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鹰厦线 “杨树排烈士” 现象浅析与呼吁
2019-07-21 10:38:02 浏览:2981次 【


鹰厦线 “杨树排烈士” 现象浅析与呼吁

——谨以此文献给牺牲在鹰厦线的铁道兵官兵

作者/林建军

“杨树排烈士” 现象是一个标志性的历史事件。我赞叹! 感谢福建人民在铁道兵离开鹰厦线60年后还在感恩,还在呼唤,还在纪念。

引子

有一段时间了,有关鹰厦线“杨树排烈士”的形象一直在我的眼前掠过,让我寝食难安。为了这整整一个排的烈士,我查阅了大量资料,还请了战友去实地拍摄,两年过去,我却始终不敢下笔。

寻找“杨树排”烈士团队的小战士在“杨树排”隧道新洞口前

因为我是做铁道兵烈士事业的战友,是《铁道兵英烈名录》的主编,2016年12月有《铁道兵战友网》的战友特地找到我问:你可知道鹰厦线“杨树排”隧道曾经牺牲了一个排的官兵?原来,有社会上的人到网站询问:“杨树排”的英雄们是铁道兵哪个部队的?他们的家在哪里?瞬间,我感到心在狂跳,血脉偾张。当时《铁道兵英烈名录》刚刚出版3个月,为了寻找鹰厦线上牺牲的铁道兵官兵,我已经穷尽了可能,由于历史的原因,我并没有找到几位,怎么……?!

2016年9月由铁道兵文化公益基金赞助出版的《铁道兵英烈名录》

我感到紧张基于两个原因。一、铁道兵在修建鹰厦线期间曾经有过大量伤亡。铁道兵第五师在1956年的大事记中曾经有过这样的记载:“7月,铁道兵司令部发出“追究五师连续发生严重伤亡事故” 的训令。(五师自进入鹰厦线施工以来,共亡704人,伤1967人)。”由于早年铁道兵史料记录并不完整, “文革”中又丢失了一部分,加之鹰厦线上也没有成规模的铁道兵烈士陵园,导致鹰厦线的铁道兵烈士已经无从查找。二、社会上的爱心人士是在倒逼前铁道兵人热爱铁道兵烈士吗?!


烈士的战友在行动

随着纪录片《鹰厦线》在福建省境内播出,人们开始关注“杨树排”隧道的故事,人们开始呼唤英雄。踏过60年的风雨历程,“杨树排”烈士渐行渐近,终于走到了我们面前。人们被“杨树排”的烈士所震撼,人们急切地在追寻英雄们的部队,人们在急切地追问烈士们的姓名……“杨树排”烈士“离队”已经60多年,归队的路还要走多久?

团队人员拿着砍刀准备上山

团队人员在“杨树排”隧道(鹰潭往厦门方向)老洞口前

寻找“杨树排”烈士的行动意义重大——人民还在呼唤铁道兵英雄!凸显了铁道兵的功勋与共和国的铁路同在,铁道兵烈士与共和国的光荣同在。

事态严重,事态紧急,必须火速行动——找到“杨树排”烈士,把烈士安葬地保护起来!

60年风云变幻,铁道兵早在1984年就已被中央军委撤编,英雄们当年的部队已经不复存在。当消息传到《江西省铁道兵战友联谊会》舒信树会长(原铁道兵54团团长)的耳朵里时,他立即把寻找烈士安葬地的任务派给了54团战友——在鹰潭工作的曹警官。没隔多久,他又打电话追问:找到烈士了没有?我正在组织人去祭奠……急切之情溢于言表。

曹战友正在访问·指认传说中“杨树排”烈士墓地的圳上村村民危月国

曹战友利用工作中多年积累的人脉关系,对鹰潭市、贵溪县(1996年改为县级市)、圳上村的有关人员进行了全面的摸排,没有找到有价值的线索。到鹰潭市民政局访问,也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曹战友带领团队身先士卒

2017年8月26日,必定会在历史上留下痕迹——曹战友带领临时组成的团队,披荆斩棘攀爬上了传说中的“杨树排”烈士的安葬地,在密集的树林竹海中找到了烈士墓。

寻找的路很艰苦很危险。曹战友从鹰潭出发,坐火车到达资溪火车站,从资溪开车,带人至圳上火车站。在烈日下沿铁路走二公里左右,到达“杨树排”隧道的新洞口(距离老洞口约一公里)。

