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周恩来总理关怀铁道兵
2020-01-08 21:30:04 浏览:2043次 【

周恩来总理关怀铁道兵

永远铁道兵

17.0万 · 1小时前

H-077#原创 作者:梅梓祥 铁道兵文化 2020.01.08

在中国近代史上,他是一位具有重要影响力的人物;在二十世纪世界政治舞台上,他得到众多政治家和各国领导人的称赞;在中国知识界和文学艺术工作者中,他独特的个人魅力为无数的人倾倒;他的政治智慧超越同时代的战友,当接踵而至的运动吞噬一个个功臣良将时,他忍辱负重,巍然屹立的身躯保护着众多的受害者……这一切的印象,都来自书籍、照片以及各种文艺作品,似乎离我们都很遥远。但对于铁道兵来说,周恩来总理关怀铁道兵,每一次接见,每一次批示,每一次谈话,几乎都一字不漏记载于史册。丹青难写是精神,往事并不如烟,一件件、一桩桩,昭示着一位共和国总理为国家的建设和发展鞠躬尽瘁的思想品德,也彰显铁道兵在军队和国家建设事业中的崇高地位。

1965年8月17日,毛泽东(前排左5)、刘少奇(前排左6)、周恩来(前排左4)、邓小平(前排左7)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中共铁道兵第三届四次全会的全体人员。

据《铁道兵大事记》记载,从1948年铁道纵队组建,至1976年1月8日周恩来总理去世的28年间,周恩来总理个人或是陪同党和国家其他领导人接见铁道兵英模、召集铁道兵领导听取工作汇报等“亲密交往”17次以上,在铁道兵相关的文件上批示多达十几次。

周恩来第一次召见铁道兵队伍的领导人是1949年1月27日,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铁道纵队局长黄逸峰、总工程师武可久到西柏坡,向周恩来汇报铁道纵队组建和完成铁道抢修任务情况,并接受新的铁路抢修保障任务。

1948年7月5日,中共中央东北局任命黄逸峰为铁道纵队局长。图为黄逸峰深入部队指导整编,号召大家安心工作,战胜困难,积极完成抢修任务。

黄逸峰是铁道兵队伍首任领导。他的任职与周恩来是否有直接关系?没有史料证明。他毕业于铁路专业学校,当时在东北铁路部门工作,熟悉铁路业务。他与周恩来有着更深层的关系:1927年“四•一二”事变当天,时任上海闸北区市民代表会议主席的黄逸峰,从国民党26军2师司令部救出被扣押的周恩来,亲自护送周恩来到江浙区委秘密机关,受到了党中共的嘉许。黄逸峰在《上海文史》杂志的回忆文章中,追忆周恩来在新中国建立后对黄逸峰谈到“营救”事宜。

周恩来关怀铁道兵,直到生命的暮年、终点。他最后一次约见铁道兵领导是1974年,其时膀胱癌晚期,沉疴在身。

1973年12月15日,他审阅国家建委关于南疆铁路建设问题的报告,报告中提出以两个铁道兵师筑路,1975年全面展开施工,1978年全线铺轨通车的计划,即批示“作为争取目标”。

他审阅国家计委关于青藏铁路复建的报告,看到“1974年开工,1983年或1985年建成通车”,提出“似乎时间长了些,能否加快”的意见,并在“能否加快”4个字下面重重画了箭头,指向报告的附图。

1974年4月,周恩来接见铁道兵同志说:“边疆的人大代表强烈要求通铁路啊,青藏线你们要抓紧上马。”12月,他又指示成立青藏铁路建设领导小组,任命铁道兵副司令员郭维城为副组长,统一领导铁路建设工作。

1949年1月10日,中央军委电令,铁道纵队抢修北宁铁路。图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亲笔起草的电令。

周恩来总理对铁道兵的重视、信赖、关怀,大到队伍的性质、任务、编制,小到每年施工的天数、出工率、重大工程施工方案,都有明确的规定和具体的要求,甚至亲自领唱铁道兵“兵歌”——《铁道兵志在四方》。

铁道兵披荆斩棘、勇往直前,征程千万里一直在周恩来总理关怀的视线里。

抗美援朝战争,早在志愿军出国前,周恩来就对后勤保障工作做出明确的指示。在运输方面,周恩来组织铁道部、铁道兵团等力量,抢修和保卫铁路、公路等交通枢纽。

1951年秋,周恩来在沈阳召开志愿军后勤工作会议,志愿军各兵团领导都奉命参加,大家异口同声:“千条万条,运输是第一条。”中朝联合铁道司令部司令员刘居英汇报:铁道兵战士天天在炸弹开花的条件下,用生命去保持运输线畅通,伤亡大,战地需要人,需要材料,更需要能教训敌机的高射炮。

