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的铁道兵室友
2019-05-20 17:23:07 浏览:12425次 【


-- 蜘蛛留学推荐(作者授权)--

刀客特牛是我的学生,也是校友,更是朋友,蜘蛛留学的学生家长。推荐该文,值得一读,谢谢。留学专家:王新平




我大学毕业分配到四川攀枝花攀钢教育处第二中学当老师,单位统一调配单身宿舍,我和一位老工人同住一间宿舍。这位老工人是铁道兵第8师老兵转业到攀钢的,是一位高级气焊工。


这位老兵,重庆合川人。1945年出生,比我大21岁。他的老伴和两个儿子都在生活老家农村。我们在一起住过一年多时间。我平常喊他杨叔,他叫我牛老师。


老兵杨叔平常不爱说话,下班回来,也不和其他工友喝酒,打牌,看电视,摆龙门阵等。一有时间,就找一些书看。他对一些不学无术的年轻人总是不屑一顾的样子,大家都说他不合群,清高。但大家都承认,他的气焊技术是一流的,是单位的技术骨干,领导都很喜欢他,也很看重他。


我们白天都是各忙各的,晚上才一起回到宿舍。宿舍里原来有一张三抽屉的桌子,是他自己做饭切菜用的案板。他看我晚上蹲在地上,爬在床沿上备课,就把桌子腾出来让我用,还给我一个他用厂里的材料做的一把铁交椅。


当年攀钢面向全国引进人才,据说,仅1990年就引进大中专毕业生12000多人。所有大中专生在攀钢报到后,就领取一套包括蚊帐在内的床上用品,尽管我们退出单身宿舍时,这些床上用品都被黑心的企业后勤部门翻倍的扣了钱,但对当时两手空空到攀钢的年轻人来说,还是解决了住宿方面的首要问题。我把蚊帐撑起来,发现需要两个挂钩。就问老兵杨叔,哪里能买到蚊帐挂钩?老兵杨叔说,你不用去买,我来想办法。第二天下班回来,杨叔在单位做了两个很漂亮的蚊帐挂钩,已经用红色的绳子系在我的床头上了。


有一段时间,我发现老兵杨叔晚上总是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有时还叹气。我就问他,是不是遇到啥难心的事了?他说,攀钢实行轮换工制度几年了,他也要到轮换回家让儿子来顶替的年龄。他家两个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大儿子大杨高中毕业,小儿子小杨初中毕业。大杨稳重,小杨调皮。他认为机会应当给大杨,大杨来到攀钢发展机会多一些。但小杨太调皮,如果不给机会,今后会更加困难。


原来老兵杨叔为这事在焦虑不安。我也是刚走上社会的年轻人,对处理这些问题没有经验,只好建议他不要着急。最好在休探亲假时,回家召开个家庭会议,征求大家意见。



后来,我调到报社当记者,也就搬离和老兵杨叔一起住的宿舍,大家因为工作方面没有交集,就很少来往。有一天,我正在报社赶一篇新闻稿件,杨叔领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后生来找我。他说他已经办理退休了,由他的小儿子小杨来轮换顶替上班。他的这个儿子年龄太小,又太调皮,他放心不下。他想把这个孩子托付给我,希望我多关照一下。他回重庆合川老家准备种柑橘,搞养殖。我以后有空到重庆的话,一定要到他家去,他请我吃他亲手种的柑橘。


我说,去重庆的机会可能不多。但你家这个小儿子小杨,就是我的兄弟。你既然托付给我,我一定会经常关注的,有困难时,随时来找我。那时我刚结婚,自己开灶做饭。我说,如果不介意,每周日来我家改善生活,一起吃饭。


老兵杨叔家的这个小儿子小杨很是机灵,从此就喊我牛大锅(哥)。开始,每个周末,我都要去我原来和杨叔住过的宿舍去喊小杨到家里吃饭,他也经常来。我们一起聊天,谈工作,谈理想。我也建议他有空多看书,我家书柜里有很多书,他喜欢看啥,都可以借去看。我还给他找了一些笔和报社给记者配发的稿笺纸,希望他提高文化水平。


后来,我因工作太忙,有时就忘了到他宿舍喊他来吃饭,当时又没有电话,联系不上,关系就慢慢淡了。



有一天,我突然接到老兵杨叔原来单位车间主任的电话,说老兵杨叔家的小杨同志已经失踪并旷工几个月了,老兵杨师父傅退休回家的时候,给单位领导也有交代,说他儿子有啥问题,可以找报社牛记者帮忙处理。