铁路边的护坡上有一个很窄的(供铁路工务人员使用的)防洪检查道,防洪道两侧的石壁上镶着铁环,供人攀援。这个防洪道近乎垂直,窄得仅够一人通过,攀爬时人必须匍匐前进。

曹战友带队爬过检查道,依次向上是铁路泄洪沟,沟里布满了绿色的青苔,一步一滑。

湿滑的泄洪沟需要手脚并用向上攀爬

沿着泄洪沟继续向上,前面出现的是山林竹海,细高的翠竹在山风中摇曳,发出“唦唦”的响声。至此完全没有路了,他们用砍刀砍出一条勉强通行的小路。当找到勉强能看到凸起的烈士墓时,大家的衣服都被汗湿透了。

竹林中隐约可见凸起于地面的墓丘

用砍刀清理墓丘上的竹子

清理出一座又一座墓丘

方圆不大的面积内,一座座墓丘上长满了竹子,每清理出一个烈士墓,需要在烈日下砍掉160多根竹子,团队人员汗流浃背,几近虚脱……

团队人员陆续清理出多座烈士墓

面对着 “杨树排”烈士,曹战友和团队人员向烈士们致敬!

曹战友向烈士们致敬!

团队人员向烈士们致敬!

团队人员疲惫的身影和汗湿的后背

传说中 “杨树排”烈士的安葬地找到了,同时,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摆在面前,这是铁道兵的烈士墓吗?怎么能肯定这就是铁道兵的烈士墓?!在寻找“杨树排”烈士的过程中,曹战友团队意外发现了牺牲于60多年前的铁六师汪忠信烈士的墓。

团队年轻的战士清理出被土埋了半截的墓碑,将碑文描红。

烈士墓在圳上村的后山,墓冢覆盖着绿草,石质的墓碑上镌刻着:战士汪忠信烈士之墓。四川省射洪县万林乡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五0六部队(铁道兵第六师当年的番号)三支队。

汪忠信烈士的墓碑完全露出了地面

我在铁道兵史料中找到了汪忠信烈士的名字,牺牲原因是“雷击”,与当地老乡传说的“被雷劈死的”相一致。同样是铁道兵烈士,“杨树排”烈士的墓怎么会采取那样的埋葬方式?!

团队战士向汪忠信烈士敬礼!


有关“杨树排隧道烈士”

“杨树排隧道烈士”是如何横空出世的呢?经过查找,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的基本有两个版本:

版本一:2012年,福建省制作了一个名为《鹰厦线》的纪录片,时长40分5秒。纪录片里绘声绘色地讲到了“杨树排隧道”名称的由来和杨树排烈士们的去向。

在纪录片《鹰厦线》的第15:50分钟处,播放了约2分钟有关“杨树排隧道”的介绍。解说词写道:在鹰厦线K33公里处,位于闽赣交界处这座山坡上,座落着鹰厦铁路上唯一一处以人名命名的隧道——“杨树排隧道”。在特写镜头中,南昌铁路局鹰潭工务段圳上养路工区工长杜月明说(原解说词):“这个隧道是1955年做隧道的时候,一个姓杨的排长叫杨树,因为在做隧道的时候施工塌方,造成整个排的人都全部被埋掉了。他就为了做隧道,全部英勇的牺牲掉了,所以这个隧道就叫杨树排,以他的名字起名叫杨树排。”

紧接着,纪录片字幕出现了这样的解说词:“半个世纪过去,当年牺牲的烈士们,已经化为守护在隧道旁的绿树山川。

“今天的人们或许难以想象,一条不过158米长的隧道,竟然会以四十多名年轻铁道兵的生命奠基。”

“可是在福建”八山一水一分田“的地理条件下,大爆破的应用,受到了自然地貌等等诸多限制,打隧道就成为抢修鹰厦线过程中无法回避的关卡。”当年鹰厦铁路勘测者、80岁的某高级工程师说:“现在来看不在话下,那个时候就怕隧道,一公里长的隧道有什么稀奇呢?谁都不敢碰,宁可去搞一公里的桥,不搞一公里的隧道。”

版本二:2017年4月12日,《南昌铁道报》记者宋家根、通讯员万君在报纸上发表了名为《寻找杨树排》的文章,声称自己找到了杨树排烈士们的安葬地——他们永远留在鹰厦线K33附近的高山上!文章中说:现在我们再也看不到当年刻下的“杨树排”三个字了。2015年,鹰潭工务机械段一拨人马在这里修建起了明洞,明洞与原有的隧道相连,将原来的隧道加长了500米。“杨树排”三个字被永远地留在隧道与明洞的衔接之处。修明洞的这拨人起初也没有细究“杨树排”的深意,明洞建成之后,项目部有人忽然看到了一部片名叫《鹰厦线》的纪录片,片中提到了杨树排隧道,提到了杨树排长和全排四十多个铁道兵战士。虽然纪录片里只有简短的几句话,但这几句话句句震撼人心,如锥刺心,让身在其境的铁路人心潮难平。

