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陈维维 ▏“铁”肩担重任的父亲
2019-07-19 21:22:21 浏览:2806次 【
我的父亲是一名铁道兵
陈维维

军旅文苑

(图片来自网络)


父亲是一座山,挡住了多少人间风雨父亲是一片海,容纳了多少了世事沧桑但在我的心中,父亲更是“铁”肩担重任的兵。他坚韧起脊梁,挺拔一生的芬芳……

我父亲是个军人,年轻时在部队当过十几年的兵,是用鲜血和汗水把祖国的边疆内地山山水水用一条条铁路连接起来的铁道兵中的一员。

从福建省的中心城市南平到天山北麓的重镇乌鲁木齐、从乌鲁木齐到草原钢城包头、再从塞上江南的古城银川到祖国最南端的城市三亚,两地间均遥隔几千里,但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最后三年,也是我父亲参兵后的最初三年,他曾随部队依次到过这些城市。

一九六三年父亲又只身从广东佛山调往驻东北的铁道兵九师,参与修建长白山、大兴安岭森林铁道建设。

可以这样说,我父亲十几年的军人生涯,大多是在边疆海岛、沙漠戈壁、草原山区度过的。

当我懂事以后,父亲时常对我讲些他在铁道兵经历过的“故事”,其中有几件事,我至今都印象深刻、记忆忧新……

第一件事是一九五七年在宁夏。

因为父亲是从上海铁路电信信号学校毕业分配去铁道兵工作的,参军后又在铁一军军部机关任职,没有当过“兵”。一九五七年初响应军委号召,第一批志愿报名“下连当兵”。同年六月父亲所在的那个连队奉命承担贺兰山下包兰铁路一座铁路大桥的桥墩基础土方挖掘任务。两个连队的兵力,分三班制作业,没有一天的休息天,挖土靠的是洋镐铁锹,一条扁担二只筐是运土的全套装备。

父亲人小到大没干过重体力劳动,刚开始,他两手扶着扁担,肩上垫着毛巾,运起土来走路摇摇晃晃,收工回到住地,肩膀疼痛难忍,饭也不想吃,真想躺下来休息几天。

可是一想到自己是个当“兵”的,这正是锻练的好机会,再看看班长和战友们,他们一个个干得热火朝天,你追我赶,我为什么就不能呢?

于是父亲咬咬牙,坚持天天出工,一个月下来,疼痛消失了,肩上长起了肉包,挑起担子走路也踏实了。

经过这件事,父亲总结了两点:一是人要能吃苦,怕苦什么事也干不了。二是干什么事贵在坚持,碰到困难和挫折就逃避退缩,那什么事也干不成。

父亲的话,如一阵春风,常常在我儿时梦中萦绕,让我惊叹、感动……

第二件事是一九六五年在长白山区。

一九六四年底,父亲调往驻辽宁辽阳的铁七师工程通信连任技术员。六五年开春,父亲随部队开赴吉林省长白地区参与长白山森林铁路的修建工程。

开始时,是在抚松县泉阳附近修建泉露(水河)线,施工条件与后勤保障都还可以。后来随着铁路向长白山区腹地延伸,山高林密,地广人稀,施工条件越来越艰苦,尤其是在五月份以后,天气转暖,道路翻浆,汽车开不上山,工程器材、生活用品全靠人力搬运。

父亲回忆起当他们修建一条叫“圣水湖”的铁路支线:父亲和战士一样,清晨背着器材和工具,走十几里崎岖不平的林间小道上工地,干不了几个小时,又要趁天黑前返回驻地,天天如此,一个多月后才完成了任务。

劳动强度这么大,生活条件呢?连队主食一半以上是粗粮,一个星期只能吃上一餐大米饭,吃不上新鲜蔬菜,只能吃上海产的脱水蔬菜,贵州产的咸菜包腐乳,不少战士患上了夜盲症。

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没有一个战士叫苦埋怨,连队始终是歌声不断,战友们情绪饱满。靠的是什么?父亲说靠得是铁道兵这个“大熔炉”的长期锤炼,靠得是人的信念。因为大家知道,国家建设急需人材,我们是在为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

父亲的话,似大海的波浪,经常在我的心海荡漾。即使是风平浪静,也让我的思想泛起阵阵涟漪……

第三件事是六六年在大兴安岭。

一九六六年父亲所在的连队,奉命从北大荒的嫩江开赴黑龙江省北部大兴安岭地区的塔河,承建大兴安岭铁路干线碧州塔河段五十公里的架空通信线路架设工程。

当时去塔河,先要坐火车到内蒙的加格达奇,换乘军车,走由大车道拓宽的简易公路,路面凹凸不平,穿越深山密林,十分险阻。

车过林海到塔河的百公里间,看不到村落和行人,看到的只是连绵起伏的群山和满山遍野的松树林,地广人稀,只有少数鄂伦春族人出没其间,游猎为生。在原始森林里修建铁路,冬季大雪严寒,夏季暴雨成灾,山高林密,道路险阻,冰冻层、沼泽地,施工条件十分恶劣。

