费时费力了。

发去照片27张,压题的照片选了两张。一张是攀市炳草岗地区的照片(编号1),一张是郭维城、李富春、李井泉、邓小平、吕正操视察三线铁路建设的照片(编号4)。两张照片都是从网上下载的,我倾向用后一张。你如果有合适的,更好。请你酌定。

照片分布

一、引语部分第1至第4张。

二、《钢城觅旧》部分第5至第9张。

三、《垭口走马》部分第10张。

四、《丙谷踏访》部分第10至19张。

五、《典所纠错》部分第20至24张。

六、结束部分第25至27张。

妥否

请酌定


李润生2011年5月17日

莉瑛战友:

21团(8723部队)团部当时在贵州省剑河县久仰乡碧霞寨。团的军政主官(团长、政委)均在此地。我在陕西省武功县小村期间,蒋政委也到团指挥所(8866部队)去过。我思量他大概是检查指导工作。

你可以在凯歌战友的博客分类的《重回部队旧址》中参阅徐彻战友的博文《一返久仰》。

《一返久仰》是徐彻等成都、西安战友2005年4月去宣威、久仰寻访部队旧址后写的感想,此行我本来也是要去的,但由于当时身在异国而未能如愿。

李润生


民立战友:

米易的确变化很大。去年底,米易县城区首家在攀西地区用上了管道天然气。今年12月15日至18日米易将举办伦敦奥运会皮划艇激流回旋亚洲区资格选拔赛暨第七届激流回旋亚洲锦标赛。届时将有来自亚洲16个以上国家的二百多名运动员与会并参赛。米易皮划艇激流回旋场地己成为亚洲乃至国际的一流场地。这在过去是想象不到的。

李润生

新华战友:

看到你在《宝鸡铁道兵》博客上的留言,回复如下。这个博客是8727部队(铁5师25团)一些1963年参军的老兵办的。纪中兴就是他们中间的一员。你的照片就是他传上去的。你的博客我几乎天天都看,因为不会操作留言、评论,所以没有在你的博客上留下文字。每次写留言或评论都是我先用手写板写好再让孩子(趁他们的时间)操作输入上去。纪中兴从宣威直接回了珠海,春节回西安后曾有电话给我并要与我见面,当时因家里来了好多亲戚就与他未见面。后来想约他见面时又找不到他的电话号码。这样就拖了下来至今也不知他在西安还是在珠海。谢谢你对我的关心,由于三月下旬去了米易和攀枝花,原打算十月去宣威的计划只好另择时间。

祝你好。李润生

莉瑛战友;

几次留言,足见你对儿时故地的眷恋。可惜,我电询了几位战友,均不能准确回答你的问题。倒是李永安战友的线索比较靠谱,他说当时去过你家,21团留守处在凯里师范,其它他也说不清。几十年过去了,我在现在的凯里地图上也没有找到凯里师范。如重寻故地,怕要费些周折了。

李润生

;千里来寻故地;一出,即有战友嘱我应对隧道上方隧道名称书法出于谁手有个交待。现补订如下;当时21团政治处俱乐部电影组放映员曾正荣擅长篆书,上级曾布置他完成此项工作。这也得到他本人的证实。曾正荣,四川广安人,1963年参军,现住西安。

李润生



全部评论(0)
  • 最近写的字(8)最近,党中央决定,以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为重点,在全党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主题教育。心宽能增寿,德厚可延年。章草:“急就出师开拙眼,居延平复解迷茫”。急就指《急就章》,出师指《出..

    浏览:1372次 评论:0
    2019-06-03 11:43
  • 好像又回到了“报道组”这次河洛行,一路走下来,我们所言所行,给我一种又回到50年前参加师报道组的感觉。说起“报道组”,那还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事了。当时,师里宣传科为培训宣传报道骨干,分批从各团抽调热心..

    浏览:1481次 评论:0
    2019-06-02 19:27
  • 河洛行之七鞠厚重历史    体味河洛文化,我在系列之六讲了三皇之一伏羲。在郑州,裴允功带我们参观了炎黄广场,这篇就讲讲五帝中的炎帝和黄帝吧。      我们来到黄河边的炎黄广场。 &nbs..

    浏览:1823次 评论:0
    2019-05-28 10:10
  • 河洛行之六仰河图洛书这次河洛行的第三个目的,就是体味河洛文化。我是怀着敬畏之心,小心翼翼地写这篇文章的。历史研究证明,华夏文明源自大地湾文化、裴李岗文化、龙山文化、仰韶文化,华夏族父系Y染色体主体是O3..

    浏览:1796次 评论:0
    2019-05-28 10:05
  • 河洛行之五登上王屋山在愚公移山雕塑前留个影。自左至右:张明明、罗光明、谢立宏、钮鲁生、朱德全、颜建防、吕三太、翟基生。 这次河南行除看望战友外,去济源,看王屋山,是我此行的第二个目的。为什么要去王屋山..

    浏览:1838次 评论:0
    2019-05-26 07:13
  • 河洛行之四聚会焦作友图为与焦作的部分战友合合影。自左至右:前排:张明明、郭随保、谢立宏、钮鲁生、赵荣仁、朱德全,后排:张河龙、翟基生、张长江、毋道富、颜建防、罗光明、秦世江、郑兴旺、刘金忠、王德意。 ..

    浏览:1803次 评论:0
    2019-05-26 07:02
  • 河洛行之三看望吕清瑞我这是近两年第二次看望吕清瑞。今年春节,我在问候吕清瑞时,在视频里突然发现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还吸着氧。吕清瑞的女儿把视频移到他的脚上,我见脚部裹着绷带。他女儿告诉我,是脚部做了手..

    浏览:1873次 评论:0
    2019-05-24 10:43
  • 河洛行之二拜访裴允功拜访裴允功是我思念已久的事情。自去年春罗光明和翟基生去郑州看望裴允功的美篇发表后,我这思念之情就愈演愈烈,几乎到了拔腿就走的地步。只因4月份裴允功尚在海南,所以谢立宏说过了五一再去..

    浏览:1778次 评论:0
    2019-05-24 10:36
  • 河洛行之一快乐的出行图为出发时在北京西站站台前的合影。自左至右分别是翟基生、张思潮、朱德全、钮鲁生、谢立宏、罗光明、张明明。 这次去河南郑州、焦作看望战友,在北京时我取名叫《河南行》,到写这篇文章时,..

    浏览:1806次 评论:0
    2019-05-24 10:32
  • 迟 到 的 哀 思铁五师二十一团李润生庚辰玄月天增悲,秋风秋雨传哀音。寒露过后,翌日就是高尚武连长九周年忌辰。高连长是我在铁5师21团1营4连和5营21连当兵时的连长。1964年秋,为支援越南人民抗击美帝侵略的正义斗..

    浏览:1881次 评论:0
    2019-05-17 12:19
作者专栏
  • 一帆风顺

    注册时间:2019-06-14 15:25

  • 高律师

    注册时间:2019-06-12 16:01

  • 如云sjc

    注册时间:2019-06-12 13:56

  • 284017

    注册时间:2019-06-11 10:41

  • 18926802641

    注册时间:2019-06-10 19:25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