我那时已经是攀钢的著名记者了,他们至少在报纸上天天都能看到我的文章,所以不敢怠慢,赶紧把小杨连续旷工的情况给我通报。


我马上放下手头工作,赶到小杨的单身宿舍去打听小杨的情况,结果是一无所获。我依稀记得老兵杨叔曾经说过他老家在重庆合川涞滩镇,具体地址不详。


我建议小杨单位领导给老兵杨叔写信,告知家长寻找小杨,并请老兵杨叔来单位沟通协商解决。


老兵杨叔把自己的儿子小杨托付给我,小杨也认了我作大锅(哥),我却没有照顾好小杨,导致这小家伙连续旷工几个月,人都不知跑哪里去了。我当时非常惭愧,也很焦虑不安。每天晚上梦里都在找涞滩镇,找老兵杨叔和他家的小杨。


就这样在焦虑不安中过了一个月左右,我还是没有想出找到小杨的办法。一天下午,老兵杨叔突然出现在报社新闻部门口,说是找牛记者。报社人多口杂,不是说这些事情的地方。我赶紧请老兵杨叔到一个小会议室坐下来了解情况。


老兵杨叔说,小杨因连续旷工100多天,已经被单位开除了。他作为一个老兵,知道连续旷工100多天的严重后果,只是他辛苦一生给孩子换来的国企职工身份,就这样没了,心里很难受。


我说,这事没有回旋余地了吗?老兵杨叔说,他已经做了最后努力,没有办法了。听说牛记者是攀钢名记者,能不能想想办法。


说实话,我当时确实已经是攀钢的名记者了,攀钢集团层面的领导都很赏识我写的文章,也经常点名由牛记者写相关的专题报道。但作为攀钢集团下属的一个处级单位作出的开除职工决定,能不能撤销,我并无把握。


但我总觉得有点对不起老兵杨叔当年离开攀钢时对我的信任和托付,无论如何,我得想办法找攀钢集团领导打招呼,争取撤销对小杨同志的开除决定。我带着深深的内疚,答应老兵杨叔一定想办法,但不敢保证能达到预期预期效果。


第二天,我就到主管小杨单位的集团公司领导办公室,当面向集团公司一位和我关系很好的副总如实讲了老兵杨叔当年对我的信任和托付,也讲了小杨连续旷工被开除的情况,希望集团公司领导给这个二级单位领导打个招呼,给小杨一个改正的机会。


这位集团公司领导为我和一个退休老工人的深厚友谊所感动,当即打电话通知这个二级单位一把手领导说,对犯了错误的年轻人要以批评教育为主,不能采取简单粗暴的方式,动不动就开除。这样,既有可能伤了退休老工人的心,也不利于稳定职工队伍。建议对小杨同志的开除决定予以撤销。同时,建议对小杨同志在工作和生活上,应当要多加关心。


听说第三天,小杨的单位领导就通知小杨回单位继续上班了。开除的事从此再也没有人提及过。



几年后,我调到攀钢销售处工作,经常出差,和小杨基本上没有联系了。直到2009年的一天,老兵杨叔笑眯眯的走进我办公室,毕竟又是10多年没有见面了,一下子我没有认出来。我问,请问你找谁?他说,我找你!声音没变,就是老兵杨叔。老朋友见面,特别高兴。他热情的拉着我的手不放,就手拉手坐在一起聊天。他说,他每次从重庆到攀枝花来,都想见见我。他听说我调到销售处后,来找过几回,都说我出差了,没有见着。他说,他家的大儿子大杨现在给房地产开发商作配套的门窗,在重庆发展的很好。在重庆他和他家大儿子大杨住在一起,欢迎我到他家做客。然后,邀请我到他家小儿子小杨在攀枝花的家里看了一下。老兵杨叔的老伴也在攀枝花小杨家帮忙带孩子,虽然第一次见到我,但非常热情,给我煮了三个醪糟荷包蛋,还放了许多白糖。尽管我当时胆囊炎时常发作,不能吃鸡蛋,但我还是坚持吃完了三个鸡蛋。


老兵杨叔留了他家两个儿子的电话号码给我,并现场打通他家大儿子大杨的电话,在电话里把我介绍给他家大儿子。


2013年,我早已经改行当律师了,在出差办案时路过到重庆,联系老兵杨叔,他正好在重庆。他家大儿子大杨已经创业成功,开着大奔来接我。我提出一定要去曾经魂牵梦绕的涞滩镇看一下,大杨拉着我和他们一家人一起回他们合川老家涞滩镇参观了一天。