纪录片《鹰厦线》和《寻找杨树排》的文章经过网络发酵,在全国迅速形成影响……我感到了空前的压力和责任。


关于鹰厦线

鹰厦线起自江西省鹰潭,向南经资溪及福建省光泽、邵武、顺昌、沙县、永安、漳平至厦门,全长697.7公里,是华东地区出海的一条铁路干线。这条铁路对巩固东南海防,发展国民经济具有重要的军事与经济意义。

1954年第四季度,铁道部第七基建分局在南昌成立,负责鹰厦线铁路修建工程发包及监察工作。同时铁道兵进点准备,在鹰潭成立指挥所领导施工。

1955年4月下旬,铁道兵王震司令员代表国×部和铁x部,会同谢尔巴可夫为首的苏联专家组在南昌召开三局会议(中南、西南勘测设计分局,第七基建分局),根据地形和经济调查资料共同研究解决难题。经铁x部批准,南北两分水岭采用双机牵引方案。武夷山坡度按20‰、戴云山按22‰设计,竣工期为1957年底。为了迅速展开全面施工,采取“边设计、边施工”的修建方针。

铁道兵在鹰厦线上投入了八个师和一个独立桥梁团。部队由北向南依次为:铁三师在鹰潭至高阜60公里地段,师机关驻鹰潭;铁七师在高阜至铁关村19公里地段,师机关驻资溪;铁五师在铁关村至光泽40公里地段,师机关驻光泽;铁二师在光泽至拿口79公里地段,师机关驻邵武;铁十师在拿口至来舟88公里地段,师机关驻顺昌;铁一师在来舟至沙县44公里地段,师机关驻西芹;铁十一师在沙县至桂口93公里地段,师机关驻沙县;铁六师在桂口至麦园47公里地段,师机关驻永安。

铁道兵将鹰厦线分为十一个工程段进行施工。铁道兵三、五、七师在完成北段任务后又南进,担任南段修建任务。独立桥梁团配属铁七师施工。

1956年11月23日,奉国×部8月24日电令:组建铁道兵第二军,下辖铁道兵第一、五、六3个师。第二军军部机关暂住福建南平。

1956年12月9日,鹰厦线架梁铺轨至厦门,通车。1957年12月4日,国家验收交接委员会自南向北进行验收,1957年12月28日全线通过验收,在福建南平办理交接仪式。1958年元旦鹰厦线正式交付运营。

截屏于长纪录片《鹰厦线》


修“杨树排隧道”的是铁道兵哪支部队

史料显示:铁道兵第三师、第六师曾先后于鹰厦线K33公里处驻扎、施工,却均没有因为修隧道一次牺牲一个排的记录。

铁道兵第三师

1954年8月5日,铁三师奉命停止宝成线宝略段施工,接受鹰厦铁路施工任务。8月13日部队开始撤出宝略段工地,并将全部工程和材料移交给铁道部第四工程局。9月4日,铁三师全部进驻江西省鹰潭镇一带,开始承担抢建鹰厦铁路第一工段(0至73公里)的新建任务。

1955年1月14日,根据铁道兵指示,铁三师鹰厦铁路管区由原0至73公里缩短为0至60公里,(已完成及未完成的三类工程全部移交铁七师接管)。

1955年8月,铁三师在鹰厦铁路第一工段任务接近结束时,奉命接受该线第九工程段(DK495+000至DK550+850)新建任务,当即组织前进勘查,并于9月下旬设新区临时指挥所。10月20日,铁三师开始组织部队由鹰厦铁路第一工程段向第九工程段转移,担任65公里新建任务。

铁三师完成鹰厦铁路第一工段60公里新建任务的主要工程量为:土石方273万立方米,大、中桥各一座,小桥涵146座,隧道5座,正线铺轨60.7公里,站线铺轨11.7公里,,临时、正式给水各2处。三类工程完成平行公路50.11公里,房屋63400平方米,临时通信73正线公里。

铁道兵第六师

铁六师在全面完成黎湛线玉江至石南段铁路任务后,1955年6月奉铁道兵命令转入鹰厦铁路施工。铁六师部队于7月份由广西开赴鹰厦线,先后担任了鹰厦线永安至产坑段、永安军事专用线任务。

铁六师还担任了光泽至城口段线路整修任务:1957年1月至12月,承担了鹰厦线原第一、二、三、四、五及第八工程段的收尾整修工程任务,并新建余家、卫闽、圳上、峡洋4个车站。

杨树排隧道就在圳上火车站附近,鹰厦线K33公里处。

综上所述:虽然铁道兵第三师、第六师都曾经在贵溪(鹰厦线K33公里处)驻扎、施工过,但是隧道却是由铁三师担任施工的。铁三师一共打了5个隧道,是否有“杨树排”隧道呢?没有具体文字记录;打“杨树排”隧道是否有过牺牲呢?也没有具体文字记录。