周恩来拍板:给铁道运输司令部派三个高炮师用以保护铁路线。

铁道兵担负的黎湛、鹰厦、成昆、嫩林铁路等重大工程建设,周恩来大都亲自选调指挥员,对工程计划做出具体批示。

中央领导对抢建黎湛、鹰厦铁路十分重视,给予许多重要指示。图为铁道兵司令员王震(右)向国务院总理周恩来汇报工作。

1954年8月,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召见铁道兵司令员王震等领导,指示铁道兵抢建黎湛、鹰厦铁路。毛主席说:“关键是快,要用抢修的精神,战斗的姿态,迅速抢通这两条铁路。”周总理指出:“美国第7舰队封锁台湾海峡,对我国是个严重威胁,不仅阻挠我们解放台湾,并且严重影响国家建设和海上交通。为此,中央军委命令铁道兵立即开赴南方,抢建铁路,开辟新的港口,巩固东南海防。”他动情地说:“任务是紧迫的,中央相信你们能够完成。因为铁道兵在朝鲜那么困难的条件下,还能抢修抢建铁路。毛主席说过,那样一股精神真是叫人感动得掉泪。希望你们发扬那种勇敢顽强的战斗作风,以抢修的精神,战斗的姿态,迅速抢建起黎湛、鹰厦两条铁路。”

1962年11月11日、23日,周恩来在中南海西花厅两次召开会议,传达毛泽东主席和其他中央常委有关铁道兵性质、任务的指示。他指出:铁道兵是工程部队性质,无论平时、战时,都是执行工程任务。除了修铁路外,还可以担任修建公路、机场、码头的任务。每年工作220天,供应按军队标准,由总后负责……谆谆教诲为铁道兵建设指明了方向。

1967年5月1日,周恩来在接见铁道兵政治委员崔田民时指示:你立即抽调兵部机关干部,到西南成昆铁路工地去,帮助铁路职工抓革命,促生产。

1969年1月14日,周恩来总理指示:从1969年起,铁道兵负责施工的西南铁路,以及京原铁路、嫩林铁路的计划、投资,均由铁道兵在国家单立户头,独自办理。

同年5月12日,周恩来总理召集会议研究决定,西南铁路建设工地指挥部撤销,有关西南铁路建设事宜,由铁道兵负责办理。

1964年7月2日, 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在中央军委罗瑞卿的报告上批示:“修成昆路,主席同意,朱委员长提议,使用铁道兵修。

1969年12月29日,周恩来在中南海西花厅接见铁道兵领导,手拿一支红铅笔,指着桌上一幅中国地图说:“毛主席亲自确定了襄渝铁路的走向,这条铁路要快修。修好这条铁路,四川就形成了四通八达的局面,‘天府之国’的交通就活了。”周恩来审定了铁路的设计方案,叮嘱道:“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们铁道兵了,要依靠广大人民群众,早日把铁路修通。”

1970年2月6日,周恩来指示,北京地下铁道工程改归铁道兵管理,二期工程施工由铁道兵统一领导,地方参加地铁施工的队伍整编为铁道兵部队。

1970年4月30日,铁道兵刘贤权司令员、宋维政委陪同周恩来,乘车视察北京地铁第一期工程,并对站牌数量、车厢宽度等提出了改进意见。

1970年4月,《铁道兵战斗在成昆线上》的影片制作完成。中央领导看后,感到影片很振奋人心,周恩来总理在全国计划工作会议上提出:全国都要学习铁道兵修筑铁路时“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并让首都新闻工作者都到成昆铁路去看看。

