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们的连队我们的团
2019-07-21 21:25:44 浏览:2602次 【


南居逸甲的回忆


那天,一名战友发了一份我们当年表示要扎根边疆的名单,一下子那时的情景展现了出来。他们都是我难忘的战友,有的虽然后来见过面,有的我去过他们的故乡去看望过他们。一起回忆过去的往事,一起分享离别后的经历。他们来看望过我们,我也在佳木斯、哈尔滨,甚至在海南五指山也接待过他们,但都是短暂的了,一些往事仍然历历在目,很难再有大块的时间在一起了。也有的知青战友已经去世了,想起来真的很怀念他们的。

我们的乌苏里江(视频)


1968年下乡的时候家家都特别的困难。走的时候,我记得当时手里没有一分钱,带的东西只有一套很薄的被褥,枕头是用旧衣服叠起来卷成一卷的,衣服就只有临走时做的一套衣服,衬衣、内衣也就那么一两件,还有一个很薄的毯子,一个脸盆、一套《毛选》,全部家当就是这些。


刚下乡时,我们工程一连,所以吃的是定伙,就是不管男生、女生,一个人一个月交12块钱,基本是吃饭管饱。那时是先吃后交钱。当第一个月开工资,扣掉伙食费,再留下下一个月的伙食费和给家寄信的邮票钱后,拿到了我一生中第一次用自己的劳动换来的所得。那时的工资是325毛钱,一个月要扣1角钱的水费和1元钱的电费,再交了伙食费,到手的也就是不到20块钱了,可那时也高兴的不得了。赶快向家里邮去了10块钱,还给家里写了信,告诉爸爸妈妈我挣钱了,不用家里担心了。


我们工程一连的几任连长、指导员(那时,每个连队都是部队的建制,都配有连长、副连长和指导员和副指导员),大多都是从部队转业到农场的,有的在部队就是连职干部,当时的级别好象是行政23级吧,他们的工资大概有六、七十元。那时他们也就是40岁左右的样子,他们叫都清泉、段本煌、王春、王宪成。好象是前年吧,我们连队杭州的几个战友专程去安徽看望段本煌指导员,还在QQ上发了他们在一起的照片,可去年就接到了老指导员和连长去世的消息,真是人生苦短,转眼人生就到了尽头。


我们工程一连,当时有力工排、瓦工排,还有架子工、后勤班、连部的统计、文书、司号员、卫生员等工作人员。我们新来的都分配到力工排,干一些运砖、拉沙、搅拌水泥沙浆的力气活。


知青战友做的回农场视频


我们下乡时的农场还没有改为兵团,当时叫《黑龙江省胜利农场》,我们这个农场在黑龙江的东部,在饶河县的境内,南临乌苏里江,东临抚远县,西北临富锦县,农场境内南部为丘陵地带,西北部为平原地带,地势海拔低于100米,夏季易涝,冬季寒冷,且冬季的时间一般在6个月左右,当时的农场主要的农作物是小麦、大豆、玉米,我们的口粮主要是面粉,这在全国的知青中是很好的了。我们下乡时,农场只有十个生产队,且第十生产队还是我们去之前刚组建的,农场当时大约有20万亩耕地。到了知青大批返城的1979年,农场已发展到40个生产队,有近40万亩耕地了,据说现在的胜利农场,有近60多万亩耕地,但由于撤消了大部分的连队(生产队),现在只剩下几个作业区了,大部分的人都集中到农场场部来了。


我们胜利农场解放前据说只有一个屯子,有的说是叫明山屯,有的说当时这个屯子在一连的位置上,有的说在二连队的位置上。真正变为农场是1955年,当时铁道兵集体转业到北大荒,以部队命名为859农场,我们胜利农场是859农场的一个分场,859农场场部在距离我们农场场部东南30公里的地方。后来,我们农场从859农场分出来,组建了胜利农场。我们下乡前,农场已接收了1955年、1956年的集体转业的铁道兵,接收了1958年的所谓10万复转官兵的一部分,接收了1959年的山东支边青年,接收了一部分城市青年。1968年到1976年,胜利农场又接收了哈尔滨、佳木斯、上海、北京、天津、杭州等各地的知识青年6000多人,还有一部分所谓的“右派”分子,农场总人口达到了12000多人。


我们胜利农场在1968年底又改为当时的兵团建制,因为当时兵团的六师还没有组建,我们归兵团三师,叫“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二十四团”,这时的二十四团基本就是部队的样子了,团里设司命部、政治处和后勤处,设团长、政委,参谋长、政治处主任、后勤处长等,各部门的主要领导全部是从各部队抽调来的现役军人,只是一些不很重要的部门的副职是非现役军人。团下面是营,之后是连、排、班。


兵团的体制从19681975年结束,大体经历了6年多的时间,应该说大部分的现役军人同兵团战士、农场职工共同经历了那个特殊的年代,为中国的农垦事业付出了很多很多,他们的青春热血同广大的知青、农场职工一样洒在了祖国东北这块土地上,为这里的开发建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农场不应该忘记他们,这里后来的幸福繁荣有他们的汗水和功绩!