历史资料的有关记录

由于历史的局限,这一类的书并籍不多。在国家图书馆,我先后借阅了福建人民出版社1957年出版的《鹰厦铁路》,黄岑主编;上海人民出版社1958年出版的《鹰厦线散记》,彭吉安主编;人民铁道出版社1959年出版的《鹰厦铁路》,马元主编;文汇出版社2014年出版的《风雨鹰厦线》,桂郁良主编。还有各种志书,包括各种版本的省志、市志、县志、局志、铁路志等。所有相关记录,均未见有关“杨树排”隧道的记录、典故和描述。

一.在《鹰潭市志》中有如下记录:1956年10月,鹰厦铁路在贵溪县上清斗笠山施工时,隧道塌方,30余人死亡。

二.在《贵溪县志》中有如下记录:1956年10月,鹰厦铁路在贵溪县上清斗笠山施工时,隧道塌方,30余人死亡。

三.在《风雨鹰厦线》后记中,作者记录了丁秀德老人的几段话:“修鹰厦线艰苦啊,牺牲了不少战士。上清的斗笠山隧道、耳口的杨树排隧道、耳口大桥,都有战士牺牲。”“(详细情况)不知道,我也是听一些老铁道兵说的。杨树排隧道塌方,牺牲了一个排长,排长名叫杨树荣,后为纪念他,把耳口隧道改为“杨树排隧”。”【林建军评论:本书在2014年出版,纪录片《鹰厦线》已经播出数年。】

四.据《风雨鹰厦线》一书第四章“斗笠山下英烈魂”中记录:上清镇东5里的斗笠山隧道是鹰厦线北起的第一个隧道,由铁道兵第三师14团2连官兵施工开凿。在塌方中,曾经牺牲了民兵九中队的5名民兵(贵溪罗河区人)。牺牲了铁三师14团2连的3名战士——一名姓王,一名姓宋,一名未留下姓名。斗笠山隧道长110米,于1955年10月12日竣工。

在第十八章“苍松翠柏寄哀思”中记录:铁道兵三师在完成了鹰潭至高阜60公里地段修建铁路任务后,乘上在新建铁路线上行驶的临时列车,向福建漳平进发。车到上清镇附近,他们的心情一个个沉重起来。铁路边上,安葬了他们三师的排长文茂超烈士和开凿斗笠山隧道牺牲的三位战士。文茂超当时二十五六岁,在上清泥湾修建铁路排险时不幸被雷管炸死,壮烈牺牲。【林建军评论:铁三师没有官方的烈士名录,无从查找烈士。《中华英烈网》对文茂超烈士有非常详细的记录:文茂超曾经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回国后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八五0六部队二支队4连(即铁道兵第六师27团)。1957年10月29日,在上清镇铁路隧道放炮施工中,为了战士的生命安全,他负责检查炮眼,不幸遇瞎炮爆炸,壮烈牺牲。安葬于江西省贵溪县上清镇军人烈士陵园。但据曹战友调查:贵溪县上清镇并未有军人烈士陵园。】

五.在铁道兵史料中,铁三师只记录了在鹰厦线修建的3座隧道,均在第九工程段:1、南段的关键工程——全长838米的划板1号隧道,是鹰厦线的第二长隧。2、全长402米的后家台隧道,地质复杂,施工中战胜塌方317次,在与塌方斗争中全师无1人死亡。3、斗笠山隧道,原设计长度114米,后因北洞口塌方,洞身缩短8米,竣工后全长106米。斗笠山隧道由铁三师14团2连施工。两端人工开挖,1956年5月5日进洞,10月20日竣工。5月29日发生通天塌方300立方米,斜堵在漏斗间。


发现有关“杨树排隧道烈士”的最早文字记录

2019年新年伊始,经过大力搜寻,发现了有关“杨树排隧道烈士”的最早纸媒记录和网络文章:

一.在2009年8月6日的《厦门日报》中,有一篇《新路新桥把厦门变“小”了》的文章。在“20万人修建鹰厦铁路”一节中有如下描写:和沈恩友一起修铁路的铁道兵有12个师(一说8个师1个独立团),另外还有民工10万人。铁锹、铁镐是仅有的工具,挖山架桥,肩挑背扛。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从没有节假日。“为啥叫杨树排隧道?那里塌方埋了一个排,排长叫杨树……1450米的大禾山隧道,2万多名铁道兵挖了8个月……”如今83岁的沈恩友,对那些岁月仍记忆犹新。