1965年1月17日,党和国家领导人毛泽东(左3)、周恩来(左2)、董必武(左4)、邓小平(左5)、贺龙(左1)、彭真等,接见出席铁道兵政治工作会议的全体人员。

1973年12月5日,周恩来总理在国家建委关于南疆铁路的施工报告中批示:全线施工由铁道兵统一归口,实施统一组织指挥。

众多的“统一领导”“铁道兵负责”“交给铁道兵”“向铁道兵学习”……无不显示着总理周恩来对铁道兵指战员的信赖,铁道兵在他心中占有重要位置。

周总理关怀铁道兵,铁道兵深切怀念周总理。

周恩来去世一年后的1977年1月7日,《铁道兵》报以近一个版的篇幅文章——《铁道兵战士永远怀念敬爱的周总理》。文章深切缅怀周恩来的丰功伟绩以及对铁道兵建设和发展的关怀。其中写道,“一次,铁道兵领导到周恩来总理办公室汇报工作,吸烟的同志不好意思吸烟。周总理说,你们不要看我不吸就不吸啊,没关系,随便点。另一次周总理召集铁道兵领导研究加快三线铁路建设的问题,会议一直进行到开饭时间。周总理说,今天我请你们吃饭,吃炸酱面。还有一次,周总理接见铁道兵领导时说,《铁道兵志在四方》这首歌很好,不但你们要会唱,还要战士们都会唱,铁道兵就是要志在四方。

铁道兵就是要志在四方!

推荐王则实先生撰写的《周恩来指挥抢修北宁津浦铁路》。

文章的历史背景是:1948年11月,辽沈战役结束,东北全境解放,我军即将发起平津、淮海战役,铁道纵队抢修铁路的任务转向全国范围。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起草电令铁道纵队入关抢修北宁、津浦铁路,保障两大战役的军运通畅;接着又指示“组成两个前线抢修大队,紧随野战军渡江南下,抢修江南铁路。”并在中央所在地西柏坡召见铁道纵队局长黄逸峰、总工程师武可久,赞扬“铁道兵”战绩,部署大规模作战的全国铁路抢修任务。

从这篇文章中可以看到,铁道纵队从诞生之日起,就直接接受党中央、中央军委的命令;周总理亲自部署、指挥铁道纵队抢修铁路,细致到具体的桥梁修复及铁路轨材的调配。

文章作者王则实老先生原是《铁道兵》报通联科科长,兵改工后到铁道兵史料办公室工作,参与编辑“铁道兵简史、画册”等图书。他是东北人,身材高大、魁梧,为人随和,多年前病故,报社多位同仁送别。

《周恩来指挥抢修北宁津浦铁路》选自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铁道兵不了情》一书。

周恩来指挥抢修北宁津浦铁路

王则实

1949年1月10日,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周恩来起草电报,以军委名义电令铁道纵队,停止在东北的铁路修复任务,全部集中关内,抢修北宁(北京至沈阳)铁路关内段,滦河铁桥先修轻便桥,保证1月底使北宁铁路全线通车,直达丰台。

铁道纵队接电令后紧急行动。前沿抢修部队紧随野战军向前推进,日夜突击抢修。滦河桥是北宁铁路关内段的咽喉。抢修部队战胜无数困难,仅用19天,于1月23日架通了滦河桥。北平尚未解放,火车已通达丰台。 

  

周总理在西柏坡

1949年1月27日,铁道纵队领导黄逸峰局长应召去中央所在地西柏坡。铁道纵队总工程师武可久同志也随同前往。

周恩来副主席见到黄逸峰、武可久两位同志特别高兴。当黄逸峰自我介绍时,周恩来说,不用介绍了,我很了解你,你是1925年入党的老同志。黄逸峰同志汇报了铁道纵队组建和完成铁路抢修保障前线运输等情况,周恩来同志还不时的回到抢修和运输中的问题。

1948年,解放战争形势发展很快。为适应战争需要,7月5日成立铁道纵队,部队边组建边投入抢修。辽沈战役打响,铁道纵队奉命兵分四路向长春、锦州、沈阳三个方向前进,冒着炮火硝烟,加紧抢修铁路,保障了辽沈战役的军事运输,受到东北军区的表扬。

黄逸峰

 周副主席听完汇报说,你们抢修任务完成得很好。下一步,留一个支队整修北宁铁路,其他三个支队全上津浦(天津至浦口)线,要求你们在3月底以前,抢修济南以北的津浦铁路。中央已电告华北、华东交通部,将所有的钢轨、枕木及一切铁路器材,移交给东北铁道纵队,并应继续收集散失在民间的钢轨、枕木。

军情紧急,黄逸峰、武可久接受任务后,告别周副主席,当夜离开西柏坡。

调集三个支队抢修津浦北段的会战从2月日展开。第四支队先从陈官屯向南抢修。接着第二、第三支队也在南线突击抢修。抢修部队团结协作,日夜奋战,地方政府和人民群众在人力物力上大力支援。会战49天,于3月24日,全长333公里,破坏严重地段268公里的津浦北段铁路全部修通,提前7天完成中央交给的任务。军委铁道部滕代远部长给铁道纵队发来贺电:“这一任务的完成,对我解放全中国,接通津浦线,有着重大的政治意义和军事意义。”