生活条件呢?同样异常艰苦。

先说吃的,仍以粗粮为主,一周仍只能吃一餐大米饭,施工时还好,粗粮以高粱米为主,完工后回塔河冬训,粗粮全部改为干玉米。干玉米粒加水煮的饭,实在难以下咽,我父亲因此得了严重的胃病。

再说住的,施工时住的是帐蓬,完工返回塔河,住的是自己修建的“营房”,那是一排排用土坯叠起来作墙,上面用木板、油毛毡盖上作顶的低矮平房。

再说说气候,塔河距中苏边境不足百公里,是我国最冷的地区。部队配发的冬装是特制加厚的棉衣裤,又厚又重的老羊皮衬里的大衣,带毛的皮帽,内衬毛皮的大头靴,全身披挂,足足超过二十斤,可见它要抵御的气温有多冷,既便这样穿戴,冬天外出还要戴上风镜和口罩,回来时风镜口罩四周结上一层白白的霜。六六年冬天的一个早晨,天很冷,父亲跑到连部门外挂在电杆上的温度计一看,哇!零下五十度。

在如此恶劣的施工条件和生存坏境下,父亲所在的连队年年都能按时或提前完成施工任务。一九六七年他们在承建加格达奇至塔河地方通信架空干线的工程中以“质量优良、资料齐全”获得黑龙江省邮电局的通报表扬。

父亲常常说:艰苦环境能锻炼人的意志,增长人的适应能力。

父亲的话,是一盏明灯,引领我前进的方向。让我在迷茫时也不再徜徉,纵然前方荆棘丛生,我也会昂首挺胸,一路歌唱!

改革开放了,时代不同了,人们有更大的自由,更广阔的空间去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但我想那种“铁”肩担重任不畏艰难险阻,勇往直前,敢当开路先锋的精神会在崭新时代里尽显风流、肆意怒放!!!

征文启事:  宁波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宁波晚报 ▏“我的亲人是军人”征文

拿起笔,随便写写就行

记录下你人生这场特殊旅行时的心情

投稿请发     taogetalk@vip.qq.com




全部评论(0)
  • 4月22日,北京,吕正操之子吕彤羽研究了一辈子地空导弹,参与研制的“红旗9号”曾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5月的一个下午,吕彤羽踩着轮滑来赴新京报记者之约,年逾古稀的他滑了约5公里。“我父亲90岁还打网球..

    浏览:197次 评论:0
    2019-08-23 23:13
  • 来源:铁道兵公众号梅梓祥 铁道兵 兵歌《铁道兵志在四方》是怎样炼成的?作者/梅梓祥《铁道兵志在四方》(以下简称“志在四方”)这首歌,在中国铁建、全国铁道兵战友,以及全社会,有着广泛而持久的影响..

    浏览:191次 评论:0
    2019-08-23 23:11
  • 梅梓祥 铁道兵 今天来源:铁道兵公众号《铁道兵志在四方》词曲作者黄荣森、郑志洁的故事文/梅梓祥《铁道兵志在四方》这首歌,对于传播铁道兵文化,弘扬铁道兵精神,鼓舞士气,提高队伍的凝聚力、战斗力,..

    浏览:184次 评论:0
    2019-08-23 23:10
  • “新中国成立70周年”系列网文⑥新中国成立七十年来,伴随着军队和国防建设的发展,涌现出许多脍炙人口的军歌,唱出了当代中国军人的心声、情怀、风貌和追求,深受部队官兵和广大群众喜爱,很多歌曲传唱至今。《我是..

    浏览:216次 评论:0
    2019-08-23 23:08
  • (徽章与荣誉公号 原创文章)按:今天我们继续推送“佩奇的帽徽”朋友提供的人民军队帽徽系列文章。今天推送的第十八篇,介绍人民军队铁道兵符号。这一期,我们推送铁道兵。1946年5月24日,东北民主联军成立铁道司令..

    浏览:159次 评论:0
    2019-08-23 23:07
  • 《铁道兵志在四方》与周总理、陈再道及部队传唱的故事梅梓祥 铁道兵 来源:铁道兵公众号铁道兵35年的历史上,没有比《铁道兵志在四方》的歌曲有更大影响力的艺术作品。中国铁建及其所属队伍,举凡集会、联..

    浏览:192次 评论:0
    2019-08-23 23:06
  • 由于6号原本打算前往位于乐山金沙河区的铁道兵博物馆的计划受到天气的影响,道路不通畅,并且在当地司机口中,我们得知该铁道兵博物馆位于两座山之间,下雨可能会导致山体滑坡,而前往该博物馆的路段因暴雨的缘故还..

    浏览:174次 评论:0
    2019-08-23 23:05
  • 星期一 | 星期二| 星期三丨星期四丨星期五星期六丨星期日榜样催人奋进、使命召唤担当。每一个榜样的故事经历,都是对初心的生动诠释,“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我们传承但不固步自封,接续但不因循守..

    浏览:294次 评论:1
    2019-08-23 23:04
作者专栏
  • 89145部队

    注册时间:2019-08-22 18:00

  • 18603283698

    注册时间:2019-08-20 14:18

  • 18008038834

    注册时间:2019-08-20 01:28

  • 缘深缘浅

    注册时间:2019-08-19 22:23

  • ibacuringarl

    注册时间:2019-08-18 17:40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