二.2010年6月,厦门市地方志办公室与厦门市新闻工作者协会共同编著了《厦门60年变迁——换了人间》一书。在书中“四/交通运输”一章里,有一篇“新路新桥把厦门变‘小’了”的文章。在小标题“20万人修建鹰厦铁路”中有如下文字,应该是原文引用了2009年8月6日的《厦门日报》的文字——和沈恩友一起修铁路的铁道兵有12个师(一说8个师1个独立团),另外还有民工10万人。铁锹、铁镐是仅有的工具,挖山架桥,肩挑背扛。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从没有节假日。“为啥叫杨树排隧道?那里塌方埋了一个排,排长叫杨树……1450米的大禾山隧道,2万多名铁道兵挖了8个月……”如今83岁的沈恩友,对那些岁月仍记忆犹新。

三.2009年8月13日,《福建日报网》刊载了《厦门60年见证实录 一根钢轨要8个大汉抬》的文章。文章中, 83岁的沈恩友老人(时任8503部队4支队3连铁道兵)说:从朝鲜战场回来就忙着修鹰厦铁路,“挖山洞最辛苦,牺牲了好多战友。”“鹰厦线有个杨树排隧道,为啥叫这个名?那里塌方埋了一个排,排长叫杨树。还有1450米的大禾山隧道,2万多名铁道兵挖了8个月,也牺牲了不少人。平均下来,几乎每挖一米就会有一人被埋。”【林建军评论:8503部队4支队即铁三师14团,8503是铁三师当年的部队代号。】

以上不同纸媒和网络文章的描述,实际上都是一个出处:时任8503部队4支队3连的铁道兵、83岁的沈恩友老人。

后来所有的有关“杨树排隧道烈士”的文章和报道,均未见新的出处,且愈演愈烈。比如:

2016年11月3日,《人民铁道网》刊载了一篇名为《杨树排》的散文,文章中有这样的描述:正午,天气热得发狂。我乘坐的装载建造明洞急需材料的轨道车缓缓地在鹰厦线杨树排隧道旁停下。烈日当空,热浪滚滚,工人们汗流满面地爬到轨道车平板上,剪断捆扎的铁丝,用力卸下一根根笨重的拱架配件。杨树排隧道坐落在鹰厦线33公里处,右面蜿蜒的芦溪河席卷着粼粼的波浪,由东向西,直扑而来,到了杨树排隧道下直奔南去。左面是绿树葱葱的高山峻岭。这个连贯607.7公里鹰厦线的隧道,是一个叫杨树的铁道兵排长带领全排战士施工,于1955年建成的。据当地的老百姓说,隧道建成了,杨树排长和他十几个战友却永远留了下来。为了纪念这些英雄,铁道兵司令部将鹰厦线33公里处的隧道命名为“杨树排”。两年前的冬天,为了根除此处泥石流对鹰厦线的侵害,鹰潭工务机械段桥隧二车间全体员工,接过老一辈修路者的班,接受了修建明洞、明棚的任务,将135米的杨树排隧道延伸到500米。驻扎当天,刺骨的寒风扑在陈海兵和万君带领的百余名弟兄身上。他们点着香,面对埋葬忠骨的地方大声说:“老排长,我们来了,为了鹰厦线更加畅通,请给我们加油!”

2017年4月28日,《人民铁道网》刊登了《人民铁道报》记者陈南辉、通讯员蔡栩的文章——《鹰厦铁路全线开通运营60年回眸》,文章中有这样一段话:杨树排隧道位于鹰厦铁路33公里处。铁道兵某排战士用手挖肩扛开山凿石,就在隧道即将打通时,隧道内突然出现大面积塌方,排长杨树和全排40多名战士壮烈牺牲。为纪念杨树和他的40多名战友,这条隧道被命名为“杨树排”,让千里铁道线永远铭记英雄的名字。


查源头

既然从历史资料中寻找不到实证,那么就查源头。长纪录片《鹰厦线》中关于“杨树排”隧道的来源和牺牲了一个排烈士的话是杜月明工长说的,就先找他问问。

2018年11月9日,曹战友帮助找来资溪铁路车间圳上工区杜月明工长的手机号,我给他打了电话。杜月明说:他是听工区里一个已经去世的老铁道兵李颜英说的;圳上村的老乡也都这样传说。我问他:《鹰厦线》摄制组怎么会找他进行采访拍摄?他说他自己也不清楚。