 滦河旧铁路大桥破坏严重,有1座石造桥墩被炸毁,有30米和60米上承花梁各1孔被炸坏,是北宁线抢修的重点工程。担负抢修任务的铁道纵队第4支队于1949年1月4日正式开工,指战员日夜奋战在桥梁工地上。

紧接着,纵队根据周恩来副主席的指示,留第四支队在津浦北段维修加固,提高行车速度;第三支队南下蚌埠,抢修淮河大桥;第二支队南下平汉线南端,向汉口方向抢修。两线火车可经徐州转郑州南下长江北岸,有力地支援野战军南下渡江作战。

与此同时,铁道纵队还根据周副主席指示,组成两个前线抢修大队,集结在长江北岸。我军渡江战役打响,铁道纵队前线抢修大队紧随野战军渡江南下,抢修江南铁路。

往事已过。回想起来,铁道兵各个历史阶段的建设与重大任务,都有周总理的指示与关怀;铁道兵的每一次成功,都凝结着周总理的心血。

铁道兵战士怀念周总理。


淮河水流湍急,河床坡度大,地质复杂。为建好大桥基础,潜水员进行水下作业。

 

《铁道兵的建设方针》一文是周恩来总理1962年11月11日、23日在中南海西花厅“解放军铁道兵扩编会议上的讲话”,选入《周恩来军事文选》(以下称文选)。

文选由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编辑,人民出版社出版,4卷本、近160万字,编入周恩来有关军事方面的文章、文件、电报、报告、讲话等600余篇。《铁道兵的建设方针》编入“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第4卷)。这一卷有关抗美援朝部分,2次以上谈及“铁道兵团”抢修铁路,高度评价铁道兵团在战争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

文选仅有2篇有关军兵种建设的文章:海军、铁道兵。

在《铁道兵的建设方针》一文中,周总理阐述了铁道兵的性质、任务、队伍建设等十个方面议题。通读全文,深深体会到铁道兵在党中央、中央军委心中的重要位置。周总理说铁道兵“十个问题”,是“政治局几位常委,还有罗总长,在毛主席那里已经谈过了。少奇同志、小平同志都表示赞成。这是党的最高司令部的决定。”“关于这十个问题,成立一个小组议一下。以杨成武为首,总政、总后、军务、动员、计委、经委、农林办公室、林业部、铁道部、劳动部、粮食部、商业部、铁道兵参加,先议出一个计划交给我,争取月底搞出来。”

铁道兵,生生世世的荣耀都在这篇讲话中!

“铁道兵的服装也要考虑一下,要比较结实的。搞工程到底和练兵不同。膝盖、肩膀都要加固。”这段话,不是铁道兵的后勤部长的“指示”,而是管理一个七亿人口的大国总理的“耳提面命”。看了,谁能不感动!

通篇讲话,既有“一切行动听指挥”的斩钉截铁,比如铁道兵的性质,担负的任务等要求;更多的是领袖平易近人的“民主作风”,诸如“关于干部问题,是否需要补充那么多。”“军官占百分之十,还是高了些;士兵占的比数是否还可以更高些?”细细品味,周总理温和、慈祥的音容笑貌宛在眼前……

请拜读周恩来著作——

铁道兵的建设方针〔1〕(一九六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毛主席讲了,铁道兵是工程部队性质,无论平时、战时都是执行工程任务,是工程部队,不是战斗部队。性质决定于任务,组织编制服从于任务。革命也是如此,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主义,是民主革命的任务,因而它的性质是民主革命,不是社会主义革命。部队是战斗部队还是工程部队,决定于它执行什么任务。执行工程任务的部队就是工程部队,不是战斗部队。不仅铁道兵要改变,执行工程建设任务的工程兵也要改变。任务决定性质,性质决定编制。比如统一战线的范围,也是根据革命性质有所不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统战对象是民族资产阶级,有一个时期对地主还是采取减租、减息的政策。社会主义革命时期,我们夺取了政权,统战对象就更加广泛了。做什么事都不能千篇一律,部队建设也不能都按老经验办事,都搞打仗的部队。我过去没注意铁道兵这个问题,吕正操〔2〕提出铁道兵建军方针一直没解决,我才注意了。罗总长、杨副总长、张副总长〔3〕也都讲过这个问题。兵种区分也是由任务、性质来决定的。上次的报告还有军的编制,是没有必要的,这次报告比上次进了一步,但还是改良派、改组派,不是革命派。现在决定给你们补充十万兵,应该把任务、性质、编制彻底改革一下。当然不能影响执行任务,也许要经过半年到一年的过程。你们当改良派呢,还是当革命派?究竟是改良彻底呢,还是革命彻底?铁道兵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成绩很大,抗美援朝你们都出去过,任务完成得也很好嘛!关于任务、性质这个问题,领导思想上一直没有解决。