去年的一天,我从小杨电话里得知,老兵杨叔因患肝癌做了手术,我想打电话问候,小杨说,他爸耳背很严重,已经无法接听电话。我说,那我出差时找个机会到重庆看看他。


前几天我从海口办完事返回四川时,我买返程机票,绕道飞到重庆,专程来看老兵杨叔。听说当老兵杨叔得知我要来重庆看望他时,就高兴的一天都没有出门,忙着给我打理一个房间来,要求我一定要住在他家里,和他聊天。


我飞到重庆时,已经深夜了,大杨已经是成功的企业家了,大半夜开车到江北机场来接我,而老兵杨叔一直在家里等我。第二天,老兵杨叔拉着我一起爬重庆大渡口的双山,一路上高兴的像个小孩,给我介绍山上的野花椒,香椿,何首乌,金银花等各种植物。还讲他小时候“大跃进”年代大炼钢铁的故事,讲他当铁道兵的故事,讲他在攀钢工作的故事,非常快乐。因为他耳背确实很严重,我无法做任何提问。任由他饶有兴趣的讲,我只管饶有兴趣的听!


他虽然已经忘记了当年我们那个单身宿舍的很多人,也忘记了原来一起工作同事的名字,但对和我住在一起的事和后来找过我的事,记得非常清楚。其实,许多事情,在我的记忆中都慢慢模糊了,可是老兵杨叔讲出来,就像昨天才发生一样。看来,老兵杨叔很看重他和我的感情。


我和老兵杨叔已经保持有三十年的友谊了。我们是忘年交。他现在是一个老年人了。和一个老年人交往,经常联系和耐心倾听,是对老年人也是对老朋友 最好的礼物。


祝老兵杨叔早日康复,平安快乐,安享晚年!


刀客特牛


2019年5月18日于重庆大渡口


-----------------------------


作者:王新平博士,留学专家。办理美国高中,大学本科及硕士博士的留学申请。

微信:wangxinpingusa

电邮:xinping_wang@yahoo.com




全部评论(0)
  •  铁道兵竖起的一座丰碑:新疆南疆铁路40多年过去了,当年,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以钢铁般的意志,用鲜血和生命筑就了一条让世人肃然起敬的南疆铁路。据统计,南疆铁路咽喉工程 每百米牺牲一人。参建的铁道兵部队共牺..

    浏览:15次 评论:0
    2019-11-20 19:39
  • 战地见闻录蛇接到入越参战命令时,我连正在北京房山县琉璃河旁的北落村驻扎和集训。大约是 1965 年的六、七月份,我与天津老乡郑玉昆一起调入新组建的只有一挺五三式重机枪的二排六班。在建制上说,这是一个班,其实..

    浏览:14次 评论:0
    2019-11-20 19:38
  • 伟人之魂实用大全健康养生经典金曲报纸大全经典戏曲在线旅游舞蹈大全在线影院崔田民崔田民(1912—1991),曾用名崔逢吉、崔天民,陕西省绥德县人。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

    浏览:10次 评论:0
    2019-11-20 19:37
  • 导读  有一次师团开展抢进度工程大会战,我带领一个车队从石泉县突击抢运支撑木。途经一座大山时,山体滑坡塌下的土石将我们必经的山路封堵形成一道向汉江倾斜的斜坡......  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是一个工程技术..

    浏览:19次 评论:0
    2019-11-20 19:32
  • 初冬观摩铁道兵艺术团彩排所见感 张国良董事长在观摩龙江铁道兵艺术团彩排现场发表热情洋溢的致辞:拉开以企业家主导的全国雷锋文化联盟与龙江铁道兵艺术团战略合作的序幕········ (作者:张国良:全国..

    浏览:199次 评论:0
    2019-11-18 21:07
  • 为弘扬铁道兵文化,传承铁道兵精神,把满满的正能量奉献给青浦人民,上海市青浦区拥军优属、拥政爱民工作领导小组制作了题为“人民的好儿子 永远的铁道兵”巡回展板。让我们向铁道老兵们致敬!‍..

    浏览:173次 评论:0
    2019-11-18 21:06
  • 攀枝花将修建“成昆铁路建设英雄纪念碑” 据攀枝花发布的消息, 攀枝花中国三线建设博物馆门前的市民广场(暂定名)已完成部分基础设施建设,同时成昆铁路建设英雄纪念碑修建位置也已确定。王东|摄影王东|摄影目前..

    浏览:1036次 评论:0
    2019-11-08 21:00
作者专栏
  • 沉香木

    注册时间:2019-11-18 21:33

  • 15228796539

    注册时间:2019-08-29 05:25

  • htnrtxq

    注册时间:2019-08-28 16:55

  • 13862318083

    注册时间:2019-08-27 18:50

  • 89145部队

    注册时间:2019-08-22 18:00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