2018年11月10日,通过曹战友,我联系上李颜英的儿子李宪林。李宪林(时年51岁)说:他爸爸是从西南局调到鹰厦线的,铁路修好后,就和很多人留在当地了,自己也不知道爸爸是不是铁道兵。李宪林从来没有听爸爸说到过“杨树排”的事情。但是,他从小学开始就听人说过“杨树排”,跟他一起长大的小鬼都知道这个事情。不过版本有好几种:1、姓杨的排长因为隧道塌方牺牲。2、杨排长和多名战士牺牲在隧道中。他说可以问问资溪车务段一个姓魏的老铁道兵,他参加过抗美援朝,去年见面还挺健康的,说话很清楚。魏老兵的儿子叫“魏金邦”(读音),女儿叫魏玉华,在景德镇。老兵应该知道这个事情。

记得在国家图书馆查找资料时,也有资料提到资溪火车站老干部活动中心有当年的老铁道兵……2018年11月11日,曹战友在电话中告诉我:魏老兵在第一次摸排情况中就已经调查过,本人并不知情。

照片拍摄于“杨树排”烈士所在的竹林

另外,曹战友在民间调查时听到传说:1、圳上村原来有过一棵大杨树;2、从地形上看,流经圳上村的芦溪河伴行着鹰厦线(流向鹰潭方向)。芦溪河流经圳上村时,因为地势而形成一个大迴湾,成为天然的码头。当地人民从山上伐下的树木和竹子,在这里做成木排和竹排,顺流而下进行运输。

经查找地方志,我了解到:历史上贵溪境内很多地方有古渡口和放排运输的传统。须溪河(俗称罗嘘港)、芦溪河(又名上清溪)1958年前都可以通舟楫,后断航。运输用的竹排筏:用18根毛竹扎成一节,5节为一筏,分头排、前圣、中腰、后腰、艄排。在白塔河、须溪河一带,常见竹排运输山货,如香菇、木竹制品、棺木、木炭等到外地销售。竹排通常只用一个排工,也有3、5人不等,顺流而下,到了目的地,连货带毛竹一并卖给客商。竹排筏运输直到1958年仍较普遍。


查找铁道兵知情者

当年参加过鹰厦线建设的铁道兵首长多数已经故去,或年事已高很难采访。我通过铁二代进行了调查。有的铁二代说:似乎听父辈说过鹰厦线塌方的事情,“杨树排”隧道是铁三师外号叫“渔霸”的连长带人打的……再细问就没有下文了。

2019年1月22日,我通过原铁三师的高翔参谋,采访到了88岁的原铁三师13团副参谋长程铭久。他说:大约是1954年,铁三师14团在鹰厦线打斗笠山隧道时,有一个排被塌方埋在里面了,徐团长(已经去世)受了处分。详细情况(死伤人数)不知道。

2019年2月24日,程铭久副参谋长答复我的提问说:铁三师在鹰厦线上从来没有用过劳改犯,没有那个事!配属部队施工的是江西省民工。


结论

经过2年断断续续的调查,我的看法是:

一.仅就目前的调查材料,不支持鹰厦线K33公里处的“杨树排隧道”曾经牺牲过一个排的铁道兵官兵。

二.“杨树排隧道”新洞口附近山上的墓群,是圳上村村民危月国指认的,年龄只有40多岁,60年前的事情他是听已经去世的爸爸说的。经调查:圳上村村民除他以外,无论长幼,均无人知晓这件事情,所以无法证实是铁道兵留下的。坟墓也仅有10余座,远远达不到传说中的有40余人牺牲。

三.根据史料记载和采访程铭久副参谋长,铁三师14团修建的斗笠山隧道曾经发生过大塌方,有人员伤亡。地方志仅说有“30余人死亡”,没有记录是否有铁道兵,也没有记录铁道兵牺牲人员的具体数字。一般情况下,斗笠山隧道的死亡人员不可能翻山越岭几十里,埋到“杨树排隧道”附近的山上。

四.铁道兵在历史上从来没有用人名命名隧道和桥梁的先例,多是以当地地名进行命名。1、铁道兵“登高英雄”杨连第在朝鲜战场牺牲后,为了纪念他,铁道部将陇海铁路八号桥命名为“杨连第桥”,而非铁道兵命名。2、成昆线有一位非常著名的烈士徐文科,在隧道大塌方中为了让战友能及时脱险,他用石头砸死了自己。铁道兵在成昆线轸溪火车站为他修建了纪念碑——这是铁道兵历史上罕见的为个人修建的一座纪念碑。徐文科牺牲的所在隧道并未改名。3、在成昆线大田箐特大桥昆明一端的桥墩旁,矗立着一块“汉俊之桥”的黑色花岗岩纪念碑。纪念碑由铁道兵各师部分战友集资修建,于2012年9月26日举行了揭幕仪式。真实的历史只有一个:熊汉俊烈士牺牲于黑井隧道塌方,而不是被浇筑在大田箐特大桥的第7根桥墩里。熊汉俊烈士牺牲后,即被铁八师36团安葬于云南省禄丰县“黑井铁道兵烈士陵园”中。