铁道兵的编制要改变。现行编制每师九千人,出工不到五千人,非常不合理。官、兵的比例也很不合理。新编制以师为单位,军官占百分之十,还是高了些;士兵占的比数是否还可以更高些?出工率也还要大大地提高。来个革命!当然也要逐步实现。铁道兵还是兵种,名字还是铁道兵,是工程部队性质。不论平时战时都是担任工程任务,除修建铁路、公路、桥梁外,还可以担任码头、机场及其他国防工程。铁道兵战时可以单独执行任务,也可以和工程兵协同。根据工程任务的需要,师可多编几个团,团也可以多编几个营,营也可大可小。

关于干部问题。是否需要补充那么多,三千八百九十人,多了吧!军官比数占百分之十,应该包括机关、院校干部;这样就不缺那么多干部了,你们再研究一下,还可以自己提拔一些。技术干部不够,可以由铁道部补充一些,也许用不了七百人。总之,缺乏的干部应该绝大多数靠自己提拔。

关于训练问题。新兵训练三个月是必要的,另外就不要安排时间了,平时利用工程间隙打打靶就可以了。技术要在工地、现场锻炼,施工就是基本训练。学校也主要搞工程技术训练,有一点军事训练就可以了。在战时嘛,还是要动作迅速,要军事化。

总政有部队过党日的规定。战斗部队平时主要是训练,这个规定可以,工程部队就不要与训练部队同样规定。像我们这些人有什么党日,还不是利用晚上时间开个小组会。你们这次提出每年工作二百二十天,还应该多一些。在这些方面也要来一个大的改革,作个革命派。总参也可以按此向工程兵提出要求。

装备问题。铁道兵要逐步加强机械化施工程度,但不能一下子就满足你们的要求,机械配全要有一个过程。你们现有的机械能够拿出多少就拿出多少。另外再设法分配你们一批。武器配备应该不同于步兵,也要研究一下。

关于兵力使用问题。扩编后十二个师,是否以八个师搞民用工程,修铁路和森林铁路、公路?四个师搞军事工程?军事工程也可能要不了四个师,三个师就够了,要把任务划分清楚。工作关系,军事工程你们自己负责。

供应与核算问题。铁道兵还是由总后负责供应,搞一个核算办法,明年试行一下。你们不能单搞工程,要工程、林业、农业结合起来搞。

1964年6月4日,周恩来总理出访回国,途经昆明,亲切接见铁道兵“杨连第连”指导员海云生(左3)和驻军英模代表。
工程任务总是会有的,任务总是大于能力的。铁道部有工程先包给铁道兵。这几年铁路上不去,吃亏大了,先行官没有先行,以后计划不能再忽高忽低的。要木材,要煤炭,铁路不上去是不行的。铁道兵的工程只有干不完,没有吃不饱的。

铁道兵的服装也要考虑一下,要比较结实的。搞工程到底和练兵不同。膝盖、肩膀都要加固。

铁道兵的供应、核算就这样决定:按军队供应标准,由总后勤部负责。核算办法,铁道兵和总后再研究一下,明年先试行一年。

动员新兵问题。城乡比例是七三开还是六四开?究竟铁路职工子弟有多少?一万人怎么样?调查一下。森林职工子弟也可以动员一部分参加铁道兵吧,有多少人?也调查一下。铁道兵提出城市、农村各一半,农村多了吧。六比四行不行?经过铁道兵锻炼后,还可以转到铁路、森林和农业方面去。动员新兵的指示要先发表。

以上说了九个问题:一、任务,二、性质,三、编制,四、干部,五、训练,六、装备,七、兵力使用,八、供应、核算,九、动员新兵,再加上党政工作,共十个问题,关于铁道兵任务、性质问题,政治局几位常委,还有罗总长,在毛主席那里已经谈过了。少奇同志、小平同志都表示赞成。这是党最高司令部的决定。

关于这十个问题,成立一个小组议一下。以杨成武为首,总政、总后、军务、动员、计委、经委、农林办公室、林业部、铁道部、劳动部、粮食部、商业部、铁道兵参加,先议出一个计划交给我,争取月底搞出来。