呵呵,这里说的好象是评论什么的,仅仅是自己的一言之见。当然,各种评论当时人物事件的文章多不胜举,时间已成为了历史,那一页不管怎么说都已经过去了,怎么说已无关紧要了!


兵团从1975年又变为农场,后来现役军人走了,知识青年也走了。仅剩下的个别知识青年和现役军人成为了那个时期的特殊人物。再后来农场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也发生了一些重大的变化。据说现在又开始改革了,能怎么样,我们已不是很关注了!因为我仅仅是说我自己在北大荒几十年经历,所以对历史的功过和发展建设全部略去了,仅仅是说下自己的经历而已。

(南居逸甲2019年7月修改于哈尔滨)



我们的山城我们的家 山城双创靠大家 享受生活不忘我是五指山人




在五指山,有俩位老大姐在为志愿者的诺丽果树浇水


辛苦的汗水结丰硕的果实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我们

    谢谢您的关注,我们同聚五指山(第791期)


全部评论(0)
  • 4月22日,北京,吕正操之子吕彤羽研究了一辈子地空导弹,参与研制的“红旗9号”曾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5月的一个下午,吕彤羽踩着轮滑来赴新京报记者之约,年逾古稀的他滑了约5公里。“我父亲90岁还打网球..

    浏览:193次 评论:0
    2019-08-23 23:13
  • 来源:铁道兵公众号梅梓祥 铁道兵 兵歌《铁道兵志在四方》是怎样炼成的?作者/梅梓祥《铁道兵志在四方》(以下简称“志在四方”)这首歌,在中国铁建、全国铁道兵战友,以及全社会,有着广泛而持久的影响..

    浏览:188次 评论:0
    2019-08-23 23:11
  • 梅梓祥 铁道兵 今天来源:铁道兵公众号《铁道兵志在四方》词曲作者黄荣森、郑志洁的故事文/梅梓祥《铁道兵志在四方》这首歌,对于传播铁道兵文化,弘扬铁道兵精神,鼓舞士气,提高队伍的凝聚力、战斗力,..

    浏览:183次 评论:0
    2019-08-23 23:10
  • “新中国成立70周年”系列网文⑥新中国成立七十年来,伴随着军队和国防建设的发展,涌现出许多脍炙人口的军歌,唱出了当代中国军人的心声、情怀、风貌和追求,深受部队官兵和广大群众喜爱,很多歌曲传唱至今。《我是..

    浏览:215次 评论:0
    2019-08-23 23:08
  • (徽章与荣誉公号 原创文章)按:今天我们继续推送“佩奇的帽徽”朋友提供的人民军队帽徽系列文章。今天推送的第十八篇,介绍人民军队铁道兵符号。这一期,我们推送铁道兵。1946年5月24日,东北民主联军成立铁道司令..

    浏览:155次 评论:0
    2019-08-23 23:07
  • 《铁道兵志在四方》与周总理、陈再道及部队传唱的故事梅梓祥 铁道兵 来源:铁道兵公众号铁道兵35年的历史上,没有比《铁道兵志在四方》的歌曲有更大影响力的艺术作品。中国铁建及其所属队伍,举凡集会、联..

    浏览:188次 评论:0
    2019-08-23 23:06
  • 由于6号原本打算前往位于乐山金沙河区的铁道兵博物馆的计划受到天气的影响,道路不通畅,并且在当地司机口中,我们得知该铁道兵博物馆位于两座山之间,下雨可能会导致山体滑坡,而前往该博物馆的路段因暴雨的缘故还..

    浏览:170次 评论:0
    2019-08-23 23:05
  • 星期一 | 星期二| 星期三丨星期四丨星期五星期六丨星期日榜样催人奋进、使命召唤担当。每一个榜样的故事经历,都是对初心的生动诠释,“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我们传承但不固步自封,接续但不因循守..

    浏览:289次 评论:1
    2019-08-23 23:04
作者专栏
  • 89145部队

    注册时间:2019-08-22 18:00

  • 18603283698

    注册时间:2019-08-20 14:18

  • 18008038834

    注册时间:2019-08-20 01:28

  • 缘深缘浅

    注册时间:2019-08-19 22:23

  • ibacuringarl

    注册时间:2019-08-18 17:40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