五.为解决劳动力不足,鹰厦线曾经有几万劳改犯配属铁道兵部队施工。据调查:铁五师在鹰厦线死亡的704人中,有一部分是劳改犯,这些人死亡后埋在哪里?不得知。据程铭久副参谋长说:铁三师绝对没有劳改犯配属参加鹰厦线建设。

六.据史书记载:贵溪历史上有多次导致大批人员死亡的天灾人祸,在此不一一展开赘述;距鹰厦铁路圳上站1.5公里处曾经有麻风病防治所和接受隔离治疗的“麻风村”;贵溪境内各个历史时期一直有军队驻扎;解放前,当地频繁发生不同军队间的拉锯和战斗,经常发生人员死亡,甚至有数百名伤员死伤的事件。


呼吁福建省政府和人民善待铁道兵烈士

当前,福建省境内的铁道兵烈士陵园和烈士墓已经所剩不多,而且受保护情景堪忧!

60多年前,为巩固国防,从朝鲜战场凯旋的铁道兵披着战争的硝烟,虎虎生风地扑向了鹰厦铁路的抢建现场。王震司令员率领着八个铁道兵师和独立桥梁团,逢山凿路、遇水架桥,劈山填海、海堤铺轨……一条给当地人民带来幸福和文明的钢铁大道,从江西省鹰潭直通福建省厦门,与内地相连。许许多多生龙活虎的战士没有倒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却倒在了给福建人民送幸福的鹰厦线上。年轻的战士们也有父母亲人,年复一年,翘首的双亲盼儿儿不归,不知道儿子倒在何方?能见到儿子的安葬地是他们终生的心愿,由于家境贫寒或其他历史原因,这些丧子的父母只能抱憾而去,死不瞑目!待生活好了,下一代有能力寻亲的时候,鹰厦线上为国捐躯的英雄们却不知所踪了!“杨树排烈士”如果真的存在过,我们是否善待了他们?!他们“化为守护在隧道旁的绿树山川”责任安在?!我们于心何忍?!!!

我的童年和少年时期生活在鹰厦线,曾经在福建永安就读。我知道永安火车站对面的山坡上有一个铁道兵留下的烈士陵园,纪念碑上的文字曾经让小小少年热血沸腾,终身难忘。碑文中镌刻了英雄们的名字和事迹,留给后人瞻仰和学习。近年来,福建省民政厅拨款、永安市政府和人民多次出资或集资,重修和多次修缮了烈士陵园。烈士陵园气派了,但是烈士墓却成了合葬冢,成为几十人合葬的大坟包。激动人心的原纪念碑碑文不见了,铁道兵19烈士的名字也残缺不全,烈士遗骨的情况更是难以想象……

光泽的大禾山隧道是鹰厦线的第一长隧,也是铁道兵从朝鲜战场回国后修建的第一长隧。为了打通鹰厦线上这座卡脖子隧道,无数铁道兵官兵前仆后继,付出了健康和生命。

为鼓舞士气,王震司令员曾亲自到隧道打风枪。大禾山隧道是铁五师23团打的,已知铁五师在鹰厦线伤亡惨重(死亡704人,伤1967人),那么,铁五师的牺牲官兵哪里去了?离大禾山隧道最近的光泽县烈士陵园中,仅有一座铁十一师53团的烈士墓。一位在网上认识的光泽县的中学老师,曾向我提供了2名铁五师修大禾山隧道牺牲者——战士朱克明、副班长王生荣的墓碑照片。两座烈士墓都淹没在杂草灌木丛里,其中王生荣烈士墓已经是残碑了。为了能将他们迁葬到光泽县烈士陵园,我先后找过中铁建十五局(铁五师兵改工后的单位)和光泽县民政局,前者没有人管,后者说“铁道兵多数是因为工程事故死亡的”,言下之意因工程事故死亡的铁道兵不够格进烈士陵园。【林建军评论:铁道兵就是做铁路工程的部队,不发生事故能死人吗?!部队因公牺牲的官兵按规定都是烈士。】

郭坑烈士陵园安葬着铁道兵独立桥梁团的9名烈士,他们在施工中因渡船倾覆同时牺牲。烈士陵园破败不堪,令人不忍直视。


鹰厦线建成通车,王震司令员离开了铁道兵,功成名就的铁道兵离开了鹰厦线,与牺牲的烈士们天各一方。山高水远,烈士们再也没能回到家乡,像锚固桩一般,深深地嵌在鹰厦线的铁路旁,守卫着铁路,聆听着火车的汽笛声。烈士们被岁月所淹没,烈士们被历史所湮灭。