【出处】

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保存的记录稿刊印。

【注释】

〔1〕这是周恩来在解放军铁道兵扩编会议上的讲话节录。

〔2〕吕正操,当时任国家铁道部代部长。

〔3〕罗总长、杨副总长、张副总长,分别指罗瑞卿、杨成武、张宗逊。

(编辑:向日葵)

 



全部评论(0)
  • 1984年国庆阅兵,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当时为铁道部工程指挥部)职工组成的“国旗方队”,徒步经过天安门,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记载这一重大事件的照片,广泛用于中国铁建系统的荣使馆、纪念画册等场所、媒介,以..

    浏览:1058次 评论:0
    2020-01-22 23:58
  • 上一周,最深印象是快递多,五湖四海的土特产都来了,多数是铁道兵战友,个别中铁建的通讯员。我以前曾在微信呼吁:谢绝礼品。战友们使用我收藏的资料,咨询疑难问题,逢年过节表达谢意,这倒是增加了我过节的气氛,..

    浏览:1034次 评论:0
    2020-01-22 23:55
  • 微信中都是“吃喝玩乐”,我从今天开始,整个假期都要看书我又不是神仙,有七情六欲,过节了,心思如麻。书在手,神游八荒,看书的效益不好。因为不够专心,谈书,提笔便有对书的愧疚。这也就像与朋友谈心,眼珠子滴..

    浏览:1015次 评论:0
    2020-01-22 23:48
  • 铁道兵纪念馆让我就捐献的一张《新民报》写一篇文章,交稿后我公众号发一次。这张报纸刊发了“铁道兵团成立”的消息。铁道兵团在铁道兵35年的历史上,虽然仅有5年时间,但确是很重要的一个历史阶段。铁道兵35年,经..

    浏览:1430次 评论:0
    2020-01-16 21:42
  • 如果不写,多少事成云烟;记载,留下行走的轨迹。本来,这一周以家事为主,但“公-众-号”的“公-众”,就必须大一点的事,国--事之外求其次是“铁道兵”。上周,央-视编-导给我发来节目策划“征集故事”。铁道兵,..

    浏览:1436次 评论:0
    2020-01-16 21:41
  • 铁道兵报社印制的宣传品。写作是一种劳动,生产社会产品获取报酬,中外古今皆如此。铁道兵报在战争年代因物价变化快曾以小米的时价支付稿酬。文革时期,个别作者“跟风”致信报社,建议放弃稿费,铁道兵报与全国新闻..

    浏览:1846次 评论:0
    2020-01-11 21:47
  • 铁道兵副政委王贵德生日照片。早年,机关大院散步相识。他九十多岁高龄,参加铁道兵的联谊活动,主席台一坐数小时,我暗暗佩服。红军时期的团政委,百团大战的旅党委书记。开国少将。1964年任职铁道兵副政委,直到铁..

    浏览:2089次 评论:0
    2020-01-08 21:38
  • 周恩来总理关怀铁道兵永远铁道兵17.0万·1小时前H-077#原创 作者:梅梓祥 铁道兵文化 2020.01.08一在中国近代史上,他是一位具有重要影响力的人物;在二十世纪世界政治舞台上,他得到众多政治家和各国领导人的称赞;在..

    浏览:2044次 评论:0
    2020-01-08 21:30
  • 近年关,打扫庭除,清理图书资料。平常整理收藏品时,将“铁道兵”的纸片片装在一个纸盒里,今天翻阅,吉光片羽,也是铁道兵历史点点滴滴、深深浅浅的痕迹。图片是在报社帮助工作的李佳佳拍摄,顺序就按她发给我的文..

    浏览:2447次 评论:0
    2020-01-03 22:59
  • 今天是2020年第一天,我没有打算写公众号。下午要为一本书遴选报纸的好文章,原想两三小时搞定,却超时了。一年累下来,休息半天。从昨晚到今天上午,自己像一张白纸躺着。下午开始工作。晚饭后,看看微信,手痒心动..

    浏览:2600次 评论:0
    2020-01-02 22:27
作者专栏
  • 18906730797

    注册时间:2020-01-15 05:59

  • 天达

    注册时间:2020-01-05 22:28

  • liufangliang

    注册时间:2019-12-25 15:16

  • 13548430339

    注册时间:2019-12-23 11:27

  • 浩子

    注册时间:2019-12-04 15:47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