“杨树排”归来兮!“杨树排”烈士归来兮!!一声惊雷在福建上空炸响。随着长纪录片《鹰厦线》在福建省境内的播出,人们开始关注“杨树排隧道”的故事,人们开始呼唤英雄:越过60年的历史沧桑,铁道兵烈士再次走到了福建人民面前,走到了昔日战友面前……

年轻的灵魂在期待,60年岁月,风蚀雨浸,落寞苍楚;年轻的灵魂在盼望,60年岁月,山风吹过,树涛吼过;流萤划过,飞鸟落过,岁月流淌,万物更新。英雄们的墓上生出了青草、长出了翠竹。大树的绿荫遮天蔽日,竹海的茂密掩埋了烈士墓。冥冥之中,鹰厦线的烈士们还在期待!!

60年多么漫长,烈士们的双亲已经不在,昔日的战友大多已经远去,健在的后辈战友也垂垂老矣。

时不我待!时不我待!!在2019年“清明节“前夕,请你们,请我们,请大家携手为鹰厦线铁道兵烈士做点什么吧?!!

完稿于 2019年清明节前夕

2019年3月14 日修改

2019年3月20日再次修改

在此一一致谢:

感谢江西省铁道兵战友会!

感谢曹战友团队的全体人员!

感谢原铁三师首长的支持!

备注:

本文照片由曹战友团队拍摄 。

本文作者为原铁道兵十一师医院女兵林建军。

(源自铁道兵家园网)

 


全部评论(0)
  • 4月22日,北京,吕正操之子吕彤羽研究了一辈子地空导弹,参与研制的“红旗9号”曾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5月的一个下午,吕彤羽踩着轮滑来赴新京报记者之约,年逾古稀的他滑了约5公里。“我父亲90岁还打网球..

    浏览:197次 评论:0
    2019-08-23 23:13
  • 来源:铁道兵公众号梅梓祥 铁道兵 兵歌《铁道兵志在四方》是怎样炼成的?作者/梅梓祥《铁道兵志在四方》(以下简称“志在四方”)这首歌,在中国铁建、全国铁道兵战友,以及全社会,有着广泛而持久的影响..

    浏览:191次 评论:0
    2019-08-23 23:11
  • 梅梓祥 铁道兵 今天来源:铁道兵公众号《铁道兵志在四方》词曲作者黄荣森、郑志洁的故事文/梅梓祥《铁道兵志在四方》这首歌,对于传播铁道兵文化,弘扬铁道兵精神,鼓舞士气,提高队伍的凝聚力、战斗力,..

    浏览:184次 评论:0
    2019-08-23 23:10
  • “新中国成立70周年”系列网文⑥新中国成立七十年来,伴随着军队和国防建设的发展,涌现出许多脍炙人口的军歌,唱出了当代中国军人的心声、情怀、风貌和追求,深受部队官兵和广大群众喜爱,很多歌曲传唱至今。《我是..

    浏览:216次 评论:0
    2019-08-23 23:08
  • (徽章与荣誉公号 原创文章)按:今天我们继续推送“佩奇的帽徽”朋友提供的人民军队帽徽系列文章。今天推送的第十八篇,介绍人民军队铁道兵符号。这一期,我们推送铁道兵。1946年5月24日,东北民主联军成立铁道司令..

    浏览:159次 评论:0
    2019-08-23 23:07
  • 《铁道兵志在四方》与周总理、陈再道及部队传唱的故事梅梓祥 铁道兵 来源:铁道兵公众号铁道兵35年的历史上,没有比《铁道兵志在四方》的歌曲有更大影响力的艺术作品。中国铁建及其所属队伍,举凡集会、联..

    浏览:192次 评论:0
    2019-08-23 23:06
  • 由于6号原本打算前往位于乐山金沙河区的铁道兵博物馆的计划受到天气的影响,道路不通畅,并且在当地司机口中,我们得知该铁道兵博物馆位于两座山之间,下雨可能会导致山体滑坡,而前往该博物馆的路段因暴雨的缘故还..

    浏览:175次 评论:0
    2019-08-23 23:05
  • 星期一 | 星期二| 星期三丨星期四丨星期五星期六丨星期日榜样催人奋进、使命召唤担当。每一个榜样的故事经历,都是对初心的生动诠释,“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我们传承但不固步自封,接续但不因循守..

    浏览:296次 评论:1
    2019-08-23 23:04
作者专栏
  • 89145部队

    注册时间:2019-08-22 18:00

  • 18603283698

    注册时间:2019-08-20 14:18

  • 18008038834

    注册时间:2019-08-20 01:28

  • 缘深缘浅

    注册时间:2019-08-19 22:23

  • ibacuringarl

    注册时间:2019-08-18 17:40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